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香港交鋒升級:「流氓政權」還是「強盜邏輯」?(圖)

2019-08-18 08:43 作者: 許波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警察對示威者暴力清場(圖: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8月18日訊】香港風雲突變,今天港澳辦發言人楊光在記者會上宣布:「連日來,香港激進示威者屢屢用極其危險的工具攻擊警員,已經構成嚴重暴力犯罪,並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這是對香港法治和社會秩序的粗暴踐踏,是對香港市民生命安全的嚴重威脅,是對香港繁榮穩定的嚴重挑戰。對這樣的暴力犯罪行徑,必須堅決依法打擊,毫不手軟,毫不留情。」外界認為,恐怖主義苗頭的定性很嚴重,也許會帶來很嚴重的後果。北京對香港抗爭的最新定性符合香港實際情況嗎?

胡平說這種定性當然不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事實上,這是當局自己的節目預告。就像當局派人黑衣蒙面冒充抗議者一樣,當局自己先製造恐怖局面,然後再以反恐名義收緊港人的自由空間。等後來真相大白,人們發現恐怖份子是假裝的,已經晚了,當局的目的已經達到。以香港目前這種情況的抗爭,完全無組織無領導,參與者蒙面,在這種情況下,派人混入做一些事情是非常容易的。這時候當局說這種話,那麼今後香港真的發生了恐怖襲擊,人們不該感到意外,因為十之八九就是當局自己的所作所為。所以當局這個時候的講話應該引起大家的足夠注意。

為什麼北京給香港抗爭運動加上如此嚴重的定性?這種定性會如何影響香港局勢,造成何種後果?

章立凡說他特意查了下恐怖主義的定義。百度百科說恐怖主義「通過暴力破壞、恐嚇等手段,製造社會恐慌、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財產或脅迫國家機關國家組織實現其政治意識形態等的行為」;維基百科說是「指一種會造成其所有者做出,為了達成宗教,政治或其他意識形態上的目的而故意攻擊非戰鬥人員(平民)或將他們的安危置之不理,有意製造恐慌的暴力行為之思想」 。如此看來,港澳辦說的「恐怖主義」有點像說香港當局自己,因為恐怖主義主要的襲擊對象是非戰鬥人員或者平民。現在武裝警員過度使用暴力,使平民受傷,這些都是錄像中記錄的。至於這些都是什麼人幹的?就像上星期討論過的污損國旗國徽的,這些人都沒有抓到,身份不明,可能是香港人,也有可能是大陸派來的人。再比如,記者問警察身上警員標誌是什麼,警察答不上來,還反過來威脅記者,這些都很說明問題。

香港局勢在急劇升溫,美中在香港問題上的交鋒也在不斷升級。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稱中共是「流氓政權」,而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公署針鋒相對,指責美國是「強盜邏輯」和霸權思維。外界注意到,美中兩國在香港問題上的交鋒急劇升溫,用詞激烈為近年之罕見。美國用「流氓政權」稱呼中共,這種指稱合適嗎?

胡平說中國參與締結的《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裡有規定,保護外交官及家人的安全是文明國家政府的起碼責任,哪怕兩國在戰爭狀態也是如此。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她不認為「泄露美國外交官的私人信息、她的照片、孩子的名字,不是什麼嚴正交涉,而是一個流氓政權會做的事,這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的行為」。按照《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一個政府可以宣布不歡迎某國外交官的某種行為,下令驅逐,但是泄露私人信息實在是個流氓行徑,做出這樣事情的政府就是個流氓政權。一般來說,披露別人隱私本來就是不對的,而這次中國政府的做法是對外交官個人安全的侵犯,是公然違反《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美國的指責是正確的。而華春瑩的辯解只是這不是中國政府所為,是媒體干的。所以這件事也有一個爭議,就是《大公報》是否是中國政府的工具,如果不是中國政府的工具,那就另當別論。但是現在美國的確是認定《大公報》就是中國政府的工具。

繼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公署指責美國是「強盜邏輯」之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要求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反思自身言行,不應拿媒體報導說事,藉此攻擊指責別國政府,更不應顛倒黑白、倒打一耙,企圖以此掩蓋美方干涉中國內政的事實。怎麼看美國駐港總領館官員在香港抗爭的敏感時刻會見反對派人士的做法,伊珠麗的確在干涉中國內政嗎?

