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十】三戰南昌大功告成 北伐軍攻克江西福建(組圖)

北伐戰爭系列文章(十)

2017-03-12 10:20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蔣介石總司令視察北伐革命軍。

王柏齡棄軍潛逃 程潛第六軍首攻南昌失利

1926年9月,蔣介石總司令下令,譚延闓第二軍、朱培德第三軍、程潛第六軍、黃埔第一軍王柏齡第1師總計約4.6萬兵力,分三路進軍江西。孫傳芳將20餘萬兵力分成五路,以其最精銳的鄧如琢、鄭俊彥、盧香亭、陳調元四個方面軍,重兵部署於江西堵截圍攻北伐軍。江西戰場開局,北伐軍處於敵強我弱,敵眾我寡之境,攻打孫傳芳「蘇浙皖閩贛五省聯軍」一波三折。

9月上旬,朱培德指揮譚延闓第二軍(魯滌平代軍長)、滇系第三軍共2萬餘兵力攻克萍鄉,魯滌平指揮第二軍張輝瓚、戴岳兩師及新投誠歸附的賴世璜、劉士毅第十四軍(原北洋贛軍)收復贛州,然後會合第三軍,在新喻(今新餘)與鄧如琢敵軍激戰三晝夜占領該地,再向樟樹方向進擊。程潛指揮湘系第六軍約9千人和黃埔第一軍王柏齡第1師分別克修水、銅鼓,繼占奉新和高安。

此時,第六軍總參議楊傑(後任陸軍大學校長、著名軍事家)見南昌防衛空虛,敵守兵僅600餘人,建議程潛在朱培德率軍到達前,先襲南昌。程潛遂指揮第六軍兩師星夜兼程,於9月19日率先占領南昌,並受到南昌人民熱烈歡迎。

隨後,黃埔第一軍副軍長兼第1師師長王柏齡、師參謀長葉劍英(1955年被授予中共元帥)率第1師胡宗南、孫元良、薛岳三個團約5千人進駐南昌。不料,王柏齡不聽程潛調遣指揮,玩忽職守,北伐軍遭到敵鄭俊彥、楊賡和援軍反撲。第1師師長王柏齡棄軍潛逃,第一軍黨代表繆斌不知去向,師指揮部亂作一團,團長孫元良率第2團擅自撤離陣地,薛岳率第3團攻打牛行車站失敗,導致南昌失守。一並連累總指揮程潛、總參議楊傑、第六軍、黃埔第1師胡、薛兩團在奉新被敵包圍,傷亡過半,方得突圍。程潛剃鬚化裝,靠當地百姓帶路,才得以擺脫敵軍,渡過贛江,到達萬壽宮附近,與此地的朱培德第三軍會合,並收容整頓部隊。

孫傳芳在奪回南昌後,乘勝調集三路大軍反攻,北伐軍被迫同孫軍背水一戰,若再度失利,敵軍將直趨武漢、長沙,攔腰截斷北伐軍。正在此時,李宗仁奉命統率桂系第七軍夏威、胡宗鐸兩路部隊共2萬餘官兵,自武昌日夜兼程,趕到江西戰場。

箬溪交戰北伐軍告捷 蔣介石決定發動攻勢


1926年,北伐軍江西作戰示意圖。(看中國製作)

朱培德與程潛等人開會決定,各軍後退,誘敵前進,相機聚殲。9月30日,敵第二方面軍鄭俊彥部1萬餘人向第三軍陣地進攻。朱培德指揮第三軍,與敵激戰至10月2日,占領萬壽宮。同日,李宗仁指揮桂系第七軍,翻越陽新和武寧交界處的羊腸山,在箬溪擊潰敵第三方面軍謝鴻勛部2萬餘人,取得了北伐軍入贛以來首次大捷。

北伐軍開始扭轉頹勢,士氣高昂。於是蔣介石決定發動攻勢,以奪取南昌和九江,下令朱培德第三軍進攻南昌車站及樂化,程潛第六軍和第一軍第1師(代師長王俊)進攻塗家埠,李宗仁第七軍進攻德安、九江,魯滌平第二軍進攻樟樹。為盡早克復南昌,蔣介石派白崇禧去第二軍督戰指揮。

