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卷流香】魏武大帝遇仙人、憶前世(組圖)

2019-06-21 14:06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曹操的遊仙詩氣勢恢巨集,語言樸實、流暢,內涵豐厚。(看中國合成圖)

裴松之注的《三國志》中稱讚魏武大帝曹操,「文武並施,禦軍三十餘年,手不舍書,晝則講武策,夜則思經傳,登高必賦,及造新詩,被之管弦,皆成樂章。」

也有後人贊曹操,「瑞應黃星,應運而生,真人下世,修道、養身」。曹操是文學大家,尤其是他寫的詩歌廣為流傳,而其中的遊仙詩更是開創一代新風。

曹操的遊仙詩氣勢恢巨集,語言樸實、流暢,內涵豐厚。

本文為讀者介紹魏武大帝曹操的二篇遊仙詩--《秋胡行》二首,記述詩人遇神仙、憶起前生、登仙境、與神仙共游等。

據《三國志・魏書・武帝紀》,「建安二十年(215年)三月,公(即曹操)西征張魯,至陳倉……夏四月,公自陳倉,出散關。」《秋胡行》當寫於這個時候。這時,曹操已六十一歲,三國鼎立之勢已經形成。

秋胡行,是樂府舊題。郭茂倩將其收入《樂府詩集・相和歌詞・清調曲》。

(一)曹操巧遇三位仙翁 憶起自己曾為「真人」

曹操在一清晨上散關山,其道險阻,「牛頓不起,車墮穀間」。詩人「坐磐石之上,彈五弦之琴。作為清角韻,意中迷煩」。據《禮記・樂記》,「舜作五弦琴,以歌《南風》」。而「清角」,相傳為黃帝所作,非大德之士不得奏聽。

這時崑崙三位仙翁到詩人身旁,「謂卿云何困苦以自怨,徨徨所欲,來到此間?」經交談,詩人記起自己之曾經:「我居崑崙山,所謂者真人。道深有可得。名山歷觀,遨遊八極,枕石漱流飲泉。」

最後,曹操說明此賦所依之由,記錄傳示所經,且強調是真正而無欺詐。「正而不譎,辭賦依因。經傳所過,西來所傳。」

《秋胡行》

其一

晨上散關山,此道當何難。晨上散關山,此道當何難。牛頓不起,車墮谷間。坐磐石之上,彈五弦之琴。作為清角韻,意中迷煩。歌以言志,晨上散關山。

有何三老公,卒來在我傍。有何三老公,卒來在我傍。負揜被裘,似非恒人。謂卿云何困苦以自怨,惶惶所欲,來到此間?歌以言志,有何三老公。

我居崑崙山,所謂者真人。我居崑崙山,所謂者真人。道深有可得。名山歷觀,邀遊八極,枕石漱流飲泉。沉吟不決,遂上升天。歌以言志,我居崑崙山。

去去不可追,長恨相牽攀。去去不可追,長恨相牽攀。夜夜安得寐,惆悵以自憐。正而不譎,乃賦依因。經傳所過,西來所傳。歌以言志,去去不可追。

早晨,登上散關山,這條山路是多麼的艱難!健牛因困頓倒下,僵臥不起,頃刻間,車輛墜入山谷中。我坐在山中的大石頭上,彈奏起五弦琴,心中有許多感慨。奏出「清角」古曲,心意迷亂憂煩。早晨,我登上了散關山,寫下這首詩來表達我的心意。

有三位不知名的老仙翁,突然來到我的身邊。他們身穿裘衫,外披罩衣,看起來不是尋常的普通人。三位仙翁問我,有什麼困難,為什麼要獨自怨歎呢?又為什麼會心神不安地來到這裡呢?三位不知名的老仙翁啊,我要用詩歌表達我的心意。

經老仙翁的提問交談,我想起了自己的前世,那時候,我住在崑崙山,是「真人」,也就是世人所說的得道的神仙。成仙之道深不可測,雖然如此,但只要精誠尋求,就會有所得。那時的我,遍歷名山,遨遊天邊,枕石而眠,漱引清泉。正當我遲疑的時候,三位仙翁於是離開飛身上天了。我以前住在崑崙山,我用詩歌來表達我的心意。

仙人遠去,已經很難再追回來,我真恨自己被世間的俗事所牽絆,不能追隨他們而去。自從仙人走了以後,我夜夜不能安睡,惆悵哀怨,自我憐憫。此賦所依之由,記錄傳示所經,並且是真實的、沒有任何欺詐。仙人遠去難以追回,我寫下詩歌來表達我的心意。

後世學者、專家的讚譽同曹操詩文相符合。根據曹操的詩文,「我居崑崙山,所謂者真人」。後世有詩贊曹操:「真人下世振乾綱,撥亂反正大義彰」。當代專家指出,「魏武大帝曹操瑞應黃星,真人下世,撥亂治世,順天演義。」

很多人對曹操的印象多來自於《三國演義》。但必須強調的是,《三國演義》非史書,其對曹操醜化、虛構的成分筆墨濃重,其中的許多描寫並不是真正的歷史,所刻畫的也不是歷史上真正的曹操。