章立凡說這幾天伊珠麗會見好幾方人士,有民主派、建制派、企業界人士和學生領袖,等於是把香港各方人員都見了。不能說見了反對派人士是干涉中國內政,見了建制派人士就不是干涉中國內政?按照《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領事官員的職責是什麼?頭一條就是促進派駐國和駐在國關係的發展,增進相互瞭解。如果伊珠麗不見這些人,能不能增進互相瞭解?外交官在駐在國見各派人士是各國通例。中國的外交官未必就不和美國的民主黨接觸吧?這很正常。帽子可以扣,但是要拿出事實,不能見面了就算干涉內政,要看雙方見面談了什麼。這樣說伊珠麗說不通。

中國官媒和香港親中媒體近日都在深挖外國勢力介入和「亂港幕後黑手」。據香港文匯報報導,上星期四伊珠麗在會晤黃之鋒等年輕人之前,還會晤了被中共內定為「亂港四人幫」中的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對此,人民日報警告美國,中國早已不是1842年的中國!香港是中國的香港,不容外部勢力染指!香港抗爭真如中共所說,是美國人策劃的一個大陰謀嗎?

胡平說香港的抗爭不是也不可能是外國策劃的大陰謀。一兩百萬人走上街頭,這哪裡是外國人可以策劃得了的?一個運動要搞到這麼大的規模,就連自己的政府都做不到,何況外國人?要說來自國外的干涉,那就只有蘇聯共產黨,被控制的也就只有中國共產黨。說現在的中國早已不是1842年的中國,還不如說現在的中國早已不是1921年的中國。當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初,領導人還需要蘇聯第三國際的認可,大政方針也需要第三國際來制定。香港事件最明顯的特徵就是自發性,無組織無核心,外部勢力想操縱都操縱不了。

胡平說美國斯坦福大學的戴雅門教授也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刊物《民主期刊》的主編。中國中共當局在指責美國勢力影響的時候常常會提到NED,就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可是NED是個公開的組織,他們的活動都在網站和報導裡公開。中共對此十分清楚,過去也沒有拿NED說事兒,只是最近在香港抗爭活動中把NED作為攻擊目標。戴雅門教授不久前接受《紐約時報》訪談中還對香港提出建議,對運動的激進化和少數人的暴力傾向表示擔憂。可是看到港人並沒有接受他的建議。由此看出,香港人的運動是自發的,並不是國外干涉的。換個角度說,國外可以操控倒是好事。中國政府「國外黑手」的指控站不住腳。

中國要求美國「收回他們在香港伸出的黑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美國介入的說法很荒謬。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也說,「我們堅決否認外國勢力是抗議活動幕後黑手的指控。認為數百萬人站起來支持一個自由和開放的社會是受了操縱的說法讓人難以置信。」指控美國是亂港幕後黑手,其證據能讓人信服嗎?

章立凡說這個問題要看香港反送中的遊行是怎麼起來的。自從香港回歸以來,中共對香港的治理出現很多問題,最突出的問題就是人大常委會2007年12月否決香港2012年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體議員的方案。普選本來是寫進《基本法》的,當時否定的理由是實際還不到時候,但是提出一個香港普選時間表,就是2017年底第五任行政長官可以經由普選產生,之後可以由普選產生立法會議員。這是北京自己提出的時間表,後來也是北京自己推翻的。這就是北京的思維:香港一定不能自製。

與此同時,美國方面做什麼了?章立凡說上週三美國政府提高了美國公民前往香港旅行的警告級別,國務院敦促美國公民,因為香港社會不穩,要格外小心,旅行過程中要避免示威活動,謹慎行事。由此看來,美國不願美國公民捲入香港事件,美國總統特朗普也說過,香港是中國人自己的事兒,當時推特上還有人說美國不夠意思,但是中國人爭取民主就得靠自己,他國人可能會同情你,但未必會有實質幫助。要民主、要自由,就得靠自己。中共指控美國是亂港黑手,還是需要拿出證據。不能憑照片、憑見面就說是美國在干預。

人們注意到,外國勢力介入的說法出現在7月1號香港出現激進的暴力抗爭之後,隨著警民暴力衝突的日益加劇,中共對香港抗爭的定性也愈來愈嚴重,直到最近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指出,香港正處在顏色革命的風口浪尖上。香港目前的抗爭運動是不是一場推翻專制政權的「顏色革命」?中共給香港抗爭加上顏色革命的標籤有沒有道理?

