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偉案後北京再佔聯合國高官職位 傳出弔詭內幕(圖)


中共農業部副部長屈東玉6月23日「當選」聯合國農糧組織(FAO)總幹事。
中共農業部副部長屈東玉6月23日「當選」聯合國農糧組織(FAO)總幹事。(圖片來源:VINCENZO PINTO/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6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共農業部副部長屈東玉日前成為聯合國農糧組織(FAO)總幹事,投票前有消息指一些成員國的欠債突然全數償還。因情形和已被中共秘密抓捕的孟宏偉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時類似而頗顯弔詭,中共謀劃奪取聯合國職位的隱秘內情引起關注。

中共在聯合國再謀一重要席位 情形類似孟宏偉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

現年55歲的中共農業部副部長屈東玉於6月23日當選聯合國農糧組織總幹事,任期四年。他的前任巴西人曾連任兩屆。

屈東玉當選後承諾以中立和公正的立場領導這一聯合國機構。但從因為身兼中共公安部副部長的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去年突然被中共當局抓走一事,讓外界對中國在國際機構的高級公務員的獨立性抱有疑慮。

2018年9月,時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在回中國時突然失蹤,後來北京宣布其涉嫌受賄被捕。中共如此不顧國際影響拘捕一位在聯合國擔任高級職務的人令全球震驚。

美國《華爾街日報》今年5月6日披露,2016年,在巴厘島舉行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選舉會議上,孟宏偉成功上位。其當選的原因,是因為有一個中國代表團在現場遊說小國投票,承諾將向他們的政府和警察部門提供數10億美元的援助。

而這一次屈東玉當選也有類似情況,法新社報導指,從歐盟外交渠道的消息得知,選舉之前,中方發動了一場「富有挑釁性的競選活動」,隨之傳出一些糧農組織成員國的欠款在投票前突然付清,一些成員國的欠債突然免除的消息。不過,聯合國糧農組織與中國(中共)代表團都沒有評論這一傳言。

孟宏偉在位所為曝光中共國際圖謀

《華爾街日報》前述報導還指出,中國公安部高官能擔任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原本稱得上是一項中國的外交成就。不過,此舉被看成中國利用孟宏偉擔任國際刑警主席的身份,追捕流亡異見人士。

2017年2月,首次參加執行委員會大會的孟宏偉表示,自己有志成為國際刑警組織歷史上最積極主動的主席。

報導稱,他的前任們既無薪酬,也無實權,每年需前往里昂兩次,很少有人當選後離開祖國或放棄原來的日常工作。真正掌權的是五年選舉一次的秘書長,他手握該組織的預算權。但會議紀要顯示,孟宏偉說這種情況該結束了,秘書長應該執行命令——而不是下達命令。因此孟宏偉就和秘書長Jürgen Stock有了衝突,不過,Stock很少公開反對孟宏偉,卻用自己的方式私下裡設置障礙,如引用內部規則駁回孟宏偉調整國際刑警組織預算的要求。

孟宏偉帶了四名中國助手進駐辦公室,並在中國配了一個全職翻譯團隊,將大量文件翻譯成中文,如此一來與其共事但不會說中文的人感覺被排除在外。

曾與孟宏偉密切共事的人士表示,孟宏偉周圍的人都清楚中共想從國際刑警組織得到什麼。該組織曾多次拒絕對中方所謂的逃犯發出紅色通緝令。知情人士透露,執行委員會成員開會時經常有激烈爭論,令翻譯們應接不暇,起因就是孟宏偉想讓國際刑警組織與中共目的保持一致。

孟宏偉還推動國際刑警組織支持中共的「一帶一路」外交政策,但國際刑警組織執行委員會成員認為該組織不應為政治背書。

報導還引用知情人士透露,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孟宏偉沒有發出中方需要的紅色通緝令,因此,他與中共高層關係十分緊張,同時,他對中共黨內秘密知之甚深。正是因為這樣,他給自己留了後路,暗中做了高風險的定居海外逃亡計畫。不過這個願望還沒有達成,就以其「落馬」而收場。

今年6月20日,天津一中院官方微博發布消息說,被告人孟宏偉2005年至2017年擔任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中國海警局局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企業經營、職務晉升等事項上提供幫助,收受相關人員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446萬餘元。孟宏偉當庭表示認罪悔罪。法庭宣布擇期宣判。

中共謀求「佔領」聯合國:國內不講選票 國外一票不能少

一位歐盟分析人士對法新社表示,現在中國(中共)特別關心如何強化在聯合國的存在,尤其是在聯合國如何取得更多的高級崗位。專家觀察到,在諸多國際機構,國際基金以及聯合國分支組織等機構選舉時,中國(中共)非常積極。

這位分析人士指,傳統上中國(中共)十分重視聯合國涉及經濟及社會領域發展的問題,尤其糧食與農業的問題更是中國(中共)的重中之重。在這一背景下,由於另外一個國際組織——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傳統上屬於美國統領的領域,在這種情況下,糧農組織對中國(中共)非常有吸引力。

