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好友程維高至死忿忿不平的原因(組圖)

2011-03-31 22:59 作者: 蕭良量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03/31/20110331161508449.jpg
喬雲華的紀實錄

江澤民一見如故的好朋友,前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2010年死了,是懷著忿忿不平的心死去的。在江掌權時,這個河北省的北霸天,有江澤民撐腰,對舉報他的人打擊報復,例如石家莊市建委幹部郭光允因為舉報他而被送去勞教。

給程維高做秘書就等於掉進了一個腐敗大染缸,前一個秘書學壞被判死緩,後一個秘書李真學壞判了死刑。程維高本人卻什麼事沒有,甚至他的兒女胡作非為被判刑,刑期簡直是惡搞──判三年緩五年!

2003年,採訪過李真的新華社記者喬雲華在他被執行死刑前後,曾寫出《李真靈魂毀滅探訪之路》、《腐敗之路就是死亡之路》的報導,報導面世之後,喬雲華就不斷生活在程維高的威脅中,他說,「有人用恐嚇的手段,威脅我的人身安全。」

2003 年3月,江澤民正式交出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職務,8月,經胡中央批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程維高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審查,決定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撤 銷其正省級職級待遇」,回老家江蘇常州養老。 在江澤民的關懷下,程維高直到2010年死,一直享受著中央副部長級待遇。他的案子始終沒有進入司法程序,他被開除黨籍,那只是黨紀處分,與司法無關。至 死他也不承認打擊報復舉報他的人是錯的。臨死前16天,他還對著電話大叫:「沒有司法獨立,社會哪裡會得到公正?!」

● 李真罪行

2011/03/31/20110331161508627.jpg
程維高秘書李真

李真,男,1962年5月生,生前曾任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秘書、辦公廳副主任、省國稅局副局長、局長、局黨組書記(正廳級)。

官 方報導說,「經查實,李真在擔任河北省委辦公廳秘書、副主任、省國稅局副局長、局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接受他人的請託,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和非法收受 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676萬餘元、美元16萬餘元。李真還夥同他人共同侵吞東方租賃有限公司河北省辦事處人民幣1872萬元及秦皇島中興電子有限公司股份 和尼瓦利斯有限公司股份共計人民幣2967萬餘元。」

以貪污、受賄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他比頂頭上司程維高的罪行輕多了,所以被執行死刑前,李真留下遺言:「無悔一生,罪雖該死,但我一無後臺,二官職小,司法不公,怎服人心。」

從 2003年10月9號二審被宣判維持死刑之後的35天裡,李真一直在監獄裡用撲克牌測算著自己的命運,他希望最後時刻還能夠再出現奇蹟,保全自己的性命, 但是2003年11月13日早上7點40分,李真的家人被分別安排與李真見了面。8點10分,在向李真宣讀了最高人民法院死刑覆核裁定書後,開始驗明正 身。隨後執行人員在這輛專用車輛上採用注射的方法,對李真執行死刑。8點19分,李真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第二天,全國各大媒體對此事作出了報導,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群眾紛紛置疑程維高為什麼沒有刑事處理,而逍遙法外?

人們說,如果李真民憤極大,程維高的民憤更極大,李真不過仗著是程維高的秘書而專橫拔扈,人稱「河北第一秘」,第一秘畢竟是秘書,秘書都敢這麼橫行霸道,可見他的主子猖狂到何種地步。

● 壓力下江默許黨內處分好友

2011/03/31/20110331161508426.jpg
程維高

李真對記者說,本想當個好秘書,不料程維高及其子女的所作所為腐蝕了他,刺激了他,讓他走向邪路;而程維高越邪越陞官,就因為有江澤民在後面撐腰。

李真在監獄裡曾經接受記者喬雲華的多次採訪,一次喬雲華問他,李真,什麼對你還有誘惑,他明確地回答就是自由。一個犯罪嫌疑人被採取措施以後,他首先失去的是自由。咱們平時不是有句話嗎?自由跟健康一樣,只有當你失去了,你才真正地體會到它的價值,它的珍貴。

李真曾痛苦的回憶,有一天晚上喬雲華採訪他,到9點多的時候,喬雲華走了,他望著喬的背影,望著院內的燈光,他說,每一盞燈光下面都有一個溫馨的家,可我呢再也回不到這個家裡面去了。

由於記者的報導,使江壓力很大,當胡中央方面提出給程維高黨內處分時,江為了保全自己,只得默許。新華網報導出來後,河北各界都高興的放鞭炮。

● 喬雲華:我有責任把所有的事實都說出來

2004年10月,李真死後的第11個月,喬雲華出版了一本紀實報告《地獄門前 ───與李真刑前對話實錄》,轟動一時。

從李真被逮捕那天2000年3月30日到被執行死刑前的2003年11月13日,喬雲華共採訪他15次。

喬雲華說,剛開始他抱著的那種採訪大貪官的「獵奇」心態,但很快在與李真的談話中轉變。因為李真向他說的都是實話,令他的心顫抖。採訪中喬雲華也幾次陪著落淚。

「在我們的十多次談話中,李真號啕大哭過5次,好幾次說過對不起母親。」喬雲華說,李真的哭是為他失去自由、親情、榮耀而後悔,也為想到那些他曾遇到的底層窮苦百姓而羞愧地哭。

