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三十三)(圖)

第三十三回 熱火朝天救災忙 大張旗鼓齊開張

2019-07-14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孫溫彩繪 《紅樓夢全本》圖畫,第六十六回,尤三姐思嫁柳二郎。(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三 熱火朝天救災忙 大張旗鼓齊開張

第二天是忙忙碌碌的一天。寶黛夫婦匆匆地吃了早飯,眼看著興兒帶著眾小廝分別登上三輛馬車,分頭向街上駛去,才匆匆地向仙鶴台走來。台上的樓梯口處,兩個小廝和兩個丫頭已恭恭敬敬站在兩邊,見到他們,立即喊:「姑爺好!姑奶奶好!」黛玉笑著說:「你們早!不要這樣拘謹,隨便些。以後腿要跑勤些,嘴頭子要利索些,傳達事情時,要簡潔,準確,不得有誤。辦完事情,要立即回到台上,免得臨時找不到人。閒時,你們可在台上坐坐,玩玩,渴了,餓了,這桌上的茶水,點心可以隨便拿著吃。」四人都笑了,齊聲說:「是!」

寶黛二人邊說邊走,到台上各處看看。只見地面上,欄杆上一塵不染,錦閣的四面琉璃窗擦得淨明透亮;鶴台中央張了一把碩大的布傘,傘下擺了一張烏木雕花大長桌,桌後放了兩張烏木雕花椅,椅上都搭了藍緞軟墊。錦閣內的外間,放了同樣的桌椅。兩人又進了錦閣內間,只見臨窗放了一張雙人床,床上鋪設了簇新的枕褥,被子,床上安了蔥綠紗帳,床前的腳踏上,端端正正地放了兩雙繡花拖鞋,旁邊還有一個小小梳粧檯。寶黛二人相視而笑。寶玉說:「李伯大概想讓咱倆在這睡,替他值夜班吧,難為他老人家想的細緻周全。」兩人轉了一圈,來到台中央桌後坐下,丫環畫兒連忙遞過來一杯香茶。這時桌上已擺了一大盤水果,一大盤各色精巧小點心。畫兒說:「李伯說,你們可以在閣內也可以在閣外做事,所以設了兩套桌椅。」兩人喝了茶,黛玉問寶玉:「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寶玉掏出懷錶:「已是巳辰了。」黛玉一招手,四人連忙走過來,黛玉說:「畫兒留在此處,你們三人分別到三府,去把名單要來。」「是!」三人答應著,飛也似的下了樓梯。

不一會,三張名單拿來了。寶玉說:「你們三人休息一會,畫兒磨墨。」兩人頭挨頭,一齊看著三張紙,耳鬢廝磨,在名單上數著,算著,勾著,畫著。過了一會,鋪開一張大紙,寶玉蘸了墨,只見黛玉讀著,寶玉寫著,寫了滿滿兩大張。寫完後,寶玉額上微微冒出汗珠,丫頭棋兒連忙在旁邊輕輕搖扇。畫兒洗淨了手,從盤裡拿了一個大酥梨,削了皮,切成塊,放在倆人跟前。寶玉吃了幾塊酥梨。黛玉抬頭,望了望太陽,說:「真有點餓了!」話音剛落,只見炎兒,衛兒兩個小廝提了兩個大食盒走來。打開幾層,分別把飯菜擺在桌上,頓時香氣撲鼻,只見兩碗雪白大米飯,一大缽熱氣騰騰的乳鴿筍片湯,一盤碧綠的清炒豌豆苗,一盤嫩黃的枸杞蒸雞蛋,一盤黑白相間的木耳炒肉片,一盤紅橙橙油亮亮的紅燒鱖花魚。

黛玉說:「太多了,按說,像咱們這樣人家,平日吃這樣飯菜不算什麼,但如今外邊正在鬧饑荒,老人和孩子都還餓著肚子,而我們……再說,咱們現在缺少人手,一人恨不能當兩個人用,這些菜,一個人起碼要做大半天吧?小炎,告訴他們,明日一葷一素一湯即可。」小炎說:「不行啊,這是林府的二太太親自指定的菜,說姑爺,姑奶奶太辛苦,說姑奶奶要補身子。剛才在廚房還聽二太太說這些菜太簡素了些。」寶玉笑笑說:「二伯母疼你,我也沾光,別說了,快吃吧,馬上都涼了。」飯畢,四個下人也到仙鶴台下用飯去了。

