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縱橫:誰是做空中概股的背後推手(圖)

2012-08-06 11:37 作者: 甄仁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不久前,美國Citron Research在其官網發布長達57頁的研究報告,核心部分是指控恆大地產隱瞞嚴重的財務問題。報告同時稱恆大地產通過賄賂官員取得大量超低價土地,這些土地如果閑置,將面臨國家收回的風險。受此報告影響,恆大地產在香港市場股價一度跌逾20%。雖然恆大帶著六大投行的背書立即反擊,使其股價顯著回升,但該報告影響並未散去。時隔不久,又傳出在NASDAQ上市的雙威教育因內部財務混亂被摘牌。並且這一趨勢還蔓延至了歐洲,在德國上市的福建亞洲竹業股份公司因涉嫌財務作假而被投訴至德國金融服務監管局。一時間國內媒體驚呼,新一輪的海外做空中國潮來了。陰謀論的解讀則再一次慣性地將矛頭直指那個令國內無數高官高管嚮往的「西方反華勢力」,煞有其事的勾勒出一個打壓中國經濟的「全盤計畫」。

實際上,做空作為現代資本市場的一種運作手段自有其存在的道理,這一點國內的監管機構也是認可的,要不然就不會允許設立股指期貨。換句話說,做空只是實現資本逐利目的的一個手段而已,其本身並不帶有任何感情乃至政治色彩。而且做空是一把雙刃劍,可以傷人亦可傷己,玩的太大也許一不留神就將自己的身價搭了進去,沒有誰可以保證做空可以穩贏。也許有一個例外,就是做空海外上市的中國概念股,看起來幾乎是百發百中。到底這做空的背後是一股怎樣的力量能如此神奇呢?

孫子兵法中說:「知彼知己,百戰不殆」。每次海外研究機構成功的做空中國概念股,我們都驚訝於對方對中國的瞭解程度。不論是Citron Research還是 Muddy Waters,其研究報告的翔實程度真的很難讓人相信其居然是出自外國人之筆,沒有對中國商業模式深入瞭解的分析報告是絕對不能讓資本市場的投資人信服,以至於紛紛拋售股票套現的。如果真如國內媒體而言,做空中國概念股只不過是利用國外投資人對中國市場的不瞭解來散佈對公司利空的消息,造成股價下跌並以此漁利的話,那麼我們就解釋不了為何出現專門針對中國概念股的做空。

NASDAQ上來自世界各地的創業股多如牛毛,還沒聽說有專門做空印度,做空韓國,做空臺灣,做空香港股票的。事實上,即使是「厚黑」的國內媒體,也不得不承認被做空的中國企業大多都存在賬務上的問題。最集中的財務問題包括:公司提交給中國國家工商管理總局的文件跟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不匹配;公司提交給中國國家稅務總局的文件跟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不匹配;公司研發費用支出低,尤其是當公司擁有專利技術時;跟競爭對手比,利潤過高;公司財務報表中,應付款項太少等等諸如此類經不起推敲的財務細節。另外公司的內控、所有權結構、關聯方交易、未披露的內部股權交易等通常也達不到國際資本市場的要求。

問題就在於為什麼中國自己的投資研究機構不能發現呢,按照外國人不瞭解中國的思路,應該是中國人自己才更應該發現這些問題吧。這裡面的原因並不在於外國的這些做空機構有什麼更高明的研究手段,而是海外資本市場對財務問題的容忍度要遠遠低於國內的資本市場。說的直白一些,這些財務問題在國內根本就不算個問題,最多當成個瑕疵而已,所以也沒有人盯著不放,可到國際上這就變成個大問題。問題的背後實際上折射了當今中國誠信缺失這一可怕的社會現實。股份制企業制度其實起源於歐洲教會對名下資產管理的需要,所以一開始股份制度的核心在於管理人對教會資產的忠心盡職,直至演變至今天職業經理人對股東的投資信託責任。可是恰恰中國在建立所謂的現代企業制度時,完全將這一核心精髓拋到了一邊。

當年國企脫困的三大舉措之一就是股份制改革,扶植國企上市融資,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現在中國的股評人士經常談論股市是抽血而不是在造血,原因不就在這嗎?所謂的企業改制的目的是將政府的財政負擔轉移到資本市場,由老百姓的血汗錢繼續扶植這些吸血蟲。這一政策所帶來的負面效應是巨大的,中國資本市場在一開始就注定了其功能是融資,客觀上鼓勵企業為取得低廉的融資成本而不惜作假,而至於對百姓財富的信託責任則壓根不在政策的考慮之列,缺少對投資者的保護。在此等遊戲規則下長大的企業,到了海外往往會表現出強烈的水土不服。所以說,真正提供做空中國概念股機會的恰恰是中國企業自己,未來能做空中國經濟的也不會是索羅斯等國際大鱷,而是掌控中國經濟命脈,把持壟斷企業的紅色們。

點此在線閱讀【新看點】雜誌八月刊

點此閱讀及下載全部雜誌

新看點8月2012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