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達成協議?中美第七輪貿易談判廣受關注(圖)

2019-02-14 17:34 作者: 蕭洵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圖片來源:Riccardo Savi/Getty Images )

【看中國2019年2月14日訊】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和財政部長斯蒂文·姆努欽星期四開始與中國副總理劉鶴等官員在北京舉行為期兩天的貿易談判。這次高層級貿易談判因臨近達成協議的期限而廣受關注。

川普(特朗普)總統星期三對媒體說,正在北京進行的貿易談判進展很好。彭博新聞社援引瞭解內情消息人士的話報導,川普總統考慮把提高中國進口商品關稅的最後期限延長60天。。

川普星期二表示,他派出的「強大」團隊正在北京就達成協議進行努力,並表示,如果美中談判看上去在推進中,他會考慮將截止期限後延,但他傾向於不那麼做。他說,北京非常想要達成一個協議。但在被問到是否會在三月底前與習近平舉行峰會。他表示目前尚無此計畫。

市場本星期以來一路上揚,部分反映出投資者對美中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可能達成協議的樂觀預期。星期三收盤時,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漲117.51點,標準普爾500升8.30點;兩指數均達到12月3日以來的高位。

週三股市上漲還受到川普總統可能簽署一個邊境安全協議的消息推動。那將會避免因為拆案普和國會在修建邊境牆問題上繼續僵持而導致聯邦政府再度面臨關閉。

但是,美中貿易談判能否達成協議,或同意將期限後延,目前仍存在變數。儘管川普總統表示談判進行得「非常好」,但外界對於談判細節知道的並不多。

上週四,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說美中距離達成一個協議仍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儘管他同時表示,川總統對於達成潛在貿易協議表示樂觀。

財長姆努欽上週稱談判進展富有成效,但也承認仍有廣泛的問題有待解決。

本週一,先期到達的美方官員開始在中國商務部與北京官員展開談判。《華爾街日報》週二報導,兩國官員星期一開始進行的談判,旨在縮小雙方在如何讓步方面仍然存在的巨大分歧。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貿易專家威廉·萊茵施說,儘管他尚不掌握近兩天雙方談判的進展情況,但美方希望在接下來的一到兩週時間裏縮小分歧。

萊茵施說:「美國方面的態度是要看中國所作的讓步是否足以讓川普覺得值得會面。我們拭目以待。」

財長姆努欽週二晚間抵達北京。星期四,他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一道,與習近平的首席經貿顧問副總理劉鶴率領的官員進行為期兩天的高層級談判。

《華爾街日報》援引熟悉談判人士的話說,雙方希望趕出一個協議框架,在川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會面時最終敲定。川普曾在劉鶴帶團訪美期間表示,計畫和習近平會面,並說美中協議最終將由兩國首腦敲定。但上週,川普看起來又不打算在3月1日和習近平會面。

如果美中屆時無法形成一個協議,或者未能就談判延期達成一致,美國對價值2千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的關稅將在3月2日凌晨0點1分從10%升到25%。

2018年9月24日,川普政府針對價值2千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徵收10%關稅開始生效。徵稅前一個星期,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川普總統對美中貿易談判的進程不滿意。當時計畫中的第二階段關稅行動是在2019年1月1日將10%的關稅升至25%。而就在距離截止期限整整一個月時,兩國首腦在阿根廷舉行的峰會上同意貿易戰休兵三個月,希望屆時能達成一個協議,避免貿易戰持續下去。

但是談判一直未能取得突破性進展。過去的兩個多月間,美中完成了副部級談判。在華盛頓舉行了一次部長級談判。其間時有消息傳出,中國願意通過購買更多美國農產品和資源以縮小巨大的美中貿易逆差。

一月中旬,有報導稱中國提出了一個6年期進口刺激計畫,即到2024年時將美中貿易逆差將至0。據稱這個設想是以川普當選連任設定的時限。

一個月後,劉鶴率團赴華盛頓,與美方官員進行重要的部長級首次談判。劉鶴在白宮對川普說,中國當天進口500萬噸美國大豆。但隨後有報導稱,中國當天購買了100萬噸美國大豆,只有劉鶴所說的五分之一。

