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略的照片 六四「燒死士兵」真相(組圖)

2019-06-05 04:41 作者: 陳剛

手機版 简体 3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這張照片拍攝於1989年6月10日,中共說這是學生燒死的士兵。
這張照片拍攝於1989年6月10日,中共說這是學生燒死的士兵。(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按:1989年六四發生後,中共曾在中央電視台播出新聞,說暴亂的學生燒死了幾名士兵,並播出畫面,幾名軍人的死狀十分凄慘,外國記者甚至於6月10日在現場拍攝到照片,事實的真相如何呢?

25年了,坦克、鮮血、廣場帳篷裡傳出的慘叫聲、被坦克壓成肉餅的人屍——這一幕幕慘烈的景象至今在我腦海裡歷歷在目。

1989年6月3日下午,我在天安門廣場聽到六部口截住了裝載武器彈藥的軍車,於是就去了六部口。在六部口看到兩輛大客車,裡面裝滿了機關鎗、衝鋒槍和彈藥,還有幾個押車的軍人。說是為先期化整為零、沒有攜帶武器進入大會堂的軍人運送武器彈藥。當時學生們主動維持秩序,避免人們哄搶武器彈藥。學生們既沒把武器送到天安門廣場,也沒就地分發。後來一些公安放了幾個催淚瓦斯,驅散了人群,把這兩輛武器彈藥車開到中南海裡去了。這起事件可證明,當時學生和市民根本沒有武裝自己的想法,中共所提到暴亂根本就是無中生有的鎮壓人民的藉口!

傍晚我離開天安門廣場,6月3日夜裡,一支解放軍挺進北京城的車隊被攔截在我家所在的石景山區老山前的公路上,我來到被攔截的軍車旁,與許多市民一起勸說解放軍不要對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和市民開槍。夜深時,從北京城裡方向開來了一輛救護車,車上躺著3個被子彈擊中胸腹部的昏迷的年輕人,救護車司機說解放軍在木墀地向市民和學生開槍了,市民和學生死傷很多,附近的醫院救治不了如此多的受傷者,所以把部分重傷者轉院。車上的3個重傷者準備送到衙門口的鐵路醫院的附屬醫院去。因為軍車堵住了道路,救護車過不去,於是我自告奮勇給救護車帶路,從另外一條路把重傷者送到衙門口的鐵路醫院的附屬醫院去。

我們把3個重傷者送到衙門口的鐵路醫院的附屬醫院去後,救護車司機對我說,他不敢沿長安街返回北京軍事博物館附近的北京鐵路總醫院,因為來的時候解放軍用衝鋒槍衝他們的救護車掃射,他們想繞道從豐臺六里橋回去,所以不能送我回老山,讓我選擇,要不我自己走回去,要不我跟他們的救護車到北京鐵路總醫院看看那裡的傷亡情況,回來好跟老山那裡攔軍車的人講講。救護車的司機還警告我:「你可想好了,前面可有生命危險啊!剛才解放軍還用衝鋒槍衝著我們的救護車掃射呢!」我把心一橫,就跟他們去了軍事博物館附近的北京鐵路總醫院。到了醫院後,醫院裡的情景,讓我震驚了。

血!到處是血!被子彈擊中的人太多,不僅治療室裡,連走廊上到處都是傷員,一直排到大門口,就像個剛經過激戰的戰地醫院,此景以前只在電影裡見過。尤其那些傷患痛苦的呻吟讓我有點害怕了,來之前光想到死亡了,忘了想到還有可能打不死,而被打傷呢,那得多疼啊!有一個場景至今歷歷在目,一個被擊中頭部的年輕小夥子躺在地上,血不斷從頭上的繃帶中流出來,喘一口氣,吐一口血,身下已經是血流成河,但是沒有醫生搶救他,我問一個匆匆路過的醫生為什麼不搶救他,這個醫生難過地告訴我,送來的死傷的人太多,根本搶救不過來,被子彈擊中四肢的在這裡都屬於輕傷,包紮一下,子彈都來不及取,就不管了,傷勢太重沒有太大把握搶救過來的也顧不上了,只有傷勢很重,但很有希望的才搶救。這個小夥子被子彈擊中了頭部,做個開顱手術最少要好幾個小時,恐怕把搶救別人也給耽誤了,還是把希望留給那些更有一些把握被搶救過來的傷員,只好任他痛苦中殘喘生命中最後的幾口氣了。關鍵還有一個原因,醫生們也沒料到解放軍真的會開槍!所以根本沒有儲存足夠的血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許多傷員死去。悲憤!如果早點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事先稍作防範,老百姓也不至於死傷如此嚴重呀!

