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僧人長相難看不受尊敬 但真相令人驚奇(圖)

2019-04-19 04:14 作者: 木木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杯渡雖然長相難看,但發生多起令人稱奇的神跡。(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杯渡,不知其俗家姓名。他常常乘著木杯渡水,人們因此以之為奇。

杯渡登杯過河 行事殊異

在冀州時,杯渡寄宿在一處人家。其家有一尊金像,乃是杯渡三年前寄放在其鄰居家後被其騙取的,杯渡遂將其取走離去。主人覺察騎馬追趕,但無論怎樣加鞭,都趕不上在前邊緩緩而行的杯渡。到了河邊,杯渡放下背上的蘆圌(音傳,一種容器),從中拿出一個木杯,放入水中,然後蹬上飄然過河。眾人大驚失色。

不久,杯渡來到了京城。此時的杯渡約四十歲左右,穿著一件破舊、幾乎不能蔽體的衲衣,說話顛三倒四,喜怒無常。有時在寒冷的冬天敲開冰水洗澡,有時在夏天曬太陽,有時光著腳在市井中閒逛。他全部的家當就是一隻蘆圌。

杯渡不解蘆圌之密 圓寂事藏玄機

有一天,杯渡閒逛到了延賢寺法意處,法意專門給他準備了住房,他這才有了相對固定的住處。後來他決定順水去廣陵,但船家不肯搭載他。杯渡嘆道:「你我無緣,不必勉強。還是坐自家的船吧。」於是杯渡再次拿出木杯,順流而去。到了北岸廣陵地界的一個村子,正趕上一戶姓李的人家舉行八關齋會。杯渡直接走了進去坐下,而將蘆圌放在屋子的中間。眾人見他形貌醜陋,皆無恭敬之心。李家主人見蘆圌當道,想將它搬到牆角,但好幾個人都沒有辦法舉起來。杯渡吃過飯後竟然提起蘆圌就走,還笑著說:「四天王將賜福給李家。」當時一個無賴告訴大家,他曾偷窺其蘆圌,看到裡面有四個幾寸長的小孩子,面目端正衣裳鮮潔。眾人這才驚覺原來杯渡是一位神僧。出來尋覓卻不知其所在了。

過了幾日,人們才在西界蒙籠樹下看見了杯渡。李家主人將其請回家中,日日供養。杯渡並不持齋,喝酒吃肉,與俗人無異。眾人送來的東西,杯渡有的接受,有的不接受。當時兗州刺史劉興伯聽說了杯渡的神跡後,派人邀請他,杯渡便背上蘆圌來見劉興伯。劉興伯讓十幾人去舉蘆圌,但蘆圌紋絲不動。再看裡面,只有一件破舊的衲衣和一木杯。劉興伯十分失望,問杯渡是怎麼回事,杯渡笑而不答。

在兗州呆了幾天後,杯渡返回了李家。又住了二十餘日,杯渡在一天清晨起來,突然說:「我要一件袈裟,中午就要做好。」李家馬上置辦,到了中午還未做完。杯渡就說;「我出外走走。」到了晚上還沒有回來。這時全縣的人都聞到一種奇特的香味,覺的非常奇怪,就四處尋找杯渡,後來人們在北岩下發現了躺在破袈裟上的杯渡,已然圓寂,頭前腳後皆生蓮花,極為鮮香。蓮花過了一個晚上就枯萎了。全縣人共同將其安葬。有人從北邊來說:「看見杯渡背著蘆圌正去彭城。」人們打開棺材一看,發現裡面只有鞋襪而已。

信佛之人得善報 兩個杯渡令人奇

杯渡到了彭城,遇見了深信佛法的常人黃欣。黃欣將其請到家中供養。雖然黃欣因家貧只能提供麥飯,但杯渡照樣吃的很香。這樣過了半年,他突然對黃欣說:「可準備蘆圌三十六枚,我要用。」黃欣說道:「家中只有十枚,其餘的恐怕沒有錢不能買。」杯渡讓其在房子中找,果然黃欣在家中找到了三十六枚,而且都已經從原來破舊樣變成全新的了。杯渡將這些蘆圌密封好,過了一會兒,讓黃欣打開,裡面裝的都是錢財和布帛,大概值一百萬。有明白的人說,這是杯渡分身別處化緣得來的,回報給黃欣的,這是他的功德所致。過了一年,杯渡辭別黃欣離去。

杯渡來到了松江,仍用木杯渡河,遊覽了會稽、剡縣,最後來到了天台山。呆了數月後返回京師。杯渡行蹤不定,即使皇帝要召見也不理會。南州陳家頗有衣食,杯渡就住在其家由其供養。陳家聽說都下也有一個杯渡,父子五人都不信,於是前往都下探看,果然同自家的杯渡一模一樣。陳家人給杯渡擺上蜜薑、刀子、薰陸香、手巾等,杯渡吃完了蜜薑,其它東西沒有動。父子五人懷疑是住在自己家中的杯渡,即留兩人在此守視,其餘三人還家。家中的杯渡還在,膝前亦有香刀子等,只是沒有了蜜姜。杯渡笑著對陳家人說:「刀子鈍了,需要磨一磨。」陳家另外兩個人從都下回來,說杯渡已經去了靈鷲寺。

朱靈期速還鄉 杯渡接物說稀罕事

當時吳郡的朱靈期出使高麗回來,船順風飄泊九日,到了一洲邊。洲上有山,山十分高大。靈期帶人入山採薪,見有道路,便沿路告乞。行了十餘里聽見磬聲,聞到陣陣的香氣,於是稱佛禮拜。不一會兒,見到一座光彩絢麗的寺廟,又見到十餘個石人。靈期等行禮後返還。走了一會兒,突然聽到唱經聲,循聲看去,原來是石人。靈期等慨嘆說這是聖僧,我們這樣的罪人不能得見。因此一起竭誠懺悔。再次前往寺廟就見到了僧人。僧人為靈期等準備食物,雖然只是素菜,但香美不同於世間食物。靈期等叩頭行禮,乞求可以儘速還鄉的辦法。有一個僧人說:「這裡離京城二十餘萬里。不過,你們心意到了,就不用擔心走不快。」僧人又問靈期是否知道杯渡,靈期說對他很熟悉。僧人指著北壁上的錫杖及缽說:「這裡就是杯渡的住處。請你將缽捎給他。」又寫了一封信,然後拿出一支青竹杖,告訴靈期:「但擲此杖置舫前水中,閉船靜坐。不假勞力必令速至。」一個僧人將靈期等送到門口,告知離此七里就可坐船。靈期等按照僧人的指點,只用了三天就到了石頭城,竹杖也消失了。

等到船行至朱雀門,就見杯渡騎在一隻大船的船欄上,用大錘敲打,還說:「馬啊,馬啊,你為什麼不走?」圍觀的人很多。靈期等在船上向杯渡行禮,杯渡大笑著說:「終於來了。」過去取了缽和信。信中所寫常人無人能識。杯渡還是大笑著說:「是讓我回去啊。」又將缽拋到空中接住,說:「我不見此缽四千年矣。」

杯渡後來又在齊諧處居住,亦多有神跡。後消失不復再見。

(《神僧傳》卷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