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國博士後和他奇葩華人導師的恩恩怨怨(圖)


一個美國博士後跟他的奇葩華人導師的恩恩怨怨
一個美國博士後,吐槽他的奇葩華人導師。(示意圖/圖文無關/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19年4月30日訊】留學生的各種吐槽你聽的多了吧?學生吐槽老師也不少見。日前,網路熱傳一篇來自「韋明元科學網博客」的 一篇文章,我們來看看一個美國博士後是如何吐槽他的華人導師的。

文章內容大致如下:

來美國第十年,我要衷心「感謝」我美國的博士後導師們——也就是我的博客裡常常「表揚」的華人教授。俗話說: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 you stronger(殺不死你的反而讓你強大),我算是運氣好,沒有慘死在我的博士後導師華人教授之手,還能留在美國,找到工作,必須是要好好「感謝」他們一下。

一個美國博士後跟他的奇葩華人導師的恩恩怨怨:

1、身份、簽證大事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在我到ta的課題組之前的同意幫我更換工作簽證,並且以此為理由加上XX州生活消費水平低的藉口直接大刀一揮,砍了我一萬美元的年薪;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在我簽證需要更新的時候,ta瞄了一眼更換工作簽證的最低工資要求後,直接告訴我不能給我轉工作簽證。然後活生生地抓我去辦綠卡,因為有了綠卡就不需要給工作簽證的最低工資了。而且我早就提醒過ta,早點更換工作簽證,省得夜場夢多,ta一意孤行,完全沒當一回事;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在我告訴ta,很多人都說工作簽證最低工資要求只不過是移民局的一紙文件,大學的財務部(發工資的payroll)一般不會看工作簽證上的具體數字,導師發多少隨意發揮,兩者沒有必要聯繫,ta一本正經地跟我說,不可以,我們不能做這些,我不能冒這個險;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完全打亂了我的計畫——先換工作簽證(六年有效)、六年之內慢慢申請綠卡,現在只能跳過工作簽證,直接從交換學者簽證(j)直接申請綠卡——我當時的簽證四個月後就過期,讓我在四個月內走上了懸崖:要麼綠卡通過,要麼拍屁股回國,ta完全不把我的個人身份大事當一回事;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每天早上七點到第二天凌晨兩天都在寫綠卡申請,還只給我兩個星期時間完成,兩週後必須恢復正常科研節奏;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兩週內成了一位作家——寫出了「感人肺腑」的綠卡申請,每天身心疲憊,這兩週讓我老了二十歲,差點就一夜白頭了;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兩週之內我到處找推薦信,勉強湊夠了六封推薦信;之後綠卡被RFE(相當於補充材料),又花了一週時間找了九個世界五大洲的推薦人寫推薦信,加上撞上了狗屎運——移民官不殺之恩,申請竟然通過了;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雖然我的綠卡申請通過了,但是我現在的簽證也要到期了,在正式綠卡拿到之前,我還要申請工卡才能繼續工作(工卡申請最短几個月能批准),意味著這幾個月我不能工作(我可以休閑幾個月),這個時候我的博士後導師不幹了,立馬同意幫我更換工作簽證,而且還加急,讓我繼續賣命幹活;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加急工作簽證兩週不到就批准了,意味著我可以繼續合法工作。那麼問題來了,按照我博士後導師的邏輯,ta不想「冒險」,應該會按照工作簽證的最低工資給我。可是我又錯了,ta現在選擇「冒險」了——工資一分都沒多;拿著工作簽證工作的四個月,最低工資上寫的是平均下來每個月應該增加八百多美元,而這四個月我的工資一分都沒長;感情是這回ta又突然勇敢了……