但談判的障礙並不在於中國打算購買多少美國商品,而是美國對中國存在的結構性問題提出的改變要求。在一個月前華盛頓的部長級談判前,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對媒體表示,雙方在這方面的談判幾乎沒有進展。而華盛頓的高層級談判也沒有在結構性問題上有進展。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華盛頓部長級談判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警告說,如果雙方本月仍無法取得進展,他將建議川普「我們可以在3月1日前了結」,建議提高關稅。

據報導,劉鶴在華盛頓期間,雙方討論了中國增加購買了美國農產品、資源和服務業,加快中國在金融服務和製造業部門的市場開放,改善對美國知識產權的保護等。報導說,中國領導層認為這些方面的舉措符合中國自身利益。

雙方在中國如何解決美國公司抱怨的強迫性技術轉讓,以及華盛頓要求北京改變保護主義的產業政策等。

中方一直否認有官員向美國公司施壓,要求轉讓技術,反而說外國公司是自願分享技術以換取進入中國市場。去年9月24日針對價值2千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10%的關稅生效後兩天,《華爾街日報》刊登了一篇詳細的報導,披露了中國如何系統性地攫取美國公司的技術。該報採訪了數十位美中公司高管和政府官員,參考了管理等文件,對北京當局如何系統性和有條理地榨取技術。文中所提及的案例中包括杜邦公司和其前中國合作公司間的糾紛。杜邦懷疑該公司掌握著該公司價值不菲的化工技術,耗費一年多時間試圖經由仲裁令其停止侵權。而後,該公司在上海的辦公室被20名反壟斷調查人員突襲,要求公司交出該公司全球搜索網的密碼,列印公司文件,檢查和沒收電腦,並恐嚇職員。

另一個例子是美光向美國加州聯邦法院對福建晉華偷竊其技術提出訴訟後,晉華在福建的地方法院對美光提出訴訟。該晶元製造商在一份聲明中指責美光粗暴地侵犯了其專利。而美光稱將會尋求所有可能的方法「大力保護我們的知識產權和商業利益。」而在去年8月的一次談判中,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對美方就此提出的關切作回應時說,美光和晉華就像兄弟,而兄弟間會打架。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貿易專家萊茵施說,美中間的這樣一個協議總會包含3個部分。他認為市場准入方面正在接近完成。知識產權保護方面,他認為中方不會做出美方想要的讓步,那就要看其是不是能做出足夠的讓步。第3部分,則是合規問題。萊茵施說,美國政府內部有關於中國是否遵守其承諾的懷疑。

萊茵施說:「我認為會確定任何協議需要有截止期,是否想要中方採取哪些非常具體的行動。而那也將是個很難談的問題。」

白宮在美中貿易問題上持強硬態度的官員和顧問堅持要求中國做出結構性改革。但專家們則看到,那樣的改革將會威脅到共產黨的統治,因而不會有所讓步。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理事會的國際經濟專家布拉德·塞策曾任財政部國際經濟分析助理部長。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不會徹底改變自己的制度,因而希望達到那樣的目的也是不現實的。他認為,敦促中國在一些具體政策方面做出改變則是可行。

塞策說:「中國可以在一些補貼和政策上做出改變,但那不包括其基本經濟體系的全面改變。」

塞策說,總是有形形色色可能的協議,而他所說的最高交易(maximum deal)則應該包含中國做出新的承諾,而美方則要說服中國履行它所做的所有承諾。作為回報,塞策認為美方可以取消去年針對價值2千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的關稅,如果美方認為中國在政策方面的改變不大,可以只取消部分關稅。

《紐約時報》週二的一篇報導談到美中貿易談判面臨的重大障礙,即確保承諾得以遵守。該報導援引不願具名的消息來源,稱美方談判人員希望建立起一個機制,如果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持續上升,將自動提升關稅。

貿易專家萊茵施說,儘管今後兩週會有大量工作要做,但也並非不可能完成。他說:「關於貿易談判,尤其和中國談判,你總會提到這一點,就是一直會談到到最後一分鐘。所以,在3月1日晚上8點前,你真的不知道會怎樣。」

 

(原題目:多方關注美貿易代表和財長的北京高層會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