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敲響共產黨滅亡警鐘

2008-09-24 04:05 作者: 伍凡

手機版 简体 3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各位聽眾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現在是《伍凡評論》第98期,今天我要談的題目是"胡錦濤敲響共產黨滅亡警鐘"。共產黨快走向死亡了,這個喪鐘是由胡錦濤自己把它敲響的,這個事情的來由是這樣的。

香港《爭鳴》雜誌最近透露,在今年的3月中,胡錦濤在和中國的各民主黨派的中央的領導人座談會當中,他回答了一個問題,是由致公黨的領導人提出來的,關於中國社會正逐漸形成了"官僚資產階級、官僚特權階層"這樣一個評價時,胡錦濤就做如下的回答:社會上有這樣的評價,在某種程度上又能引起社會共鳴,對共產黨是敲響危機信號,如果哪一天,共產黨淪為官僚特權階層,官僚資產階級,那就證明共產黨已經蛻化變質,背叛了人民,那注定消亡。

他的消亡就是滅亡的意思。那麼我們來問,共產黨現在是不是已經走上了"官僚資產階級、官僚特權階層"呢?答案是肯定的。

為什麼可以這麼說,我們下面看看另外一個事實,中共中央書記處曾經負責一項調查,關於地方黨組織的考核,地方高中級中共黨員幹部的考核報告,已經在4月中旬上報到中央政治局,這報告裡邊這麼寫的,從去年12月到今年4月,將近5個月的期間,在中國12個省,42個大眾城市,162個地區考察,調查研究得出的報告是這樣。

社會各界評議中共黨組織好的、滿意的為16%,不滿意的與強烈不滿意見的佔62%,很不滿意的與非常強烈不滿意的意見的佔22%,所以後面這兩項,不滿意、強烈不滿意和非常強烈不滿意的加起來總共是84%。

共產黨組織它調查的僅僅是地方的,它還沒有調查到中央五大機構,這五大機構是: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共人大、全國政協,這五大系統已經成為一個特權階層,和中國老百姓的生活是完完全全脫離的,是高高在上,它們佔據了全國絕大部分的資產。

就拿國務院來講,它每年所徵收的稅收佔全國GDP的30%。還不包括各種各樣的"費",所有的"稅"和"費"加起來將近達到9萬億到10萬億人民幣,超過了全國國民生產總值GDP 24兆的40%,你說這不是特權階層嗎?

這些錢拿來養什麼?供養黨、政、軍、特警,還有這五大機構,包括各個省、市、地、縣這些官僚們,這些不是官僚資產階級,不是官僚特權階層,是什麼呢?已經形成了,所以老百姓才有這麼樣一種評價。才有這麼樣一個中共中央去調查研究,得出有84%是對共產黨是非常不滿意的。

所以當共產黨目前已經走了這個局面的時候,胡錦濤自己評價,對共產黨是敲響危機訊號。如果那一天共產黨淪為官僚特權階層、官僚資產階級,那就證明共產黨已經蛻化變質,背叛了人民,注定了要消亡。這個不需要有如果了,現實已經是如此了,才會有84%對共產黨不滿意。

面對這個局面胡錦濤自己敲響了警鐘,那他怎麼辦呢?他下一步該怎麼走呢?現在有兩個辦法提出來了,第一個是胡錦濤提出來的,要在今年的秋天,在全國大規模範圍的進行全共產黨的整風,這是第一個辦法。

第二個辦法是李瑞環提出來的,主張把中國共產黨改名為中國人民黨或中國社會黨。這是兩個不同的辦法,兩個不同的思路,企圖來解救共產黨要被消亡或解體的這樣一個局面。

我們現在來談談,胡錦濤想要用整黨的方法來挽救共產黨,使它不要走向滅亡的道路,使它壽命長一點。那麼我們回顧一下歷史,看看共產黨的整黨歷史,歷史上有兩次最有名大的整黨(整風)。