10月初,北伐各軍按計畫發起進攻,但由於各軍準備不足,尤其當時通訊設備落後,總司令部跟各軍之間、各友軍之間經常聯繫中斷,各軍未能協調行動,只取得局部勝利。


廣西第七軍在北伐、抗戰、剿共作戰中屢建殊勳,被敵軍稱為“鋼軍”。圖為抗日鋼七軍。

10月3日,李宗仁指揮第七軍在德安血戰一日,便擊潰孫軍最能戰的盧香亭、李俊義部分精銳,截斷南昌、九江之間的南潯鐵路交通,使江西敵軍首尾不能相顧,取得江西戰場第二次大捷,蔣總司令特致電獎慰第七軍全體官兵。孫傳芳跟其軍師蔣百裡(保定軍校前校長、著名軍事學家)見企圖圍殲北伐軍的計畫落空,急忙自瑞昌調陳調元重兵增援,企圖合圍桂軍。李宗仁在無法得悉各友軍訊息的情況下,率第七軍脫出敵軍包圍,撤回箬溪。

程潛率第六軍、第一軍王俊第1師胡宗南、薛岳兩團攻克修水、建昌,後遭盧香亭敵軍包圍,被迫撤回。朱培德指揮第三軍在10月8日進至牛行、樂化地區,遭遇孫軍鄭俊彥、盧香亭部,鏖戰至12日,傷亡甚重,前進受阻。只有南線白崇禧、魯滌平指揮第二軍進展較為順利,於10月3日攻克樟樹,隨即向南昌迅速進逼。

北伐軍攻南昌功敗垂成 白崇禧建浮橋成功脫困

為盡快扭轉戰局,消滅孫傳芳,蔣介石坐鎮高安,親自指揮江西戰事,下令以黃埔第一軍為攻城主力,第二軍、第三軍配合協同,第二次攻打南昌。10月9日,第二軍、第三軍和第一軍劉峙第2師,強渡贛江,將南昌合圍。此次南昌攻防戰,對北伐軍和孫傳芳都生死攸關,雙方都決心殊死搏殺。


1926年,北伐軍士兵們挖戰壕準備進攻敵軍。

10月10日,傳來北伐張發奎第四軍、唐生智第八軍收復武漢三鎮的勝利消息,江西北伐軍士氣大振。蔣介石自高安趕到南昌,與白崇禧、朱培德、魯滌平等人會商。南昌城垣堅固,北伐軍缺乏重武器,加上背水作戰不利,白崇禧見蔣總司令攻城決心已定,將士們鬥志高昂,加倫將軍也贊成強攻,乃暗中密令工兵於贛江上游搭建兩座浮橋,以防意外變故。

10月12日拂曉,北伐軍開始進攻。第一軍劉峙第2師攻打德勝門、章江門,魯滌平第二軍攻擊進賢門、惠民門、廣潤門,朱培德第三軍圍攻牛行車站。敵守軍為阻北伐軍攻城,派400多名工兵連夜搜索城內所有商店貯存的煤油,在城頭上用水龍頭將煤油噴射於城外民居屋上,再縱火將惠民、廣潤、章江、德勝四門外附近商店民居全部燒燬,千年名勝滕王閣也被焚燬。北伐軍組織奮勇隊(敢死隊)冒著敵密集炮火,幾度架雲梯登城,傷亡慘重,未能奏效。

當晚,蔣介石率代參謀總長白崇禧等人親赴南門外劉峙第2師陣地督戰。半夜,當第2師正在作攻城準備之時,敵敢死隊突然從城下水閘中蜂擁而出,城中敵軍主力全數殺出,同時襲擊城西、城南,北伐軍猝不及防,與敵陷入混戰,喊殺連天,不辨虛實。劉峙攻城第6團被敵包圍,幾遭覆滅,情勢危急。

