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李剛」果然不是肇事者的狂想 「上」(圖)

2010-11-06 23:21 作者: 肖雪慧

手機版 简体 1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0/10/27/20101027161250496.jpg

一.事件回放

剛踏入大學不足兩月的陳曉鳳,在校內生活區遭遇飛來橫禍,被外來車撞飛致死。事發時,有幾十個現場目擊者,整個過程,當晚就由河北大學學生網上披露出來。儘管其後幾天情況詭異,目擊者在校內網站的帖子被刪、整個河北大學突然陷入整體性沉默,但還是有多位目擊者衝破封口令向多家媒體記者講述了事發經過。王克勤發表於10月25日的《河北大學校園「飆車案」調查》完整再現了當時情景,提供了包括目擊者講述、事發時照片、事發點平面圖等在內的詳情。26日,河北省省長表示,省委已成立工作組入駐河北大學處理此事,承諾「依法嚴肅處理」。可就在這天之後,各媒體突然整體性噤聲,就像事發後河北大學學子在威逼下突然沉默一樣。在阻擊輿論的無形大網之下,31日晚一個衛視是「漏網之魚」,播出了對事件的回顧。這半小時節目提供的重要情節,跟學生最初的網上發帖、跟《「飆車案」調查》和其他多家媒體披露的情節互為印證,對於判斷事件性質很重要。

1.事發地點、時間:

10 月16日21時35分左右,是學生下晚自習回宿舍的時間。這時一輛黑色轎車進入學生生活區南門,在一個女生宿舍樓附近停留幾分鐘後,重新啟動。車速很快,有目擊者感到「嗖」的一下經過身邊。21時40分,小車差點撞向從超市出來的一個女生,她躲過了,但車前方兩個女生沒有躲過。陳曉鳳被撞得整個身體飛起來,然後掉在小車前部砸壞了把擋風玻璃,再重重摔在地上,張晶晶被反光鏡撞倒在地。

2.撞人後無視躺在地上的兩個被撞者,揚長而去:

連撞兩人,車沒有停,快速駛向另一女生宿舍。兩三分鐘後,車原路返回,經過躺在地上的兩個女生,沒有停車反而加速駛向南門。憤怒的學生便喊邊追,最後,門衛關上大門,才把肇事車攔下來。

3.被攔後放言:「爸是李剛!」

肇事者拒絕下車,在門衛要求下和追趕而來的同學們怒喝下,幾分鐘後終於熄火,從車上下來。下得車,跟門衛有說有笑。同學怒責,這位後來才知道名叫李啟銘的青年吐出幾句令全社會震驚的話:「管你們什麼事?」「看把我車刮得。」「我爸是李剛!」

這幾句話一下子蓋過10月以來源源不斷出自官場的驚世言論,甚至蓋過江津區委書記王銀峰「你懂不懂風水?在這個地方你的建築起來了,就擋了政府的辦公樓。這裡是衙門!」「要想跟政府玩的人,我們陪到底。」「你知道什麼叫惡不?跟政府作對就是惡。」

「李剛門」給了深陷「風水門」輿論漩渦的王銀峰書記喘息之機……

4.當晚,事發現場的河大同學做了該做的一切

車禍發生後,現場同學打120急救中心、打110報警,追趕、攔截肇事逃逸者,拍下肇事車車牌號,網上公布信息……。該做的、能做的,他們在第一時間都做了。

兩個被撞女孩當即被送醫急救。

5.陳曉鳳死於顱腦損傷

20個小時之後,10月17日17時20分,顱腦損傷的陳曉鳳搶救無效死亡。這個懷抱夢想、從農村走進大學的20歲女孩的生命戛然而止,她一進大學就給自己定下的目標和實現目標的規劃,已經沒法展開了。

