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怪事:肯定古代清官竟入獄(圖)

2019-09-30 08:25 作者: 遠歸人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明朝的清官海瑞被中共批判
明朝的清官海瑞被中共批判,肯定海瑞這樣的清官的朋友竟被投入監獄。(網絡圖片)

我以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身份,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全過程。文革結束以後,報紙上稱之為「十年浩劫」。我且不說浩劫,只來說說文革中許多怪事。一位持清官論者的同事竟然進了班房(監獄)。

文革前夕,因姚文元一文《新評歷史劇海瑞罷官》引發了關於清官和貪官的討論。持肯定者認為,古代清官在一定意義上推動了歷史的進步,例如白居易、蘇東坡在杭州疏濬河道,築堤西湖,實為杭州人民造福。林則徐禁菸,是個大善舉。海瑞為民請命,對受害百姓有利;持否定者認為,清官起了麻酸人民的壞作用,有利於延續封建統治,清官比貪官更壞。這一說悖論惹惱了清官論者,因而學術性的爭論持續很久。到了1967年,《紅旗》雜誌登出社論《兩個根本對立的文件》,說到「要害的問題是『罷官』。嘉靖皇帝罷了海瑞的官,一九五七年我們罷了彭德懷的官,彭德懷也是『海瑞』」。這些經歷過「引蛇出洞」的反右鬥爭而仍然有些天真懞懂的知識份子才知又上當了。清官貪官的討論也突然停止。後來從一位持清官論者的同事瞭解到,他因持清官論進了班房。

有一個時期,百貨公司售貨,要先問顧客出身,如果是貧下中農,工人階級,解放軍戰士,革命學生就賣,如果四類分子則不賣。醫院更進一步,如果是四類分子看病,不但不給看,還要叫他滾出去。

不多久街上出現了許多戴紅袖章的「紅衛兵」,他們「橫掃一切」,貼標語,下勒令,隨意衝擊機關,擅闖民房,查抄「四舊」,收繳「四舊」,燒毀「四舊」,砸爛廟宇,燒損字畫。刻有福壽字的桌椅、古瓷器、古香爐、古典文學,外國文學,帶龍頭的二胡,有龍飾的手風琴、綢緞被面、老賬本、老唱本、老式衫袍、老式用具、老工藝品……動不動就成了被沒收、被燒毀的「四舊」。接下去是抓人遊街。開始只是押著在大街上走,但很快就戴上了高帽,掛上了「黑牌」。從前只在毛澤東《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一文中讀到,在電影《東方紅》上偶然見到的高帽,此時卻迅速流行起來,讓人大飽眼福。做高帽的很有想像力,有狗頭形、豬頭形、牛頭形、魔鬼形、戲曲園紗形、尖頂形,還在高帽上貼了黃綠白黑色的長紙條,對被戴帽人極盡醜化。黑牌一般用紙糊,但為了增加「殺傷力」,有的用桌面、小黑板,黑牌裡塞上石塊或鐵塊,再用粗糙繩子或細鐵絲拴上,要直接掛到肉脖子上,在批鬥會或遊街時,「專政對象」稍「不老實」,就有人快速用力拖動黑牌,「專政對象」往往痛得哇哇叫,於是一切都認了,都招了,都「老實」了。一個「亂搞男女關係」的青年女子,被人脫得一絲不掛,脖子上拴一串破鞋,幾個人押著她在大街上遊轉,圍觀人員尾隨而行。這究竟算懲治還是在宣淫?

「破四舊」大遊行時,尼姑、和尚也被強行遊街示眾,許多菩薩、經書被七顛八倒堆在敞天貨車廂中跟著走,車上貼著「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標語。後來菩薩被燒被砸,尼姑和尚被同關一處,造反派得意忘形,勒令他們吃肉,結婚。一些單位的「牛鬼蛇神」被鬥爭完後,還要站到大街上示眾,有的從上午站到晚上11點多。有的紅衛兵帶著剪刀,專剪過往行人太窄的褲腳,留得太長,包得太大的頭髮。項鏈要取掉,太洋氣的衣服要換掉,塗脂抹粉更不允許。只見人群非藍即灰,非灰即黑,非黑即白,好不樸實。

紅衛兵串聯中也碰到過滑稽的場面,在江西,見到過戴高帽的人走在隊伍最前面,昂首挺胸,領頭高喊打倒自己的口號,後邊人群跟著喊。在杭州,著名的古剎靈隱大雄寳殿被封,透過窗欞,看到正殿24米高的釋迦牟尼像上貼了「砸爛舊世界」、「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大標語。虎跑的經幢被扳倒,一些殿堂改為竹藝工場。杭州西湖一片蕭索,但仍有人遊湖。白堤上有青年人騎著自行車飛馳而過,一邊散發紅衛兵戰報,其中有一張上面登了葉劍英說毛澤東可以活150歲的話。有人不滿說,明明是萬歲,怎說150歲?在上海,紅衛兵排起了長龍,為的是要在英國人造的國際飯店下留個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