2、培訓(經驗值增加)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自從我來到課題組之後就把我當博士生用,而且是外行新來博士生,課題計畫一大堆,每個都要試試;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從來不讓我參與基金寫作,也從來沒有傳授過任何基金申請書的一絲經驗;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展示給我看一個一人高高在上、博士後博士碩士都一樣的皇帝封建主義管理體制,讓我對這管理水平實在不敢恭維;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在和一位非華人教授合作兩年左右之後,毅然和另一位華人教授bb「勾搭」上,直接把這位bb拉到課題組作顧問,而且直接主管我負責的課題方向;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生不如死地伺候著兩位華人教授導師,bb教授來了之後十三把火,每次組會都bb半天,盡瞎jb亂出主意,讓我一個個去試,本來我的真正的博士後導師已經安排了九、十個實驗方案,bb來了之後,把實驗方案翻了翻——十幾二十條;bb看來把我當八爪魚使喚了吧;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我跟ta很正式的說過,要是我繼續聽bb的,我不僅會累死,而且還毫無進展;ta完全不買賬啊,依舊讓bb天天瞎bb,最後實踐證明,在bb加入之後的近兩年時間,毛都沒做出來;bb的設計都是錯的……諷刺的是,在我離開之後,這個課題組還在停留在我做的東西那。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ta知道我綠卡下來之後時時刻刻防著我要走,但我是必須要走的,正所謂,有bb在,就沒有我的好日子。有一家startup公司已經面試過我了,現在只需要ta的一個推薦電話,只不過是二十分鐘不到的事情,結果ta神奇地在email裡跟那公司負責人說:我未來兩週都沒空……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自從那個推薦電話之後,我參加的組會ta全部在偷偷手機錄音,而且讓ta的一個博士生時刻跟著我做實驗,關鍵步驟還用手機拍視頻。這些都無所謂的,對我來說,這實驗技巧我早就寫在組會報告和全盤傳給博士生了,只是覺得這樣被「關注」有點莫名其妙。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在我把自己寫了98%的兩篇文章拱手讓給ta的兩個博士生作為第一作者之後,ta毅然地把我從一篇文章裡除名,其實當時我已經不在學術圈了,但是這個工作的實驗合成是我自己設計的,有幾個圖還是我做出來的結果,不要以為我不做學術了,我就不會看文章,尤其是我不喜歡的人的文章,我時刻關心著……很搞笑的是,這篇沒有挂我名字的文章在發到期刊之前,同樣的工作投了會議文章,上面還有我的名字,後來就沒有後來了……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當初要不是我假裝同意離職之後還在同一個城市並願意協助課題博士生做實驗,ta估計不會輕易讓我走,好吧,我承認我以毒攻毒了……不過我的確把最終的report發給ta了啊,ta後來卻死活不承認收到了我的email,還想讓我發點更詳細的東西,幸虧我當時抄送了一名博士生,博士生告訴我收到了……我還能有什麼更詳細的告訴ta,都在錄音錄像裡了。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這幾年裡什麼該學到的都沒學到,比如如何成為一名助教、如何管理一個課題組、如何申請基金等等。反而讓我看透了華人教授們的真面目——沒有最壞、只有更壞。說句公道話,我的博士後導師在認識bb之前是一位不錯的導師,給我的課題很多的自由發揮空間,學術水平尤其是寫基金水平很不錯的,但是自從把bb引進來之後徹底變壞了,正所謂近墨者黑——bb是哪種檔次?我之前的兩篇「精選」博文寫的就是bb這個原型。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最後下定決心:就算去麥當勞打工,也不要再混學術圈,成為像ta或bb一樣的為了個人事業不顧任何人死活的自私至極的華人教授。

3、生活費、待遇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知道未入「師門」先來一刀的道理,直接先砍了我一萬美元的年薪。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知道有一種組織叫校內華人教授私聊群,基本上就是比誰更「牛」——如何花最少的錢讓手下干最多的活。比如說,bb可以招不要工資的博士生,而且還不要臉的使勁讓人幹活,大家都拍手稱快,羨慕得不得了;再比如說,某華人教授可以給博士後開一年28000美元的工資並大言不慚地說,你不滿意就滾蛋,其他人還搶著要來,大家都拍手稱快,羨慕得不得了;又比如說,某華人教授的一個博士後,再申綠卡的時候完全不提供支持,而且在ta手下干了八九年,最後連毛的基本權利都沒有,自己一個人吃香的喝辣的,吃完龍蝦連湯都不留,結果那博士後還依舊幹得很起勁,大家都拍手稱快,羨慕得不得了……於是這些華人教授們就越來越壞了。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知道哪怕一個毫無實在意義的工作職稱(tittle)都不願意給,反而質問,你要這幹嘛,還不如好好幹活,發幾篇文章來得快。Ta哪裡會去管,博士後和科研助理教授還是差很多的,不說別的,一個三個字,一個六個字,區別還是挺大的嘛……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明白:皇帝開心的時候,你想要的東西都可以有;但是皇帝不開心的時候,說不定你踩到一棵草就判死刑。完全沒有什麼標準可言。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明白:ta的家是家,小孩需要陪同、家人需要接送、本人需要放空放鬆……你的家不是家,你的家是實驗室,要做到隨叫隨到,假日不論空。越到長假將至,越要收緊監控,比如長假前開個組會,發個警告——生怕我過個好假期。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ta的私活我都可以干,比如接送ta的家人、朋友、家人的朋友,這些都不算影響科研正常節奏,我的私活都不可以干,比如晚上偷個懶看個電視不去實驗室。

「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讓我體會到:這個世界食物都沒了,最後活下來的大多數是中國人,因為咱什麼都吃;美國科研界垮了,最後活下來的都是華人教授,因為他們什麼都敢做。

最後,離開科研界四年之後,我最近發了一篇科研綜述文章,不管質量如何,我就想以此來「感謝」我的華人教授博士後導師們——是我的總會是我的,你不給我,我會有辦法拿回來。什麼恩怨就算了吧,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你當你的教授,我有我的自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