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這些上將的下場!做人絕不能信中共(上)(組圖)

2019-03-04 10:30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1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國民黨北伐第四軍高級軍官葉挺、張發奎、郭沫若、陳銘樞、黃琪翔在武漢合影
(右起)1938年,原北伐第四軍軍官黃琪翔、陳銘樞、郭沫若、張發奎、葉挺在武漢合影。

1949年之後,許多當年相信共產黨宣傳並幫其奪取政權的知名人士都遭到批鬥侮辱迫害和抄家。

抗戰勝利後,毛澤東中共為了奪取政權,開動一切宣傳機器,向全國人民宣稱中共「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新中國」。全國一大批高級知識份子、國民黨高官和各民主黨派負責人盲目輕信了中共的宣傳,他們中的許多人不遺餘力,各盡所能,推波助瀾,幫助共產黨蠱惑人心,推翻蔣介石國民黨和國民政府。

但是知識和才能並不是真正的智慧,這些人自以為聰明智慧,其實並不能分辨真正的正邪善惡。在中共邪惡暴政統治下,他們中的多數人都受到了各種各樣的打擊和侮辱迫害。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們的苦難和不幸遭遇,是因為他們當年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結果,自釀苦果,自作自受。等到受盡屈辱折磨,他們中肯定有不少人痛悔自己當初不該誤上賊船,一失足成千古恨。

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便露出邪惡的猙獰真面目,過河拆橋,出爾反爾,從前許諾給中國人民的「民主、自由、獨立」無一兌現。那些過去曾經支持幫助中共的大批知名人士反而遭到無情的殘酷打擊迫害。

1957年,毛澤東「引蛇出洞」,號召各民主黨派負責人和前國民黨高官給共產黨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進步。費孝通、儲安平、章伯鈞、章乃器、黃紹竑、陳銘樞、龍雲、黃琪翔等人信以為真,講了一些真話,均被打成「右派」,在各種大會小會被批鬥羞辱。這些國民黨時代的大儒、高官上將們被迫在《人民日報》上發表各種「低頭認罪書」、「錯誤和罪行檢討書」、「請求人民寬恕書」,尊嚴掃地,身心均遭受極大摧殘。

看一件事情,要看長遠一些才能看明前因後果。以下列舉幾位國民黨高官上將投共後所遭到的迫害,也許可讓那些分不清政黨跟國家,自以為愛共產黨便等於愛國家愛民族,以為自己高明得計的人,也讓那些仍在助紂為虐的中共特務與五毛們引以為戒。

程潛

國民黨元老程潛投共後,跟毛澤東在中南海品茶。
國民黨元老程潛投共後跟毛澤東合影。

程潛,湖南人,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國民黨和國軍元老之一。孫中山同盟會成員,孫中山大元帥府陸軍次長。北伐時,任第六軍軍長,率軍攻克南京。抗戰時,任中國最高統帥部軍事委員會(簡稱「軍委會」)參謀總長,軍委會天水行營主任,代表蔣委員長統轄長江以北七個戰區的抗戰,後任副參謀總長,對抗戰作出過相當大的貢獻。

抗戰勝利後,程潛任國民政府主席武漢行營主任,堅持反共一直到1948年底。

1949年,林彪共軍入關,傅作義率華北50萬國軍精銳不戰而降,平津和華北淪陷。時任長沙綏靖公署主任(湘贛地方最高軍事長官)兼湖南省主席的程潛對國民黨喪失信心。為保住自己小集團的私利,他不惜聯合自己昔日宿敵唐生智等親共投降派,多方阻擾破壞華中軍政長官、華中剿匪總司令白崇禧指揮國軍剿共,並極力遊說華中剿總第一兵團中將司令陳明仁投共,令林彪共軍長驅直入,不戰而佔領長沙。程潛投共後,任中共國防委員會副主席,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在文革中,程潛虽然在周恩來開列的受保護國民黨高官名單上,紅衛兵依然上門鬧事,程潛在驚恐中被迫自毀壽材。後來,他在家中摔倒骨折,入北京醫院治療,遭到醫護人員辱罵:「你還讓人伺候?像你這種人,任何人任何時候都可以給你貼大字報。」醫院突然換人,並改變治療方案,使得身體已基本恢復健康的程潛突然死亡,其妻懷疑程潛是被害死的。

陳銘樞

陳銘樞,廣東人,國民黨陸軍上將,北伐時期在李濟深第四軍任師長,是北伐「鐵軍」的元老之一,1932年上海「一・二八」抗日第十九路軍總指揮蔣光鼐、蔡廷鍇的頂頭上司,任行政院代理院長,交通部長。

1948年1月,陳銘樞在香港與李濟深(李濟琛)、蔡廷鍇、蔣光鼐等人建立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簡稱「民革」),與各派民主人士聯合反對蔣介石統治。1949年,陳銘樞策反浙江省主席、原臺灣首任最高軍政長官陳儀反蔣投共,並參與策反湖南程潛投共。陳銘樞投共後,任中共人大常委、政協常委。

1957年,陳銘樞向中共提意見:「好好的一個優良的國家,純樸的民情,去搞俄式的清算鬥爭,三反五反,弄到中國八年來混亂不清,天天忙於鎮壓肅反,已不成為國家政治。」聽到傳達毛澤東自己表示明年大選將辭去主席職務,使陳銘樞對毛澤東十分欽佩,並上書毛澤東,表示自己極力贊成毛不再任主席,並提醒毛應該注意個人修養,不能「好大喜功,偏聽偏信,輕視古典,喜怒無常」。