第一次是1943年,1943年在抗日戰爭後階段,共產黨佔據了延安,不抗日也不打仗,因為它力量本身就很小,它也不想暴露它的力量。所以毛澤東採取的策略是:一分抗日,二分週旋,七分擴大勢力。

所以當時整風目的有兩個。第一、毛澤東要從王明的手上把共產黨的統治權奪過來。毛澤東還不是名義上的領袖,他實質上是佔大半個領袖。當時的總書記是張聞天,並不是毛澤東,毛澤東僅僅是政治局委員之一,可是他發動的整風就狠狠的批判王明、博古、張聞天這批從蘇聯留學回來的留學生。他要把大權奪過來,這是第一個目的。

第二、他要統一一個思想,要準備解放全中國,要在抗日戰結束之後,由國民黨花大力氣和美國合作和西方盟國合作,結束抗日戰爭之後,它們要發動戰爭,奪取全國政權,口號是"解放全中國"。這是當時整風的一個目標,這是非常明確的。

當時有一個強大的政敵是誰呢?那就是國民黨蔣介石。用批判國民黨蔣介石,來凝聚它黨內的力量,來凝聚反對國民黨統治的那部分的力量,凝聚到共產黨手下。這步棋他走成功了,把蔣介石趕到了臺灣。這是第一次有名的整風。

第二次整風是1957年,毛澤東發動整風,當時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呢?要達到推翻1956年中共八大(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所通過的政治路線以及把毛澤東涼在一邊,把他的權力削弱了的決議。所以他要在1957年發動整風,利用1943年整風的經驗,在共產黨內要樹立權威。

1943年樹立了毛澤東的權威,獲得了共產黨在全國的勝利,那麼1957年他要重新樹立這個權威,要把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所制訂的政治路線,要把它推翻掉,當時他用這麼一條路子來達到他的目的。

可這個目的達到沒有?達到了。1957年掀起了整風,後來又轉換成了打右派,把黨內打成右派,在黨內樹立了敵人,警告了其他那些高級幹部,你們要不聽我毛澤東的話,那你就要被打成右派。

所以1957年整風之後,1958年就把共產黨、把整個中國帶到了極端瘋狂的地步,人民公社、三面紅旗、大躍進、大煉鋼鐵,走上了長時間的極端左派的道路,這是當時1957年整風的目的。

那麼現在我們來看看,現在共產黨的局面跟1943年和1957年的局面完全不一樣,現在的局面已經淪落被臭罵為官僚資產階級、官僚特權階層,已經有84%的民眾對你共產黨不滿,強烈的不滿,有的人提出要推翻共產黨。那麼在這種狀況下,你胡錦濤提出整風,你的目標是什麼?你的政治目標是什麼?

現在胡錦濤已經有三權大位在手上,他不再需要從江澤民剩餘的權力裡邊去鬥爭,不需要把江澤民剩餘的權力再拿過來,他已經掌握三權大位了。

你現在通過十六大、十七大已經掌控你的權力了,在這個時候你再發動這個整風的目的,不是為了你個人的權力,也不是為了你的政治路線,而是為了要挽救這個共產黨,挽救共產黨使它免於死亡,或者拖長壽命,延遲死亡。

這是你的目標,那麼在這個目標底下,我們看看你能達到你這個目標嗎?共產黨現在已經變成一個特權階層,是一個利益集團,它已經沒有了什麼理想,不像1943年也好,1957年也好,多多少少還有一點理想目標,還有一大批受騙的人跟著它走。

可是現在共產黨裡面很清楚,我加入共產黨不是受騙的,不是受馬克斯、列寧主義欺騙的,也不是受毛澤東思想所壓迫的,我進來就是要當官的,我就是為了利益的,我要跟你利益交換的。在這種狀況下,你要把所有的共產黨員改變成一個理想主義者,為了共產主義奮鬥的,你能做得到嗎?通過整風能做到嗎?做不到!

