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白崇禧雪中送炭 閻錫山出奇兵勇克保定(組圖)

2019-06-02 12:12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29年,國軍最高統帥蔣介石、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馮玉祥(左)、第三集團軍總司令閻錫山(右)合影。

1928年5月,為阻止破壞蔣介石統帥南京國民政府北伐革命軍統一中國,日本出兵山東,製造「濟南慘案」(又稱「五三慘案」)。面對日本施加的高壓和阻擾破壞,國民政府主席譚延闓自南京赴山東兗州蔣介石行營,召開黨政軍聯席會議。會議決定不跟北洋張作霖軍政府以山東黃河為界停戰,各自分別治理部分中國;國民政府必須頂住日本壓力,堅持繼續北伐。

由於以黃埔系軍隊為主力的第一集團軍在津浦線受到日軍阻攔,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決定以第二集團軍為主力軍,沿京(北京)漢(武漢)線直搗北京,並電告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馮玉祥:「以後進取京津,全望京漢一線」(《蔣總司令致馮玉祥總司令告以譚延闓主席等到徐及以後作戰方針電》1928年5月9日 )。

5月13日,日軍又在上海登陸,日本軍艦在南京下關卸下炮衣示威,警告威脅南京國民政府。面對嚴峻局勢,蔣介石果斷下令山東境內津浦線第一集團軍由朱培德指揮,搶渡黃河攻占德州,並電請閻錫山率第三集團軍努力北進,盡速攻占北京。

徐永昌京漢路進攻失利 蔣介石鄭州制定新計畫

北伐期間,蔣介石總司令視察北伐國軍。
北伐期間,蔣介石總司令視察國軍。

5月17日,蔣介石第一集團軍方振武軍團、馮玉祥第二集團軍孫良誠方面軍占領德州。尚未渡過黃河的第一集團軍劉峙、陳調元、賀耀祖軍團集中於泰安一線,由軍團長劉峙任總指揮,負責監視日軍。不料,日軍又派飛機轟炸泰安,阻攔山東境內的蔣介石革命軍沿津浦線北進。

而在河北前線,閻錫山第三集團軍徐永昌右路軍第一次進攻保定方順橋失利。北洋奉軍精銳楊宇霆、張學良軍團切斷了京漢鐵路,重兵防守北京的門戶保定,京漢路戰事告急。

為完成北伐大業,盡早攻占北京天津,蔣總司令於5月18日赴鄭州會晤第二集團軍總司令馮玉祥,將京津作戰指揮大權交給馮玉祥,並告訴繞道京漢線北伐的主意。蔣介石並下令5月25日前,第一集團軍將主力集結在交河、東光、南皮、慶雲之線,由第一集團軍前敵總指揮朱培德主持;第二集團軍將主力集結在武強、晉縣之線,由第二集團軍北路總指揮鹿鍾麟主持;

北伐國軍攻克保定
1928年5月,蔣介石北伐四大集團軍攻克保定直逼平津作戰示意圖。(看中國製作)

馮玉祥認為,京漢路正面為北洋張作霖奉軍主力所在,第二集團軍此前在河南對奉軍連續作戰損失很大,現在應請李白(李宗仁、白崇禧)第四集團軍加入作戰,才能消滅強大的敵軍。

於是,蔣介石打電報給武漢第四集團軍總司令李宗仁:「請健生(白崇禧)兄即日到鄭州一晤。」並致電前敵總指揮白崇禧:「此後津浦線難望進展,北伐全賴京漢一線,望即督軍北伐。」(白崇禧《關於進攻保定及北京軍事報告》1928年6月《國民政府戰史編纂委員會檔案》)

白崇禧接到電報後,即於5月20日自武漢抵達河南新鄭,跟蔣總司令、宋子文等人會商北伐事宜。5月21日,蔣介石帶領白崇禧北上,抵達鄭州會晤馮玉祥,商討進攻京津的新作戰計畫。決定京漢與津浦兩線各軍限期集結主力,準備進攻;白崇禧率第四集團軍北上,擔任京漢鐵路正面作戰,進攻屏障北京的門戶保定;閻錫山指揮第三集團軍擔任京漢鐵路以西作戰,攻打保定側背;馮玉祥指揮第二集團軍擔任京漢鐵路以東作戰,進攻高陽,與白崇禧第四集團軍齊頭並進;朱培德指揮第一集團軍由津浦鐵路進攻天津附近的滄州。

