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海蒂》隨筆(三)(圖)

2018-12-24 00:30 作者: 園丁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雪山環抱的湖泊。
雪山環抱的湖泊。(圖片來源:Pexels)

接續:看电影《海蒂》隨筆(二)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18/12/19/879335.html

小丘下面的羊群,在悠閑地安靜地吃草。在上面有一個小山坡,一個可愛的土撥鼠,從牠的洞穴裡鑽了出來。

皮特和海蒂就在下面不遠處,趴在山坡的草叢中觀看著。皮特悄悄地對海蒂說:「你看見了嗎?」海蒂說:「我能看到。」兩個人正看得有趣,土撥鼠突然像一個袋鼠一樣站立起來,牠站立在洞口一面叫,一面向四處張望。皮特對海蒂說:「快趴下。」海蒂趴在那裡,模仿土撥鼠一樣的叫聲。土撥鼠也站立在那兒回叫。這時皮特突然站起來,用一塊小石子兒打土撥鼠。土撥鼠慌忙鑽進牠的洞穴。海蒂不高興了,她站起來推了皮特一把,兩個人從小山坡上滾下。

皮特站起來,說:「海蒂。」海蒂問:「怎麼了?」皮特說:「不要再提食物的事了。」海蒂說:「我什麼都不會說的。」皮特轉了個話題說:「村子裡人說他以前殺過人。」海蒂不言語。

爺爺在切乳酪吃飯。海蒂坐在閣樓梯子台階上,她拿木碗的手有點顫抖,然後她把木碗放回爺爺身邊的木桌上,對爺爺說:「謝謝,我想睡在馬廄裡。」說完就往外走。爺爺問:「是不是皮特和你說了關於我的事?」海蒂走到門口停住,爺爺從椅子上站起來繼續問:「然後你就這樣相信他了?」海蒂瞪著大大的、圓圓的雙眼驚奇地問:「那,他說的是真的嗎?」爺爺說:「人們總愛說閒話。」爺爺伸過手來,輕輕撫摸著海蒂的胳膊說:「你必須判斷,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還是相信別人所說的話。」爺爺放開她的胳膊,回到椅子上坐下繼續吃東西。海蒂跑過來抱住爺爺親吻。她笑著對爺爺說:「晚安,爺爺!」說完,就爬上閣樓梯子,到上面去睡了。

清晨。爺爺拿出他的木工工具,正準備幹活。牧童皮特趕著羊群上來,帶走了爺爺的山羊,海蒂跟隨在皮特後面。他們爬上山坡。來到上面一看,是一片高山臺地。上面有一個小湖。

湖的遠處又是高聳的雪山,天空晴朗,雲蒸霞蔚。近處是鮮綠的草地。海蒂不由自主地叫道:「太漂亮了!」皮特說:「我認識這周圍的路。」

爺爺在他的小院子裡幹活。他從木板垛上取下一塊已經鋸好的木板,用手抹去上面的浮塵,在仔細打量著。然後是他在用鋸子用力鋸木板的鏡頭。

在湖邊,羊群在吃草。皮特和海蒂坐在草地上。皮特用採集來的紫色野槳果,在教給海蒂塗抹鬼臉兒。他自己在臉上畫一道痕跡,海蒂就模仿他,也在自己的臉上塗抹一道痕跡。兩個人畫完後,把手裡的小野槳果放到嘴裡吃了,兩個人看著彼此的花臉,開心的笑起來。我想這漿果是龍葵果而不可能是顛茄果。

在山上,皮特說:「我明天要帶你去看高山火絨草生長的地方。」海蒂說:「我明天就要走了,爺爺帶我去牧師那兒」。皮特不高興了,說:「什麼?我又要一個人和這些愚蠢的山羊在一起了!」皮特站起來,戴上氈帽,轟趕羊群,沖牠們喊道:「走,快走!」

海蒂回到爺爺屋裡,一進門就看到,桌子旁邊又多了一把新椅子。她走過去剛剛坐下試試,爺爺就進來了,她急忙站了起來。爺爺問:「你怎麼了?」海蒂反問道:「爺爺,這椅子是給我做的嗎?」爺爺說:「不然是給誰。」海蒂說:「但是,我不是明天就要走了嗎?」爺爺答道:「你明天要去山上。」海蒂又問:「後天也是嗎?」爺爺回答:「沒錯!」海蒂睜大的眼睛一亮,開心地笑了。爺爺說:「不要問這麼多的問題,快去洗臉。」海蒂跑過去抱住爺爺,摟著爺爺的脖子,她趴在爺爺的胸前連聲說:「謝謝,謝謝,謝謝!」然後她跑出屋喊道:「皮特,我能留下來了!」

