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習近平」呼聲震耳 習近平絕望地哭了(圖)

2019-07-14 12:12 作者: 者行孫

手機版 简体 8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習近平有過一段絕望的日子。
習近平有過一段絕望的日子。(MADOKA IKEGAMI/AFP/Getty Images)

13歲成「反革命」

1962年,習仲勛被毛澤東貶職,後來一直被送到陝西。在北京的習近平一家也從天上掉到地下,深知世態炎涼。在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十幾歲的習近平有過一段絕望的日子。據一名和習家認識的人士回憶:

「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近平老哥剛13歲,只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化大革命的話,就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列為敵我矛盾,在中央黨校的院子裡關押了起來。中央黨校召開批判六個『走資派』的大會,最後一個人就是近平老哥,前五個是大人,第一個是楊獻珍,六個人戴著鐵製的高帽子,帽子重,壓的受不了,近平老哥只好用兩隻手托著。他媽媽齊心就坐在台下,台上喊『打倒習近平』時,媽媽齊心被迫也要舉手喊口號打倒她兒子。

批鬥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見。一次意外的相見,則成為母親齊心一生的痛!一天夜裡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近平老哥跳窗戶跑回家,媽媽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媽媽,我餓。』近平哆哆嗦嗦地說。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然後,進房間換衣服。

近平老哥萬萬沒有想到,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冒著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近平老哥知道不是媽媽心狠,而是被迫無奈。如果不去報告,就是包庇現行反革命,媽媽也會被抓走,那樣,遠平和安安怎麼辦?他倆還是小孩子啊!飢腸轆轆的近平老哥,永遠堅強不屈的近平老哥當著姊姊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

最後,頤和園一個看工地的老頭兒收留了他,讓近平老哥在一張連椅上熬過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進『少管所』勞動改造。北京市許多城建基礎設施,比如西城區的地下排污管道的修建,近平老哥都流下過辛勞的汗水,和傷心的淚水,因為,他幹活的時候,上面有警察拿著棒子!

16歲成「黑幫」之子 別人哭了他笑了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以後,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被打為「黑幫」,正在上中學的習近平作為反動學生,被關進了學習班。為了暫避風頭,習近平要求響應當時的「上山下山」的要求,到父親曾經工作過的陝北延川縣梁家河插隊。他的請求得到了批准。

1969年的冬天,16歲的習近平和其他兩萬多名知青一起踏上了西去的列車。習近平回憶,在去延安的專列上,所有人都在哭泣,只有他在笑。送行的親人感到奇怪,問他為何發笑。

習近平說:「我不走就要哭了。我不走的話,在北京有命沒命都不知道了。我可以走不是好事嗎?你們哭什麼呢?」送行的親人聽到習近平回答後破涕為笑。

習近平表示,當時去陝北並沒有什麼目的,就是把它作為一個棲身之地,甚至是逃避之地。

不過,從北京到農村的習近平頃刻間無法適應環境天翻地覆的改變,3個月後,他就返回北京。沒想到的是,當時北京風聲正緊,習近平又被作為倒流人口被管制起來,一關就是半年。半年後再出來,真正是孑然一身,舉目無親了,擺在他面前的路只有一條,就是回延安。這一次,他一待就是7年。

習仲勛要求子女「遠走高飛」 以免受政治迫害

香港《蘋果日報》曾報導,習仲勛在60年代因別人描寫中共陝北根據地前領導人的小說《劉志丹》,而被打成「叛徒」,文革中受殘酷迫害,審查、關押、監護前後長達16年。他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一度要裝瘋賣儍,只為保護自己的家人不受株連。毛死後習仲勛獲得平反,並被委以重任,主管廣東。

從主管廣東那時起,習仲勛就要求子女們有機會都「遠走高飛」,留在國內「說不定某天就會受政治迫害,更不用說報效祖國了」。但他要求子女中「留一個搞政治」。

習仲勛想起習近平 痛哭2小時

習仲勛「忘年之交」楊屏曾刊發題為《習仲勛忘年交講述習家感人父子情》的文章說,1976年習近平23歲生日當天,習仲勛因想起習近平從小就因他而受迫害,痛哭了不止2小時。

習近平23歲生日過完的一個月後,習仲勛把習近平和習遠平叫到了洛陽,習仲勛對楊屏說:「你把遠平給我領出去玩兒,我要跟近平談話。」

7月20日早上8點半,楊屏帶著習遠平出去看了場電影,將近中午12點鐘返回習家。當時還未滿20歲的習遠平,在家排行最小,他一進門,連說帶比劃,滔滔不絕。別的人只有聽的份兒。這時候,楊屏明白了習老爺子讓他把習遠平帶出去玩的原因。

兩兄弟走後,習老爺子對他說:他們(指習近平、習遠平)兩個將來走的不是一條路。

陸媒曾披露,習仲勛曾多次對從政的習近平談話,教他如何為官。習仲勛秘書張國英曾回憶,習仲勛曾對習近平說,不管你當多大的官,要聯繫群眾,要平易近人等。

習仲勛:到頭來怎麼向老百姓、向歷史作個交代?!

