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盡人倫!中共在文革中的酷刑實錄(圖)

2019-09-15 04:31 作者: 老綏遠韓氏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在文革期間的批鬥會上經常動用酷刑。
中共在文革期間的批鬥會上經常動用酷刑。(網絡圖片)

中共文革期間使用了哪些酷刑?單擧內蒙古一地來講,就已經是傷天害理,喪盡人倫……

一、釘竹籤、烙鐵燙,屈打成招

1968年的內蒙古,冤獄遍地。到處都在私設監獄、私設公堂、濫用酷刑。「挖內人黨」運動開始後,各單位採取一切手段嚴刑逼供,諸如老虎凳、釘竹籤、烙鐵燙、槓子壓、坐火爐、吊打、過電、「車輪戰(審訊人員三班倒,不讓被審對象睡覺)」……

一般人如何能忍受得了這些痛苦?只好屈打成招。僅承認自己是「內人黨」徒還過不了關,必須要交代出同黨來,所以只好亂咬亂供,把更多的人牽連進去。於是「內人黨」徒越抓越多,學校、工廠、辦公室、寺廟各處都改成牢房還是人滿為患。及至後來「內人黨」過半,致使看守人員短缺,有的單位只好僱用臨時工來看管正式員工。我所在的內蒙古電建公司,被揪出來的「內人黨」關押在辦公樓內,就佔據了整整一層。

內蒙古自治區發生的「內人黨」冤案,據官方統計,共挖出34萬名「內人黨」,竟然比全區的共產黨員還多出5萬名。16222人含冤而死,致傷者不計其數。那個慘狀你根本想像不出,全是土刑法。

在這冰冷的數字裡面隱藏著真正的血雨腥風。34萬「內人黨」黨員牽涉到多少親朋好友?這些親朋好友又有哪個沒被毒打、刑訊?含冤而死的人已計算到個位,16222人的死,是真正地經歷了地獄般的酷刑而倒在地上的,其中又有幾人是肌膚不傷而亡的?致傷者不計其數,從字面上後人能知道這不計其數的致傷者是經歷了十八層地獄的煎熬嗎?

二、對「內人黨」動用私刑,喪盡人倫

內蒙古在文化大革命清理階級隊伍和揪「內人黨」運動中,通過毛澤東宣揚的「群眾專政」,最廣大最充分最實在地展現了這種無與倫比的美好「民主」。張曼娟女士在《「內人黨」大血案始末》一書中寫道:

托克托縣伍十家村的榮第,1957年15歲時參加革命,1958年任鄉長。1968年,其家被劃為漏網地主,家裡的財產都上了封條,吃糧、燒柴都得申請,不批准就得全家挨餓,為此,其70歲的母親上吊自殺,14天後,其72歲正在病中的老父被勒令接受批判鬥爭,老人被五花大綁在門板上,抬到會場,脖子上掛著盛滿尿的尿壺,兩耳上掛著小腳鞋。結果在批鬥會上當場死去。其叔父被關押起來不給飯吃,不日也亡故。一月後,其二哥也遭迫害而死,不出百日,一家死了四口,榮第本人被打得胸椎骨折,成了終身殘廢。

錫林郭勒盟科委主任那順巴雅爾,19歲參加革命,1947年加入共產黨,1964年被誣陷為「反革命」被捕入獄,1968年又被打成「內人黨」,受盡了各種酷刑。他的兩手被鐵釘釘在木板上,然後用皮鞭抽、棍子打、火燒,每隻手都留有四五個透掌疤。打手還用鐵絲勒他的眼睛,一隻眼珠當場被勒了出來。

達茂旗把活人綁在馬尾巴上,活活拖死。還給「內人黨」嘴裡灌人糞尿。該旗的白音敖包公社,把抓來的男男女女「新內人黨」的衣褲強行剝光,在男性生殖器上繫上繩子,讓赤身裸體的女「黨徒」拉著繩子,逼迫他們一邊唱「北京有個金太陽」一邊扭秧歌。

四子王旗的白音敖包公社秘書敖日布扎木蘇被打成「內人黨」後,打手把他身上的肉一道道割開,把食鹽揉進去,再用烙鐵燙傷口——此刑法名曰「焊人」。

達茂旗旗委書記包國良的妻子被打成「內人黨」。群眾專政隊員扒下她的褲子,用一根麻繩在大腿根部拉來拉去,拉得鮮血淋淋,血肉模糊,直至將陰部和肛門拉穿。拉繩子和圍觀的一群男子漢稱之為「拉大鋸」。