18日,保定市公安局給出陳曉鳳的《法醫學屍體檢驗分析意見書》,結論是:符合交通事故致顱腦損傷死亡。

二.撲朔迷離案後案

1.李剛父子信息

被「我爸是李剛」激怒的網民迅速人肉出肇事者及父親李剛的信息。有信息指,保定公安局的通告和媒體均以「某單位」指代的李啟銘工作單位,其實就是保定電視臺。網民甚至搜索出據說是李剛父子名下「五套豪宅」的詳細信息——地段、街道、樓盤名稱、房號、房子照片,一應俱全。

一個區公安局副局長靠工資收入無論如何也買不起這樣五套房。五套房究竟是否屬實?如果屬實,財產是何來路?公眾都有權追問,有關部門有責任給公眾一個交待。在全社會呼籲官員財產公示達24年之久卻至今無果的情況下,網民對若干起涉官事件的「人肉」結果都觸動了社會最敏感神經,無疑更觸動官員。再加網路爆出 「李剛門」的五套房信息,這種情況下,日前深圳宣布將立法禁止人肉搜索,對此舉,不管民眾作怎樣的不雅聯想,都再自然不過。

2.河北大學校方態度反常

案發後,事件立即上了國內很多網站頭條。但河北大學網站沒有任何相關消息,就像壓根沒有學生出車禍這件事。接下來,車禍現場反應迅速、表現出色的學生突然整體沉默,不甘心同學枉死真相被封鎖的學生只能通過給記者發簡訊和校外網站發帖透露消息,並揭露校方威逼學生,要學生三緘其口。

校方無異於給肇事者救場的表現,引起輿論嘩然和網民的疑惑。於是,今年3月中旬被海外某網站披露的河北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王洪瑞抄襲醜聞再度浮出水面。而抄襲醜聞後續發展中,一個重要情節引人注目:

王洪瑞的抄襲問題披露後,王不僅動用校內行政和紀檢力量調查、打擊被他懷疑為舉報者的教授,還動用公安力量。署名何達仁的《從大肆抄襲到惡意報復——河北大學黨委書記、校長王洪瑞「抄襲門」事件紀實》,是校園飆車致死人命案發生之前一個多月發表在學術批評網的。該文披露,2010年4月1日晚,王洪瑞在保定五星級大酒店「卓正國際酒店」宴請保定市公安局副局長等人,要求公安機關對「抄襲門」事件的舉報人進行調查。而保定市公安機關也真有介入,對多位疑似舉報人的教授進行騷擾和威脅。

該校校長借保定警界打擊舉報者的事在前,為肇事者救場在後。難怪有論者認為,河北大學校方在車禍發生後令人齒冷的表現,是投桃報李。

在我國大學現狀下,人們已經不奢望大學承擔其保存價值的基本使命,不奢望大學在社會價值失落、道德淪喪時充當社會良心的最後據點,但期待不要墮落到已然很低的社會道德水準之下,更不要違法充當幫凶。河大飆車致死人命案是刑事案件,目擊者有作證義務,假如目擊者有顧慮不願作證,校方的責任是鼓勵學生說出真相,並給學生提供必要保護。而校方濫用手中資源威逼學生閉嘴,既侵犯了學生的言論自由和對社會問題作出獨立反應的權利,也如法律界人士指出的,已經涉嫌「妨礙作證罪」。有必要納入偵查範圍。

3.保定警方發布的信息誤導公眾

案件發生後,保定警方發布的案情信息強調兩個被撞女生穿著輪滑鞋。這一強調,有誤導案件性質判斷的作用。之後,圍繞穿沒穿輪滑鞋,發生不少無謂的爭議,更有自稱李啟銘的老師的人發文指責兩個女孩穿輪滑鞋違反交通規則,自己就有錯。把校內道路跟公交路混為一談的說法,出自校外人不奇怪,但學校教師這樣說,是有意混淆;再以這種混淆把責任推給校內飆車的無辜死傷學生,就很無恥。

