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朝秘聞:張春橋貼身警衛曾激戰中央警衛局(圖)


1981年,張春橋(右一)等「四人幫」中共在特別法庭接受審判。
1981年,張春橋(右一)等「四人幫」中共在特別法庭接受審判。(網路圖片)

1976年10月6日,張春橋來到中南海懷仁堂立刻被抓。他的貼身警衛身強體壯,綽號「大熊」,當時「大熊」聽到正廳內的格鬥聲音後,曾試圖衝進去「救主」,但被行動隊員繳械制服。

1976年,又是在懷仁堂,「四人幫」被一網打盡。在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指示下,中央警衛局副局長武健華根據政治素質、軍事技術、身體條件精選了一批警衛,編成四個行動小組,每組一名隊長三名隊員。行動開始之前,汪東興對隊員講,爭取不開一槍完成任務。第二行動小組組長紀和富問,如果有人開槍呢,汪東興答,就往死裡打,打死了你們不承擔責任。王洪文是射擊愛好者,幾乎每天都去靶場練槍,因此行動小組特別配備了最魁梧強壯的隊員對付他。

10月6日下午3時,中央辦公廳通知中央政治局常委到懷仁堂開會,內容如下:一是研究《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的出版問題;二是研究毛主席紀念堂的選址問題。

當晚,汪東興將懷仁堂正廳重新佈置,只擺著兩把高背沙發椅和一架屏風,以便汪東興隱藏在屏風背後,因為汪不是常委,在常委會上露面會引起「四人幫」懷疑。

葉劍英和華國鋒先後趕到,汪東興說都準備好了,葉劍英說:「這是背水一戰啊。」據葉劍英的警衛馬錫金回憶,從西山來中南海的路上,葉劍英顯得比平日興奮、話多,過了五棵松時,葉特意問:「懷仁堂正廳有沒有後門?能走車嗎?」得到肯定的答覆後,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接近晚上8點整,王洪文第一個到達,剛進正廳,他剛看到華國鋒和葉劍英,還沒說話,兩個行動隊員衝上去打掉他的皮包,反剪雙臂,另兩人提起他的褲腰,使他幾乎呈四肢離地狀態。華和葉宣布了隔離審查的決定後,王洪文被銬走了,他掙扎得很厲害,說「想不到你們這麼快」。

張春橋緊隨其後到來,也以同樣的方式被銬走。他似乎對這一幕有心理準備,行動隊員撲上來後,他幾乎沒有做反抗,也沒有說一句話。張春橋的貼身警衛身強體壯,綽號「大熊」,據說當時「大熊」聽到正廳內的格鬥聲音後,曾試圖衝進去「救主」,但被行動隊員繳械制服。抓捕王洪文和張春橋總共只用了五分鐘。

武健華帶人去往中南海春耦齋,江青正坐在沙發上蓋著毛巾被休息,行動隊員進入客廳把她圍了起來,她起初表現得有些驚慌,待聽到隔離審查決定後,漸漸平靜下來,掀開毛巾被,整理衣服,磨蹭了許久,才說「走吧」。她給華國鋒寫了張紙條:「國鋒同志,來人稱,他們奉你之命,宣布對我隔離審查。不知是否為中央決定?隨信將我這裡文件櫃的鑰匙轉交於你。江青十月六日。」江青整個過程表現得很順從,行動隊員沒有給她戴手銬,並沒有出現傳說中大哭大鬧甚至躺在地下打滾的場面。

姚文元不是常委,因此沒有提前通知他到會,以免引起疑心。王、張順利拿獲後,華國鋒給姚文元打電話,說「今天討論『毛選』五卷,大家意見很多,你對『毛選』比較熟,張春橋同志建議讓你參加,你能不能馬上來一下?」姚文元當即答應馬上到。一進懷仁堂他就被按住了,他大聲喊:「我是來開會的!」這一次,華國鋒沒有直接對他宣布中央的隔離審查決定,而是由汪東興出面。

1949年9月,懷仁堂宣告了一個新時代的開啟;1976年,懷仁堂見證了毛時代的終結。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