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隨筆】天道昭昭 赤教將亡(圖)

——寫在「三退」人數愈兩億之際

2015-05-04 03:30 作者: 劉翰青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05月04日訊】自2004年末《九評》問世,未幾,即興起席捲全球之「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浪潮。當其時也,世人莫衷一是,目為鬧劇而不屑一顧者有之,胸懷恐懼而悄然遠避者有之,惑於謊言而維護中共者更有之。然「三退」之勢不可當,初則日退數百人,繼而日退數千人、萬餘人,時至今日,每日「三退」人數已達十萬有奇,「三退」總數更愈兩億之眾。

大勢如此,舉凡有理性者,皆不得不正視之。然心懷疑惑而搖擺觀望者,為數不少,是故,不才不揣淺陋,抒愚見與諸君分享,倘有助諸君釐清思路,則愚所願也。

莫將中共作中華

巍巍神州素有「道統」、「法統」之傳承。

以「道統」論,古有「由堯舜至於湯……由湯至於文王……由文王至於孔子……由孔子而來至於今」(《孟子·盡心下》)之說,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亦嘗言:「中國有一個道統,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相繼不絕,我的思想基礎就是這個道統,我的革命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

所謂「中國」者,中原地區之稱謂也,自古唯有大秦帝國、大漢帝國……大唐帝國……大清帝國,未聞以「中國」為國號者,而「中國」之為國號,至今不過百餘年,故中山先生言及之「中國」者,實為華夏也。然,孰為「華夏」?黃膚黑髮且盤踞中原者,即稱「華夏」,可乎?答曰,不可。

孔子言「華夷之辨」,顧亭林有「亡國亡天下」之論,皆明示,所謂「華夏」者,不以種族血緣為標準,而以文化禮儀做度量。(詳見拙作《亡國亡天下,哪個真可怕?》)

反觀紅朝,自一甲子前馬列赤教竊取神器,貶「敬天尊神」為「愚昧」「迷信」,指「道德仁義」為「封建禮教」,奉西來馬列邪說於廟堂,視中原神傳文化如寇仇,而腆顏自詡九州主宰、華夏正溯,招搖於世間,此實吾炎黃後裔之恥也。

以「法統」論,五千風雲歲月之中,數十王朝先後定鼎中原,其更迭雖多以「兵征天下」為手段,然斷非紅朝唯物論鼓吹之強盜邏輯。

古人視一朝興廢為天命,非僅為奪天下以享富貴,故有興滅繼絕、二王三恪之禮制。而天無二日,民無二主,孰為正統絕非兒戲,是故,王朝更替之儀式亦須完備,斷非單憑武力強奪即可。譬如秦王嬰獻玉璽於漢劉邦,可稱秦滅;隋恭帝禪皇位於唐李淵,則言隋亡;清宣統頒遜位詔書宣布共和,清祚斷絕,而中華民國為之繼。

然中共既未承前朝之統(民國政府尚在臺灣),又非經民意而擇,徒以暴力強奪江山、謊言欺瞞天下,雖據中原之地,終難逃「匪」名,不過一非法政權爾。

政黨畫皮下的邪教

或曰:「我對政治不感興趣」,此乃世人為中共政黨外衣所惑,而未識其邪教實質之故。

既稱「政」黨,自當以獲取且盡力保有政權,並籍此施展其政治報負為目的。至於文藝、信仰、科技種種,凡不觸及政權者,則政黨皆不涉入其間。

回顧紅朝六十餘年,「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反右傾」、「四清」、「文革」、「六·四」屠城、迫害法輪功……歷次政治運動戕害之八千萬冤魂中,幾無一人覬覦政權欲取中共而代之,而中共以殺人為樂者,何也?概因其貌似政黨,實為邪教,其志不在取天下而治之,而在籍政權之力散佈馬列赤教邪說,迫國民皆為其教民爾。

