中共血腥統治70年 惡貫滿盈末日臨近(組圖)

中領館「隆重慶典」在墨爾本丟臉不盡

2019-10-23 02:34 作者: 齊家貞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天的HR快樂接待處,門前別是一番景象。
今天的HR快樂接待處,門前別是一番景象。(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看中國2019年10月21日訊】

1949年10月1日至2019年10月1日,這70年裡,中國大地遭遇歷史上最慘無人道最黑暗血腥的中共統治,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屍骨如山血淚滔滔,沒死的十幾億人裡,有哪一個人在正常活着?至今依舊,香港就是明證。如此一個惡貫滿盈天理難容的政權,拿什麼慶祝,是慶祝不斷強化的權力,還是慶祝大數據對老百姓無可逃遁的監控?

三十年來,中共經濟崛起,鈔票開路順風順雨,西方國家紛紛作揖磕頭開門揖盜,包括美國、歐洲、澳洲等,象徵專制獨裁血腥統治的五星旗在大陸中國之外的民主國家到處飄揚,自由飄揚,令人憂心如焚,中共為首的「世界共同體」,真的指日可待了?

大陸豐沛的人口資源,國家壟斷的天文數字錢財,舉辦個70週年十萬人方陣大遊行,一萬五千個冰凍臉嘴機器軍人大閱兵,最新武器射達美國澳洲洲際導彈的炫耀,哪怕沒有一個外國賓客出席,哪怕無百姓圍觀看熱鬧,自我欣賞自我陶醉就足之夠矣了。

不過,中共海外處境已經今非昔比,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了:美國總統川普橫空出世重拳出擊,獨腳巨人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爬起;舉世無雙大無畏的香港人民,以他們不屈的靈魂讓中共第一次看到什麼叫People’s Power(人民的力量);西方國家紛紛覺醒,爭相修改法律堵塞漏洞拒絕中共滲透侵略,包括我們澳大利亞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曾幾何時,墨爾本是北京政府的「粉絲大本營」,「愛國華人、愛國僑領」和「愛國媒體」爭相邀寵,動不動就是「人山人海」大遊行為中共張目,動不動就是一兩百個華人社團和一二十家華人媒體「聯合聲明」,公開抵制澳洲政府。

這些人利用澳洲的民主自由,為所欲為,破壞澳洲的民主自由,洋洋得意。

可是,國際大氣候對中共寒流滾滾,澳洲反中共滲透雪花飄飄,墨爾本中領館70週年的系列大慶活動,初露心有餘而力不足之端倪,不得不破帽遮顏烏龜腦袋縮進肚子裡了。

系列大慶活動首場,9月15日星期天,「維省華人慶祝中國70週年國慶文藝晚會」。主辦方沒在任何中文媒體上刊登廣告,他們只靠內部通訊傳遞信息,被邀請者當晚6點前後才被告知,具體的地址是墨爾本市政廳。

近幾月,墨爾本香港學生數次大規模「反送中」集會,民運群體聯合藏人維族人港人及越南社區「愛澳洲挺香港」的抗議活動,士氣高漲越戰越勇——這種鍥而不捨的堅守與付出,鼓舞同道,震懾對手。

愛黨親北京的僑領們面臨兩難處境,既要拍馬屁組織「70週年大慶」,又擔心反共民運如影隨形前來「助興」,只得搞地下游擊了。

這一次主辦方躲過了墨爾本人的抗議。

第二場,九月23日星期一晚宴,地點選在離墨爾本市中心較遠,相對不很熱鬧、周圍許多工廠倉庫Sunshine區的Happy Receptions快樂接待處——到底快樂不快樂,嘗了個中滋味才知道。

抗議者提前到達Sunshine區。
抗議者提前到達Sunshine區。(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墨爾本抗議團隊聞風而動,三十來人聚集在HR門外,正門前放了背襯中共血旗「奠」字居中的白色花圈,超響的高音喇叭反复播放「哀樂」——祭奠中共70年治下八千萬非正常死亡的冤魂,也預示共產黨末日臨近。

