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政治動亂露曙光 瓜伊多任臨時總統(組圖)


擔任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的瓜伊多。
擔任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的瓜伊多。(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18日訊】由反對派掌控的委內瑞拉國民議會在今天表決,批准瓜伊多擔任臨時總統直到舉行新大選為止。而由原總統馬杜羅領導的委國政府昨天才剛表示,3年前出走的執政黨議員將重返國民議會。

由於瓜伊多(Juan Guaido)的議長任期將到明年1月5日,因此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的這項新決議,也意味著瓜伊多將繼續帶領國民議會。獲得華府支持的瓜伊多,在今年初宣布出任委國臨時總統,截至目前已獲全球50多個國家承認合法性。

對於國民議會這個決議,華府也表示歡迎,並認為此舉反映出「民主的反對派力量與團結」。

巴貝多(對話)機制早已結束

在2016年選舉中,社會主義執政黨代表由於失去控制權而出走國民議會。隨後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政府則另行設立制憲會議(Constituent Assembly),與反對派掌控的國民議會分庭抗禮。

而在昨天,馬杜羅政府剛宣示,「為了加強與擴大(與反對派)對話的利益」,他將率執政黨代表重返國民議會。只是在這項宣布後數小時,瓜伊多也隨即宣布,為了化解國家長期政治危機的會談,其實早就已經結束。

委國朝野會談原本預定在挪威奧斯陸舉行,之後再移往巴貝多(Barbados),而馬杜羅則於上月7日取消雙方會談,藉此回應美國對馬杜羅政府的制裁。

對此,瓜伊多表示,馬杜羅政府拒絕繼續會談已長達40多天,所以可確定的是,巴貝多(對話)機制早已結束。

馬杜羅政府釋放關鍵反對派人物 試圖邊緣化瓜伊多

就在國民議會確認瓜伊多擔任臨時總統不久,委內瑞拉司法部長沙柏(Tarek William Saab)也隨即宣布釋放關鍵反對派人物贊布拉諾(Edgar Zambrano)。

曾任委內瑞拉國民議會副議長的贊布拉諾,由於支持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o)籌畫的4月30日起義,在遭到政府逮捕後,被馬杜羅政府監禁在軍事監獄。

沙柏在聲明中表示,由於委內瑞拉政府與國家反對陣營派系達成部分協議,因此政府請最高法院釋放贊布拉諾。

反對派國會議員提摩提.贊布拉諾(Timoteo Zambrano)在推特認為,贊布拉諾的獲釋,象徵「釋放政治犯程序已經展開」。

此次贊布拉諾的獲釋,似乎與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政府昨天發表的消息有所關連。因為馬杜羅政府在與瓜伊多聯盟外的反對派邊緣政黨達成協議後,逕行宣布3年前出走的執政黨國會議員,可以回到反對派占多數的國民議會。

外界評估,馬杜羅此舉的目的,在試圖將瓜伊多邊緣化,因為國民議會在今天稍早才確認瓜伊多為議長。

而今年5月時,委內瑞拉最高法院才對外表示,贊布拉諾入獄的原因,是「公然犯下叛國、密謀與內部叛亂罪」。

導致委國通膨快速升高的主因,出於左派總統馬杜羅的連串錯誤經濟政策。
導致委國通膨快速升高的主因,出於左派總統馬杜羅的連串錯誤經濟政策。(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個國家 兩個總統的委內瑞拉

在通貨膨脹不斷飆高的委內瑞拉,經國際貨幣基金預測,認為委國在2019年的通膨將達1000萬%。如此令人訝異的通貨膨脹率,將令國內300萬民眾因為活不下去,只能選擇逃離家園。

而導致委國通膨快速升高的主因,則是出於左派總統馬杜羅的連串經濟政策,導致委國經濟嚴重衰退。只是在數百萬民眾遠離家園之際,馬杜羅非但不想解決問題,更變本加厲實行獨裁統治,包括:剝奪國會對經濟置喙的權力、強行解散國會等。

雖然厲行獨裁統治的馬杜羅在2018年5月贏得選舉,取得第2個6年總統任期,但國際輿論在觀察過程中,多認為這場選舉並不公正、違背民主,因此歐盟、美國等國家都不承認馬杜羅政權的合法性。

至於挑戰馬杜羅的,則是年僅35歲的政壇新手瓜伊多。原先擔任工程師的瓜伊多,在1月5日才剛成為委內瑞拉最年輕的國會主席。而瓜伊多也迅速展現出合縱連橫的長才,在擔任主席的短時間內,以勇氣、新想法與領導魅力,對反對陣營注入一股活水,不但讓大多反對派人士正式宣布馬杜羅是「篡位者」,也認為馬杜羅的連任選舉是場騙局。

在1月23日宣誓就任臨時總統的瓜伊多,在當時就表示將接掌國家行政權力,並舉行大選。瓜伊多的政權合法性,也迅速獲得美國總統川普,及世界許多國家領袖承認。

在政治僵局難解的情況下,坐擁石油,卻因經濟持續惡化,連煉油成本都無法負責,導致石油產量持續下滑的委內瑞拉,將如何走出困境,也考驗著臨時總統瓜伊多的智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