陳銘樞因這些言論被打成右派,罷除各種職務,於文革爆發前一年去世。陳的兒子陳廣生在文革中被打成「發動資產階級技術權威」,在8月炎夏被長時間罰跪在三角鐵上批鬥。

黃紹竑

黃紹竑,廣西人,桂系早期「李黃白」(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三巨頭之一,國民黨陸軍上將,國民政府內政部長,監察院副院長(院長于右任)。抗戰期間,黃紹竑任軍委會軍令部部長(後任部長徐永昌)、戰區副司令長官,協助閻錫山指揮太原會戰,又兼任浙江省主席,在浙江組建了54支游擊隊,開展敵後抗日游擊戰。

1949年,中共佔領華北,百萬共軍陳兵長江北岸。有「智多星」之稱的黃紹竑作為國民政府代表團成員,赴北京跟毛澤東中共和談,居然相信了毛澤東的許諾。返回南京後,他便極力讚揚毛澤東、周恩來和中共,鼓吹「成王敗寇,識時務者為俊傑,良禽擇木而棲」,多次勸說國民黨代總統李宗仁和白崇禧放棄「無謂的抵抗」,投降中共,遭到李白兩人的拒絕。後來,他不聽白崇禧的良言勸諫,一意孤行,獨自一人去香港。同年8月,在香港聯合龍雲、李默庵等幾十位前國民政府軍政官員發表通電,宣布擁護中共政權。黃紹竑從香港北上,參加中共召開的政協會議,任中共政協委員、人大常委。

中共竊國後,將廣西省改名為「廣西壯族自治區」,遭到前國民政府廣西省主席黃紹竑的強烈反對。李宗仁也說,自己在廣西幾十年,從來沒有聽說廣西有什麼「壯族」。1957年,昔日在國民黨政府中敢說敢做、威風八面的黃紹竑,看不慣中共的官僚作風,以軍人的率性仗義直言:「我覺得過去某些地方某些工作上,沒有通過人民、通過政府,而直接向人民和政府發號施令……這樣會造成很多的官僚主義、宗派主義、主觀主義問題。」他表示,光是整風而不建立法律制度就無法永久保持整風的效果。另外,他還建議人大常委、政協常委專職專業,認為「兼職本身就是官僚主義」。

黃紹竑因講了幾句真話而獲罪,被打成「右派頭子」,不只遭到中共方面的批鬥,昔日國民黨同僚李濟深、邵力子、張治中甚至下屬衛立煌等人都批鬥他。黃紹竑被逼在《人民日報》發表認罪書,尊嚴掃地,兩次服安眠藥自殺,被人救回。文革爆發,在周恩來開列的受保護國民黨高官名單上,沒有「右派頭子」黃紹竑。他被多次抄家,被反覆毆打凌辱,曾被打得奄奄一息,家中連開伙吃飯的錢都沒有。

1966年8月,不堪折磨羞辱的黃紹竑,在家中以剃刀刎頸自殺,他所遺下的親妹在貧病交加中死去。

黃琪翔

1945年,中國遠征軍副司令長官黃琪翔、司令長官衛立煌、美軍將軍、新38師師長孫立人在緬甸檢閱中印軍隊
(右起)1945年,中國遠征軍副司令長官黃琪翔、司令長官衛立煌、美軍將軍、新一軍軍長孫立人檢閱中國遠征軍。

黃琪翔,廣東人,國民黨陸軍上將,北伐汀泗橋、賀勝橋血戰大敗北洋軍閥吳佩孚的真正英雄團長(而不是中共謊言宣傳的葉挺),繼張發奎之後的北伐「鐵軍」第四軍軍長。抗戰時,任軍委會軍訓部副部長(部長白崇禧)、政治部副部長(部長陳誠、副部長周恩來)、第六戰區副司令長官(司令長官陳誠),中國遠征軍副司令長官。

抗戰勝利後,黃琪翔拒絕參加剿共內戰,被蔣介石委任為中國政府駐德國軍事代表團團長。他於1948年底回國後,轉往香港定居。1949年9月,他舉家從香港前往北京,參加中共召開之第一屆政協,任政協常務委員,國防委員會委員,國家體委副主任(體委主任中共元帥賀龍)。

從1926年北伐開始,一直到1949年中共奪權政權,黃琪翔給予中共首腦人物尤其是周恩來、葉劍英、葉挺、賀龍等人許多幫助。

1937年,黃琪翔夫婦同國共合作談判代表周恩來在南京黃宅庭院合影
1937年,黃琪翔夫婦同國共合作談判代表在南京黃宅庭院合影。右起:朱德、周恩來、黃琪翔、郭秀儀、葉劍英、張群(國民黨外交部長)。(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1957年,毛澤東鼓動黨外人士給共產黨提意見。黃琪翔公開批評中共效仿學習的對象蘇聯缺乏民主,乃一獨裁政權,被打成右派,遭受迫害,被迫在《人民日報》公開發表《請求人民寬恕》這樣侮辱自己人格尊嚴的低頭認罪書。

文革時,在周恩來開列的受保護國民黨高官名單上,竟然沒有多年來給過中共許多幫助的黃琪翔。共產黨翻臉不認人,讓往昔風度翩翩的社會名流黃琪翔夫婦再度遭受殘酷人身攻擊、羞辱和抄家。黃琪翔被打得鮮血染紅了襯衣,被罰打掃院子,清潔廁所,然後當著滿街群眾的面,向毛澤東「請罪」。

黃琪翔夫人郭秀儀是民國時代的著名婦女界人士,知名文物古董收藏家,曾任中國戰時兒童保育會常務理事,對抗戰也有貢獻。郭秀儀也在文革中被打傷,手落下殘疾。

(未完待續)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