6月4日凌晨我來到軍事博物館前的大街上,第一批戒嚴部隊已經殺過去了,老百姓也被打跑了,大街上只有我一個人,我看見地鐵站的窗戶和牆上佈滿彈洞。當時我有一種衝動,想去天安門廣場看看傷亡情況,於是向天安門廣場方向走,快走到木樨地橋時,想想解放軍已經大開殺戒,自己一個人手無寸鐵,面對幾十萬擁有坦克、機關鎗的解放軍戒嚴部隊,也不會改變歷史的命運了,去了天安門廣場十有八九不能活著回來了,於是又回到鐵路總醫院。

但醫院也不是久留之地,擔心解放軍會到醫院來抓傷員。一個人離開也不甘心,正好旁邊坐著一個被擊中腳的北京醫學院的學生,他的腳被紗布包紮後,子彈也沒取,醫生就顧不上他了。我說醫院還是很危險,我送你回家吧。他家住在五棵松附近的一個軍隊醫院裡。他告訴我,他是躲在一個崗亭的後面才撿了一條命,在他旁邊的一個大學生被子彈擊中腰部,當場就死了。

於是我找到一麵包車司機,一塊送他回家。當我們車行至翠微路時,看到遠處一隊軍車開著車燈迎面開過來,嚇得我們立刻把車停倒路邊,下車紛紛各自找障礙物隱蔽起來。車隊過去後,我們發現馬路上有一輛翻倒的軍車在燃燒,裡面還有4具被燒焦的屍體。路邊一位老大爺告訴我們,這是幾小時前衝過去的車隊的軍車。當時前面的一輛軍車突然拋錨,後面的這輛軍車為避免撞車急打方向盤,由於車速太快而翻到,引起油箱爆炸起火。一車的軍人紛紛跳車逃命,但有4個士兵沒逃出來,被燒死在裡面。後來中共就利用這起車禍,嫁禍北京市民,撒謊說是北京市民點著了軍車,燒死了4個士兵。

燒死的士兵,是誰給帶上的軍帽,又懸掛在車上?
燒死的士兵,是誰給帶上的軍帽,又懸掛在車上?(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我在五顆松路口看到被坦克碾成肉餅,一片血肉模糊,薄薄一層貼在地上的一堆人肉餡,中間陷著一些人碎骨和人的衣服,根本分不出來哪邊是頭,哪邊是腳,後來我發現有幾顆牙齒陷在肉泥裡,料想那邊曾經是人的頭部……後來聽我們學院的朱景康老師說,幾天後他路過那裡,正看見環衛工人用鐵鍬把那堆肉泥往垃圾袋裡鏟。

6月4日上午因為公共交通已經癱瘓,我只好從五顆松搭一輛北京130敞篷卡車回家。在車的後車廂裡,有幾個剛從天安門廣場回來的北方工業大學的學生,他們都顯得很悲憤,一個女孩一直在哭,我問她天安門廣場的情況,她哽咽的告訴我,解放軍在天安門廣場驅趕他們,在一字排開的坦克和裝甲車從長安街金水橋向廣場隆隆開過來時,有些學生還在帳篷裡,在坦克和裝甲車一路撞倒、碾碎廣場上的帳篷時,從帳篷裡傳出一片駭人的慘叫聲……

我的一位大學姓莊的同學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在天安門廣場,他指證,當時解放軍不時地從人民大會堂向廣場射擊,槍枝射擊時發出的火光在夜空中顯得格外耀眼,廣場上不斷地有人中彈,被抬走。

當天,我放在路邊的自行車,情急下也被放到大街中央去做路障,結果被坦克碾成鐵片。唉!全是對中共邪惡缺乏認知,根本沒料到會坦克開路,對付手無寸鐵的百姓,從5月20日幾十萬大軍壓境,到6月3日晚解放軍從四面八方殺進城來,整整14天,北京城各個路口連一個像樣的路障都沒建起來,毫無防範!

從「六四」開始電視裡24小時鋪天蓋地謊稱什麼北京市民和學生暴動,學生市民攻擊解放軍,平民和大學生沒有被解放軍打死一個,中共媒體顛倒黑白,媒體裡除了謊言還是謊言。當時強迫每個人明確表態支持中共所謂「平暴」。中共的電視宣傳的和我親身經歷的完全不一樣。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