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四)(組圖)

2019-09-29 08:51 作者: 蔣經國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49年,共軍在上海。
1949年,共軍在上海。(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接上文: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三)

1949年

二月十日

中央銀行金銀之轉運於安全地帶,是一個重要的工作。但以少數金融財政主管當局,最初對此不甚瞭解,故經過種種之接洽、說明與佈置,直至今日,始能將大部份金銀運存台灣和廈門,上海只留二十萬兩黃金。此種同胞血汗之結晶,如不能負責保存,妥善使用,而供諸無謂浪費,乃至資共,那是一種很大的罪惡。

十二日

上午,奉父命電告顧總長墨三,建議其通知劉安祺將軍,「在未奉命令之前,暫勿撤離青島」。

先是,不久以前,美國陸軍部長羅耀達、魏德邁等經東京,往青島參加軍事會議,研究西太平洋防務,改變其駐青島美國海軍撤退之計劃,要求我國軍固守青島。但我方早已決定撤退青島,增防長江。

戴季陶先生於上午十時逝世,父親聞耗悲痛,故人零落,中夜唏噓。

二月十三日

上海和平代表團顏惠慶、邵力子、章士釗等一行飛赴北平,準備與共方談判。這真是與虎謀皮的勾當。

十七日

閻百川先生到溪口來,我奉命接他上妙高台過夜。他同父親談他對今後黨、政、軍等改造的意見,認為當前迫切的需要是:「應整飭紀綱,實行檢查。惟效用人,惟效用人,以提高行政效率。」父親亦有同感。

閻先生又向父親表示:中央政治委員會代委員長,應在國府與政院之外另選一人擔任,使能調劑府院,不生衝突。父親當時的主張:「立法院地點仍設廣州,行政院重要部會主管應駐南京,但其機構仍在廣州。李宗仁既有意調換孫院長哲生,與其另找人選,協調府院,倒不如釜底抽薪,由李宗仁自行決定其行政院院長的人選,使彼能完全肩負責任。」此時李宗仁對於行政院院長的新人選,已屬意於何敬之先生。
張道藩、谷正綱兩先生來溪口。

十九日

上午,父親約見劉為章,談半小時,直告其:「李宗仁以毛之八條件為和談基礎,直等於『投降』。何能言整頓紀律,振作人心?」並囑轉告白崇禧:「現在係李當政,彼為李之切近左右,更應擁護中央,遵守法令,作為倡導,以鞏固中央組織,建立總統威信為要;否則上行下效,何以為人長上!」雖劉之言動鬼祟,父親仍以左右部屬待之,深信不疑,故直言而無所隱諱也。

二十日

李宗仁突於本日飛往廣州。中午,劉安棋將軍來溪口,向父親報告青島近狀,謂「美國海軍人員對青島問題,態度已變,表示不願放棄,但我本身實無把握固守」。父親個人仍主張照原定計劃迅速放棄,以免徒勞無功。

二十一日

李宗仁本日復飛桂林。陳儀移交浙江省政府主席,彼因通共有據,到滬後即被看管。

二十二日

顏惠慶等飛石家莊晤毛澤東、周恩來二人,對「和平」及通航問題,廣泛交換意見。

二月二十五日

邵力子、顏惠慶等本日已由石家莊見過毛澤東回平,同機者有傅作義。傅之藉詞環境困難而投共,誡可恥也。

三月三日

上午十時到櫟社機場接張治中,彼攜李宗仁來函,商談父親對「和平的條件和限度」之意見,並謂:「中共雖已微開和平之門,但前途困難重重。」

本日李宗仁並指定吳鐵城先生、邵力子等十人,研討與共黨和談方案。

吳禮卿先生來溪口。

五日

父親與禮卿先生繼續檢討外交之經過,禮卿先生認為我國之失敗,俄共之勝利,即為美國之根本失敗,而今日美國猶未覺悟也。下午,父親研究共黨擴大新政協,組織聯合政府之陰謀。

十一日

孫內閣已於八日宣布總辭職,何敬之先生本日受命組閣。何先生就職後,第一重要措施,即派駐俄大使傅秉常先生為外交部長。

何內閣當時面臨重大的困難:(一)對共黨的「和談」問題,無法得到結果,(二)行政院各部人選問題,與李宗仁之間亦有距離;(三)運至臺、廈的存金,李宗仁必欲全部動用。尤其是對共黨的「和」、「戰」問題,關係國際民命,何先生恐亦無法自主。而李宗仁之邀何先生組閣,亦無非採「過渡」辦法,因彼尚未能提出適當人選也。

上午七時,乘江靜輪由上海回到溪口。昨夜月色中,望見紅亞輪殘骸露出海面,頓增無限感想。

十二日

李宗仁指使南京《救國日報》以「蔣不出國則救國無望」等標題,對父親連日攻擊,同時特告美國合眾社記者,謂禮卿先生之來溪口,係勸父出國,且暗示禮卿先生為勸父下野最有力之人,以歪曲父親之引退為被動而非主動,其用心之險可知矣。

十三日

長江共軍正發動其強大的攻勢,悉之,憂心忡忡!