在香港浸會大學任教的漢學家高敬文指出,中國(中共)在聯合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可以使其儘可能堵塞所有針對其人權狀況的批評,並嘗試推行自己的標準。「中國(中共)企圖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改變國際秩序」。

《明報》24日就屈冬玉當選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總幹事一事評論稱,看來孟宏偉案並未影響北京爭國際組織領導。

文章稱,孟宏偉被公安部誘他回國拘捕,引起一場國際風波。上週孟被控受賄案開審,距他去年10月被捕未滿9個月,創同類案件偵辦的高速記錄,而他被指控的涉貪金額為1400多萬人民幣,亦相對遠低於同級貪官,孟本人在庭上即場表示「認罪悔罪」,雖未當庭宣判,但以其金額看刑期似不會太重。該案給人感覺有速戰速決、草草收場意味,似乎當局希望給這一醜聞盡快畫上句號。

文章指出,孟宏偉案似乎並未影響中方爭奪國際組織領導權的行動。今次糧農組織(FAO)總幹事之爭中,本來有5人競爭,但在中方成功勸退印度和非洲喀麥隆的兩名競爭者後,屈冬玉的對手只剩下美國支持的喬治亞前農業部長(長期留學美國)和歐盟支持的法國農業部女性部長級代表,結果,在194個成員國中,屈冬玉獲得108票,法國女部長獲71票,美國支持的那位只獲得12票。據報導,亞非拉發展中國家的票都投給了中國的候選人。

文章指出,中共在國內不講選票,在國際上卻注重選票,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要數人頭,故一票都不能少。

哪些中共官員在主要國際機構擔任高級職位?

一篇的英文報導指出,自1978年中共所謂改革開放以來,中共開始在全球重要機構大力增加其影響力。

但中國(中共)推薦人選在國際組織成功當選領導人,其實是藉助香港人獲得突破的,始於2006年香港衛生署前署長陳馮富珍出任世衛組織(WHO)總幹事。

此後,2008年5月,中共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林毅夫擔任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

2011年7月13日,曾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的朱民獲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

2013年6月,原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李勇當選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總幹事。

2013年8月,前中共商務部副部長易小准,出任世界貿易組織(WTO)副總幹事。

2014年10月,由中共政府推薦的趙厚麟於當選國際電信聯盟(ITU)秘書長。

2015年8月,中共政府提名的柳芳出任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秘書長。

2016年8月,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張濤出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縮寫:IMF)副總裁。

2017年7月,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被聯合國秘書長任命為主管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的副秘書長。

2018年2月,薛捍勤當選為國際法院(ICJ)副院長。

2018年7月,前衛生部副部長、現任中央保健委員會副主任黃潔夫,任世界衛生組織(WHO)器官捐移特別委員會名譽主席。

他們有特殊任務嗎?

除了已有越來越多的中共官員在國際重要組織中擔任要職。在國際組織中,還有為數不少的中共派出的工作人員。這些國際組織中的中共官員,他們自身是否帶有中共交辦的特殊任務?

時事評論員橫河對《看中國》認為有這一點問題:「貫徹中共的政策,比如排擠臺灣,禁止人權議題,阻止對新疆、西藏、臺灣相關議題的討論等,這要看具體職務所涉及的領域和許可權。如世衛組織就替中共的活摘辯護,公開吹捧中共的所謂器官供體改革等。」

據《看中國》此前報導,開始時主要由西方國家組成的國際組織在逐步受到侵蝕,除了中共用盡辦法拉攏小國投票,還有一個主要原因是這些組織的經費主要來自各成員國的會費和私人捐助。而中國現在已是國際組織繳費大戶。

以聯合國會費為例,其分攤比例是以各國支付能力為原則確定的,每3年調整一次。從2016年開始,美國依舊是繳納聯合國會費最多的國家,其22%的預算分攤比例維持不變。日本位居第二位,繳納比例從之前的10.8%降至9.68%。中國的分攤額度則從此前的5.148%升至7.921%,位居第三。

2018年8月14日,聯合國會費委員會發布的2019∼2021年通常預算的各國分攤比例的估算結果顯示,預計中國的會費將上升至僅次於美國的第2位,佔預算分攤的12.005%,日本則下滑至第3位佔9.680%。

這就是為什麼作為人權迫害者,在爭議聲中,中國(中共)依然能在2013年11月當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

華盛頓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與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國際組織保持著密切聯繫。他表示,「拿錢買路」是中國(中共)政府試圖改寫國際組織規則的辦法之一。中國作為成員國繳納的法定捐款已經成為了這些組織的重要財政收入,這也就意味著中共逐漸掌握了更多的話語權。

正因為這樣,向國際組織訴諸公平正義的要求或會因此淪為虛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