喬 雲華說,想起風燭殘年的老母親,年少的兒子,李真不止一次地痛哭。在他人生的最後階段,他的良知才復甦,靜下心來徹頭徹尾地分析自己的一生,從權、財、色 跌入到雙規、逮捕、判刑。40歲,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生活才開始不久,可是李真卻已經與生命告別。被宣判死刑後,李真不只一次地說,他聽到鳥叫聲都覺得揪 心,因為它們擁有自由。

最後的時刻,李真對他說:「我可以說把壓在心底的話都講給你了,你現在成了離我心靈最近的人了。一旦將來……希望你能常去看我……我現在已經沒有朋友了。」

2004年,在李真死後近一年,38歲的喬雲華提起來心情依然不能平靜,他聲音哽咽的說,採訪李真,給他帶來的是一輩子的震撼,因為李真,讓他對社會、對自己的職業有了新的認識。

喬雲華是教師出身,後來考上了大學,大學畢業後就到新華社做了記者。「我也曾意氣風發,也曾為民請命,但8年的記者生涯,使我接觸到社會的方方面面,每天接到的舉報信太多了,感情都已經麻木了。」他說,在採訪李真的過程,給了他一個機會更深刻地思考社會。

● 受賄和收賄

喬雲華說,之所以寫《地獄門前 ───與李真刑前對話實錄》這本書是不想有人步李真後塵

2004年4月14日,原河北省國稅局局長李真受賄案的物品在河北石家莊舉行拍賣會。

喬 雲華說,李真孩子出生的時候,李真誰也沒通知,可送的花排滿了整個醫院走道,給他送的禮,千奇百怪的都有,有寫著「李真佩劍」的寳劍、有送性藥的、有送小 姐的,那些金銀財寳就更不在話下,總之,李真當權時,他的家裡就成了禮品中轉站,來給他送禮的人最後都得琢磨著能送出點什麼花樣來。

李真被 處極刑後,喬雲華曾在唐山殯儀館見到了李真的骨灰。就是那樣小小的一盒粉末,那麼輕,一陣風足能將其吹散去。再看這堆滿了三個展廳的「重禮」,喬雲華不禁 嘆息:一個人的生命,就是為了這些花花綠綠的死物,最終化成了飛灰,而那些價值近萬元的鹿茸、靈芝、野山參,又有哪一樣救得了他?李真貪了一輩子,最後陪 伴他的只有兩袋衣服,在看守所裡洗了穿,穿了又洗。李真的骨灰盒上,連名字都不敢給他寫,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啊,每一個貪官都應該看到他的下場,仔細 想想,這樣到底值不值?

喬雲華的書是2004年出版的,他是流著淚和冒著生命危險寫出來的,是因為他不希望看到再有人步李真的後塵。現在7年要過去了,收賄和受賄的黨官反而更多了。

毛澤東的外孫說過第一個饅頭和五個饅頭的關係,也就是吃飯吃五個饅頭說飽了,沒有第一個饅頭墊底,你飽的了嗎?是啊,是這個道理啊。李真處極刑因為學上司程維高,而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是學三呆婊江澤民啊。

● 程維高至死耿耿於懷

程 維高被開除黨籍,回老家江蘇常州養老,他的不平之氣至死未消。與李真的罪行相比,他應該判死刑,但在江澤民的關懷下,雖然受黨組織審查三四年,但還是等他 在省人大主任任期滿了才宣布處分決定,沒了黨籍,黨仍讓他享受副省級待遇:仍有專車,可以訓斥跟著別人叫他「老程」的司機;生病了,住在北京301醫院、 上海瑞金醫院。

那程維高為什麼還不服氣呢?他是不服氣江澤民比他爛多了,卻還是三呆婊,下臺多年,還在胡錦濤後面、吳邦國前面,當夾心餅乾。2009年10月1日還以第三代黨和國家領導人出現。

程維高在80年代,江沒掌權時就認識他,二人一見面就相見恨晚,無話不談,誰不知道誰啊。

程維高多次說:中國沒有司法公正,如果真有,那為什麼把我開除出黨,沒開除江澤民呢?我們倆是半斤八兩,把我踢出去,他還是黨的指導思想?現在我卻沒有任何機會去申訴、去說明自己的冤屈啊!

後來,聽說程維高死了,秘書問是否表示一下,江不置可否。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