十六日

第五軍軍長熊三昨來溪口,今日與其詳談渠細述邱清泉司令官自殺成仁經過時,曾痛哭流涕。如此可歌唱可泣的壯烈事跡,聞之不勝痛悼,但亦為我戰史上增加光榮之一頁也。

上午赴機場迎接孫院長哲生。

二+二日

李宗仁發動部分立法委員,要求政府將所存臺、廈現金運回,期作半年之用,用完了事。此種卑劣陰謀,不惜斷送國脈民命,且以之資共以為快也,可痛!

二十四日

何敬之先生就行政院院長職,舉行百次政務全議,派定政府和談代表,並望共方迅採行動。

李宗仁竟明告美國駐華大使,謂彼欲往莫斯科一行,請求其諒解。現母親正在美國,為挽救國家危亡而從事國民外交,今日派人由美國帶來消息,謂「美國對華政策有轉變之趨向」。

陳辭修先生自臺灣來溪口。

二十五日

共軍今炮轟安慶,而李宗仁卻派邵力子、張治中、黃紹婉、章士釗、李蒸等為和談代表,正式成立代表團;並指定邵力子為首席代表。

關於政府派出代表團進行「和談」問題,父親在日記中說:「可決定其為十足的投降之代表。但共黨是否接受其投降,是一問題耳。李宗仁和談方案,其中心條件,無異於協同共軍消滅國軍之基礎耳。」

二十六日

共方本日廣播稱:「關於和南京國民黨『反動』政府舉行和平談判事宜,中共中央決定:(一)談判定四月一日開始:(二〕談判地點在北平,(三)中共中央派周恩來、林伯渠、林彪、葉劍英、李維漢等為代表,以周恩來為首席代表,與南京國民黨『反動』政府方面所派代表團,按照一月十四日毛澤東對時局的聲明,以及所提八項條件作為雙方談判的基礎;(四)上述各項,將經由新華社廣播電臺即日通知南京國民黨『反動』政府,按上述時間、地點,派遣代表團攜帶以毛澤東八項條件為基礎的必要材料,以便舉行談判。」

共黨要我政府「和談」,還要污辱我政府,加以『反動』二字的標記,並指定我政府代表團按共方所指定的日期,向共方所指定的地點報到。如此和談,再可恥沒有了。

二十八日

桂軍自動撤出安慶,集中九江,窺伺南昌;安慶國軍獨力撐待,甚為危急。

父親約見俞大維先生,商談組織與技術問題。

二十九日

張治中以其即將赴平,特於昨日電呈父親,要前來溪口,當面報告政府所定的和談腹案。父親說「他來不來無所謂」。今天他竟然來到溪口了。父親對他的態度非常冷淡,只邀他遊覽溪口附近的風景。我對張的理解也很深,他是一個沒有立場的投機人物,一切已經成了定型,所以也不願同他多談。

張治中的準備投降,我們是老早預料到的。他前在南京曾託人向父親轉陳建議:希望父親早日「出洋」。他的理由是。(一)可避免攻訐目標。(二)卸去和戰失敗的責任。(三)使一般將領減少依賴心。(四)可以增長見聞。張之此種建議,好像是為共黨借箸代籌,不但是毛渾東所樂意的,同時也是李宗仁及其左右所樂意的。像這樣的人,到北平後如不投降,那才是奇蹟呢!

三十日

張治中到溪口來,得不到好的結果和反應,今天就悄悄地走了。

李宗仁更與共黨疏通,增派劉斐參加和談。劉曾擔任三個年頭的剿共作戰參謀,而李必欲其充當代表,簡直不惜以我方的全部軍事秘密計劃與內容,貢獻共黨,以表示其投誠之真意。這種舉措,是再荒謬不過的!

父親本日檢討外交失敗之原因說:「北大西洋同盟公約公布,東西集團壁壘分明。中國共黨且明白宣布,追隨俄國,反對西方美國集團;而美國對華政策,仍堅持過去作風,坐視共黨長大擴張,對其盟邦共同患難之政府,不願予以援手,實不智之極。」

中國共黨且明白宣布,追隨俄國,反對西方美國集團;而美國坐視共黨長大擴張,對其盟邦共同患難之政府,不願予以援手,實不智之極。
中國共黨且明白宣布,追隨俄國,反對西方美國集團;而美國坐視共黨長大擴張,對其盟邦共同患難之政府,不願予以援手,實不智之極。(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午後,與宏濤兄自慈庵步行至素廬,沿途閒談家常,得以稍解心中苦悶之情。

(未完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