抗議者舉著「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漢奸賣國賊政權」、「光復中華民國」、「70 YEARS NIGHTMARE THREATENING THE WHOLE WORLD——70週年的噩夢統治威脅整個世界」等近20幅大大小小的中英文標語。他們不時高呼「中共不等於中國」、「打倒共產黨」等口號。

抗議角一瞥
抗議角一瞥(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高音喇叭時而轉放激越深情的《中華民國頌》,中華民國國旗在歌聲中舒展自如。蔣罔正朝倒立的中共黨魁照片潑墨,以示對大陸潑墨女士蕫瑤瓊的支持和讚賞。

支持大陸潑墨者蕫瑤瓊
支持大陸潑墨者蕫瑤瓊。(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親共僑團僑領哭喪著臉不知如何是好,他們報警,警察來了也幫不到忙,抗議行動不受驚擾,哀樂口號聲不絕於耳。

令人鼓舞的是,一些來賓向抗議人群表示敬意,連值班保安的臉上也出現讚許——「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夜幕降臨,一位跟隨父母參加「晚宴」的少女眼見為實,驚訝地詢問母親,Why?父母尷尬無言以答,開著豪華車絕塵而去。

少女問父母,Why?
少女問父母,Why?(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好戲連台,前後近30位來賓經過門口抗議人群的「夾道歡迎」,他們進會場轉一圈出了門,開車離去。

此情此景,誰快樂,誰不快樂?

第三場,9月25日星期三,墨爾本公園鉑爾曼五星級酒店「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70週年」酒會,此為中共在墨爾本的重頭戲,來賓規格最高價錢最昂貴的慶典。領事館全班人馬從幕後走到台前,賓客多是維多利亞省級領導和華人僑團的主要負責人。

幾個副州長和州議長,西裝革履前來給獨裁中共70週年慶典蓬蓽「生輝」;被懷疑與中共統戰部門關係密切備受爭議的聯邦首位華人女議員廖嬋娥也應邀出席。維州最高領導州長丹尼·安德魯(Daniel Andrews),他曾親自邀請鼓吹暴力革命的《紅色娘子軍》芭蕾舞來墨爾本演出,「為發展維州經濟」,他與中共簽訂了「一帶一路」協議,今晚,他「因故」缺席。

領館主賓合影,左起五:廖嬋娥,其餘西人為維州副州長們和州議長。
領館主賓合影,左起五:廖嬋娥,其餘西人為維州副州長們和州議長。(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墨爾本抗議群體裡好多人又出錢又勞心,運籌帷幄策劃,全力以赴參與,阮傑、蔣罔正、羅雲庚、高春風、李靜等人立下汗馬功勞。藏人、越南社區、法輪功團體也前來加盟,大家精誠團結盡心竭力,誓把70週年慶典變成揭露聲討中共滔天罪行的場地。

抗議者在要道上鋪了很多中共黨魁頭像,進場小車徐徐碾過,西人紛紛踩過,華人華僑小心翼翼從獨裁暴君的縫隙跳過,領館秘書皺著眉頭憂心忡忡找酒店商量,經過與抗議者交涉,人行道給清理了出來。

鉑爾曼酒店地處墨爾本文體中心Welington Parade,抗議群體今晚在這裡大展拳腳,門口飄著澳大利亞、中華民國國旗,藏人的雪山獅子旗,還有中共五星黑旗和骷髅党旗,此地一下子多姿多彩活力倍增,不僅給過往路人行注目禮之良機,還吸引了眾多慶典來賓和酒店客人關注的目光。一位台灣籍住戶看見抗議團隊高舉的中華民國國旗,他走過來與蔣罔正交談,贊同蔣的有關結論:「中華民族只有一個正統,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族最後一塊民主自由之地,就是台灣。」

澳大利亞中華民國和藏人雪山獅子旗,遠處是五星黑旗。
澳大利亞中華民國和藏人雪山獅子旗,遠處是五星黑旗。(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阮傑的中英文演講,行人駐足傾聽,他揭露中共獨裁暴政的真相,指出它不是中華正統,真正的希望和出路在台灣的民主憲政。