君若不信,不妨環視全球,共產邪黨之外,尚有何黨迫人面血旗、發毒誓,而加入其中?此非宗教儀式而何?且正教亦不為之。

再觀宗教形式,則共產邪黨一一具備:
有教義——馬列主義、毛思想、鄧理論、江代表、《黨章》等等;
有教主——馬、恩、列、斯、毛、鄧、江等;
有教士——黨委書記及各級黨務人員;
有佈道——大小會議,頭頭講話等;
有宗教活動——政治學習、組織生活會等;
有教堂——各級黨委、黨校辦公場所等;
有教主崇拜——對馬恩列斯毛的崇拜。

世之正教者,如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等,皆來去自由,剃度者尚許還俗、皈依者亦可脫離。然共產赤教迫其成員「永不叛黨」,非由中共開除黨籍,始終為其教徒,縱使開除黨籍者,其毒誓猶在,終難脫魔掌。況正教勸人棄惡向善,馬列赤教鼓吹鬥爭哲學,此非邪教而何?

似此逆天叛道、殘民以逞之邪教,焉有不遭天滅之理?然天滅中共之時,為中共所欺加入其中,而尚未退出者,亦危矣,因彼面血旗、發毒誓,獻生命於共產邪教,毒誓不廢,彼即為中共脅從,於有意無意間壯大中共聲勢,已成中共殺人機器之一螺釘。

是故,「三退」潮興,實乃上天好生之德,為天下芸芸眾生網開一面。故當今之兩億「三退」勇士,堪稱上體天心,下順民意之智者。

順天者昌逆則亡

或曰:「貌似中共勢力強大,似乎不會垮臺」,此為赤教鼓吹無神論、唯物論,塞人耳目,以使國人難辨真偽之故。

古人云:「順天者昌,逆天者亡」,俗語謂:「閻王叫它三更死,誰敢留它到天明」。倘天意若此,則欲逆天而動者,無異螳臂擋車。

周伐殷商之牧野之戰,商軍之勢甚大,「殷商之旅,其會如林」(《詩經‧大雅‧大明》),仍以商敗周興而告終;楚攻暴秦之巨鹿之戰,四十萬秦軍戰六萬楚軍竟致全軍覆沒,昭示大秦帝國氣數已盡;昆陽城下,光武帝兩萬漢兵退卻王莽百萬之眾(詳見拙作《兩漢之間不得不說的事》);八十餘萬前秦軍可「投鞭斷流」,淝水戰中,遇八萬晉軍而「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大明帝國火器足可稱雄於世,二十餘萬京城常備軍,是時放眼全球,亦不可小覷,無奈瘟疫驟臨,頃刻土崩瓦解,崇禎帝只得煤山(今景山)自縊……

且看紅朝末世,亂象紛呈,敗像盡顯,陰霾漫布,毒食橫流,山崩、川竭、天怒、人怨,歷代亡國之兆具備,暫舉一例,以為諸君參詳:

「帝癸(筆者註:夏桀)十年,伊、洛竭……三十年,瞿山崩」(《竹書紀年卷之三》),帝癸三十一年,商湯滅夏,放桀於南巢。
「逮至殷紂,嶢山崩,三川涸」(《淮南子·俶真訓》),未幾,武王伐紂,紂王自焚於鹿臺。
「幽王二年,西週三川皆震……是歲也,三川竭,岐山(筆者註:周朝發祥之地)崩.十一年,幽王乃滅」(《國語·周語》)。
當今之紅朝,江河斷流、湖泊乾涸已非一日,西元2013年,中共視為「聖地」之延安寳塔山數處嚴重滑坡,只得封山……

《易》曰:「天垂像,見吉凶」,似此天道昭昭,明示赤教將亡,何不早做決斷,速離邪黨,若依舊踟躕未定、猶豫不前,豈非自誤哉?

翰青留詩為證:
天道昭昭滅赤教,
民意洶洶盼新朝。
速離邪黨莫自誤,
抹去獸記脫樊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