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媽媽我沒有做錯(图)

2019-06-14 09:20 作者: 仙道彬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2019年6月9日,百萬香港人上街遊行,抗議香港政府強行修訂《逃犯條例》(龐大偉/看中國)

【看中国2019年6月14日讯】五年前,我們曾經說過,只要一開槍,就回不了頭。那一晚,那之後的多晚,都收過短訊,經歷過恐懼,害怕會中槍。

五年後,這一槍終於開了。不是向天警告,是向住香港市民頭部開槍。

之後的暴力場面,不用多說,圍毆落單的市民,亂棍打已倒在地的義士,對腳痛呆坐花槽的外國人近距離噴胡椒噴霧,數不清的催淚彈,由午到夜的槍聲;夾人群入中信時,幾乎就釀成人踩人。開槍後興高采烈,那張大合照幾乎想一齊舉V。

然後我們聽到林鄭的「慈母論」。

中國極權家長式的思維,每遇市民反抗,總會以「爸爸」和「媽媽」的身份,以循循善誘的口脗,曉以大義,然後從來沒有理過,雙方權力的極端不對等。

市民抗議,不理;寫文章上電視,不理;專業人士約見,不理;法律界黑衣遊行,不理。

然後,103萬人遊行,由天光走到天黑。

依。然。不。理。

由極權而來的傲慢,可以漠視民意,扭曲身份。

沒事時擺出為民請命的公僕身份,句句都以香港為先;到為鞏固權位而搶先提出修例,要通過「送中惡法」作大禮,見香港市民群起反抗,就以母親的身份流下鱷魚淚,這是她聰明的地方。

不對等的權力,可以讓政府漠視民意,可以輕易定性為暴動以便入罪,可以對無辜的市民使用極度暴力,可以不理國際慣例而對頭部瞄準。歷史從來由勝者書寫,當年六四,學生運動變成暴動,最後武力清場,再變成今日的政治風波。6月12日的一切,一如當年,在現場的朋友,一定清楚見到,是武力鎮壓,還是所謂的「暴動」。

這種不對等的權力,也見於傳媒;市民在CCTVB只見到大量精心剪輯的「暴徒騷亂」,只聽到的士司機訴說市民在道路抗議令他損失車資,加上洗腦式的訪問,足以令只看此台的市民,以為真的有暴亂出現。

學生被痛毆?沒有。中彈者昏迷?極少。示威者吐血?看不見。

看Now的時事評論節目,張秀賢慷慨陳詞,激動落淚,是因為成年人的漠不關心。有大狀分析林鄭之所以不肯撤回,是因為騎虎難下,否則會令政府威信盡失;有媽媽來電,哭訴如沒有大台指揮,怎會如此有序地衝擊;她並一如大部份成年人,認為只要和平示威,一定比衝擊為好。

成年人眼中,權位重要,管治重要,政府重要。那是非黑白呢?

這麼多年來,和平示威,有過作用嗎?在極權政府面前,一次過百萬人的遊行,換來是政府半夜立即出稿宣佈繼續「惡法」會議。

一次又一次善意訴求,和平集會,最後換來甚麼?

年輕人的眼睛是明亮的,他們不求名利,不畏權勢,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一腔熱血,無畏無懼。一條禍害港人自由民主的惡法,居然要年輕人爭相挺身而出去抗議;在槍彈警棍之前,也只有年輕人冒頭破血流的危險去抵抗。

誣蔑他們為暴徒的人,指斥他們破壞香港和平的人,譏笑他們白費努力的人,以及不去明白他們的人。

為何年輕人要高呼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他們錯了嗎?

 

媽媽我沒有做錯

不要誰來訂制對不對 不要誰在亂判我的罪

不想太陽再升起 再升起 再次軟禁真理

不要無奈地悄悄低訴 不要麻木地慨嘆風暴

不可放下那傷悲 那傷悲 再次冷卻不理

媽媽讓我聽聽你的心裡話 

多少噩夢你不想你不敢 去怒罵 

媽媽若我遠去你將我忘記吧

風吹雨下我不想 我不想 再懦弱 

人群沉重的足印 走上永遠的鬥爭 

人發狂怒的呼吸埋葬鎮壓的聲音 

媽媽我沒有過錯媽媽我沒有過錯 

一起繼續我與你 不死的勇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