任何在學校工作、學習、生活的人都知道,校內道路不同於納入交通管制的公共道路。校內管制是有,但不是針對騎單車的和步行的,而是針對汽車。校內除工作用車和居住校內的教職工的私車,一般不允許外面車進入,現在很多學校建了地下停車場,教職工私車一般也不能校內行使,即使有特殊需要必須駛進學校,也必須遵守嚴格限速。這種對汽車進校的限制,乃是基於校園特性,出於師生安全考慮。

校園是數萬學生集中學習生活之地。上下課時間,教學區到生活區之間所有道路,師生成群結隊。課外,特別是傍晚後的校園,校內道路是師生散步、鍛練的場所。我一直住校內,人們在路面較寬處打拳、練劍、聊天,學生和家屬小孩穿輪滑鞋校內穿梭,是學校傍晚一景。為此,那幾天我在微博上多次表示,兩個女孩下晚自習後在自己學校,穿不穿輪滑鞋,都不能影響對肇事者罪責的判斷。

4. 央視做法不尋常

事發後近一天時間,肇事者李啟銘還是自由身,並未被警方控制。10月17日17時20分陳曉鳳死亡,晚上,李啟銘才被警方刑事拘留。對於一個校園飆車連撞兩人的肇事者來說,相當不正常。

10月22日,李剛父子露面中央電視臺《法治在線》欄目,接受該欄目獨家專訪。父子二人獲得充分的機會表現「誠意」;而悲痛欲絕的受害者親人卻沒有機會在這裡訴說他們的遭遇。

這種極端不平衡做法引起批評和猜疑。但直指要害的質疑是受害者家屬的律師張凱提出的。

張律師不是質疑央視對肇事者一方的採訪,而是質疑案件處於偵查期間,央視怎樣進入看守所去採訪犯罪嫌疑人的。

在致保定市公安局、望都縣公安局的公開信中,張律師提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訟訴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看守所管理條例》相關規定,只有公(安全)、檢、法工作人員和律師才有可能進入看守所,其他人根本不可能進入。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提訊人犯時才可能進入,而且必須持有提訊證或者提票,提訊人員不得少於二人,否則看守所應當拒絕提訊。至於律師進入手續更加複雜。在眾目睽睽之下,央視居然可以走入看守所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基於該基本事實和法律分析:我認為保定看守所及對其有管理職能的保定公安局涉嫌嚴重瀆職或濫用職權。根據央視報導稱:該採訪是李剛主動聯繫央視進行的。那麼,央視進入看守所的行為是否也是李剛聯繫的?」

央視既是違規進入看守所,那麼,看守所濫用職權或央視協助串供的可能,都在律師和公眾的合理懷疑範圍內。應如張律師提出的,立刻調查看守所的瀆職和濫用職權行為。

5.案件「異地辦理」和河北省政府表態

10月24日下午,保定市公安局新聞發言人辦公室在其官網發布:河北大學「校園車禍」一案,由保定市公安局指定望都縣公安局管轄,經望都縣警方依法對事故進行調查、取證及責任認定後,提請望都縣人民檢察院逮捕。

這似乎對法律界人士提出利害相關者應迴避此案而異地辦理是一種正面回應。然而,保定市公安局跟望都縣公安局是上下級關係,有著千絲萬縷的瓜葛,這種「異地辦理」,其實是忽悠。

26日,河北省省長陳全國表示,對於河北大學院內的醉酒交通肇事案要「依法嚴肅處理」,目前省委已經專門成立了工作組入駐河北大學處理此事。

這一表態使人們對此案能有一個公正結果,還受害者及家屬一個公道表示樂觀。然而,人們卻忽略了該表態對案件性質已經定下調子,把一個完全符合以危險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校園內飆車致死人命案定調為「交通肇事」。

而更詭異的是,26日之後,各媒體突然整體性噤聲。後來才知道,有權力部門已下令所有媒體撤離。

媒體撤離後,李剛一反在央視的道歉和「決不袒護」的表態,開始了駭人聽聞的大反撲。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