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賤在命 否 仁宗做試驗(數文)

2019-10-18 02:29 作者: 陸真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屠城之禁

北宋時期,樞密使王子純,受命去攻打洮州,消滅敵寇,但是久未能功下。他與左右的人,坐在城下,商量攻入洮州後,是否屠城,施以報復?忽然,城牆坍塌一缺口,有兩個士兵,拿著刀向王子純衝來,左右急忙上去阻擋,將二人抓住殺死,於是,屠城的計畫,便定了下來。

洮州城被攻下來以後,王子純開始指揮屠城。剛殺了幾個人,他忽然看到有一個小嬰兒,還躺在亡母的身邊吃奶,王子純心中油然而生惻隱之情,急下命令:停止屠城!

二、高瓊勸帝

北宋時期,宋太宗親自率軍征伐北狄,直抵幽州,將幽州城團團包圍起來。這天晚上,突然刮起一陣狂風,使宋軍人馬驚散,東奔西藏。慌亂中,諸將都不知道宋太宗的車駕在哪兒,只有節度使高瓊,始終隨駕左右。太宗被風吹得狼狽不堪,不免遷怒於諸將。

第二天風息之後,宋太宗便想對沒來見自己的諸將,施行軍法,嚴加懲處。

高瓊奏道:「昨天晚上的事,實出意外,諸將如果知道陛下的確切位置,難道就一定是好事嗎?我僥倖護駕左右,也不過是偶然的事罷了。諸將不可治罪。」

宋太宗恍然大悟,便打消了這個念頭。心氣平和,實感慶幸而已!

三、曾魯公打擊誣陷者

北宋時期,曾魯公擔任京兆尹。他的前任,因為不辨是非,好壞不分而被免職。

曾魯公到任沒有三天,有一個妓女就來告狀,說有官吏宿在她家。曾魯公看完狀紙,明白她的意思在於詆毀誣陷。於是不動聲色,只是命人檢查一下這個妓女是否懷孕。檢查的結果是無孕,曾魯公這才命人暗察這個妓女的情況,發現她合夥某些小人,一貫誣陷好人,淆亂是非。曾魯公便以故意誣陷官吏的罪名,對她施以重刑,並監押起來。

消息傳開,京城的善良百姓,全都歡欣鼓舞,拍手稱頌,而那些小人則心懷畏懼。很快,曾魯公便有效、公正地進行執法了。

四、腐粟為俸,自己親吃

北宋時,鄭天休擔任湖北轉運使。當時,荊南屯駐的禁卒,大發牢騷,說:「倉庫裡的粟米,已經腐霉,不能吃。」

鄭天休便命令掌管倉庫的官員,將庫裡的粟米支出,做為自己的俸米。

有一次會客,鄭天休就使用倉庫的米做飯,他大口大口地吃,把碗裡的飯,吃得一乾二淨,並說:「誰說這米不能吃呢?」

消息傳出後,禁卒再也不發牢騷了。並且消息越傳越廣,官吏們都慎言,誠實,吏風大變!

五、家法甚嚴

北宋時期,諫議官陳省華,為人嚴謹正直。他有三個兒子,其中陳堯叟做了樞密使,陳堯咨做了節度使,除堯佐做了丞相。

陳諫議(諫議官陳省華)的家法甚嚴,陳堯叟的妻子,是尚書馬亮的女兒,但這位千金小姐,也得天天做飯。有一次,馬亮在上朝的路上,告訴陳省華,自己女兒在家從未做過飯,請求免去她做飯之責。陳省華答道:「不曾讓她獨立做飯,只是讓她跟婆婆一起,下廚罷了。」

馬亮一聽,心想:唉呀!連陳諫議的妻子,也得做飯!便再也不說什麼了。

六、「貴賤在命」否?仁宗做試驗

有一次,宋仁宗駕臨便殿,忽然聽到兩名近侍,在爭辯什麼。叫來一問,才知道他們兩人,在爭論貴賤,甲說:「貴賤是命中注定的。」乙說:「貴賤是皇帝決定的。」

宋仁宗聽了,沉默了一會兒,命人取兩個小金盒來,各寫了幾個同樣的字,藏在兩個小金盒裡,這幾個字是:「先到的人,請保奏給事之職,有勞對他施恩。」放入小盒後,封閉甚嚴。

然後,仁宗先命乙,攜帶一隻小金盒,送到內東門司(管理賞賜的官府)去。仁宗估計他已走到半路。又命甲,攜帶一隻小金盒,也送往內門司。看誰先走到?

不久,內東門司保奏:先到的是甲。宋仁宗大惑不解,詢問之後,才知道,原來乙走到半道,摔了一跤,腳跌傷了,痛得厲害,所以走慢了。於是,甲雖後去,卻反而先到了。

甲說的就是:「貴賤是命中注定的。」那句話,他講對了!

(均據宋代吳曾《能改齋漫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