胡平說中共給香港抗爭加上顏色革命的標籤根本就是張冠李戴、文不對題。所謂顏色革命就是發生在中亞和東歐等獨聯體國家裡大規模的、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旨在推動政權變革和制度變革的運動,因為參加者用某個顏色或者某個顏色的花作為標誌,因此稱為顏色革命。有趣的是當年毛澤東說要反修防修,防止資本主義復辟,也用「改變顏色」作比喻,所以都是在說政權變更、制度變革問題。這樣看,香港今天的抗爭和顏色革命一點也不沾邊。因為港人就是要保護他們原有的制度,防範原有的制度遭受另一個制度的侵蝕。倒是另一邊的中共有人想搞顏色革命,比如人民大學的金燦榮說過在這麼鬧下去,乾脆一國一制算了。

另外,胡平說港人的抗爭,尤其是這次反送中抗爭的五條訴求,都是針對香港的情況,沒有針對大陸的情況。這和紀念六四不同,六四還有些針對中共政權的意味。這就說明香港的事情和顏色革命毫不相關,並沒有要改變制度的意思。當然也有港人提出口號,比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些口號的意思不明,可以有多種解釋,在這次香港抗爭中不佔主流。抗爭中最主流的還是五大訴求。

有人說顏色革命的定性可以給北京直接介入香港局勢提供合法性。香港目前的抗爭是不是顏色革命?北京堅持美國插手的目的是不是要坐實顏色革命的定性?

章立凡說看香港《基本法》中規定一國兩制50年不變,港人高度自治。香港人是否有必要要發動一場顏色革命來廢除掉這樣幸福的制度?實際上22年來,中共一步一步地蠶食掉香港的基本價值觀、香港一國兩制的基礎。現在已經有官員在強調一國,不強調兩制,甚至有些問題上還強調一國一制。實際上稱之為顏色革命,革命主題是誰?革命對象又是誰?章立凡5年前在美國之音發表的文章《香港需要顏色革命嗎?》中就討論過,香港根本不需要顏色革命,而在逐步顛覆一國兩制、自食其言、改變香港現狀的恰是中共自身。所以要提顏色革命這個問題,中共黨組織在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就是要顛覆香港的一國兩制。

外國介入或者外國是幕後黑手,這是中共鎮壓反抗運動的一貫伎倆,當年北京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如此,今年香港抗爭還是這樣。請教胡先生,有人說,把責任推給外國陰謀,就等於把自己的責任撇得一乾二淨,香港局面一發而不可收拾的真正原因是美國陰謀,還是港府和北京的失策?

胡平說中共鎮壓反抗運動的一貫伎倆就是安上境外勢力的帽子。香港這件事,大家看得很清楚,顯然是北京和港府自己錯誤導致。除了積累性問題,直接的導火線就是送中修例,進了地雷陣,引起連環爆,港人開始持續不斷抗爭。不管是深層原因,還是導火線原因,都是北京自己的失策造成的。

《時事大家談》討論過中國前總理朱鎔基2002年在香港演講的問題,他說過這樣的話:如果香港回歸祖國之後,在我們手中搞不好,我們豈不就成了民族的罪人?有人說如今香港搞成這樣,中共必須要找到一個替罪羊,以免成為民族罪人,於是美國陰謀論就出現了。

章立凡說8月6日,港澳辦召集香港500人到深圳開會。最近幾天一系列急轉直下的形勢和這個會有關。鳳凰衛視有評論員直接說,這個會代表了中共最高層的意志,當然最高層搞到什麼程度是7個人還是1個人,我們尚不清楚,但是的確這個會之後,形勢急轉直下,中共和港府方面的態度變得非常強硬,和這個會應該有關係。現在網際網路上也有說法,說這個會可能開得更強硬,甚至要派軍隊出動,但是香港建制派人士也不願如此。11月立法會就要選舉了,按香港目前的選情來說,對建制派非常不利,建制派目前的一點民意也可能會被中共毀掉。香港的形勢耐人尋味,當局這樣的做法到底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北戴河現在可能在博弈,也有人說北戴河沒在開會,但是章立凡認為北戴河很有可能在開會,只是沒有按照元老的意圖開會,甚至北戴河會議也對前景產生憂慮。現在連續由港澳辦出面,有些奇怪。以前這個角色都是中聯辦扮演的,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把責任全部推給外國,是否是從這個會議開始的?之前中聯辦的會議找過泛民派參加,但是這次會議沒有,等於全都是中共自己人,自己人統戰自己人分裂香港,挑動群眾鬥群眾,這都是文革的辦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