鏡頭對準的畫面是深綠色的、長有針葉樹叢的山坡,下面是金黃色的闊葉樹林。鏡頭對面是藍色的山巒,高處的山頂覆蓋著白雪。一片深秋景色。

鏡頭轉向長滿綠草和各色鮮花的高山湖邊。皮特和海蒂在牧羊。他們倆高興地在湖邊追逐。羊在湖邊吃草。湖邊水中長有半人高的水草。然後他倆不顧寒冷,跑進清澈的湖水中,撩起湖水,互相潑水戲耍,兩人頭髮、衣服全濕了。

在爺爺的小屋裡,爺爺點起一堆火來,給兩個披著毛毯、坐在椅子上的孩子烤火,用乾毛巾給他們擦乾頭髮。皮特說:「今天是我在這裡的最後一天。」海蒂問:「為什麼?」皮特說:「我必須上學了。」海蒂問:「你什麼時候回來?」皮特說:「我想應該是春天吧。」海蒂又問:「直到春天才回來嗎?」皮特不語。

皮特起身要走了,他戴上小氈帽,對海蒂說:「你可以下山來玩,我奶奶見到你會高興的。」海蒂看著皮特趕著羊下山。海蒂仰起頭來問爺爺:「我可以去上學嗎?」爺爺沒有回答她。

爺爺肩上背著一隻山羊,他帶著海蒂,走在下山的路上。進村鎮後,村民們在閑言議論他們。一個人說:「看,那是誰,簡直不敢相信。都說不應該允許他照看一個孩子。」另一個說:「看,他過來了。」

爺爺領著海蒂,走進一個雜貨鋪,裡面的主人正在忙活。爺爺把山羊從肩背上放下來,丟在小店主人的桌子上。他是來這裡以物易物。店主人正給他拿換取的東西。這時進來一個穿著講究的人,看來是個教師。他說:「你好啊,阿爾叔叔。你為這個姑娘作了什麼打算?」爺爺說:「與你無關。」這人又說:「這個年齡的孩子她需要上學了。」爺爺回答:「她不需要。」爺爺把海蒂拉到身邊。那人還在說:「明智點,每個孩子都必須學會閱讀。」爺爺說:「她一個人,沒法在冬天從山上下來。」爺爺對海蒂說:「孩子,你到外面去。」海蒂坐在街道路邊的木板上,從屋裡傳來了他們談話的聲音。那人說:「整個冬天你叫她獨自一個人在那高山上,這個年紀的孩子需要朋友。」爺爺說:「她有她需要的一切。」那人仍然不住口,他說:「你這樣做是違法的。」爺爺背起用山羊換來的物品,與小鋪主人握手告別。回過頭來對那人說:「我對你的法律不感興趣。」

在街上,從海蒂身邊走過幾個上學的孩子。爺爺從裡面出來,他拉著海蒂的手說:「走吧。」剛剛動身要回山上,後面又傳來教師失望的語音:「這貨,簡直就是豬腦子!」

冬雪降臨,山野叢林、草地被大雪覆蓋。蒼茫大地銀裝素裹,再也見不到在陽光照射的妖嬈山景。

在山上小屋裡,海蒂正趴在外面沾滿白雪的窗戶前,向外面張望,爺爺在她身後。一會兒,爺爺走到桌子那裡,他叼著菸斗,拿著個東西對海蒂說:「你看這個。」海蒂回轉身來,見到爺爺手裡拿著一個木頭彫刻的展翅飛翔的小雄鷹玩具。爺爺說:「做好了。」海蒂接過來,說:「真漂亮,謝謝你,爺爺。」爺兒倆開心地笑了。海蒂又走到窗前,看著外面說:「現在要是春天就好了。」(待續)

備註:

1.龍葵又名天茄子,野茄子,茄科一年生草本植物,開紫花,果實成熟為紫色小漿果,味甘甜可食。而顛茄(原產西歐),又名野山茄,它是茄科多年生草本,其成熟小漿果也是紫色,味甜但是有劇毒。龍葵和顛茄均可入藥。這兩種漿果,只從一個果實上看,不易分辨,但是只要掌握兩點,也易區分:一是顛茄莖有刺,龍葵莖無刺;二是龍葵果成束狀,即一束結有多個漿果,而顛茄漿果只是結單個漿果。

2.高山火絨草:又名雪絨花,是瑞士的國花,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植株披白色或銀白色絨毛,開白花,生長在海拔2000米以上高山石灰岩地或草地。乾枯的火絨草易燃,古人用作鑽木取火取火之火絨,故得其名。現代人用以提取藥物或美容。中國雲南少數民族有用它織布者,據考,《南詔通記》載曰:「火絨布草,葉三四寸,蹋地而生,葉背有棉,取其端而抽之成絲,織以為布,寬七寸許,…為燧取火,古曰火草」。此火草,即高山火絨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