你要樹立你的權威,用你的權威去鎮壓你黨內的政敵或者反對派,用這個方法已經行不通了。因為你的政治結構、你的經濟結構已經改變了,你的政治結構不是因為理想而參加共產黨,是為了做官而參加共產黨,這是一個政治結構。並且工人、農民在裡邊的利益已經非常少了,裡邊現在已經分三大集團,政治精英、經濟精英和知識精英,這三種精英組成了中共的一個領導集團。

而它們名義上有7千萬到8千萬黨員,而實實在在真正掌權的在全國上下,全國範圍之內,只有20萬黨員是真正掌權的,從鄉到中央,你能把這20萬黨員都開除,都整肅,都能夠送進監獄嗎?做不到,你做不到,這是第一。

第二,你能夠把他們所有的經濟權力剝奪掉嗎?你管不了,山高皇帝遠,我住在深山溝裡頭,我住在海邊,我住在大西北、大西南,我在掌握那塊地方,我去貪污、吃喝玩樂,你北京的天子管不到我,這是其一。

其二、我地方有了錢,我自己可以胡作非為,我不需要中央你撥錢給我,我可以掌控底下,我已經成了土霸王。

不像1943年中共還沒有掌握政權,僅僅是在一個延安地區和幾個游擊區,它要用整風來擴大內鬥,用肅清、特務、肅反的手段來鎮壓黨內的所謂反革命,是易如反掌。

到了1957年,它可以用升遷、調動,給你各式各樣的特權待遇,用這個方法還可以控制住當時經濟生活並不很富裕的黨員,共產黨控制非常嚴厲的共產黨組織,也容易做的到。

但是,現在已經和世界各國接上軌開放了。中國也很多口岸是對外的,你整得我狠,我就帶著錢、帶著全家老小往外跑,你管不了我。所以要通過整風的手段來整肅這些共產黨幹部,整這20萬共產黨幹部,談何容易?

那麼現在已經沒有人相信馬列主義了。沒人相信共產黨所謂的毛澤東思想和四個堅持了。他們所相信的就是權力和利益。權力在地方不在中央,他可以買官,有錢可以買官,可買通你中間這一層我可以做地下官,可以再買通中間一層,可以做高層官。所以再用過去的老方法來整肅共產黨員,還用這種政治手段來整頓共產黨,已經不靈了、完全是無效。

這可以是我們可以看得到,這個整風一吹。這從改革開放30年來,整風不止一次,今年的秋天,再刮一次整風,也不過是內鬥。完了呢?聽話的留下來,不聽話的趕出去。趕出去的絕對是少數,因為他不想把這條船搞成大家都死亡,他想修修補補這條船,使這條船能繼續,不要快速地下沉而已。這是整風的方法。

那麼我們看看整風已經可以預料到,是不會成功的。再加上胡錦濤沒那個魄力,沒有像赫魯曉夫、戈巴契夫和葉爾辛的魄力。蘇聯共產黨垮臺是一個長時期的階段,我們可以說是1953年斯大林死後,赫魯曉夫1956年作了個秘密報告,批判了斯大林,中間經過長達了二十多年的反反覆覆之後,到了戈巴契夫上來之後,他又狠狠的批判了斯大林,提出改革新思維,從政治路線、思想路線改變了蘇聯共產黨的方向,最後出了個葉爾辛,一舉推倒了共產黨。

那麼你看看共產黨內部有沒有批判毛澤東呢?沒有。有沒有徹底的改變政治路線呢?沒有。為什麼沒有改變政治路線,因為鄧小平在毛澤東死後還提出四個堅持:堅持共產黨領導、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馬克斯、列寧主義思想、毛澤東思想。

