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需要的時候 暴徒一定會出現(組圖)

2019-07-02 12:12 作者: 徐榮 整理

手機版 简体 2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7月2日凌晨,港警發催淚瓦斯。
7月2日凌晨,港警發催淚瓦斯。(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6月9日以來,香港人和平理性「反送中」,兩次百萬人規模級大遊行贏得了世界的關注。7月1日,55萬人的七一大遊行,再創22年來遊行人數新記錄,然而當天,奇怪的是,卻有不明身份人士衝擊立法會,又為中共「平暴」埋下藉口。

六四、兩次拉薩事件、新疆事件等一些列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這套手段已經是中共的標準流程。

陳毅然女士六四中共給民衆發搶、汽油 嫁禍學生

1989年,陳毅然女士作為一名普通的北京市民目睹了那場驚心動魄的六四大屠殺事件,中國政府的謊言一直令她難以釋懷,也無法忘記。以下是她在六四紀念碑前向記者講述的親身經歷。

在六月三日晚及四日早,我目睹了軍車開過去的情況。在三日下午,就有許多軍車被截。作為一名普通的北京市民,我因為正好有空,就想親眼看看事實。

我看到有一輛軍車被截,學生們在裡面搜出許多箱子,打開發現箱子裡是許多菜刀。當時有香港記者問他們,為什麼軍人有這些東西?回答是:「我們不知道,只是讓我們丟掉。」很明顯就是要嫁禍北京老百姓,我當時就很氣憤,決定跟著去看一看。學生用平板車把這些東西拉到新華門前,我看見新華門前掛著許多繩子,上面有許多不知道哪來的舊菜刀、三角鐵一類的東西。我覺得很氣憤,本應回家的,也沒回,一直盯著西單路口那塊兒。

後來天黑了,我看見一輛軍車拉來一車的槍。當時有一操外地口音的便衣把門打開,從車上走下來,對那裡的人們說:「這些槍你們都可以隨便拿了。」同時他拿出兩個裝滿液體的軍用水壺遞給我說:「這個,你可以拿回家去使用。」我就覺得這些槍怎麼可以這樣處理呢?這是一種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槍應該嚴格地管理起來,發給老百姓後流落民間會發生什麼後果?這是普通人應該具備的基本常識。我當時是很生氣的。

我把軍用水壺打開,裡面是汽油。當時路旁有許多公共汽車被燒,後來我突然明白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車被點著。

《坦克人》照片攝影師暴徒像街頭流氓的一類人 不是學生

《坦克人》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右)。
《坦克人》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右)。(Jemal Countess/Getty Images for TIME)

八九六四發生後,《坦克人》照片成為「史上最難忘的十大照片」之一,其攝影師傑夫・魏德納(Jeff Widener)先生,在今年講述了六四見聞。

傑夫6月3日晚上在北京的長安街上走,只有他一個攝影記者,他沒見到別的攝影記者。

傑夫在長安街上時碰到一輛裝甲車開過來,當時他感覺很害怕,他以為這輛裝甲車要開槍打他。而當時他的膠卷也很少了,照相機的電池也很低了。

那個時候在離天安門廣場很近的長安街上的一個地方,有一輛裝甲車在燃燒,士兵困在車裡就被燒著。

然後有一群暴徒看見傑夫就圍過來了,他們就在那兒叫。傑夫就趕緊拿出他的護照在空中揚,並喊:「我是記者,我是美國記者。」然後暴徒中有一個領頭的就走過來,讓大家安靜下來,他把傑夫的護照拿過去仔細看了一下,接著他就指著一個裝甲車旁邊死在地上的士兵的屍體,對傑夫說:「你拍啊,你拍。拍了給世界看。」

傑夫就拍了一張照片,然後等著給閃光燈充電。就在傑夫端起照相機準備再拍一張時,他突然被不知哪裡飛過來的一塊石頭砸到臉上,等他回過味兒來的時候再一看,他的照相機已經被砸壞了,照相機上都是他的血。這個時候傑夫又看到在裝甲車後面走出來一個士兵,於是那些暴徒們就圍過去,一起打那個士兵。傑夫估計那個士兵肯定是被打死了。

記者問傑夫,在他的印象中,那些打人的人他們是誰呢?

傑夫回答說,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因為當他在天安門廣場的時候,他看到的都是學生,學生們都是很高興的樣子,他們很年輕、很友好,是那種人。傑夫說他沒有看見過學生們展現出對任何人的敵意,他們還給當兵的水喝,給士兵飲料喝,他們在那唱愛國歌曲,是這麼個狀態。

但是這幫打人的人看起來就是暴徒,就像街頭流氓一樣,是這麼一類人。所以,傑夫說,不管他們是誰,他覺得他們不是學生。

記者又問,暴徒那群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多大年紀?

