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中朝友誼」的神話(圖)

2019-08-08 09:06 作者: 周晉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彭德懷(左)和金日成
彭德懷(左)和金日成。(網絡圖片)

提要:金日成不顧中國志願軍缺糧少彈的狀況,每每強求志願軍為他啃硬骨頭。朝鮮與中國在大多數時間貌合神離,卻不斷向中國伸手索要各種援助,這表明毛澤東出兵朝鮮的決策完全失敗!

二○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地球上所剩無幾的「共產國家」中世襲制的朝鮮金氏王朝之「太宗皇帝」金正日猝逝,朝鮮再次成為舉世矚目的中心。對已被灌輸了六十年的「中朝人民用鮮血凝成的戰鬥友誼」神話的中國人來說,自然對朝鮮的現在和未來格外關注。

金日成害慘中國

筆者認為:隨著金正日的猝逝,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該徹底戳破「中朝友誼」的神話了。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爆發的朝鮮戰爭,是由北方的朝鮮在得到斯大林的首肯後,突然進攻南方的韓國開始的。當全副蘇式裝備的朝鮮人民軍完全照搬蘇式戰法,在戰爭初期向南一路打得勢如破竹時,中方曾數次拍電報告誡朝方要高度警惕美軍在仁川登陸的可能性,但金日成對中方的告誡始終置若罔聞。野心勃勃的金日成既不信任近在咫尺的中國,也看不起曾並肩戰鬥過的裝備很差的中國軍隊,「蘇聯老大哥」才是金日成唯一依靠的對象。

「聯合國軍」統帥麥克阿瑟一手策劃並實施的仁川登陸戰(一九五○年九月十五日),一舉改變了朝鮮戰場上交戰雙方的戰略態勢,朝軍在南北兩路夾攻下,不久即一潰千里撤回北方。在斯大林的提醒下,金日成才拍電報、寫親筆信向毛澤東求援。

中朝間的分歧衝突由來已久

近年來對陸續解密的各國檔案所做的最新研究表明:雖然中朝曾簽有軍事同盟性質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但在朝鮮戰爭期間和戰後,中朝領導人在一系列重大問題上均出現過嚴重的分歧和衝突。朝鮮對中國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信任和感激,朝鮮一直只是將中國作為政治上提供支持、經濟軍事上提供援助的重要來源。

一九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國志願軍入朝參戰後不久,中朝兩軍間的協調並不暢順的問題就頻頻發生。金日成不顧中國志願軍缺糧少彈的狀況,每每強求志願軍為他啃硬骨頭──不切實際地攻城掠地,他自己的軍隊卻或在後方「休整」,或常在旁邊按兵不動以保存實力。金日成把中國志願軍當成了為他火中取栗的炮灰。志願軍的總司令是體恤士兵、敢於抗上的彭德懷,網上盛傳彭德懷曾因金日成不命令朝軍配合志願軍的戰事,致使志願軍犧牲慘重而搧過金日成三個大耳光,「不尊重兄弟黨的領袖」遂成為彭老總一九五九年在廬山挨批鬥的罪狀之一。對中國「腦後有反骨」的金日成的本來面目,早在朝鮮戰爭初期即已暴露無遺。

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冷戰國際史研究中心主任沈志華最近利用已經解密的前蘇聯、匈牙利、東德、阿爾巴尼亞和中國的檔案文獻,以及相關的口述史料和研究成果,完成了《中朝關係歷史真相》的課題研究,它對上一世紀五○──六○年代的中朝關係有一套不同於傳統說法的系統總結。以下摘錄其中的一些內容。

五十年代,在蘇聯、中國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大規模援助下,朝鮮戰後經濟重建三年計畫取得了重大成功。金日成乘機提出了「主體思想」,大樹特樹個人權威,同時開始一系列清除異己的行動,不僅中朝關係急劇惡化,蘇朝關係也同時惡化。

蘇聯外交部觀察到:朝鮮停戰後,中朝關係有「不正常現象」,如「志願軍司令部坐落在離平壤幾十公里的地方,居住條件很差,朝鮮領導同志極少去那裡」;在平壤的戰爭展覽館,十二個戰績展廳中只給中國志願軍一個展廳,而在其餘的所有展廳中,朝鮮人民軍的作戰行動被解釋成與中國志願軍無關。中國政府在一九五二年召回駐朝大使後,直到一九五五年一月都沒有再派新大使。

「延安派」被逐步殘酷清洗

中朝兩黨關係主宰了兩國關係。自朝鮮戰爭結束後的五十多年中,朝鮮作為理論上的中國盟國,除了向中國不停索要各種各樣的援助外,在內政、外交上朝鮮基本是我行我素,鮮少為中國提供任何戰略協同和支援策應。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朝鮮一意孤行地發展核武器,使中國在尷尬不已的同時,倍受核威脅。

以金日成為首的滿洲游擊隊派只是最初組成朝鮮勞動黨的四大派別中較小的派別。中共黨內朝鮮籍的「延安派」──參加過中共及八路軍、新四軍、四野──人數眾多、實力龐大,代表人物有崔庸健、金武亭(參加過中共「廣州起義」和「二萬五千里長征」)、樸一禹、金斗奉、崔昌益、金雄、方虎山、樸勛一、尹金欽、徐輝等。這些人有的比金日成資格還老(如崔庸健、金武亭等),能力也比金日成強,且大多與毛澤東、林彪關係密切,並均在中共黨內、軍隊內擔任不低的職務。其中崔昌益、樸一禹都參加過中共七大。另一朝鮮籍的鄭律成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原《八路軍軍歌》)、《延安頌》等的作曲者。另一方面,南朝鮮共產黨的主要創建人、朝鮮勞動黨南方派的領軍人物樸憲永早年曾就讀於上海商科大學(現上海財經大學),後被派赴上海工作,也與中國頗有淵源。「延安派」及樸憲永到達朝鮮北方後都曾身居朝鮮勞動黨、政府和軍隊的高位,後被金日成以各種名義逐步清洗,許多「延安派」成員和樸憲永後來都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判處死刑。一九六一年九月,朝鮮勞動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選出的八十五名中央委員中,原來由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選出的七十一名中央委員中連任者只有二十八人,其餘四十三人都是遭清洗的「延安派」、蘇聯派和南方派成員。

毛澤東出兵朝鮮的決策完全失敗

朝鮮戰爭初期,金日成以朝鮮人民軍的精銳主力──兩個軍共七個師的兵力進攻南朝鮮,第一軍軍長金雄、第二軍軍長金武亭都是老資格的「延安派」中共黨員。七個師中的三個主力師──第五師原是中國解放軍四野中朝鮮籍的第164師;第六師(師長方虎山)是四野中朝鮮籍的第166師;第七師(師長崔仁是老八路)是在四野中朝鮮籍第156師的基礎上吸收其它四野中的朝鮮籍官兵編成的。其它師中第二師師長崔賢、參謀長許波,第三師參謀長張平山、16團團長崔仁德,第四師師長李權武等都是中共老八路。七個師中只有第一師不在「延安派」的掌控中。

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朝鮮戰爭結束後,中國志願軍直到五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才全部撤回國。在這五年多的時間裡,金日成一直沒有停止過殘酷迫害、清洗黨內包括「延安派」在內的各種「異己分子」,許多「延安派」被判處死刑或被迫連夜逃往中國。近六十年內朝鮮與中國在大多數時間貌合神離,卻不斷向中國伸手索要各種援助,這表明毛澤東出兵朝鮮的決策完全失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