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十三)(圖)

第十三回 夜半鐘聲驚芳魂 空中明月照嬌娃

2019-06-24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十三回 夜半鐘聲驚芳魂 空中明月照嬌娃

日子過得飛快,不覺到了夏初。更深夜靜,大地沉睡,萬籟俱寂。人們全部進入甜蜜的夢鄉。忽然一陣鐘聲在黛玉耳邊響起,黛玉突然驚醒。她坐了起來,只見周圍靜悄悄,黑漆漆,難道我在做夢,不,剛才聽得真真切切。她披衣起床,悄悄推門出屋,站在涼台上,極力側耳傾聽,只聽到遠處池塘的蛙聲和近處草叢中的蟲鳴。忽然一陣風過,傳來細弱的鐘聲,像從天邊傳來,像遊絲一般迷離,但的確是鐘聲。又一陣南風吹過來,竟傳來誦經之聲,是眾人合誦,聲音更是若即若離,似有似無。這時,紫娟悄悄走了過來:「三更半夜,站在這裡小心受涼。」黛玉示意紫娟不要出聲。黛玉問紫娟:「你聽到鐘聲和誦經之聲沒有?」紫娟認真地聽:「沒有啊,我什麼也沒聽到。」過了一會,風停了,一切沉寂下去,只有蛙聲和蟲鳴一高一低,互相應和。

進屋後,黛玉說:「真的有,我聽到了。」「咱們明天問問族長爺爺,興許這周圍深山裡有廟。」黛玉忙說:「族長忙得很,這點小事別打擾他。咱們給乾爹送飯順便問問姑奶奶吧。」「對!別折騰了,快睡覺吧。」

第二天,她們果然去問了姑奶奶。姑奶奶說:「從來沒聽到有廟。如果有廟,總該有和尚來化緣啊!可我來到這六十多年從沒見到和尚的影子。也沒人聽到鐘聲,誦經聲啊?」黛玉說:「也許是我在夢中聽到的。」她們說笑一回就回來了。路上紫娟說:「既然你聽得真真的,可能真有。姑奶奶年紀大了,可能耳朵不靈。明兒再打聽一下。」黛玉連忙說:「別,別,再也不要提這事了,別人聽不到的我聽到了,別人看不到的,我看到了,別人還以為我神神叨叨的,像個瘋子呢!」

這天,小翠和杏花河邊洗衣歸來,小翠跑到黛玉房裡神秘地說:「今天在河邊遇到了玉蓮大姐,她說今晚叫我們四個到女兒國去。」「這裡還有個女兒國?」紫黛二人十分好奇。「你知道女兒國在哪裡嗎?」紫娟問。「不知道,到時玉蓮姐會派人接我們。」

吃過晚飯後,果然一個小姑娘來了,四人出了門。「女兒國遠嗎?」紫娟問小姑娘。「不遠,穿過兩個林子,一會就到。」不久,她們就進到一個桑樹林。樹木茂密,林中有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顯然是日久天長,人們踩出來的。「你叫什麼名字?」黛玉問小姑娘。「我叫小蓮。」「怎麼都叫蓮?」紫娟問。「我們都喜歡蓮花,我們這裡有一大群蓮花,有金蓮,銀蓮,玉蓮,雪蓮,雨蓮,水蓮,秀蓮,若蓮,如蓮,淨蓮,潔蓮,紅蓮……」小翠連忙接著說:「還有『可憐』。」小蓮一愣,閃了一下大眼睛:「沒有叫『可憐』的啊!」大家笑了。「我的天哪,這麼多蓮!就沒有叫別的名字嗎?」杏花問。「有啊!叫花的就更多了:桃花,杏花,松花,荷花,菊花,桂花,玫瑰,牡丹,芍藥,海棠……」說著走出了桑林,又進了一片竹林。

圓圓的月亮已從東方升起,翠綠的竹林中一條蜿蜒潔白的小路,延伸到林邊。出了林子,豁然開朗,眼前一片潔白的河灘,一灣碧水嘩嘩地歡唱著流過去。開闊的河灘上中間一張大石圓桌,圓桌後面一張木椅。坐北朝南,好幾排石凳環繞著桌子。往前看,河對岸的農田一直伸向山邊,沒有一家住戶;往後看,桑林,竹林成半圓形密密實實地環繞著這一片河灘,真像層層綠色的帷帳。竹林邊五顏六色的野花像一圈花邊環繞。一些姑娘早已來到,眾人見黛玉,紫娟她們走來,連忙站起來迎接,拉著她們的手隨意而坐。只見圓桌上放了好幾個精緻的籃子,面上用潔白的布蓋著。這時一位姑娘走到椅前站定。旁邊的姐妹悄聲告訴黛玉:「她叫玉蓮,今晚是咱們的女皇。」

