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80歲老婦為亡兒討清白上訪28年(組圖)


一名80歲的重慶婦人,為被警方拷問致死的兒子討回公道,奔走上訪28年,雖然年紀老邁且身體漸差,她仍堅撐下去,只求還兒子一個清白。

80歲老婦為亡兒討回清白上訪28年
李裕芬老人2009接受本臺記者採訪。(RFA粵語部圖片)

在文革前已經喪夫的李裕芬,只有一名獨子範李。李裕芬接受本臺訪問時說,其子在1983年在派出所被警察毆打重傷喪生,但警方則誣陷兒子是服食精神藥物死亡,她一直為兒子尋求清白。在這麼多年,除了到重慶市各個政府部門上訪,亦不知多少次向北京中央政府部門求助,但到現時仍未有部門肯立即處理。

李裕芬:我找人大、最高檢察院,還有政法委,我告訴他們,你們不立案是錯誤的、違法的。

她憶述曾多次北京上訪,最深刻是前年到中南海,立即被帶到黑監獄囚禁了十多天。她說,事件受到傳媒和法律界的關注,人大委員會及最高檢察院在1998年開始,先後派人到重慶和多個部門開會認為可能是寃案,指示他們要盡快處理,但重慶官員互相包庇,加上其後十幾年,中央有關部門的高層很多亦已換人,事件一直拖下去。

80歲老婦為亡兒討回清白上訪28年
李裕芬。(李玉芬老人同意使用)

李裕芬:全國人大的領導、信訪局的領導勸我,就說你這一生已夠苦,對得起你丈夫,對得起你兒子,你應該想通嘛。我說我怎麼想得通,他們搞假案、寃案,我怎麼想得通!

李裕芬表示,在這些年間,她曾被誣蔑、陷害,多次被送院企圖指她患有精神病而囚禁她,但可幸她能夠脫身。她表示,在多年前求助無門時,曾經寫了一本報告文學,將事件的始末和過程公開,在傳媒的幫助下出版,雖然這書被重慶政府列為禁書,而北京亦要透過有關方面才可購買,但仍可賣出五萬本,她指現時身體比較差,記憶力不比從前,但仍準備再出版另一本報告文學,將這過去28年的經歷讓大眾知道,並會將所有的證據及各部門的文件公開,現時正尋求協助出版。

她又說,她現時生活非常困苦,兒子死後賣了房子打官司,只靠社會上的好心人和網民的資助。

李裕芬強調,無論如何,她會繼續堅持下去,為死去的兒子尋回一個公道。

住在重慶大渡口區的李裕芬,她的24歲兒子範李,因提醒一名女職工不要抄錯水表而被對方報假案誣告被打,警察之後帶走範李。李裕芬到派出所尋兒子,看見兒子扣上手銬,滿身傷痕和血漬,她又聽見兒子被毒打的慘叫聲。兩母子先被送返家,其後再送醫院,範李終傷重不治。警察曾三次到李裕芬居所,在沒搜查證下搜查,取走了一些工具如鋤頭、鐵錘等,後來又取走範李的病歷表,並說在其房間拿走一些精神科藥物。法醫起初鑑定為腦出血死亡,後來被人收買。警方最後指範李是服食精神科藥物死亡。


2009年的採訪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