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被賣了!」(圖)


「媽,我被賣了!」
據一項研究估計,2013年至2017年間,僅中國一個省就從緬甸強行娶走約2.1萬名緬甸女子。(示意圖/非本文圖片/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19年8月21日訊】紐約時報8月20日報導,尼約(Nyo),一個來自緬甸撣邦一個山村的女孩,她還不大清楚懷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但它卻發生了。她當時只有16歲。那個男人說自己是她的丈夫——至少翻譯應用是這麼顯示的。

報導稱,「新娘販賣在撣邦這裡很常見。」緬甸北部城市臘戍警方打擊拐賣人口專案組成員敏頓(Zaw Min Tun)說。「但只有少數人真正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據一項研究估計,從2013年至2017年間,僅中國一個省份,就從緬甸北部強行娶走了約2.1萬名緬甸婦女和女孩。

因為中國幾十年來的「獨生子女」政策,讓許多中國家庭為確保他們唯一的孩子是男孩,使用了基於性別的選擇性墮胎及其他方法,讓中國失去了數百萬名女嬰。

這些男孩如今已是男人,他們被稱為光棍,因為娶不到妻子可能意味著斷了香火。根據中國的人口數據,在性別失衡最嚴重的2004年,中國每出生100個女嬰,就有121個男嬰出生。

為應對性別比失衡,中國男人開始從附近的國家進口妻子,有時是強行進口。

緬甸少女上了賊車

去年從學校畢業後,尼約和她的同學普尤(Phyu)(因為她們是未成年人,本文採用化名)決定,她們想得到比這個貧窮的前哨能提供的更多的東西。

一個名叫珊枝(Daw San Kyi)的鄰居,通過另一個村民寧瑋(Daw Hnin Wai)的關係,向她們許諾了一份在中緬邊界當服務員的工作。寧瑋家的房子是村裡最好的,比其他人家的都精美得多,所以這份服務員工作的提議很有份量。

「我們信任她們。」現年17歲的普尤說。

2018年7月的一天清晨,一輛麵包車來到勐崖鎮把這兩個女孩接走了。顛簸的山路讓普尤暈車。珊季給了她四粒止吐藥,一粒粉色的,三粒白色的。

那之後,普尤對事情的回憶就模糊了。

現年同樣17歲的尼約,拒絕服用任何藥物。她的記憶比較清晰——她記得有幾次在邊境沿線的小旅館過夜,還有大雨導致她們本應去工作的餐館關門的故事。她記得坐過一次船,還坐過更多次汽車。

經過了10多天的旅行之後,兩名少女已經意識到,到餐館工作只是個騙局。

尼約說,她和普尤曾兩次試圖逃跑,但她們不知道往哪裡跑。後來,人販子把她們抓了回來,並鎖在一個房間裡。她們的手機沒有了信號。

有不少說中文的男人來看她們。有的人指著她們中的一個,有的指著另一個。「我有一種自己正在被賣掉的感覺,但無法逃走。」普尤說。

普尤拒絕了一個胖子,還拒絕了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她老在哭,但人販子叫她不要哭,因為她需要在未來的丈夫眼裡看上去漂漂亮亮的。

「我說,我不想結婚。」普尤說。「我想回家。」

但其中一個人販子對普尤說,她很幸運,因為他允許她在那些男人中挑選一個。

普尤的經歷

雖然這兩個女孩都不記得越過了邊境,但突然間,她們已在中國。兩個女孩被分開了,被配給各自所謂的丈夫,但在她們的記憶裡,從未填寫過結婚文書。

在坐了很長時間的火車之後,普尤以為自己到了北京。買下她的男人是21歲的袁峰(音譯)。這個城市有很多明亮的燈和自動扶梯。「那裡的房子真高,我都看不見頂。」她說。但其實,普尤不是去了北京,是在河南襄城。對於來自緬甸一個偏僻村莊的女孩來說,襄城似乎已經大得不可思議了。

袁先生試圖用他的手機作為翻譯工具與她交流,但普尤拒絕說話。她被鎖在一個有電視的房間裡。晚上,他會進到房間裡,在她胳膊上打一針,然後強迫她發生關係,她說。

普尤說,後來她假裝高興,所以不用再打針了。

他們去過一家購物中心,但袁先生到處跟著她,就連上廁所都不讓她一個人去。還有一次,他們與袁先生的姐姐和她的孩子們一起去了一個遊樂園。他坐了過山車。普尤沒有坐。

普尤學會了一些普通話短語。她說,她知道中文「不哭了」是什麼意思。她掌握瞭解鎖丈夫手機的密碼,當他夜裡喝醉酒時,她通過一款社交媒體應用程序給母親打了電話。

「我很高興看到了她,但她看上去已不是過去的樣子,」她的母親埃烏說。「她說,‘媽,我被賣了!’」

尼約的經歷

尼約不知道自己被帶到了中國的什麼地方,但她決心要找到答案。起初,她的丈夫高繼(音譯)也把她鎖在一個沒有網際網路的房間裡。尼約說,他打她。

但過了些日子後,他開始信任她,並允許她使用社交媒體,包括中國的社交媒體平臺微信。

高先生的母親和他們住在一起,她老擔心尼約太瘦,不會生孩子。她給自己的外國兒媳做了稠粥、粗麵條,還蒸了饅頭。「她總是說,‘吃,吃,’」尼約說,「吃」字用的是普通話。

尼約用手機偷偷拍下她能用來確定自己位置的一切:她所在的地方是河南省,是中國人口最多的省份之一,人口約一億,是緬甸人口的兩倍。在2005年的全國人口普查中,河南省是中國性別差距最大的地區之一,每百名女嬰相對的男嬰數是142。

尼約認為「我覺得他有錢,否則他買不起妻子,也蓋不起不起這麼大的房子。」

但事實是,購買妻子的往往是較窮的中國男子。然而,即便如此,他們也要花大錢來買妻子。撣邦一名跟蹤此案的警官妙梭溫(Myo Zaw Win)說,尼約是以2.6萬美元(約18萬元人民幣)的價錢賣掉的。

通過一名幫助解救被販賣到中國當性奴女孩的撣族女性,妙梭溫開始在高先生的微信賬戶上與尼約通信,他假稱是尼約的哥哥。

後來,高先生起了疑心,問妙梭溫到底是什麼人。他的回答只有一個英文單詞:「Police」(警察)。

這兩名女孩來到襄城兩個月後,警方敲開了她們丈夫的家門。「這些丈夫的家人對此案非常憤怒,因為他們花了很多錢,卻丟了老婆。」牛先生說。

一名警方只提供了姓名的中國男子趙某某已被逮捕,警方指控他強迫這兩名女孩陷入性奴役狀況。

孩子何去何從?

這兩名緬甸女孩在好幾週後才回到了勐崖鎮。她們先是被送到了中國的一個公安局,在那裡,她們被控非法移民。然後她們乘火車南下,來到撣邦北部一個被拐賣女孩收容所。

「當我看到標誌上的緬甸文時,我非常高興。」普尤提起她們返回緬甸的那一刻時說。

而懷有身孕的尼約回到緬甸時,曾決定把孩子送給別人收養。後來,她的孩子出生了。

「我曾想把她送給別人,但看到她後,我很愛她。」尼約說。「儘管她有那個中國畜生的嘴唇。」

報導寫到,寳寳九天大了,頭髮毛茸茸的,看上去的的確確是中國人。「像她爸爸,一樣的嘴唇。」「中國人。」她補充道,像是一個詛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