黑夜一片混戰中,白崇禧從容指揮全軍沿贛江東岸迅速南撤,至上游從事先搭建的浮橋渡江。第一座浮橋上迅即擠滿撤退官兵,為安定軍心,迅速撤離,白崇禧派騎兵快馬沿途通知各部隊:上游還有第二座浮橋可渡。大軍軍心始定,且戰且退,從兩座浮橋渡過江,終於後撤至安全地帶。
攻打南昌的同時,李宗仁指揮桂系第七軍,在南潯線上的王家鋪與敵軍血戰兩天兩夜,擊潰敵第四方面軍陳調元部,俘敵3000餘人,取得江西戰場第三次大捷,而桂軍也付出團長以下官兵傷亡2000餘人的慘重犧牲。

白崇禧製定破敵大計 蔣介石下令三路攻擊

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介石和代參謀總長白崇禧
1926年,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介石和代參謀總長白崇禧(右)。(公有領域圖片)

第二次攻打南昌雖然失利,蔣總司令並不氣餒,決心重整旗鼓,與敵再戰。蔣介石跟白崇禧、加倫將軍檢討了前一階段作戰失利的原因,關鍵是未能有效截斷南潯線孫傳芳援軍。他命白崇禧製定新的作戰計畫,下令將主力集結於南潯路以西地區整頓,補充兵員彈械,通知各軍暫取守勢,並調粵系第四軍及湘系賀耀組獨立第二師入贛增援。為加強指揮和協調各軍,總司令部立即趕購新式無線電通訊器材,並自箬溪經奉新、高安至樟樹一帶架設有線電話。

白崇禧迅速擬定了《肅清江西作戰計畫》,請加倫將軍發表意見後,蔣介石親自核定並向全軍頒發。該計畫核心要旨是:先以一部兵力肅清撫州之敵後,迅速以主力重兵配置於南潯線,截斷南潯鐵路,殲滅敵三個方面軍的主力,則南昌守敵不攻自破,肅清江西指日可待。

蔣介石隨即下令組成左、中、右三路大軍,發動全面進攻,「打破南潯線」之敵軍主力:(1)第七軍、第四軍、賀耀組獨立師組成左翼軍,李宗仁任總指揮,攻占德安後,警戒九江之敵,阻敵援軍;(2)第六軍、第一軍王俊第1師(胡宗南、薛岳兩團)組成中央軍,程潛任總指揮,攻占樂化車站後,與左翼軍夾攻塗家埠;(3)第二軍、第三軍、第五軍、第十四軍組成右翼軍,朱培德任總指揮,攻占蛟橋、撫州後,進攻南昌;(4)另設總預備隊,由第一軍第一、二師及炮兵團組成,劉峙任總指揮,集結於奉新、安義,隨作戰推進。

三攻南昌大獲全勝 孫傳芳江西主力被殲

1926年7月9日,蔣介石在廣州就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並誓師北伐
1926年7月9日,蔣介石在廣州就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並誓師北伐。(公有領域圖片)

蔣介石認為贛北作戰最為重要,派白崇禧攜帶《肅清江西作戰計畫》赴箬溪督戰協調李宗仁左翼軍。10月20日,魯滌平指揮右翼軍第二、第十四軍攻克撫州,切斷了南昌、撫州之間的交通聯絡。


11月1日,蔣介石在高安總司令部下達總攻擊令,命各軍將士,「務將孫之勢力迅速撲滅」,「寧為玉碎,毋為瓦全,能為最後之犧牲,始博最後之勝利」。朱培德、魯滌平指揮右翼軍攻占蛟橋後,進逼南昌城下。李宗仁、白崇禧指揮督率左翼軍擊敗德安、馬回嶺敵軍。

11月4日,李宗仁、白崇禧指揮督率第七軍、第四軍張發奎師擊潰九仙嶺盧香亭、上官雲相2萬敵軍,取得江西戰場第四次大捷。敵軍向塗家埠潰逃。

11月5日,李宗仁、白崇禧率第七軍自九仙嶺追擊逃敵至塗家埠,與程潛中央軍會師,共同擊破盧香亭敵軍殘部,取得江西戰場第五次大捷。桂系第七軍屢克強敵,被敵方面軍主帥陳調元稱為「鋼軍」。孫傳芳又調主力大舉南下,企圖包圍南昌北伐軍,蔣介石急調程潛、李宗仁所部前往增援。而程潛正患瘧疾無法指揮,乃請白崇禧代為指揮。白崇禧親率第六軍、第一軍王俊師胡宗南、薛岳兩團和第七軍陶鈞第1旅趕赴南昌增援。 