寶玉說:「趁他們吃飯,你到床上躺一下吧。」拉著黛玉往裡間走。黛玉說:「萬一有人來問事,怎麼辦?」寶玉說:「有我呢!你放心睡一會吧。」說著幫黛玉脫了鞋,蓋上被子,放下帳子,站了一會,看黛玉閉上眼,方輕輕轉身走了出去。不一會,四人吃完飯,回來了,黛玉也從閣內走了出來。寶玉說:「就睡這一下子。」黛玉笑笑說:「瞇一會就夠了。」坐在椅子上對寶玉說:「各路人馬均已配齊,只有碧華的娘子軍巡邏隊還沒定下來。」寶玉說:「她今日回娘家去了,說是要從元帥府抽調幾個武藝高強的丫頭。」黛玉笑笑說:「她也太認真了,哪裡就有壞人了?只不過佩戴寶劍,在廣場中轉兩圈,虛張聲勢,嚇唬嚇唬人罷了。」

這期間,陸續來了四五人問事,黛玉坐在旁邊,慢慢喝著熱茶,只見寶玉一一作了交代,問事人個個欣然領命而去。黛玉喝完了茶,輕輕招手,炎兒等四人馬上聚攏來,黛玉說:「你們三人下去看看,採購的人馬要回來了,立即回來告訴我。」三人飛奔下台,寶玉在後邊喊:「別急!小心摔跤。」不一會炎兒,衛兒回來了,說:「二輛車回來了,買了好大的鍋和蒸籠,還有好多大桶,還買了好多柴,現在正在卸貨呢!」又等了一回,丫頭棋兒跑上來,說:「第三輛車也回來了。」寶玉說:「以後不要跑這麼急,看,都出汗了。畫兒,給他們三人每人倒一杯茶。」三人接了茶,謝了姑爺,一口氣喝了個精光。

太陽漸漸偏西,黛玉對炎兒說:「估計貨已下完,你和衛兒二人拿著那面鑼,使勁敲,從林府--賈府--將軍府一路敲過去,邊敲邊喊:『所有報名參加救災的人,立即到仙鶴台下集合!不得遲誤!』」二人拿著鑼領命而去。寶黛二人剛吃完幾片水果,就聽到台下歡聲笑語,人聲嘈雜,寶玉說:「難道人都來了?這麼快!」寶玉忙走向台邊往下望,只見男男女女烏壓壓站了一片,寶玉喊黛玉:「咱們下去吧!」剛說完,炎兒,衛兒拎著鑼走上來,炎兒說:「我們跑遍了三府,現在人差不多到齊了。」寶玉邊往下走邊拍著他的肩膀說:「幹得好!雷厲風行。」寶玉等人下了幾層樓梯站定,人們立即聚攏過來。寶玉讓衛兒點了名,全部到齊,寶玉很高興。黛玉宣佈人員分工名單:「這二十人分作兩班,每班十人,到林府廚房找李嫂,幫李嫂做饅頭;這二十人分作兩班,每班十人,到將軍府找太太幫助做菜;這十人分作兩班,每班五人,到賈府找柳嫂,幫助熬粥;這二十四人分二班,每班十二人,專管運送飯菜,由林府的小強負責;這二十四人分二班,每班十二人,單管在大門口掌勺,為災民盛飯菜,由將軍府的小威負責。這六人單管每日的採購,由賈府的興兒負責;這十二人分成兩班,每班六人,分別在三府門前看門,站崗,由賈府的李貴負責;這十人到林府的仁壽堂幫災民看病,過一會他們會派一輛大馬車來接你們;這六人專管到門口巡邏,由林府的碧少奶奶負責。都記住沒有?」眾人齊答:「記住了!」

寶玉接著說:「這一陣子眾人要辛苦了,要沒日沒夜的幹活,今晚就有一半的人要熬個通宵,大家怕不怕累?」眾人齊呼:「不怕!」寶玉說:「咱們要同心同德,同心協力把救災的事情做好,眾人有信心嗎?」眾人齊呼:「有!」寶玉說:「如果事情做得好!結束時,咱們三府一起開個慶功宴,並且要按功行賞!」眾人歡呼跳躍。寶玉說:「每人要幹的事都明確了嗎?」「明確了!」寶玉說:「那好,現在就各就各位,奔赴自己的崗位!」眾人嘻笑著轟然離開。當晚三府都在挑燈夜戰,人們忙忙碌碌,支鍋灶,運柴薪,洗菜,切菜,熬粥,蒸饅頭,忙得熱火朝天。寶黛二人到三個點看了好幾遍,一直鬧到二更天才睡覺。

