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專欄】馬克思的詛咒正在中國實現(圖)


2010年9月德國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馬克思雕像。雕像是1986年前東德共產黨頭目昂內克豎立的。
​2010年9月德國工人正在柏林移除前東德共產黨頭目昂奈克豎立的一座馬克思雕像(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4年09月18日訊】中國經濟當前的全面危機,加上中共政權的嚴峻政治危機,使得即使是鐵桿的中共文人,也在反思馬克思的經濟危機理論。實際上,馬克思的這些理論,雖然是一百多年前針對資本主義所做的預測,但其憤怒和充滿敵意的詛咒及臆測,其描述的現象種種,實際上正在當今中國一幕幕的展現。馬克思如果地下(或地獄下)有知,恐怕會萬分感嘆,覺得是張冠李戴、正打歪著和陰差陽錯了。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的一篇文章說,當代中國的現實對傳統的馬克思經濟危機理論提出了「嚴重的挑戰」。文章承認,20世紀以來,既出現了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也出現了社會主義的經濟危機;既有生產過剩的危機,也有生產短缺的危機。但特別令中國共產黨人沮喪的是,從19世紀下葉資本主義世界性危機以來,經濟危機不但沒導致資本主義的滅亡,資本主義國家反而在每次危機後的10年左右,都催生出一場場新的科技革命,從而推動資本主義走向新的繁榮!中共文人吃驚的發現,倒是後危機時代的世界社會主義,必須反省自身的理論和策略。

百年前對資本主義的臆測

馬克思在19世紀指出,資本主義生產的社會化和生產資料的私人佔有之間,其矛盾「無可調和」;個別企業生產的有組織性和整個社會生產的無政府狀態,完全對立;而且,生產無限擴大的趨勢,和社會購買力相對縮小,也是對立的。這些對立,就是引發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根源。馬克思進一步樂觀的「預測」:資產階級的關係太狹窄,容納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財富,因而資本主義「必然滅亡」。

共產黨人臆想的是,資本主義世界性的經濟危機,必將引發政治危機和社會危機,從而引發社會主義革命。但現實恰恰相反,原蘇東社會主義國家的經濟危機,引發了其政治危機,使得這些國家擺脫了共產主義的桎梏。從最近的歷史看,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之後,2009年歐洲議會大選中,左翼政黨全線潰敗,右翼大獲全勝。英國、法國、德國的右翼政黨都取得選舉的勝利而成為執政黨。

中共御用文人囿於馬克思理論的自我指導、自我設限、自我禁錮,即使在當前仍然頑固的認為,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和剩餘價值學說是「無懈可擊」的。為了維持中共存在的基石、馬克思的理論大廈不倒,他們只能東拼西湊,試圖把「資本主義」與「市場經濟」割裂來看,來為資本主義的持續成功和社會主義的日薄西山尋找腳注;或者用宏觀調控和國家干預,來解釋資本主義為什麼沒有「必然滅亡」。

中共文人沒意識到,中共國的經濟體制,既可按馬克思的經濟理論執行,也可學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又可以運用宏觀調控和國家干預。中國目前的經濟格局,嚴格說來,應該是「權貴資本主義」和「國家社會主義」的雜交,亦即中共權貴的掠奪和希特勒納粹主義專制的高度混合。這樣的經濟仍然陷入當前深重的危機,恰恰呼應了馬克思當年對歐洲資本主義的痛斥和詛咒

中共國踏上「必然滅亡」之路

中國經濟整體狀況的糟糕,幾乎無以復加。經濟危機(Economic Crisis)的主要表現,如商品過剩、銷售停滯、生產下降、企業開工不足甚至倒閉、失業增加、資金週轉不靈、銀根緊缺、利率上升、銀行破產等,在中國普遍出現。標準普爾稱,未來一年中國房地產企業面對艱難的經營環境,小型企業融資成本上升,有倒閉的風險。大陸上市銀行中報顯示,銀行業面臨資本壓力,多家銀行準備發行優先股、資本債以補充資本。 

33家上市鋼鐵企業上半年業績報告顯示,18家負債率超過70%。絕大部分鋼企靠銀行借貸擴張,資產負債率連年攀升。31家上市煤炭企業中,22家資產負債率同比攀升,生存環境惡劣,行業風險加大。大陸官方與匯豐的8月中國製造業PMI雙雙回落,突顯經濟疲弱。

最近,中共開始要求地方政府試編資產負債表。這就是說,這些地方政府從來就沒有編製過資產負債表,亦即它們從來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財產、多少負債、還債能力如何、信用如何、是否會破產等一系列的問題。為刺激經濟增長,各級政府陸續推出數額龐大的投資計畫,金額高達10萬億人民幣。資本主義即使在最「盲目」的生產和擴大再生產時,也沒有如此浪費性的「投資」和燒錢。

中國目前面臨的問題,恰恰是百年前中共鼻祖馬克思所「預見」和「期待」的,諸如生產的「無政府狀態」和「生產過剩」,這些會導致資本主義「滅亡」的現象。只不過,馬克思預測的對象,不是社會主義國家,而是資本主義國家。中國經濟中的混亂和過剩,有房地產過剩、原料過剩、產能過剩、運輸過剩和能源過剩。全國性的生產,處於無政府狀態,經濟計畫難以實現,市場調節也不能奏效,一如馬克思說詛咒的那樣。

資本主義國家沒有那麼多政府干預,沒有「國家計委」精心規劃,反而自然調節得很好。為什麼擁有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雙重手段的中共國,在計畫之上加上部分的市場機制,反而會效率更低?答案很簡單,因為中國有限的市場調節,不但沒有因為政府的干預變得更有效率,反而因為政府的干預,許多資源和人力、財力,都因為腐敗尋租的原因,變得比資本主義社會更加沒有效率;甚者,反而具有相反的效率,因為資源和財富沒有公平的分配,直接流入了權貴的錢囊。

馬克思預期說,經濟危機造成了社會財富的巨大浪費,對生產力造成嚴重破壞;經濟危機進一步加深了社會的基本矛盾;經濟危機激化了社會的階級矛盾;經濟危機也加劇了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矛盾。中國目前面臨的,正是四面楚歌、全方位的危機;與周邊的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以及遠方的發達和不發達國家之間,無不矛盾重重。

共產主義者還認為,市場成為真正的世界市場,再沒有可供擴張的空間時,伴隨經濟危機而來的,就是戰爭和各種社會危機的空前爆發。君不見,中國社會危機的空前爆發,和中共目前加強軍備、窮兵黷武,隨時準備用戰爭擺脫危機,也正與馬克思百年前的描述和詛咒,是一模一樣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