傑夫回憶說,他們是將近30歲到30出頭那麼個樣子,其中還有一些是年紀更大的一些人。然後傑夫對記者講起他碰到的一件古怪的事。就在那天晚上稍早些的時候,在長安街上有一些都是女士、女生的在搬路障,搬到長安街上面,想擋住軍車往前走。這時候傑夫看到一個老頭兒,這個老頭兒花白鬍子,只有兩顆門牙,穿著一個很重的夾克,他走到傑夫面前,對著傑夫「嘎嘎嘎的」恐怖地笑,他打開他的夾克,讓傑夫看他裡頭放的什麼。傑夫看到他的夾克裡頭彆著一個小斧頭,小斧頭上面滴著血。當時傑夫就想,天啊,這是怎麼回事?這老傢伙剛剛拿斧子砍過人。當時傑夫就已經意識到了,這是一個不祥之夜。

1989年拉薩事件:特務分隊急調三百人扮成市民和僧侶

1989年,深入西藏、具有高幹背景的中國記者唐達獻在《刺刀直指拉薩——一九八九年西藏事件紀實》一文揭秘:

西藏民眾和平示威數日後武警總司令李連秀簽發了「作戰動員令」,其中的第五條就是特務連的任務:「特務分隊急調三百人扮成市民和僧侶,在五日上午打入八角街和拉薩其他鬧事地點,配合公安廳、市公安局的便衣完成造勢任務。燒毀大召寺東北方向的經塔。砸搶鬧市區的糧店,引發市民哄搶糧食,並對藏甘貿易公司進行煽動性攻擊。鼓勵民眾哄搶商店物資。除指定地點外,不得對其他設施進行攻擊。在完成以上任務後,所有行動人員全部撤至雪城旅館,並清點人數,此項任務屬絕密,任何執行人員均不得將此任務外漏,違者嚴懲。」

這個作戰令得到了最有力的實施。無疑,假扮市民和僧侶的中共特務和便衣才是真正的「暴徒」。

2008年西藏事件:一群20歲左右的男子很有計畫地行動起來

2008年3月中旬,正值中共「兩會」期間,西藏拉薩爆發最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示威自3月10日開始,連續幾天,都呈現和平形式。到了3月14日,卻突然演變成暴力事件。

暴力的登場相當詭異。據居住拉薩的藏民網上披露:一群20歲左右的男子,很有計畫地行動起來。先是高呼口號,隨即點燃了小昭寺附近的車輛,然後衝進周圍的商店,搶劫貨物,接著燒毀數十家商店。步驟有序,緊湊,動作幹練,令人稱奇。人們注意到,在小昭寺附近路口,有心人已經提前擺滿了石塊,大小和重量,一律在一、兩公斤左右,竟未被遍布的公安和便衣提前「發現」?之後,就是軍警和軍車大量出現,順理成章地開槍平暴。

2008年西藏鎮壓中,開始搞事的暴徒實際上就是武警特務連的戰士。

2009年新疆事件:暴徒是中共特務

2009年7月,新疆烏魯木齊市爆發的一場大規模抗議活動,因不滿中共對維吾爾族人的政策等原因,「因此,烏魯木齊人民走上街和平抗議。」中共政府出動了武裝警察鎮壓。

然而新疆的所謂暴徒,從很多證據來看就是中共自己的特務。原因如下:

1、暴徒打漢人更打維吾爾人,如果暴徒是維吾爾人的話,他是不打維吾爾人的。

2、暴徒的面部看不清楚,這是從中共媒體的很多受害人共同說到的,如果是維吾爾人肯定有很明顯的面部特徵。

3、中共媒體大肆渲染的「一個汽車經銷商20多輛新車被砸,中外媒體事後去採訪」事情,店主告訴媒體,事先有派出所打電話過來說要來暴徒,後來果然過來。試問派出所是怎麼知道暴徒要來的?而且既然要來,為什麼不前來制止?

4、暴徒打人時中共根本不出面、警察不動手、維人漢人都得不到保護達3個多小時。

結語:

上述簡單的分析,可以看到新疆事件、西藏事件無非就是六四鎮壓的翻版和拷貝。中共在鎮壓過程中,所採用的手法完全相同,所謂的「暴徒」,大部分就是中共自己的特務。更加可惡的是,在每次事件事後,中共都妄圖黑白顛倒、嫁禍於人、掩蓋真相、欺騙全世界。中共的栽贓事件不是只有以上幾個事件,栽贓陷害而後殘酷鎮壓是中共的一貫伎倆。

然而中共大限已到,這次,希望香港能成功,香港,加油!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