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訪民維權風潮不斷 當局恐懼茉莉花(圖)


當局繼續借茉莉花打壓國內維權者,而要權利和尊嚴的民眾呼聲無日無之,週五北京訪民動態可見一斑。

當局借茉莉花槍打出頭鳥
警方週五第四次對胡軍就傳播茉莉花問題刑事傳喚的傳喚證。(胡軍提供/丁小)


北京南站警察阻攔訪民往國家信訪局。(權利運動胡軍提供/丁小)

據上海維權者消息,近千名上海訪民週五齊集北京國家信訪局,由於不獲接待,他們步行往天安門,途中被警察攔截押送久敬莊等候遣返,本臺記者當晚嘗試聯絡他們,電話已全部無法接通。

另外,由於前一天在國家信訪局一女訪民被毆打後沒有生命跡象懷疑死亡一事,當局為免更多訪民聚集抗議,北京南站週五眾多警察堵截往信訪辦的訪民,一度發生衝撞。

權利運動博客負責人之一新疆高位截癱維權人士胡軍告訴本臺:「昨天不是死人了麼?南站今天戒嚴,人都往那湧,有一個胸口都是獎章的老八路要求到信訪辦,警察攔著,老頭拿著棍子要發脾氣,警察就動手了,訪民們見狀就衝上去。」

他還提供了現場視頻。

胡軍認為,目前全國各地各階層每天都在發生對社會現狀不滿、要求權利和尊嚴的聲音,當局擔憂串聯一氣所以近月來借茉莉花事件主動出擊,清理維權界有一定能量的人士併進行恐嚇,他本人週五第四度被警方以傳播茉莉花信息為由刑事傳喚。胡軍:「全程錄像,問的還是上回那些東西,茉莉花。傳茉莉花的目的是什麼,傳給了誰、從哪兒來的。我說你們問了四回了,他說上級對你很重視。現在全國局勢不是哪一點的問題,而是全面性的,當局看誰都是敵人的時候,現在主動出擊,防止大面積的聚集,先抓一些人,恐嚇一些人,不同節點上活躍在前線的人,希望能夠延緩。」

三四月間幾名在訪民間和網路上都有一定能量的北京維權人士,先後被拘留逮捕甚至勞教,本週分別有律師前往會見,帶出當局欲加之罪、妄顧法律的各方面細節。

傷殘維權律師倪玉蘭和丈夫董學勤四月六日被警方從住處帶走,先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刑事拘留。本週四週五連續兩天,接受了家人委託的幾名律師前往西城區看守所要求會見,均被推托拒絕,其中倪玉蘭的律師程海週五告訴本臺:「昨天遞交了手續,他說要請示領導,按照律師法規定應該立刻安排會見,所以今天上午我們去投訴,投訴以後預審警察講可以安排會見今天下午兩點半,一點半我們準備出發時,又打電話來說有急事不行了。」

維權人士王荔蕻3月21日被警察從家中帶走並抄家,之後家屬一沒有收到過任何告知文書,只是打聽到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刑事拘留,直到4月20日檢察院批准逮捕。 本週三律師劉曉原在朝陽看守所內會見了她。本臺記者週五致電劉律師時他表示現階段不便多說,但強調一點,王荔蕻涉嫌的罪名已由「尋釁滋事」改為「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與去年福州三網友誹謗案開庭時她與網友前往圍觀聲援有關。

維權人士楊秋雨在第三波茉莉花集會日3月6號在西單拍照被警方帶走以涉嫌尋釁滋事刑事拘留,四月中被處以兩年勞動教養,他的妻子王玉琴委託律師對公安的勞教決定提起行政訴訟並於週三會見了楊秋雨。

王玉琴接受本臺採訪時指當局明顯是先定罪後堆砌罪狀:「楊秋雨這個訴訟律師要閱卷,警察說卷宗還沒寫好。律師說應該先寫卷後出教養票,先出票再寫卷不符合程序。」

而楊秋雨告訴律師被羈押期間雙腿中毒性皮炎,紅腫潰爛,家人諮詢醫生稱如不及時醫治可能引發多種疾病包括血癌,因此週三王玉琴向當局提出所外就醫的申請,同時要求立刻對楊進行身體檢查和治療。

其實在宣布勞動教養時警方也曾建議楊秋雨認罪配合,可考慮所外執行,被楊拒絕。王玉琴:「楊秋雨跟律師說他們那天跟我講過勞動教養所外執行,我不同意,我沒有犯法憑什麼要教養,那天我站在天橋上景觀挺好,我拍景觀有什麼犯法?昨天律師也問我了,如果讓他保外就醫的話,還告不告公安,我說繼續告,這是兩碼事情。」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