讀魏武大帝的詩文,氣勢恢宏、內涵深厚、意境深遠、境界高深,遠遠超越了那個遠古的朝代,即使今人讀之,仍會為之讚歎不已。除了史書,透過魏武大帝的詩文,是讀者瞭解其人品、風格、境界的另一很好途徑。

(二)曹操遊歷仙界 遇伯陽(老子)、赤松子、王子喬眾仙

曹操發願登泰華山,與神人共遠遊。其後「經歷崑崙山,到蓬萊。飄遙八極,與神人俱」。回到人間,詩人感慨:「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

世間所傳伯陽、赤松子、王子喬,皆得道者,曹操「得之未聞,庶以壽考」,即詩人均見到他們但未問及其壽考。伯陽指老子。

根據專家的解讀,「曹操實施自己轉生人間之使命,並告諭當世與後世人,『大人先天而天弗違,不戚年往,憂世不治。存亡有命,慮之為蚩』。換言之,即:順天命行事則天使事成,存亡有命,不必為之擔憂過慮。」


日本畫師月岡芳年繪:曹操橫槊賦詩。(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秋胡行》

其二

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遠遊。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遠遊。經歷崑崙山,到蓬萊。飄飄八極,與神人俱。思得神藥,萬歲為期。歌以言志,願登泰華山。

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世言伯陽,殊不知老。赤松王喬,亦云得道。得之未聞,庶以壽考。歌以言志,天地何長久。

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二儀合聖化,貴者獨人不?萬國率土,莫非王臣。仁義為名,禮樂為榮。歌以言志,明明日月光。

四時更逝去,晝夜以成歲。四時更逝去,晝夜以成歲。大人先天而天弗違,不戚年往,憂世不治。存亡有命,慮之為蚩。歌以言志,四時更逝去。

戚戚欲何念,歡笑意所之。戚戚欲何念,歡笑意所之。壯盛智慧,殊不再來。愛時進趣,將以惠誰?泛泛放逸,亦同何為!歌以言志,戚戚欲何念。

我想登上泰華山,和神仙一起遠遊。我經過崑崙仙境,來到蓬萊仙山。我和神仙們一起遨遊八方,我和仙人們一同往還。希望得到長生不死的神藥,可以長生不老。我用詩歌表達心意,願登上高高的泰華山。

天地是多麼的長久,與之相比,人生是多麼的短暫。世人都說老子清靜淡泊,從來都不知道年歲已老,又說赤松子和王子喬得道成仙。我都見到他們了,但沒有問及他們的壽數。我用詩歌表達心意,天地是多麼的長久啊。

日月燦爛光明,照耀四方,何處沒有他們的光芒呢!天地化育萬物,最尊貴的難道不是人嗎?天下廣土眾民,難道他們不是天子的臣民嗎?以施仁義為職責本分,以遵行禮樂為榮耀。我用詩歌表達心意,光明的日月照耀四方。

春夏秋冬交替往還,晝夜推移,成為一年。有德行的人遵從天意,他們不違背天意,因而上天會使他們做的事情取得成功。他們從不憂慮年歲老去,只憂慮社會不安定。人的生和死自有天命,上天決定這一切,因此,擔憂生死是無知的。我用詩歌表達心意,春夏秋冬交替遠去。

憂傷的時候會想些什麼呢?應讓歡笑永隨自己的心意。盛壯年華和聰明智慧,將永遠不會返回。珍惜時光,努力進取,將有惠於誰呢?輕浮放蕩,逸樂苟安,又是怎樣的行為呢?我用詩歌表達心意,憂傷的時候會有什麼想法呢?

曹操在這首遊仙詩中歌詠仙人以及描述修煉提升的感悟。其詩清楚記錄其修煉體會並所成,將仙家風範留給後人。詩人同神仙遨遊天際,「飄飄八極,與神人俱」,再回到人間,反差如此巨大,因而發出了這樣的感概: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人間匆匆不過百年歲月,但通過修煉卻可得道成仙,與天地同壽。

通過修煉可使人昇華至高深境界,因而詩人可以見到人們常提到的神仙伯陽(老子)、赤松子和王子喬。看來得道成仙、長生不老,都是可以通過修煉達到的。

「大人先天而天弗違!」順應天意,符合天道,天也不會違背人的心意,人做的事情因合天意所以一定會成功。這真是至理名言呀!

詩仙李白對曹操詩作,以「蓬萊文章建安骨」來評價。所謂「蓬萊文章」指其富含仙道內涵,是為建安文學風骨。讀者不妨閱讀曹操的詩作,細細品味其中的奧妙。

 

參考文獻:

1.《曹操(14)神來之筆》,《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2016

2.《曹操集譯注》,中華書局,1979

3.《三曹詩集(曹操、曹丕、曹植)》,三晉出版社(山西古籍),2008

注:對這二首詩的含義,各家翻譯各有千秋,但是值得強調的是,對於其中有些詩句的翻譯,差異是相當巨大的,甚至影響對整首詩所表達意義的理解。筆者參照了多個版本,文中的釋義以2016年由《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出版的《千古英雄人物--魏武大帝曹操》系列之《曹操(14)神來之筆》為主要依據,再配以其它書目為參考。其主要原因是,《千古英雄人物》對曹操詩歌的解讀更為精準,更能體現詩中博大精深的神傳文化之精髓,因而筆者認為這種解讀更貼近作者的原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