只見她高挑身材,容長臉兒,肌膚細嫩,眉眼俊秀,神采飛揚。她說:「咱們女兒國輪流坐莊,每月十五都在這女兒國聚會一次,今晚我是王。咱們今晚開個夜宴。大家邊吃邊聊天。夜宴現在開始!」只見她吧一個竹簍上邊的白布揭開,「王大伯聽說咱們今天夜宴,特送來一簍今天剛摘下的蓮蓬,請大家嘗鮮。」說著兩手抓了幾個,塞給黛玉,紫娟。然後把簍子遞給眾人,說:「自己拿,往後傳。」不一會,每人都開始剝蓮蓬。簍子傳了一圈,又回到原處。

小翠說:「我最喜歡吃這個,真好吃!」眾人邊吃邊同身邊的人閒聊。玉蓮對身邊的黛玉紫娟說:「咱們身後的這條河是山頂上的雪水流到石縫裡,經過層層過濾,層層淘洗,層層加入養分,從山頂流到山腳,再由山腳的石縫中流出,流到咱們這裡。族長爺爺說,這裡的水好,女孩兒用它洗臉,皮膚潤澤白嫩。河水正好在這裡繞了一個圓,這裡正好有天然屏障,族長就把這塊地留給咱們了,咱們就稱這為『女兒國』。」黛玉紫娟說:「太有意思了!這裡真美得像畫兒似的。這河水能喝嗎?」「當然可以,我們每次聚會,從不帶水來,只帶幾個碗,渴了就到河裡舀水喝。這水能治病,最好在水裡泡澡,經常泡澡,能治百病。」小翠拍手叫好:「那咱們到這裡洗澡,你的病就好了。」紫娟瞪她一眼:「瘋話,這野外,女孩兒怎能脫衣洗澡?」玉蓮說:「怕什麼,我們夏天都在這裡洗澡。前邊沒有人煙,後面層層樹林遮擋,沒人看見的。」

她停了一會,說:「對了,我昨天碰到柳奶奶,她專門叮囑我,多帶你們出來玩,還特別說要常帶你們到這裡洗澡。」「啊?」兩人驚呼。小翠說:「啊什麼,咱們現在就去洗。」說著硬推著黛玉往河邊走。玉蓮說:「今天沒準備,就不洗澡了,洗洗腳倒可以。」說著幾個人到了河邊,河水清澈,水中的細沙,小石子清晰可見。河邊一排青石板。眾姑娘也都嬉笑著跑過來。小翠,杏花早已脫掉鞋襪站到水邊,「好舒服,水溫溫的,不冷不熱。」眾姑娘早已坐在青石板上,雪白的腳丫伸到水中,邊剝蓮蓬,邊嘻嘻哈哈鬧著,任腳丫被流水沖洗。

只有黛玉紫娟怯怯地看著不敢下水,玉蓮走過來,硬拉著她倆坐在石上,紫娟連忙用手帕鋪在石上,讓黛玉坐下。小翠,杏花從水中淌過來,早已把黛玉紫娟的鞋襪扒下來,硬按在水中,倆人嚇得哇哇直叫。眾女孩看她們狼狽如此,都哈哈大笑。只聽紫娟大叫:「鬼!鬼!」眾人忙問:「鬼在哪裡?」「在竹林裡,從林子扔過來的。」大家往她身後一看,一個螞蜂窩似的蓮蓬在她身後。杏花說:「鬼也吃蓮蓬了。」大家又笑起來。只見一個小女孩淌著水過來,向紫娟作揖,說:「對不起,是我逗姐姐玩兒呢。」紫娟笑著指著她的鼻尖:「原來那鬼是你啊,若鬼都這樣俊,我還真想多交幾個鬼妹妹呢。」

只聽女王喊:「這裡還有很多好吃的,別只顧洗腳了。」眾人回頭,只見女王把另幾塊白布揭開。女孩子們光著腳丫湧過來,一看,有紫色的菱角,有雪白的蓮藕。只聽女王說:「這糯米糖蓮藕是沈家妹妹帶來的,她家是南方人,愛吃這個,說是把糯米塞在蓮藕的孔中,在冰糖水裡煮,可好吃了!」黛玉剛想說:「我小時最愛吃這個。」連忙掩住口,心想:沒想到在這月夜的山野中,竟能吃到我家鄉的點心。這麼想著,不由多吃了幾個。

眾女孩有的三五成群圍著講話,不時爆出清脆的笑聲;有的在河灘上嬉戲追打。女兒國充滿了歡聲笑語,真如鶯囀燕啼。小翠瘋跑累了,見女王正同兩個姑姑說說笑笑,也擠了進來。小翠望著玉蓮說:「女王姐姐,在講什麼?兩個姑姑好開心!」「只是閒聊。」小翠說:「姐姐,您能講講咱們山裡的神奇故事嗎?」一聽講故事,女孩們一窩蜂地湧了過來,圍住了玉蓮,期盼地望著她。玉蓮掃視了大家一眼,沉吟了一會:「好!我就講一個吧。」大家高興地直拍手。

