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新城市廣場警民衝突 港商披露親身經歷(圖)


香港沙田「反送中」行動,以新城市廣場內警方與示威者爆發的衝突最嚴重!有位港商在臉書上披露了她親身經歷的真相。
香港沙田「反送中」行動,以新城市廣場內警方與示威者爆發的衝突最嚴重!有位港商在臉書上披露了她親身經歷的真相。(圖片來源 : 當事人提供)

【看中國2019年7月17日訊】香港「反送中」行動昨日在沙田區展開遊行,尤其以晚間10點警方在新城市廣場的清場行動中,跟示威者爆發衝突最為嚴重!地上可見到斑斑血跡,雙方皆有多人掛彩,造成至少28人受傷送醫,其中2人命危搶救。當天也在場、身份為「港商(內地)投資權益關注組召集人」的陸姓女子,在臉書上敘述了她所知道的真相。

以下是陸姓女子的敘述全文:

「新聞有片拍到我在現場,夾在市民學生與警察的中間。

當晚八點左右學生市民已經在排隊買車票,逐漸散去回家,我和另一個女士大聲疾呼:不要拍照!!我樓上樓下到處巡查,有沒有偷拍者。

就在這個時間突然有十幾個全副裝備的警察,手拿警棍衝進商場,什麼也不說,逛了幾分鐘(有意挑逗激怒大眾情緒)市民學生大聲疾呼,這裡不是禁區,滾出去!黑狗!他們撤退到商場門外,我和另二名社工阻止市民學生衝出商場。

我告訴市民學生,目前我們在商場是安全的,但我們必須往後退,與警察保持一定距離,免遭糊椒噴霧突襲。感恩!他們往後退了十幾步。在黑警,黑狗罵聲中,警察沒有任何行動。我讓一個社工告訴警方,我會努力勸退大家,希望警方克制免衝突。

事實上我一直在面對市民學生盡我最誠懇的勸導:今天我們應該回家了,不要在此作一些無謂的犧牲,我們要保存實力,因為我們面對的暴政路還很長,我們的目標是五大訴求,沒必要再這發生衝突,不值得!我求求你們大家回家吧!

幾百個人最後剩下五,六十個在繼續痛責黑警,九點多的時候,我說:你們回頭看看,現在剩下的人不多了,警察如果接到報案或上級指示,一定會像瘋狗一樣衝進來,所以大家一起來一起退,快回家吧!

社工讓我趕快離開,他說我沒有任何標籤掛著,很危險。我告訴他我不會走!我有責任留在這裏。

沒多久突然我身後傳來警方似乎拿盾牌敲地的聲音,接著往前推進了幾步。我一看情況不妙,我哀求市民學生快撒!在我前面有二個學生本能反應打開了雨傘,我一把將雨傘搶過來扔地下,急呼快走!快滴走啦!(因為我知道打開雨傘就代表著要對抗,我不能讓孩子們有這一剎那的念頭)。

即刻我轉身面對警察兩手攔住,大聲疾呼:他們已經退了!他們退了!一個警察在我前面說,走開!不要阻察辦公!我右邊的另一個警察用警棍惡狠狠地指著我,說了同樣的話,很快衝了過去,在我攔警的這邊市民學生跳出閘口成功逃脫。

但另一邊不幸有一個學生慢了一步,被五,六支警掍同時打向他!右邊的二支警棍在我眼前敲到了出閘不鏽鋼管上,我目睹著這一切卻無能為力……

有二個女警走過來,態度還算不錯,對我說,你不要再留下來了,趕快走吧!要快點回家!也許我一直在勸說市民學生的舉動,上帝保佑了我沒受到傷害。感恩!

這時沙田售票處一帶幾乎被警察佔領,其餘在買票的市民學生沒逃出閘的,全部逃到扶手電筒梯的二樓,大聲指責警察爛權隨意抓人,黑警黑狗。我快步走到扶手電筒梯上了二樓,想繼續勸退,但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我帶著5,6個市民學生趕快找退路,怕警察衝上來人多出口堵塞。結果讓我害怕的是,每個角落的出口都被堵死,幾個出口的保安告訴我們,是接到上頭的命令,警方要求協助必須這樣鎖門。

最後有一位好心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走垃圾房的電梯離開這座大樓。我們回頭告訴有些市民學生後,自己也很快撤了。

我往回撒的時候,是跟著一位女士,拖著一個小女孩的後面,她們進入了帝都的住宅樓,我沒有住宅卡拍,所以進不去。

我轉眼一看有帝都酒吧,就想進入,但門口有三個男人問我幹什麼,(也許他們看到我黑色衣服的反應)我說飲酒!他們看我一個人也就沒再阻止。

我就在酒吧坐了一個多小時,十一點多看見有7,8個便衣入酒吧看了看。

十二點在沒有出口,沒有交通工具可以回家的情況下,我唯有打電話給朋友,讓她到酒吧接我,借宿一晚,第二天上午我去舒適堡,焗桑拿沖涼換了衣服才回家。(我不想被人冤枉,襲警!所以盡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很明顯,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衝突,是警方早就預謀害示威者的陷阱。

我的臉書真人真名,我所說的一切都是事實。我對所說的願意承擔一切法律責任!」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