第二天寶黛二人早早地登上了仙鶴台。只見他們四人有的忙著沏茶,有的擺放水果,點心,有的擦著桌椅,寶玉打招呼:「你們早!」四人一齊回答:「姑爺,姑奶奶好!」兩人在傘下坐定,喝著熱茶。黛玉放下茶杯,一招手,四人立即圍攏來,黛玉說:「今天開張,是最緊要的一天,你們三人現在分別到三府門前看看,飯菜到位了沒有?來了多少災民,他們反應如何?」三人轉身下了鶴台,不一會三人回來了,說:「飯菜都抬出來了。我們剛到門口時,只有幾十個災民,突然之間,呼啦啦來了幾百人,有些人已經吃上了,吃得可香甜了。他們很規矩,都在老老實實排隊領飯。」寶黛二人放了心。

剛鬆了口氣,忽見興兒氣喘吁吁地跑來:「不好了,門外亂套了,打起來了!」寶玉問:「誰和誰打?」興兒說:「是災民之間為爭飯打唄。」黛玉認真地盯著寶玉說:「你出馬吧,不要指責他們,訓斥他們,他們已經夠可憐的了,要以德教化他們,以善感化他們。」寶玉點頭,然後又對興兒說:「你們六個採購的人在哪裡?」興兒說:「聽您的吩咐,不採購時就在台下的小屋裡等候,以便您們的召喚。」黛玉說:「那好!你和炎兒,再挑二個大個頭的人,護送寶二爺出門,炎兒,把你的鑼帶上。」她望著寶玉:「你行嗎?」寶玉笑笑說:「行,你放心!」拍了拍黛玉的肩膀,黛玉為他理了理衣服,說:「好,你去吧!」目送他們下了鶴台。

門外廣場上已有上千人,那邊鬧嚷嚷地亂成一團,老人和孩子們嚇得老遠站著。忽然「吱呀」一聲,中間賈府的兩扇大門打開了。門開處一陣銅鑼響,只見四位彪形大漢簇擁著一位俊美的公子走出了大門。那邊吵鬧的人立即靜下來,都一齊往這邊看。只見興兒,搬了一隻凳子,扶公子在一個結實的八仙桌上站定。炎兒又敲了幾聲鑼,站在凳上,大聲說:「請肅靜!飯菜暫時停止發放。我們賈二爺有話要對眾人說。」成千雙眼睛立即射向寶玉,只見他從容不迫,眼睛向廣場上所有的人掃視了一遍,然後微微一笑。寶玉這一刹那的氣度和眼神,立即征服了所有的人,人們屏住呼吸,望著這年輕的公子。

只聽寶玉大聲說:「今天眾鄉親因蝗災被迫投奔到我們三府門下。很抱歉,我們只能用這粗礪的飯菜招待大家。剛才有點亂,我們很理解,眾人都饑腸轆轆,誰不想早點吃上飯菜?不怪眾人,是我們沒有組織好。」寶玉頓了一下,望了一眼剛才鬧事的人,接著說:「人人一生中都會有順境和逆境,但不管在順境和逆境中都不能忘記做人的根本。例如尊老愛幼。這是人人都知道的吧?那我們應不應該做到呢?」眾人齊聲喊:「應該!應該!」

寶玉接著說:「我曾在深山中遇到位世外高人,他告訴我,真誠,善良,謙讓,這六個字是天理,如果人人都能順天理而行,必能積大德,得厚福,咱們願不願意順天理?」眾人齊呼:「願意!」人們被寶玉的話深深吸引,女人們小聲說:「這公子,模樣長得俊,聲音也好聽,不知什麼樣的女孩兒能配得上他?」只聽寶玉接著說:「咱們因為同一災害,從四面八方聚在一起,這是多麼大的緣份,要珍惜這種緣份,希望大家互相愛護,互相扶持,共度難關!」這時興兒也站在了桌上,振臂一呼:「互相愛護,互相扶持,共渡難關!」廣場上所有的人都振臂大呼:「互相愛護,互相扶持,共渡難關!」呼聲驚天撼地,經久不息。

