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不變」言猶在耳(圖)

2019-06-23 08:00 作者: 閔良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6月16日,約200萬香港人參加「反送中」大遊行。(圖片來源:楚璧丞/看中國攝影圖) 

【看中國2019年6月23日訊】不管你承不承認,也不管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強調中央如何支持香港政府修訂那個「送中」條例,最近香港「反送中」大遊行活動,已演變成「國際話題」,這個地球上有二三十個城市熱烈響應。香港回歸大陸前,你見到過這陣勢嗎?即使一個小規模遊行,都不多見。之所以如此,顯然是回歸後,那裡的情形一天比一天讓香港民眾包括法律界不滿,據說這次遊行隊伍中就有穿黑袍法衣者。

什麼原因?就是大陸有些人一直在玩多年玩的把戲:講話(包括簽署的歷史性文件)不算數,出爾反爾,翻手雲覆手雨,即使向全世界承諾的,說要改變就改變,說不承認就不承認,而且不僅有改變和不承認的講話,還有行動,讓香港民眾覺得1997年回歸時簡直就是受了騙;而這二十多年來的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更是讓他們受到了莫大侮辱。

你看看「反送中」遊行隊伍中少年包括幼兒講的那些話或標語牌,就明白香港民眾現在爭什麼。有人問遊行隊伍中一少年:「你這麼小為什麼來參加?」少年回答:「為了我長大後有言論自由!」而一個看著不過三歲的幼童頭上也頂著一個紙板(陽光太強烈),紙板上寫著:「守護我的未來」。這當然是大人或者就是其父母給寫的。但這說明什麼?說明香港人已經意識到,如果這一代再不抗爭,他們的後代就要和大陸民眾一樣「享受」那種沒有自由民主沒有法治的生活——香港民眾真真在「為了下一代」而抗爭哦。

說到這裡,有一個關鍵問題必須要講清楚:依據香港基本法,香港是一塊高度自治的地方。這塊地方除了有外敵入侵,或是本土有人發動以將香港脫離中國大陸性質的武裝叛亂,中央政府才可以進行干預,或者說才有干預的權力。只要沒有出現這兩條,香港的一切,由香港人來處理,中央不得插手,而且是真正不插手,並非像現在這樣,表面不插手,實際上讓香港民眾處處都能感覺到中央干涉或叫插手的影子。

不錯,香港駐有中央派去的武裝力量,但誰都知道,那只是象徵性的。在今天,沒有任何力量會武裝侵佔香港。真要出現那種情形,不說中國不答應,就是美國、英國乃至全世界都不會答應。似這種情形,你說還有誰敢打香港的主意。

香港原本是一個眾所周知且名副其實的自由港,「鬧」到今天這地步,全世界都看得出,責任不在香港民眾,是大陸高層一貫思維造成,或者說是有人把對付內地那一套,又用來對付香港。然而他們忘了,香港回歸前,雖然屬於殖民地,但這是一塊文明自由且講法治的殖民地,香港民眾也早已受到自由民主與法治的洗禮。

人類進步到今天,誰都應該明白,一個國家也好,一個地區也罷,維繫這個國家或地區最根本的兩個要素,就是自由和法治。不管你那個地方是什麼意識形態,也不管你那兒是殖民地還是全世界都承認你有主權,有自由和法治,就是文明的,是進步的;相反,如果沒有自由和法治,就是野蠻的,落後的。意識形態或主權不代表文明或先進。

所以,今天很多人都懂得一個道理:如果是文明殖民野蠻,那麼只會讓野蠻變得文明,而不是相反。如果是這種情形,被殖民未必是壞事。而如果用野蠻去幹預和插手文明,文明只會倒退為野蠻。因此,這時我們會看到,已經文明的人群,在被野蠻干預和插手的過程中,一定會抗爭——眼前的香港就是一活生生例證。

很遺憾,直到今天,大陸高層中有人依然認識不到這個簡單道理。從這層意思說,眼前的香港,與其說是在用遊行表達香港民眾不滿,其實又何不是在給我們某些人「上課」呢。

當然,現在這樣一種事態下,有人肯定不會認為這是在給他們「上課」,相反,很有可能還會說這是「大逆不道」,這是「反了」。他們只喜歡聽像陳雲說的共產黨不能搞《新聞法》,喜歡聽鄧小平講的「四個堅持」,而對鄧小平後來講的話,就未必喜歡聽了。

大家都知道,鄧小平大概出於某種考慮,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曾講了幾句估計連他自己都難以自圓其說的話,那就是「四個堅持」,還要所謂「一百年不動搖」。誰都看得出,這不過是一個政治領導人一時的「想當然」,沒有任何邏輯性。

為什麼說鄧小平自己都難以自圓其說?因為你看,僅僅十年後的1990年1月,他在人民大會堂「會見香港知名人士李嘉誠」時,當著眾人面,說香港回歸後,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不僅五十年不變,五十年後也不用變了。他的原話是:「不會變,不可能變,不是說短期不變,是長期不變,這個道理我過去講了多少次,就是說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之後更沒有變的道理。」這次會見有視頻,趙忠祥解說,而當年已經八十五歲的鄧小平在講這幾句話時,沒有任何語言障礙,看視頻的人都聽得很清楚。

這樣,問題就來了。且不說他先前講的「四個堅持」和「一百年不動搖」都難以自圓其說,我們只想來「討論」一下「五十年之後更沒有變的道理」是什麼意思?什麼意思,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大陸與香港的社會制度完全趨同,而不是香港制度改為大陸制度,而是大陸制度變成香港制度:香港是什麼社會制度,大陸就是什麼社會制度。否則說不通。

香港回歸後是什麼社會制度?不用說,實行的仍是資本主義制度,而資本主義制度的核心,就是自由、民主和法治。可看看我們現在有些人,非但不是朝著自由、民主和法治進步,而是要將香港變為深圳,變為內地,要讓香港社會制度變成跟中國大陸一樣。

這才是今天香港男女老幼「反送中」的根本原因所在。我們某些人,你們明白了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