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不上朝鮮 川普要拯救這個美國的第三世界?(圖)



巴爾的摩的一間鋼鐵廠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鋼鐵廠Sparrows Point的一部分,隨著全球化已坍塌(JIM WATSON / AFP /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7月30日訊】(看中國記者憶文編譯)川普總統在推特上向非裔眾議員卡明斯(Elijah Cummings)開火,指責這個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不應對美墨邊境地區的情況指手畫腳,而他治理之下的巴爾的摩(Baltimore)地區實際上更加危險,被認為是美國最糟糕的地區,在那裡齧齒類動物橫行。「如果卡明斯在巴爾的摩度過更多時間,也許他可以幫助清理這個非常危險和污穢的地方。」

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Nancy Pelosi) 的父親曾是巴爾的摩市長 ,佩洛西稱卡明斯是「巴爾的摩的一位深受愛戴的領導者」,「我們都拒絕對他的種族主義攻擊並支持他堅定的領導。」

《紐約郵報》評論文章說,如今,美國政治上的運作規則似乎是,對非白人政治家的任何批評都被扣上「種族主義」的帽子,加以攻擊。川普(特朗普)沒有提到任何關於卡明斯皮膚顏色或種族的說法,只是因為卡明斯作為立法者和政治領導人,沒做任何事來改善他的選區。

川普是對的嗎?

5月,《紐約時報》雜誌刊登了一則封面故事,名為《巴爾的摩的悲劇》。該故事詳述了2015年騷亂之後,巴爾的摩從糟糕變為可怕。而一些人將這場騷亂視為冉冉升起,在「升起」的過程中,消防裝備被蓄意破壞。這是美國的幾個城市治理的失敗案例之一。

無論從何種角度衡量,這個全球性城市巴爾的摩都是「非常危險和骯髒的」,瀕臨崩潰。在美國最大的30個城市中,巴爾的摩的犯罪率最高,而且其暴力犯罪率也緊跟第一糟糕的底特律。巴爾的摩的謀殺案也排在第二,每10萬人中就有50多起凶殺案。這使得魔幻的巴爾的摩在殺傷力方面與牙買加、委內瑞拉和薩爾瓦多比肩。

「你會認為你是在第三世界的國家,」一位著名的參議員在2015年參觀卡明斯的選區時說道。「有數百座建築物無法居住。」這並非來自共和黨人的嘲笑,而是民主黨2020年總統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話語。

他在近4年前就曾提到,「巴爾的摩最貧困的居民壽命比在朝鮮獨裁統治下的人口還短。那是一種恥辱。」

不過,桑德斯當時對巴爾的摩的評論並沒有被譴責為醜陋的種族主義者,而是對美國未能幫助其陷入困境的社區進行的勇敢反思。

一些人認為,由於國會議員不控制垃圾收集或執法等地方問題,因此總統指責卡明斯對其選區的困境是不公平的。但卡明斯是民主黨在巴爾的摩一位有權有勢的人物。那裡的市長們在經營該市的過程中腐敗不斷,其中一位偷了貧困兒童的禮品卡,另一位將她數千本不可讀的書「賣」給了公立醫院系統。當地政府的律師瑪麗蓮·莫斯比(Marilyn Mosby)因對非裔青年弗雷迪·格雷(Freddie Gray)被警車運送時昏迷後死亡的案件調查拙劣而受到譴責。

以環境為由的去工業化使得大企業遷出巴爾的摩,追逐更低的人力和環境成本,並宣稱那些流失的工作一去不復返了。而大量藍領工人在失去賴以為生、保持尊嚴的工作後,很多人落入了吃福利、毒品和犯罪的深淵。川普總統就職以來正在將供應鏈重新帶回美國,他已創造了超過600萬個工作機會,非裔美國人的失業率創歷史最低。

《紐約郵報》文章說,卡明斯是腐敗、功能失調的政治機器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直接導致了巴爾的摩的苦難。

因為巴爾的摩本不必如此,那裡擁有相對較高的大學教育和家庭收入,以及許多穩固的僱主,包括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和聯邦政府。該地區發展的失敗在於像以利亞·卡明斯這樣的政治人物,他們在民選職位上工作了四十年。這是一個長期浪費發展機會和玩忽職守的故事。

不過,川普總統最近抨擊了一系列有色人種政客,包括Ilhan Omar、Ayanna Pressley、Rashida Tlaib、Alexandria Ocasio-Cortez、Maxine Waters、John Lewis。他首先掀起了軒然大波,似乎是要打破少數族裔不能被批評的禁區。爭議多了,時間久了,人民就不敏感了,種族牌就不管用了,美國人逐漸地將不會在意膚色,只是在意對錯,最終種族矛盾反而因此減少。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