寶玉向大家拱手,笑笑說:「我要再說下去,恐怕大家就要餓暈了。」向後邊擺擺手說:「現在可以發放飯菜了!我提個建議:讓十五歲以下的孩子們排在最前邊,接著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接著是女人們,最後是男人們,大家同意嗎?」眾人說:「同意!」寶玉又說:「如今三府內已是忙得人仰馬翻,沒人能來維持秩序,咱們自己管理自己吧,咱們選幾個爺們吧。誰願意,請舉手。」瞬間,幾十個男人舉起了手,寶玉小聲說:「興兒,你挑出十二個人出來。」十二個人圍在寶玉身邊,寶玉小聲說:「每處排兩行隊,三處共六行隊,你們倆人負責一隊,行嗎?謝謝你們幫忙,相信你們會管理得有條不紊。」十二人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賈二爺放心吧,我們會盡力的。」十二人立即行動起來,廣場上立即排成了六條長龍,人們有序地等待著,很快地吃上了可口的飯菜。

五個人回到了仙鶴台,眾人把情況向黛玉複述了一遍。興兒說:「寶二爺棒極了!講得太好了,上千人聽得入了迷!我原先以為寶二爺只會在女孩兒面前柔聲細氣,甜言蜜語呢!」寶玉笑著在興兒的屁股上踢了一腳,眾人都開懷大笑起來。黛玉說:「現在是孩子和老人排在前邊,完全是靠著人們的善心和良知,還得定下規矩,讓他們有規可行,方能持久。」幾個人都在認真思索,不知有何良策。黛玉說:「咱們發牌子!」眾人都問:「發牌子?」黛玉說:「咱們先做三百個牌子,三百人排隊領了牌子後,憑牌子,先領取饅頭,再去打稀飯,最後領菜。打完菜後,就把牌子放下;那邊再排隊,人們不斷把放下的牌子取來發給第二批人。這樣像流水似的循環往復,既有序也不慢,你們看怎麼樣?」眾人都拍手叫好。黛玉說:「再想想,還有什麼漏洞?」眾人都說:「周全得很,就這樣辦。」寶玉說:「那還等什麼?咱們就快趕制牌子吧,最少做三百個。」興兒說:「我那天到原先寧府的天香樓上轉了一圈,看到樓上一個小房子裡,小竹片撒了一地,我好奇,撿起來一看,上面雕著小花,旁邊還有詩,不知能不能拿來用?」黛玉說:「當然可以,你快去看看,都撿起來,若不夠,你正好順便找柳老爺,到大觀園,砍兩棵竹子,趕做起來,粗糙點也沒關係。」興兒領著採購隊的另二個人辦事去了。

黛玉端著茶杯出神,忽然放下茶杯,對寶玉說:「我又想到一件事。」「何事?」黛玉說:「饑民來了,咱們供給食物使其免受饑餓;為什麼不趁此,給他們些精神食糧,讓他們學會做個好人。這可是功德無量的長遠大計。」寶玉一笑,說:「你想的更深遠,可是如何做呢?」黛玉笑著說:「他們喜歡聽你講話,不是被你迷住了嗎?你就每天去講唄!」寶玉笑著就要去咯吱黛玉,但看著畫兒他們四人遠遠站著,又停了手。在黛玉耳邊輕輕說:「誰能被我迷住?只有你罷了。」黛玉咳了一聲,把四人招到身邊,說:「你們先到林府的倉庫看看,找些各色彩紙,都抱來,再找兩支大號毛筆,大塊墨錠,大號硯台來。若林府沒有,再到賈府的倉庫看看。」四人轉身下樓,台上只有夫妻二人,黛玉說:「你今天出師大捷,應該大大獎勵,你要什麼?」寶玉望著黛玉說:「我只想要你,我……」說著抱著黛玉,黛玉臉一紅,推開他,說:「別鬧!這裡人來人往的。」這中間又來了二,三人,黛玉一一妥善處理了。

忽見炎兒四人,每人抱著一卷紙,捧著大硯台上來了。畫兒說:「我們從林府找到賈府,才找到這黃紅兩種紙。」黛玉說:「辛苦了,休息一下吧,這兩種顏色也夠了。」寶玉說:「洗洗手,吃點點心,喝點茶。」四人一手端著茶,一手拿著點心,邊吃喝,邊望著寶黛二人。只見黛玉對寶玉說:「我想寫一些大字,貼到門外的大棚下面。」寶玉問:「寫什麼?」黛玉略一思索說:「把『真誠,善良,忍讓』六個大字寫上。」寶玉說:「好啊!還有呢?」黛玉說:「你的這幾句話好:互相愛護,互相扶持,共渡難關!把這也寫上,這些就夠了。」「誰寫?」黛玉說:「當然你寫,這三府,就你的字寫得最好,你當仁不讓!」寶玉問:「要寫多大?比斗還大?」黛玉說:「越大越好,不但要讓廣場上的人都看到,讓馬路上來往的行人一抬頭也能看到,最好比斗還大。」寶玉說:「我還從來沒寫過這麼大的字,試試看吧。」於是六人忙了起來。