阮傑與警察溝通。
阮傑與警察溝通。(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領事館對抗議者的「熱烈Welcome」(歡迎)萬般無奈,不得不跑到幾百公尺之外,帶領眾多受邀的西方政要社會名流從酒店的後門屈尊而入——這是他們出席過的最可笑最有特色的「盛典」,一政要自我解嘲:It will be aboring dinner(這將是一場無聊的晚宴)。

貴賓們神色凝重,像是參加追悼會。
貴賓們神色凝重,像是參加追悼會。(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最棒的是豎在酒店門口的白色花圈及大功率喇叭播放的哀樂,哀樂暢通無阻沖進主賓們喜氣洋洋的會場,沖淡了他們熱切期待的口福之歡。

領事館頑強反擊,派出4個工作人員展開兩面大五星旗,高呼「共產黨萬歲」。蔣罔正、高春風一左一右閃電般衝上去潑墨,閃電般返回團隊。領館人員驚魂稍定,換上兩面新五星旗。與此同時,一直在門口鼓足幹勁敲鑼打鼓對付哀樂對付阮傑演講的舞獅團員,漸漸體力不支,可是領館不讓休息反要他們加油,肉體哪裡敵得過以逸待勞的電動喇叭,儘管團員們捨命效勞,強弩之末不剩一滴氣力,最終癱瘓停下——哀樂還在一遍遍哀嚎。

高春風開心地說:「這一場特別精彩!」

兵貴神速,地上是潑墨的紅旗,右邊是舞獅團。
兵貴神速,地上是潑墨的五星旗,右邊是舞獅團。(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警察應領事館之請提前到場,目睹了鉑爾曼酒店門前所有的精彩,他們很滿意示威人士遵守公共秩序,汽車入口始終保持暢通,離開之後,現場不留一片紙屑。

第四場。9月28日「慶祝祖籍國成立70週年大型文藝演出暨中秋佳節素食品品嚐會」,地點在Box Hill政府禮堂,主辦單位是:世界文化交流協會墨爾本分會和糖尿病治療委員會。

「70週年」中共狼外婆,需要披上「祖籍國」、「素食品」、「文化交流」、「糖尿病」四不像的羊皮。這個古靈精怪欲蓋彌彰的中文廣告,指路明燈般地把阮傑、羅雲庚、王森、李靜四位民運骨幹帶到了Box Hill禮堂管理辦公室,接待人是位叫Jenny的澳洲女士。

查清申請場地的單位叫「墨爾本佛教慈善會」,可是活動內容沒有「祖籍國」。阮傑把寫着Box Hill政府禮堂地址,內容卻大相徑庭的中文廣告介紹給Jenny,證明主辦方自相矛盾刻意造假,他們借佛教慈善之名,行「慶祝中共建政70週年」之實,強調,作為民主自由澳大利亞的政府機構,斷不能使用納稅人的錢縱容此類行為發生,強烈要求取消借用禮堂的合同。

考慮到Jenny存在的實際困難,抗議方退一步求其次,既然是「佛教慈善」,晚會就不允許出現五星旗,不允許有慶祝中共國慶的標語和為中共歌功頌德的內容。Jenny認為這些要求順理成章,決定提前明確通知舉辦方,管理辦公室將派專人現場監督,一旦出現五星旗、中共標語,或者歌頌中共的行為,晚會立即終止。

28日下午三點半,抗議人群提前到達現場,維吾爾人也積極參與助陣來了,花圈哀樂標語橫幅等全套節目,依次到位各司其職。

鉑爾曼酒店的幾位領事館老面孔,今天搖身一變穿上澳洲華人佛教協會會服,佩戴義工牌子,出現在Box Hill禮堂門口,再次與抗議群體短兵相接。

民運人士三次潛入會場觀察。

晚會的舞台投影「中秋素食嘉年華」字比較大,「文娛演出」四字更大;頂上「熱烈慶祝祖籍國成立70週年」的字相對小很多,特別是「70」兩字,不僅小而且黯淡,幾乎被忽略不計。而且,舞台上下,會場內外,不見一面五星旗——奇蹟!