所以這一條政治路線還沒改變。到現在為止,胡錦濤甚至提出來,在政治、思想、管理上面要學北朝鮮和古巴,還要堅持馬克斯、列寧主義。可見馬克斯列、寧主義已經成為共產黨一個護身符。但是也是一個催命符,要你死也是死在這個馬克斯、列寧主義上。

我們講馬克斯主義,他曾經有過一個歷史的功績,就是批判資本主義,指出資本主義很多弊病,但是他提出來,怎麼樣去改革資本主義,建立一個無階級的社會,建立一個共產主義的時候,他犯了一個極大極大的錯誤。

他犯的錯誤在哪裡呢?就說一個現代人類社會,應該是一個開放的,是可以接受批判的,這個社會才能前進,才能過渡到更高一級的人類社會。是開放的,是可以接受批判的,是可以改變的。

可是馬克思主義提出改變社會時提出了兩點,第一點他只要一個管理中心,由管理中心提出一切方案來改變社會,這是一個封閉性的、保守性的、不接受批判的。所以你看從蘇聯一直到東歐各國,一直到中國,它的政治體制是封閉的、不接受批判的、媒體是不公開的、政權是不輪替更換的、不是有民主憲政自由人權的、統統沒有。

一路走下來到現在為止,它是走的這麼一個道路,這麼一個中心思想。你說這個社會能前進嗎?黨的這個管理中心能不腐敗嗎?一定會腐敗的。並且他這次整風也講"關起門打狗",不是一個開放性的、批判性的去改進,這是第一。

第二馬克思雖然批判了資本主義,可是他所提出來的一些改革方案,都是一些空想的、烏托邦式的,是實行不了的。我們講,他提出有兩個口號最有名的"各盡所能,各取所需"這是共產主義的高級分配原則。什麼叫各取所需,你的管理體制,經濟制度以及人民的思想水平等等,你怎樣能夠去滿足這個各取所需呢?這只是個口號,只是個幻想。

在社會主義階段各盡所能"按勞分配"。你這個按勞分配僅僅是四個字,怎麼分配法?用什麼標準?誰來主導?統統沒有,統統是歸結到一個管理中心,這管理中心是誰?是共產黨。共產黨掌控了政權,經濟大權、財政分配權,一切的一切都歸共產黨所有,你說共產黨能不腐敗嗎?

因為它不是輪替的、不是民選的、不是開放的、不是讓可以人民批判的,所以就這兩點,馬克思主義現在已經過時了,現在馬克思主義還有用嗎?在中國已經不提倡階級鬥爭了,不提倡以階級、收入,以思想來劃分階層,不提倡階級鬥爭了,馬克思主義這一條已經不用了。

第二,它也不提倡以暴力來代替政權,它很害怕老百姓起來推翻共產黨,所以把暴力革命也拿掉了。所以它唯一提倡的是用生產利潤,用發展生產支持這個社會發展,這一點不是馬克思主義的專利,全世界各國發展社會的國家都是要提倡發展生產,不發展生產,人類會滅亡的。

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已經是名存實亡,但是它又掛著馬克思所提出來的管理中心。共產黨管制一切的方法緊緊抓著不放,所以可見共產黨走到這個地步還用共產黨統治一切來整風的手段,來改變共產黨不貪污、不官僚,根本不可能。

那麼我們再來談,用李瑞環提出來的要改變共產黨的名字,改變為人民黨或社會黨,來挽救共產黨的命運,不使它盡快死亡,這條路能行得通嗎?