不久,墨汁磨得釅釅的,大紙鋪得平平的。

黛玉問:「怎麼樣?能開始了嗎?」只見寶玉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雙眼微閉。黛玉知道,他在調息,運氣。不一會,他睜開雙眼,要去取筆,這時黛玉說:「稍等。」她幫寶玉卷上了袖子,說:「可以了。」只見寶玉拿起毛筆,蘸了墨汁,揮舞大筆,「唰唰」一口氣,寫下了六個大字。黛玉看後,拍手叫絕,「真好!遒勁,飄逸,又不失端莊,妙極!」寶玉仔細地端詳了一番,也十分滿意。「我也沒料到會寫這麼好。寫字時,好像有神助似的。」畫兒等四個孩子聽說有神助,都瞪大了驚異的雙眼。四人馬上小心翼翼地,把六個字攤開,壓住了四個角,只等墨乾。

寶玉坐在椅子上喝了幾口茶,黛玉輕聲問:「累嗎?還能寫嗎?」寶玉說:「不累!」黛玉說:「那就趁著這股靈氣,再把那幾句話寫了,行嗎?」寶玉又微閉雙眼,運氣,調息,然後站起來,提起筆來,飽蘸墨汁,在早已鋪好的大紅紙上寫起來。黛玉等五人屏住呼吸,眼睛盯住他的筆尖,只見他身子微微前傾,巧用腕力,雙眼明亮,神情專注,莊重,一鼓作氣,全部寫完。這時閣內的地壇上鋪滿了一個個碩大美麗的大字。寶玉放下筆,坐在椅子上,出了一口氣。黛玉笑著說:「也沒見你練字,怎麼竟寫得這麼好了!真可以當字帖讓別人臨摹了。畫兒!過來,替姑爺捶捶背。」寶玉打了個哈欠,說:「上午講了一篇話,下午寫了一通字,真有點乏了。」畫兒笑著說:「既然乏了,就在閣內的床上躺躺吧。」黛玉說:「畫兒說的對,你就進去睡一會吧,畫兒你去伺候。我這裡還有事要做。」

做完了事,畫兒從內閣裡走了出來,黛玉輕聲問:「睡了嗎?」畫兒點點頭。黛玉輕手輕腳地走進去,透過紗帳,看到寶玉已經睡著,剛要轉身離去,只聽到寶玉喊:「你回來!」黛玉只好走到床邊,掀開帳子,俯身問他:「有什麼事?」寶玉說:「你坐在這裡陪陪我。」黛玉微笑地望著他,在他耳邊悄聲說:「你剛才寫字的樣子太迷人了,我當時真的被你迷住了。」在寶玉額頭上親吻了一下,說:「你乖乖地睡一會吧,台下有人來了,我要走了。」放下帳子,退了出來。