「很久以前,在西北角的那個大山腳下,有個小山村,村裡約有百餘人。一天,村中一家兒子結婚辦喜事,全村人都來慶賀。男女老少喜氣洋洋。忽見一個和尚,只見他頭戴破帽子,手拿個破扇子,晃晃悠悠地走來了,以為他來化緣,主人連忙拿了幾個饅頭,端一大碗素菜遞給他。他吃了一口饅頭,趁人不備,拉著新娘子就跑。新郎見狀,連忙去追,眾人先是一愣,接著全村人口中大喊:「快捉住那個臭和尚!」和尚走得飛快,眾人追得氣喘吁吁。約跑二,三里路的光景,只聽後面『轟隆隆』一聲巨響,山搖地動。人們停下腳步往後看,只見村後的一個山頭轟然倒塌,整個山村全被山石埋住。人們驚呆了,等眾人回過神來,再回過頭來,只見新郎,新娘安然並肩站在那裡,卻不見了和尚的蹤影。一個老人大喊:「是那和尚救了咱們全村人啊!」這時只聽空中一陣爽朗的笑聲,人們抬頭望去,只見那個和尚,腳踏祥雲,搖著扇子,正對著眾人笑哪!全村人立即跪倒在地,向和尚作揖。

「感謝神人保佑!」「那個神仙要不把新娘子拉走,全村人都要被砸死了。」杏花說。「這個神仙真好!真聰明。謝謝神仙,謝謝神仙。」小翠邊說邊雙手合十,向空中禱告。「再講一個吧。」小翠央求。玉蓮看看身邊的一個姑娘說:「雪蓮,你講一個吧。」

雪蓮停了一下,清清嗓子,慢悠悠地說:「從前,我們山裡有一位大叔,到山外買東西。哪知此時山外正在流傳大瘟疫,屍首遍地,有的全家死絕,那真叫--」沈小妹忙接著說:「十室九空!」「對!就是這個詞,大約是十室七空吧。這位大叔回來後也得了病,上吐下瀉,發高燒,無藥醫治。三,五天後就會死去。第二天他全家都得了病,幾天後,全村竟有一半的人染上此病。大家慌了,族長每天帶村人到村頭跪地祈禱:請神靈保佑,救救我們吧!就在很多人病得奄奄一息時,這天晚上,全村人做了個同樣的夢:夢見村頭那棵大樹上掛著一個白色布簾,上面寫了四句話。只聽空中一人大聲說:『有災向內找,災難方可消。枯井清泉湧,防治皆有效。』聲音轟鳴,字字落入人們的心田。第二天一大早,全村人都向村西頭湧去,果見那千年枯井,真的湧出清澈的泉水。人們圍著井跪下,感謝神靈保佑。人們喝下泉水,神奇得很,不到兩天,所有的病人全部康復,沒得病的人也覺得體輕身健。里長讓全村人聚集在一處,說:『神的四句話眾人還記得嗎?』眾人齊聲說:『記得!』里長說:『最後兩句話,咱們做了,那前面兩句,「有災向內找,災難方可消」,又是什麼意思?咱們如何做呢?』眾人在思索,靜了一會,忽然一個人站了起來,一看就是那個第一個得病的人。他說:『我想,向內找,就是向自己心裡找的意思。我這幾日反覆琢磨,是我的心不正,招來的災禍,連累了大家,我對不起眾鄉親。那日我從山外帶來一大箱紅燭,咱們山裡人沒有。不少人到我這裡買,我抬高價錢,賺了不少錢,當夜正喜孜孜地數錢,忽然頭暈,接著就上吐下……我貪心太重,神在懲罰我。』接著又有不少人說話,一個男孩說,一隻小狗偷吃了他的一塊紅燒排骨,他一氣之下,不小心把那小狗的腿打瘸了,心太狠了。一個姑娘說,大家都誇獎紅蓮最聰明,最俊俏,我不服氣,心生嫉妒……很多人都向內找。里長說:時間不早了,眾人回去後,睡前向神說吧。神無處不在,他們會聽到的。從此以後,咱們這裡就有了晚課,一直延續到今天。」雪蓮講完後,姑娘們都在沉思,寂靜無聲。

忽然小翠說:「眾神都向咱們笑呢!」姑娘們吃了一驚,齊問:「在哪裡?」小翠向西邊的山峰一指:「你們看!」眾人一齊望過去,只見西邊的群峰在月光下,白霧籠罩中,更顯得神秘。那尊神仙大佛和兩個菩薩峰比白天更顯溫柔,幾個小女孩齊聲喊:「他們真的在笑!」女皇玉蓮說:「已經很晚了,咱們一齊晚課,然後回家。」眾姑娘們立即在一片潔白的沙灘上團團圍坐。黛玉四人也隨大家一齊坐下,只見眾人盤著腿,挺直胸,眼睛微閉,面帶祥和。如銀的月光傾斜下來,姑娘們像披上了一層如翼的白紗,個個如此聖潔,美麗,端莊,真像一朵朵出水的淨蓮。忽見彩光一閃,黛玉向上望去,只見一個個七色彩輪在姑娘們的頭上旋轉,絢爛無比,莊嚴無限。黛玉忙閉上眼睛,一顆晶瑩的淚珠掛在眼角。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