首先,我們說你走社會黨,社會黨裡邊的基本觀念,就是走共產國際第二國際的道路,就是走政黨政治、憲政,走自由化和共和主義相結合的一條道路,把政權建立在民選的基礎上,是輪替的,強調階級調和,強調資產階級和工人階級的矛盾是通過協商的辦法,通過法律、通過憲政的道路去解決的。

並且共產黨是不能壟斷的,政權是輪替的,這才是社會黨的一個基本概念,它是在自由主義和共和主義這一個基礎上實行了社會主義的理想,來進行公平合理的分配,實行社會福利主義道路,走向這麼一條社會黨、民主社會主義或者社會民主主義的道路。

那麼要走這條道路的話,你共產黨首先馬上要面臨的一個問題,不是一個問題而是幾個問題。首先你怎麼樣向全國老百姓交代?你為什麼要改名字?改名字的目的是什麼?你是真的要實行社會民主主義嗎?還是為了延長共產黨的壽命?這是第一個要回答的。

第二,中共願意交出你的政權而實行民主憲政嗎?因為社會黨在全世界執行了一百多年,社會黨也好工黨也好社會民主黨也好,這都屬於共產第二國際延伸出來的這些黨派,它們的政權通通是民選的,通通施行於憲政的,在共和主義底下施行憲政自治的,是保障人權的,媒體是公開的,政黨是自由組成、自由選舉的,這一些共產黨、胡錦濤、李瑞環你們願意把政權交出來走這條路嗎?這是第二問題。

第三個問題,現在中國老百姓已經認為共產黨是官僚資產階層,是官僚資產階級,你們統治了中國將近六十年,掠奪了絕大部分的財產在共產黨手上,你們願意把這些財產交出來歸國家所有?通過憲法、通過法律來管理這些財產、來分配這些財產,你們願意嗎?

你們改名的目的是為了分配你們自己的財產嗎?是真的這樣嗎?我看你們不會願意吧,政權你們不會放,財產你們不會放,那你們改名是為了什麼?

第四個問題,中共統治國家將近六十年,在六十年期間屠殺也好、餓死也好、迫害也好,有將近八千萬中國百姓死亡在你們這個政權底下,你們怎麼交代?

你們就改一個名字拍拍屁股就走了,所有的責任都不負?那麼這些責任歸誰呢?交給毛澤東、交給鄧小平、交給華國鋒、交給死去的人?

你們在位的人繼續再迫害法輪功、地下教會、維權人士、異議人士、民運人士、退伍軍人、退伍軍官,你們繼續的迫害、屠殺,你們怎麼交代,你們改個名字就能把所有的罪推掉嗎?老百姓能服嗎?老百姓能接受嗎?

所以現在有一大批所謂"犬儒主義"的這些左派的知識份子的吹唪共產黨、吹唪馬列主義,要吹唪改黨換名的可能性和合理性,請問這些左派知識份子你能夠把馬克思主義的弱點,他最知名的弱點,我剛才上面提到的兩點,你能像老百姓解釋清楚嗎?

你們解釋不清楚為什麼還要掛著馬克思主義的道路,還要走馬克思的方向?你們還在欺騙老百姓呢?那麼改了名字社會黨仍能要維持沒有共產黨名號的那些共產黨員還在那裡作怪,還是去走馬克思主義的道路,這樣老百姓能接受嗎?

所以明眼人看的很清楚,無論是胡錦濤提出整風也好,無論是李瑞環提出改黨換名也好,都不過是一個拖延死亡的手段而已。

共產黨由於它本身的根本的弱點、缺陷、罪惡決定了它們只有走上死亡的道路,只有走向解體的道路,才能夠結束共產的命運,共產的命運不需要延續改個名字改頭換面變成另外一個黨,完全不需要、也不可能的。

結束了共產黨的統治,讓中國真正走到民主憲政,才有可能去考慮中國要走哪條路,包括是不是要走上民主社會主義或是社會民主主義的道路,也沒有可能,有沒有條件到那個時候再來討論。

所以到那個時候建立一個新的憲法討論我們的國體、政體,才考慮這個,現在共產黨還沒消亡之前,你在討論這個事那是在欺騙老百姓,欺騙共產黨員。

所以共產黨員你們也看清楚,你們的黨快滅亡了,你們黨的總書記在講這個話了,所以你們應該趕快退出共產黨,求得自己保護自己,求得內心的平安,今天的題目我就談到這裡,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