這天風和日麗,他們在台上傘下辦事。黛玉把四人招來,說:「炎兒,衛兒,你們倆到大門口看看,咱們寫的字貼上了沒有?再看看災民有什麼反應。」畫兒說:「我倆也去看看,行嗎?」黛玉說:「行,去吧,這裡暫時也沒事。」四人高高興興地下了鶴台。不一會,四人喜笑顏開地回來了,他們圍著寶黛二人,興致勃勃地談著所見所聞。衛兒口才好,讓他先說,衛兒說:「字全部貼上了,上面一排黃紙寫的六個大字,下面幾排紅色紙寫的字,特別醒目,為大棚增色。災民圍住看,大街上的行人也駐足觀看,我們跑到馬路對過看看,那字仍一清二楚。回來時,災民們仍然圍住,議論紛紛,一位老人說:『這寫的是至理名言啊,咱們真得按著這話去做。』眾人都說:『對!對!』一個內行人說:『這字寫得真好,功力深厚,臨走的那天,我要撕下幾張,留作字帖用。這字到底是哪位書法家寫的?』當時我忍不住,脫口而出:『是我家姑爺寫的!』人們說:『能否請他老人家多寫些這樣的字,貼在這裡。』當時炎兒一笑:『什麼老人家?年輕得很呢,他就是給你們講話的賈二爺!』人們一片驚呼,『原來是他啊!真是個才貌雙全的美公子!既然如此有才,為什麼不去考狀元?』炎兒說:『我們的姑爺不想考,聽說前幾年賈家老爺硬逼著他去考,他到了考場,大筆一揮,隨便寫了一篇文章應付,沒想到竟考了個第七名,連皇上都誇他寫的好呢!』人們又是一片譁然。有人問:『他是賈二爺,怎麼又是姑爺呢?』炎兒指著賈府的大門說:『他是賈府的二公子。』又指著林府的大門說:『他又是我們林家的女婿,我是林家的下人,不該喊他姑爺嗎?』眾人說:『原來如此!』又有幾個大嬸問:『那你們林家的這位小姐才貌如何?』炎兒說:『你們若見到她,會驚得合不攏嘴。』『什麼意思?』炎兒說:『太美了唄,人間找不到幾個如此美貌的人,就像天上下來的神仙。』眾人來了興致,說:『能否讓這位姑娘露一下臉,讓我們看看?』炎兒得意洋洋地說:『她住在深宅大院,如此尊貴,怎能隨便抛頭露面!再說她如今忙得很,這一大攤子,還有府內的大小事都歸她管。』人們讚歎無比,說:『真是天設地造的一對!』『真是一對神仙眷侶!』」衛兒說得眉飛色舞,炎兒也要接著說,這時只見寶玉沉下臉來,說:「炎兒,你成了個長舌婦了,隨便亂說話!以後我和姑奶奶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對外人講。」四人嚇得連忙低下了頭。衛兒說:「衛兒以後不敢了。」寶玉說:「好了,記住!以後叫你們說的話就說,不讓你們說的話就不要亂說,哪怕你們認為是好話,也不能說。」四人同時說:「記住了。」

這天,寶黛二人正在看帳本,忽然一陣清脆的笑聲從台下飄上來。兩人一抬頭,只見碧華帶著六人已「飛」到台上,碧華邊大聲笑著邊說:「姐姐,姐夫,看我們這身打扮行嗎?」說著就地旋轉一圈。寶玉說:「太行了,剛才,你們一上來,像一道藍色的閃電,把我的眼睛都照亮了,太驚豔了。」碧華說:「姐夫就會誇獎女孩子!」黛玉上上下下打量她們,只見七人清一色天藍鑲黃邊衣褲,頭上紮著天藍繡花頭巾,兩隻金耳環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腰間束一寬寬黃絲緞腰帶,掛著寶劍。腳蹬藍色長靴。個個嫵媚俏麗,英姿颯爽。

黛玉點頭讚歎:「很好!」碧華說:「姐夫,姐姐批准了,那姐夫就帶我們去吧!」寶玉說:「你們不認識路?還讓我帶啊?」稍愣一下神,又說:「也是!如果你們這麼冷不丁地出現在災民面前,就怕他們驚得連飯碗都掉下來,還是我引薦一下吧。你們先在門內站著,我講兩句,讓他們有個思想準備,我喊你們,你們再出場。」幾個人齊聲答:「記住了!」黛玉讓炎兒,畫兒等四人都去,說:「你們四人護衛著姑爺,炎兒還把你的鑼帶著。」十幾個人說說笑笑地下了仙鶴台。

大門外,烏壓壓一片人,一聲鑼響,人們一齊往這邊望,只見兩對金童玉女簇擁著一位美公子出來。一看見賈二爺,人們像見到老朋友似的,一齊笑著喊:「寶二爺好,寶二爺萬福。」炎兒扶寶二爺站上了高高的桌子上,寶玉拱手向所有人抱拳行禮,笑容滿面,開口說:「今天一到這裡,就感到我們這個大家庭一片親熱,一片祥和,太好了!我今天再告訴大家一件事:最近一些地痞無賴混入我們難民之中製造事端,聽說有兩處已經有難民受傷。我們這裡不允許有這樣的事發生。我們絕不能讓我們一個災民受到傷害,所以我們組織了一個娘子軍。現在請娘子軍與大家見面!」門開處,碧華帶領六人大大方方進場。人們立即沸騰起來:「哇!太美了!」「啊!仙女一般!」七人在八仙桌前一字排開。寶玉手往下一揮,人們靜下來,寶玉說:「咱們的花木蘭美不美?」眾人齊呼:「美!」「俏不俏?」年輕人跳著喊:「俏!」寶玉笑著說:「別看她們嬌俏美貌,但個個武藝高強,每個人對付十幾個男人,不在話下。這位是女元帥,她曾領兵打仗,譽滿京城,連皇上都讚不絕口。」眾人又沸騰起來。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