根據鄭州會議決定,白崇禧即電令駐守河南、湖北、湖南的第四集團軍北伐部隊迅速北上,限定各軍分別在指定時間前集中於石家莊、正定、藁城、漯河、許昌等地。

會後,蔣介石特囑白崇禧在北上進軍之時,赴石家莊會晤正面臨奉軍重壓的第三集團軍總司令閻錫山,並代為傳達問候之意。

閻錫山方順橋大戰奉軍 馮玉祥撤兵晉綏軍危急


抗戰期間,守衛黃河渡口的晉綏軍。(以上圖片除看中國製作外,其他皆為網絡圖片)

原來5月上旬,第三集團軍徐永昌所部攻占了石家莊。5月15日,閻錫山進駐石家莊,與隨後抵達的第二集團軍北路總指揮鹿鍾麟會商,決定閻錫山集團軍(晉綏軍)向京漢路正面和以西地區前進,馮玉祥集團軍(西北軍)向京漢路以東地區發展。

會後,閻錫山採取「中心突破,側面接敵,先下保定」的作戰方案,親率徐永昌右路軍沿京漢路正面北進;豐玉璽中路軍占領直隸完縣(今河北順平縣)後,也進迫方順橋地區。

方順橋為保定門戶,一旦失守,保定即暴露在冀中平原,四面受敵;若保定失守,則北京天津也頓失屏障。故北洋安國軍總參謀長兼第四軍團總司令楊宇霆、第三軍團總司令張學良調集重兵,並在方順橋地區構築堅固工事,以壓倒性優勢準備對晉綏軍決戰,以保衛京津的門戶保定。

在這種情況下,閻錫山第三集團軍在臨近保定的方順橋地區與北洋奉軍展開了晉綏軍參加北伐以來最為激烈的一戰,史稱「方順橋戰役」。雙方反覆爭奪數十日,戰線一日數易。危急時,閻錫山把衛隊旅和憲兵營都拉上火線,並連電馮玉祥,請派距離徐永昌所部最近的韓復榘方面軍緊急支援。然而,正當晉綏軍處於千鈞一髮之時,馮玉祥卻因為從前跟閻錫山的舊怨,不願西北軍在總決戰前跟奉軍精銳血拼,他藉口津浦線危急,將京漢路以東的韓復榘所部自博野、安國突然後撤至正定、石家莊,致使閻錫山集團軍右翼頓失屏障。

5月17日,見閻錫山右翼空虛,北洋張學良、楊宇霆兩個軍團乘機大舉進攻,擊敗並包圍了徐永昌所部,截斷京漢鐵路,並力圖合圍殲滅整個閻錫山集團軍。

蔣中正白健生雪中送炭 馮玉祥復調兵支援東線

北伐國軍總司令蔣介石和代參謀總長白崇禧。
北伐期間,蔣中正(蔣介石)總司令和白健生(白崇禧)合影。(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5月22日晚,鄭州軍事會議的第二天,小諸葛白健生(白崇禧,字健生)受蔣總司令委託,帶領指揮部參謀人員何千里等人抵達石家莊會晤閻錫山。見面時,閻錫山緊緊抓住小諸葛的手,操著一口山西方言說:「你來了,勝過十萬雄兵。如果馮玉祥西北軍不從正定撤退,我是不會著急的。」 

跟閻錫山、晉綏軍總參議溫壽泉見面寒暄後,白崇禧即問前方戰況。閻錫山「憂形於色,狀甚淒楚」,拿出作戰地圖解說戰況。他批評馮玉祥不守約定,不講信用,不顧大局,突然撤走保定附近的韓復榘方面軍,致使晉綏軍受到奉軍重大壓力,只得拚死抵抗,以換取時間待援。閻錫山說:「健生兄來得太好了,目前俺們連日犧牲很大。請健生兄火速派兵來援,否則俺們支持不住,影響大局非淺。」(《北伐第四集團軍前敵總指揮部總參議何千里回憶錄》)

早在4月上旬,北洋安國軍在總參謀長楊宇霆指揮下,向京漢線上的馮玉祥集團軍發動兩路猛烈進攻,西北軍在彰德(今安陽)、南樂、濮陽、觀城作戰接連失利,後方兵力空虛。馮玉祥連電李宗仁求援。李宗仁、白崇禧當即調派葉琪第12軍自湖南開赴河南漯河,魏益三第30軍進駐許昌,以鞏固西北軍的河南後方,使馮玉祥能夠抽調韓復榘方面軍開赴前線作戰。

現在白崇禧會晤閻錫山,得悉河北前線的詳細情況,驚訝於馮玉祥的撤兵行動,並對閻錫山集團軍的危險處境十分擔憂。為顧全整個北伐戰局,白崇禧急電第四集團軍駐守湘鄂各軍火速北上,並命葉琪第12軍乘火車自河南趕赴河北正定、新樂增援。為了節省時間,白崇禧還規定補充乾糧、茶水的地點為信陽、郾城、新鄉、彰德(今安陽)、順德(今邢臺)、石家莊,除此之外,其他地點不准停留。