一個盟委書記的妻子被打成「內人黨」,一群壯漢將她打得半死,然後在她的陰道內放炮,致成傷殘。

東蘇旗寳力格公社,一大群群專隊員抓來了老牧民策部格扎布夫婦及其兒子兩口,竟然當眾剝光了父子兩代人的衣褲;竟然強迫母子、翁媳當眾性交;四人不從,竟然將母親、兒媳按倒在地,將兒子、公公強行壓到母親、兒媳的身上!

敖日布扎木蘇被整死後,群眾專政隊員們又抓來了他的妻子道爾吉蘇,在對她多次姦污後,他們用燒紅的鐵釺子插入其陰道,生生將其捅死!——原來一個幸福的家庭,當小兩口被殺死後,只剩下一個不足5個月的幼小孤兒,很快也被活活餓死。

在哲裡盟曾有婦女被逼著與公牛交配;尚有兩眼被挖出者,叫做取走兩只燈泡。錫林郭勒盟有被活埋的,有被割去耳朵的,其慘狀經歷者不堪回首。斷胳膊、斷腿多是小意思。所使用的酷刑中,如吊打、老虎凳、過電、釘竹籤、烙鐵燙等,都是家常便飯的事。

托克托縣五申公社的李福寬,遭受毒打時,被燒紅的鐵釺從肛門一直捅進肚子裡,活活捅死!自治區物資局的金雪雲,被鐵鉗子將牙齒一顆顆拔掉,鼻子、耳朵都被擰掉,最後打斷了脊椎,痛極致死!

另據資料,呼和浩特鐵路局的挖肅運動也進行的非常慘烈:為了搞出人造的「內人黨」,賽漢機務段將專業軍人、共產黨員、戰鬥英雄、西蘇旗供銷社主任阿民布和由地方強行揪到該段進行非法逼、供、信武鬥,要他供認該段有所謂「內人黨」,當本人拒絕誣害時,裴正杉、高繼忠等人在場,不到6小時,用機車檢點錘敲其腦瓜致死。

賽漢機務段司機巴音烏力吉,正在住院治病,但不顧其死活揪回段裡隔離批鬥。同時,將其70歲高齡的母親也進行了隔離批鬥,還在火紅的爐子上烤老人頭,稱曰「烤羊頭」,當時白妻離婚回鄉,家裡只剩3、5歲的兩個子女過非人生活。

賽漢機務段司機曹道被隔離批鬥的同時,他已懷孕4個月的妻子也被進行了隔離批鬥,並把胎兒用鐵絲勾下來弄死。參與者還說什麼:「生下來還是『內人黨』,留他做什麼用?」

三、自治區高官也不能倖免

前內蒙古黨委第二書記廷懋於1981年8月1日致信中共紀委書記黃克誠,信中稱:

「內蒙古在『文革』中打『烏蘭夫反黨叛國集團』和挖『內人黨』,死兩萬多人,傷殘十七萬,被株連的上百萬人。」而據民間上訪的受害者未亡人的統計數字是:致死4萬多人;傷殘人數為14萬多人;被抓、被挖、被迫害的人數大約有70萬人。

遇難者包括:自治區副主席吉雅泰、自治區副主席哈豐阿、自治區副主席達理扎雅、自治區人民政府副秘書長嘎如布僧格、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院長特木爾巴根、內蒙古師範學院院長左智、內蒙古大學歷史系主任何志、內蒙古歷史研究所所長勇夫等。

僅內蒙古軍區政治部200人中,就揪出180個「內人黨」,其中10個人被迫害致死。

四、『內人黨事件』留下永久傷痕

不久前,我曾經問一個在牧區出生的四十歲的男人:「你知道『內人黨事件』嗎?」他回答:「不知道!」我週身寒徹、欲哭無淚,突然間,想起了一首歌:

月亮在白蓮花般的雲朵裡穿行,

晚風吹來一陣陣快樂的歌聲。

我們坐在高高的谷堆旁邊,

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我們坐在高高的谷堆旁邊,

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共產黨在世間幹下的種種惡行,真得就這樣會被人們遺忘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