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垃圾分類加速 止不住焚燒爐這把火?(圖)

2019-07-21 08:00 作者: 綠色情報員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Workers sort garbage on the street in front of their workshop on February 1, 2007 at Lianjiao, Foshan city, Guangdong province of China. (Photo by Cancan Chu/Getty Images)
中國作為垃圾大國,垃圾分類回收系統的建立卻慢半拍。(圖:Cancan Chu/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7月21日訊】中國是全球頭號的垃圾大國,每年製造的生活垃圾高達4億噸。7月起,上海啟動強制垃圾分類,大刀闊斧解決垃圾危機之際,湖北武漢連日爆發大規模的反焚燒爐抗議。中國一面推動垃圾分類,一面大蓋焚燒廠,垃圾引爆的環境問題依然深陷無解的泥沼。

「中國作為垃圾大國,垃圾分類回收系統的建立卻慢半拍,或許因為政府和財團的距離太接近了。」環保團體「看守臺灣協會」秘書長、垃圾政策專家謝和霖一語道破關鍵因素,垃圾築起政府和民間的高牆。

謝和霖指出,填埋和焚燒常被視為最容易處理垃圾的方式,相較先進國家,中國廢棄物相關法規起步晚,1995年才制定「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製法」,法令出臺後,面臨垃圾圍城問題,廢物處理的財團提出焚燒作為解決手段,大舉興建焚燒爐,反而未見強力執行垃圾分類和回收。

上海高調領頭做垃圾分類,2020年底,46個重點城市都將陸續跟進。「事實上,這並不是中國垃圾分類的第一次大考。」臺灣大學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的博士後研究員卞中佩說,最早可追溯至2000年,中國在八大城市實施垃圾分類試點,2002年為了北京奧運,在北京及其他城市推動垃圾分類,建立綠色奧運形象,2006年反焚燒爐運動後也提出分類作法,2016年習近平也曾指示垃圾分類,不過,幾次下來都是成效不彰。

「焚燒和垃圾減量、回收,這兩個方向是互相矛盾的。」謝和霖指出,一旦資源投入焚燒爐,相對排擠了資源回收,日後資源回收做得好,可能出現焚燒爐沒有垃圾燒,等於投資效益減損,所以焚燒爐不能蓋太多,此外,從末端處理來看,焚燒爐並非真正處理掉垃圾,它只是讓大部分垃圾變成二氧化碳,然後排放到天空,再將有毒的物質濃縮,甚至排放出去,再次造成污染危機。

卞中佩分析,這次上海實施力度非常大,第一個原因是中國的垃圾無止盡增加中,第二個原因為焚燒爐產業把持垃圾政策,以至於垃圾分類、源頭減量等政策,受到焚燒爐產業的暗中抵制,因此習近平不得不出手,發號施令推動上海垃圾分類。

在利益團體的綁架下,焚燒爐愈燒愈火。卞中佩說,根據《中國統計年鑑》,2014年垃圾焚燒量為34%,2015年為37%,2016年激增為56%,焚燒量如火如荼攀升,完全依循焚燒爐產業的思維,焚燒是中國解決垃圾的最主要方式,而且是唯一方式,以上海和北京的填埋和焚燒比例來看,焚燒遠超過一半以上。

翻開官方出版的《中國城市建設年鑑》,2015年中國總計有220座焚燒爐,不過,根據公益環保組織「蕪湖生態中心」的統計,焚燒爐高達400多座。卞中佩認為,數字會出現落差,主要因為很多地方政府採用小型或民間焚燒爐,甚至有些是沒有規管的焚燒爐,後端處理未達環保標準,因此沒有通報列管、進入統計。

中國堪稱全球最大的焚燒爐市場,焚燒爐產業的崛起,助力來自兩大政策。卞中佩指出,第一個是市場化政策,國企、私企和外資透過BOT的民間特許經營方式,興建焚燒爐,營運期約為30至50年,簽約時已確保每噸價格,業者獲利非常穩定;另一個政策是再生能源上網電價,2006年和2012年分別通過上網電價補貼方案,尤其是2012年採全國固定價格,也就是燒了一噸、發多少電,每度以人民幣0.65元保價收購,這等於是中央提出政策,鼓勵二、三、四線城市採用焚燒爐,因此,2012年之後中國焚燒爐出現井噴式發展。

中國選擇焚燒,解決垃圾問題,卻也燒出弊端。卞中佩說,在焚燒爐業者的惡性競爭下,造成低價搶標,業者只好以低廉方式焚燒,節省後端環保處理,來降低營運成本,環保團體多次發現焚燒後的飛灰,一袋袋露天隨意堆放,由于飛灰含有致癌物質二噁英,各國都採嚴格監管,中國地方政府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未來可能引發嚴重的環境危機。

失控的焚燒爐產業,讓反焚燒爐運動遍地開花,近半年來,反對運動從遼寧、廣東,延燒到湖北,七月武漢陽邏多次出現大規模抗爭,大批武警強力鎮壓。無奈的是,這些反對聲浪並達到有效制衡的作用,卞中佩指出,2006年到2012年,這段期間抗爭活動曾對焚燒爐產業造成威脅,業者採取強烈應對,積極遊說、拉攏官員,或是進入決策體系,形成盤根錯節的產官學利益共同體。

「2012年之後的反焚燒爐運動,並未動搖焚燒爐的興建和垃圾政策,焚燒爐甚至不減反增。」卞中佩說,以國外趨勢來看,當政府下定決心提出有效的垃圾分類,焚燒爐產業便會萎縮或停滯,中國卻是例外,光是四川、江蘇和雲南三個省份,2030年前要增加173座焚燒爐,再加上其他省份,成長幅度很可觀。

臺灣早期曾提出「一縣市一焚燒爐」,政策卻在民間抗爭下大轉彎。謝和霖指出,當初臺灣一面推動資源回收,一方面興建焚燒廠,幾年後開始出現反對聲浪,迫使政府在2005年、2006年停建十座大型焚燒爐,2000年之後資源回收快速提升,目前回收率高達五成,遠超過美國和日本;上海實施垃圾新政,後端回收的建置、民眾教育都應同步加強,中國應該將焚燒爐的資源轉移到垃圾分類和回收體系的建立。

卞中佩認為,雖然中央直接下達命令,真正有所謂的垃圾專業、決策的官員都是支持焚燒,垃圾分類政策究竟可不可行,值得懷疑,而上海又能夠持續多久,也令人憂心,如果上海失敗了,等於再次宣告中國垃圾分類政策失敗,中國因為垃圾產生的環境問題會更無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