同時,白崇禧致電蔣中正總司令和馮玉祥說明前線戰況:「京漢正面之敵,反攻甚急。晉軍傷亡甚眾,而湘鄂(第四集團軍)部隊,因路壞車小,集中需時。」「屆時(晉綏軍以及前方戰局)是否可以維持,至為可慮。」白崇禧建議在四大集團軍發動全面總攻前,津浦線方面先攻占敵軍志氣已衰、由張宗昌、孫傳芳直魯軍防守的滄州,馮玉祥集團軍先行進至安國,以免突出望都之閻錫山晉綏軍孤立無援,並維持目前戰局。他認為,當前京漢線已有三大集團軍,為防止被敵軍主力各個擊破,惟有請蔣總司令親自督師京漢,統一指揮。(白崇禧《關於進攻保定及北京軍事報告》1928年6月《國民政府戰史編纂委員會檔案》)

白崇禧還寫了一封親筆信函,委派總參議何千里持信立即趕赴徐州,向蔣總司令面陳詳情。蔣介石當即召見何千里,看閱白崇禧信函後,又認真聽取有關詳情匯報。蔣介石對何千里說:「健生領兵北來,可以促成共同行動,至於(馮閻爭執引起的)地方人事我即通知由戰地政務委員會負責辦理。」(《北伐第四集團軍前敵總指揮部總參議何千里回憶錄》)

小諸葛白崇禧出面建議協調,蔣總司令也給予閻錫山大力支持,蔣介石一方面電勉閻錫山,並妥善解決馮閻爭執和矛盾,另一方面同時電請馮玉祥向前推進,至少要牽制奉軍,以挽第三集團軍危局(《蔣中正總統檔案:事略稿本3》)。馮玉祥接到蔣介石和白崇禧的電報,感到此前撤兵不妥,遂下令將已經後撤的韓復榘方面軍重新北調,向方順橋以東的安國、高陽進攻。這樣多少牽制了部分奉軍,緩解了一部分奉軍對閻錫山晉綏軍的壓力。

小諸葛增援正定鼓舞士氣 閻錫山兩出奇兵勇克保定

白崇禧鑒於閻錫山集團軍右翼空虛,與閻錫山會面後,當即電令駐守漯河的葉琪第12軍門炳岳師乘火車緊急趕赴河北正定,第12軍其餘兩師限三日內進抵河北新樂增援。與各方接洽協調妥當後,白崇禧又於5月23日返回河南,親自組織調遣指揮包括桂系鋼七軍和陶鈞第19軍總預備隊在內的湘鄂北伐各軍開赴河北前線。

5月27日,楊宇霆、張學良奉軍再度發起猛攻,在望都擊敗徐永昌右路軍,奉軍前敵總指揮戢翼翹指揮騎兵軍迂迴到晉綏軍後方,襲擊正定。恰在此時,白崇禧派出的先頭部隊門炳岳師趕到了正定,一下火車,便與奉軍騎兵展開激戰。在具有豐富騎兵作戰經驗的門炳岳師長指揮下,全師官兵奮勇反擊,擊退驅逐了敵騎兵。

得知小諸葛派出的先頭部隊已經來援並擊敗偷襲正定的奉軍,閻錫山第三集團軍士氣大振。5月28日,閻錫山不等第四集團軍主力自遠方趕到,便親自部署晉綏軍對奉軍提前發起全線反擊。他電令由雁門前來的李培基、楊士元兩師,在左路軍前敵總指揮張蔭梧指揮下,出滿城襲擊奉軍側背,擊潰左翼奉軍。

5月30日,晉綏軍朱存懷部占領張家口,而右翼在清風店、定州又遭奉軍猛烈反撲,京漢路正面戰線再度告急。閻錫山又急令趕到定州增援的趙承綬、孟興富等師襲擊奉軍側背,經過浴血激戰,擊潰右翼奉軍,京漢路正面的奉軍方解圍撤退。閻錫山第三集團軍勝利占領方順橋,鋒芒直逼保定,並威脅京津地區。  

北洋主帥張作霖見大勢不好,緊急電召張學良、楊宇霆、孫傳芳等前線大將赴北京開會,商討緊急應對方案。張、楊、孫三人皆無心再戰,於5月31日凌晨乘火車離開保定,奉軍放棄保定。

1928年5月31日,閻錫山第三集團軍商震部和白崇禧第四集團軍先頭部隊同時收復保定,馮玉祥第二集團軍韓復榘方面軍占領高陽,蔣介石第一集團軍陳調元軍團逼近滄州。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