感謝Box Hill場地管理辦公室,感謝Jenny女士。

舞台投影,「70」二字被忽略不計。
舞台投影,「70」二字被忽略不計。(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儘管,文娛演出看起來像模像樣,十幾個親共僑團僑領捧場發言給晚會打了氣。不能忽視的是,很多老人興致勃勃完全是衝著「中秋素食嘉年華」而來,進門之前,他們駐足觀看展示的標語,有人還與抗議者通話,進門就坐停當,他們彼此還在探討示威抗議與「素食品」的內在聯繫,渾然不知自己為「祖籍國」的「70」盛典,「濫竽充數」了。

「佛教慈善會」裡老人多。
「佛教慈善會」裡老人多。(圖片來源:齊家貞提供;攝影:Valson Hoo)

中共在艱難竭蹶四面楚歌之中,仍負隅頑抗絞盡腦汁培養澳洲代理人,特別培養此地的「愛國僑領愛國華人」,這些人錙銖必較享盡了澳洲給予的精神和物質福利,卻叛變澳洲自由民主人權的基本價值,他們這些兩面派變色龍,為中共蠶食澳洲吞併世界火中取栗效盡犬馬之勞,他們不僅幹著葬送澳洲當代人利益的勾當,也正在和將要葬送我們澳洲後代子孫的利益。殺人可恕,情理難容,墨爾本抗議團隊被空前地激怒了,大家空前眾志成城,空前頻繁密集行動了。

10月1日,抗議團隊全體上陣再次出征,在維省圖書館前舉行了中共70年罪行聲討集會,與前幾次一樣,花圈哀樂標語口號精彩紛呈,中英文演講慷慨陳詞,過路的、坐在階梯上靜聽的有上百人,聽眾們還觀看了焚燒中共黨旗和五星旗的義舉。

活動期間,一些中國留學生——狼奶養大的狼崽,踢花圈、豎中指、辱罵,引起了一點肢體衝突,警察把人分開,帶走一名學生。

那天,Box Hill有二十幾個華人聚集在某個小院子,升起了五星旗。

阮傑本準備繼去年抗議之後,今年聯合漢、藏、維吾爾、香港人,以及越南、柬埔寨等社區代表,一齊前往Box Hill警察局再次抗議該地區華人近幾年國難日升中共國旗的親共行為。

豈料,紀念10月1日中共70週年,Box Hill警察局屋頂上升起了一面比澳洲國旗還大的五星旗。據說,該警察局近幾年也是年年10月1日,五星旗迎風飄揚。

得了啦,澳洲警察被染紅啦!

幸好,這種諂媚行為激起了澳洲公憤,特別是某報10月3日的文章標題一針見血:「澳洲警察局榮耀警察國家——升中國共產黨國旗」。

由此可見,儘管本文前面講述「事情正在起變化」(毛澤東57年預言),民主力量與中共的坐標位置「正在起變化」,我們從過去一小撮的萬般無奈乾瞪眼,到今天的揚眉吐氣節節勝利;中共及它的「成千上萬」從財大氣粗趾高氣揚,到今天的名不正言不順鬼頭鬼腦狼狽不堪。

可以樂觀地預估,好戲還在前頭。

只是,中共國慶節70週年紀念日在民主國家澳大利亞維多利亞省Box Hill警察局——注意,不是某個餐館,不是某家超市,而是澳洲的警察局——房頂上飄揚的五星旗,人贓俱獲地向我們每一個人證明,中共在澳洲滲透的程度之嚴重,說不上盤根錯節,至少它已經根深葉茂了。

我們有時間有耐心,有足夠的堅韌與完全的奉獻精神,繼續不斷與中共幹到底!

 

(本文全面參考和部分取用了作者高木三篇報導文章,採訪了阮傑、高春風、羅雲庚三位抗議集會的參與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