前副總理、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的談話中談到了中共黨非法附體國家的事實,他說:「在財政上,黨庫與國庫之間的那堵牆還沒有建立起來。」

萬里說:前些年,一位老同志(習仲勛)病重,我去看他,他花了一個多小時向我說他對國家、對黨的現狀的種種擔憂,說很想跟中央領導同志直接談。他說他沒有這個機會了,我說,我保證轉達到。後來,一位常委同志來看我,我就傳了話。我特別忘不了的是,這位老同志(習仲勛)專門提到,革命了一輩子,到頭來怎麼向老百姓、向歷史作個交代,還有那麼多疑點沒有搞清楚,怎麼交代才好呢?

萬里說,對這個國家、對這個黨,他(習仲勛)有兩大遺憾。一個遺憾是,沒有能為黨的歷史上一個重大冤案(高崗)平反,另一個遺憾是沒有推動黨對不同意見的容忍政策。他的話不多,說完了,他倆只是相對無語,因為這是他們都無力解決的問題。

萬里說,習仲勛前幾年已經故去了,「他的夙願還依然是個夙願。這怎麼向老百姓交代、向歷史交代?」

「第一夫人」彭麗媛的黑色童年

在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被貶職的1962年,彭麗媛出生了。生長在中國共產黨建政後和領導下的「第一夫人」彭麗媛和丈夫國家主席習近平一樣,也都有著黑色的童年……

彭麗媛的童年在家鄉菏澤市鄆城縣度過,她從小就愛唱歌,聲線基礎特別好,據她憶述:「3歲就能唱大段歌曲,5歲就能登臺演唱大段的《山東梆子》,我是我們家鄉特別有名的小演員。」

彭麗媛小時沉默寡言,內向孤僻,很大原因就是家庭「成份高」。彭麗媛父親在縣文化館工作,母親是縣劇團演員。她出生的1962年,中國剛走出大飢荒陰影,而鄆城又是山東窮地方。旅美作家高伐林說,彭麗媛的母親是地主女兒。她外婆經常被當成地主婆挨鬥,日子難熬,就隨女兒到鄆城來住。彭麗媛襁褓時飢餓哭喊,常啃吃外婆的「乾癟乳頭」,「天長日久,姥姥那乾癟的乳頭硬是被小麗媛咂出了清水。」

文革期間,彭麗媛的外婆被貧下中農揪出來掃大街,彭麗媛的父親被打成反黨分子,開除中共黨籍,淪為「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和右派份子),關進牛棚,強迫勞動,打掃廁所。彭麗媛的母親當時29歲,也被趕下舞臺。

這樣的「第一家庭」 有什麽理由保黨?

習近平上臺之初,很多人都持觀望態度,因為這樣的身世,這樣的經歷,這樣的「第一家庭」,沒有理由保黨啊!

儘管當時阻力重重,但在打虎的路上,習近平順風順水,雖然恨習的貪官恨的牙癢癢,但是願意走民主路線的人是暗暗支持他的。可是,當習近平喊出「保黨」那一刻起,就成了兩頭不討好,誰都不信他,再後來的事,就是幹什麽什麽不順。

日前,諸葛高參的一篇文章說「我估計您5年來也是沒有安穩覺睡的,因為您睡在共產黨製造的火藥桶上。幾十萬廳局級以上高幹無時無刻不在邊疆內地生出異端悖向,讓您怒火中燒;幾千萬冤民難友義士無時無刻不在全國各地點燃反抗火把,讓您苦於安撫;共產黨作惡幾十年欠下的滔天血債不僅永遠無法洗去,如今各地習慣作惡的黨員、官員還在不斷給血海裡灌注仇恨……所有這一切,都讓您背上的包袱越來越沉,不是嗎?您不覺得您也很冤嗎?

嚴格說,您還不像前朝黨魁,有公然的確鑿血債,但您執政第六年了,您好說現時發生的海量冤情與您無干?能繼續拋給毛鄧江甚至老胡?話說到底:不拋棄共產黨惡政,您跳進東海也洗不清!」

我想說,當年「打倒習近平!」的喊聲,現在已成了人們心中的喊聲,人們盼著中共倒臺,你保黨,就是天意民心的阻礙,還有誰能和你站在一起呢?沒有。如果說,當年你感到絕望,現在就請回憶起那種心情,如果真的不拋棄中共,那今後的絕望,那種痛苦,將是難以想像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