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轉了一圈又回來 30年後結局會如何?(圖)

2019-10-17 15:09 作者: 杜導正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30年過去,變的是人們的認知,這股潮流誰能阻擋?
30年過去,變的是人們的認知,這股潮流誰能阻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按:30年河東,30年河西。30年前這些日記文字,對照當今事件,真彷彿歷史再現。30年過去,變的是人們的認知,這股潮流誰能阻擋?

1989年8月1日(星期二)

昨晚錫華處。錫華情緒煩躁不安。說:「我下臺不會超過8月底!下臺原因是我『六四』中立場不鮮明。其實,更要緊的是懷疑我是趙紫陽的人。我現在幹一天算一天。」「『六四』過了兩個月了,政局半年後可大體明朗吧!如照鄧十年路線搞,堅持改革開放;反腐敗確有進展;政治上反自由化一定程度後,停下來,對人處理溫和;『六四』大清查勿擴大化,那麼中國局面將向良性變;否則,難說了。」

上午崇德夫婦來。韓說,「六四」學生的口號和目的是反腐敗。現在中央想反腐敗,但牽連面太大,太深,既得利益太多,靠江澤民辦不到。越知情,覺得難度越大。我剛從某省回來,那個省府主席大兒子和軍人一起在深圳搞「軍倒」,他還是副董事長。那董事長一筆幾百萬美元的軍火買賣,規定回扣5%,幾筆買賣可得回扣數十萬美元,將款存入外國銀行。這些人,你能反得動嗎?軍人手有槍桿子,絕對權威,用槍桿子保護特權,受賄,那你能怎麼辦?韓越說越氣,很悲觀。韓說:「你(杜)65歲,還有三十年活。三十年如何安排,是要有個打算。我是打網球,練字、看書。政局,我從旁觀察,無能為力。」

1989年8月30日(星期三)

下午,××(新聞出版署一名處級幹部)來,說有一首順口溜你聽說了吧?我讓他講。他說:「會上說假話,會下說笑話,回家說真話」。又說常海(張常海,因「六四」有功升任《光明日報》總編輯)說,「趙紫陽家有三百套西裝,九百條領帶,家裡貓狗成群結隊,完全資產階級腐敗化了。」我說這種說法第一不可能,第二用此詆毀一個國家領導人物,用心與手法也太低劣了!

1989年9月29日(星期五)

下午出席「國慶」四十週年江澤民報告會。一樓空位達四分之一。大街上有些建築物掛了紅旗、彩旗;天安門大廣場花壇許多。戒嚴部隊的崗哨多了點。只是人民內心積怨甚多,歡樂不起來。四十年大慶,搞成這樣子令人寒心。

1989年9月30日(星期六)

下午,馮東書(新華社名記者)來,海闊天空,無邊無際,無拘無束,還談了些高深的看法。他說:

一、6月3日夜到6月4日晨,我與幾個記者在現場,有的在「六四」拂曉前在六部口附近幾百米處目擊了驚心動魄的場面。「人民親眼見了」,還會有照片,在未來適當時機總會公之於世的。見到那種場面的人,莫不義憤填膺,太野蠻了。

二、這個事件沒有完,歷史必作出符合實際的公正結論。

三、鄧是徹底的輸家,趙是贏家。趙(1)否定4・26社論;(2)見戈爾巴喬夫將鄧拋出;(3)八字方針;(4)不出席5・19大會。趙自己對歷史負責,對以後事件不負責。

四、鄧十年路線正確,成績也大,此次將胡、趙雙折,自己架空了,無人貫徹自己的主張了。鄧也就完了。

五、現在班子不會執行鄧路線,口是心非。

六、還得流血。中國歷史轉了一圈又回來了。

七、但歷史是要沿著自己的規律前進,誰也阻擋不了。

八、「你(指杜導正)下臺的正是時候。原有的人對你有些意見,現沒有了。」

北京小幹部說:「『六四』後一百天了,政府每一步都與群眾願望背道而馳。」

1989年10月6日(星期五)

晚看電視連續劇《水滸》24~27集。偉人多磨難,中國也多災多難,但無數英雄豪傑仁人志士為這個民族的繁榮、進步、發展,拋頭顱,灑熱血,前仆後繼,奮鬥不息。沒有他們,這個民族早衰亡了。他們是中華民族的脊梁骨。

1989年10月12日(星期四)

張幼峰(時任中共廣州中山大學黨委書記)從廣州來說,廣州現在比北京政治形勢更緊張。北京說,學運南移廣州。從廣東流亡國外者四十七人,廣東抓所謂暴徒四十多人。廣東是香港這個「和平演變基地」的國內主要滲透地區。而中山大學又是滲透中的重點地區。我是書記。一切與我有關。我被懷疑,我又得清查別人,難死人了。我3次提出辭呈,不准。現說好今年末下。要過這一關難過啊!我無別事,上級只說我軟弱、不堅定,不鮮明。臨行與我握手時半苦笑地說,下次不知能否見面?也許你我被關起來了。悲哀!

張幼峰說,天安門這一槍,把局面搞得不可收拾了。誰也拯救不了。天安門事件後,這麼清查,把打擊面搞得這麼大,把廣大幹部、群眾都逼到牆角,逼到,或說推到敵對一方去了。這是敵人求之不得的事。中山大學一萬學生,幾千教員。中老年知識份子,80%到今日不同意中央政策,青年知識份子100%。國慶我開老教師座談會,四十餘位,都是建國初、中期從國外捨棄舒適待遇回國報效的「精英」教授。會上第一個便說,「回國,我後悔莫及。幾次後悔。論待遇,月薪二百元人民幣,每年增五元。政治運動不斷,經常挨整。真正寒心啊!」座談會不歡而散。

1989年11月26日(星期日)

今日閱讀《清樣》。我想了兩部分:一為東歐、蘇事;一為國內經濟形勢嚴峻事。波、匈後,東德、保加利亞、捷克斯洛伐克都抵制過潮流,但很快地,出奇地崩潰了。捷克在11、17日後動用武裝鎮壓,死一人,傷數十人,總書記嘴巴也很硬,但幾十萬人天天遊行,總理站到人民一邊去了,總書記頂不住了,24日主席團、政治局、書記處成員集體辭職。此次東歐巨變與中國「六四」事件,確有西方的煽動、組織,但不是根本的,根本原因得從國內找。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