11月6日,蔣介石自高安親赴第三軍軍部,督促朱培德右翼軍攻打牛行車站,白崇禧率援軍連夜趕到。敵第二方面軍總指揮鄭俊彥見大勢不好,連夜率軍企圖逃跑,蔣介石即命白崇禧追擊逃敵。白崇禧騎馬親率追擊部隊,星夜追敵至馬口附近,令師長劉士毅立即毀掉敵軍通往餘干的浮橋,成功截住了正準備逃往浙江的鄭俊彥主力。

11月8日,蔣介石下令第二軍、第三軍第三次攻打南昌城。此時,南潯線及南昌城郊的敵軍已全部被擊潰,城內3千殘敵見四面被包圍,遂舉白旗投降,北伐軍終於收復南昌。

同日,白崇禧親率桂軍陶鈞第1旅,在馬口墟與敵激戰4小時,敵軍派使者請求洽降。白崇禧孤身入敵營,向敵軍說明天下大勢,宣傳革命軍人應為人民的利益打仗。小諸葛一番攻心戰,俘敵三個軍長,並使大約3萬降敵中的絕大多數人加入北伐革命陣營,繳獲步槍8千餘枝,大炮13門,子彈百萬餘發,輜重馬匹無數,繳獲的戰利品在南昌牛行車站堆積如山,僅孫軍主帥鄭俊彥隻身逃走。

至此,蔣介石統率北伐革命軍在江西戰場大獲全勝。11月9日,蔣介石進入南昌,「民眾歡騰,往日蕭條寂寞景象陡變為熱鬧市場,男女老幼,擁擠道途,爭相瞻仰革命軍旗幟之飄搖。」(廣州《民國日報》1926年12月9日)

何應欽率軍平定福建 北伐軍肅清江西全境


黃埔第一軍上將軍長何應欽。(除特別標注外,其它圖片皆為網絡圖片)

9月下旬,孫傳芳在江西圍攻北伐軍的同時,令第五方面軍周蔭人4個軍3萬人,由福建進攻革命軍大後方廣東,於10月上旬攻占廣東蕉嶺、鬆口、饒平(今三饒)等地。第一軍軍長何應欽指揮所部譚曙卿、馮軼裴、錢大鈞三個師,乘革命軍在湘鄂贛戰場節節取勝之機,轉守為攻,在廣東潮、梅地區進攻來犯的福建敵軍。

10月9日,何應欽出其不意,大膽迂迴,指揮第一軍譚曙卿第3師(副師長顧祝同)、馮軼裴第14師(團長衛立煌)突襲周蔭人在福建永定的總指揮部,攻占永定,然後回師廣東梅縣鬆口鎮,激戰至10月15日,敵兩個旅長起義投誠,俘敵4000餘人,計繳獲槍枝4000支,炮10門,敵主帥周蔭人帶十餘名親信,化裝逃回福建。

蔣介石給何應欽發電祝賀:「鬆口大勝,無限欣慰。吾兄指揮若定重為黨軍增光;周逆喪膽,閩殊不足平。」

為迅速攻克福建,蔣介石派總司令部總參議紐永健策反駐閩北洋海軍,並任命何應欽為東路軍總指揮,統一指揮入閩北伐軍。攻克江西南昌後,蔣介石又命魯滌平第二軍第6師、朱培德第三軍第7師、贛軍第十四軍第2師入閩增援,加入東路軍作戰序列。

10月29日,何應欽率東路軍克汀州。後在北洋海軍的暗中策應下,一路長驅直進,11月8日克漳州,11月23日克泉州。北洋海軍總司令楊樹莊、總長李鼎新於11月26日起義,指揮「江元」、「通濟」兩艘軍艦、兩架飛機和海軍陸戰隊,向搶渡烏龍江逃竄的張毅敵軍1萬餘人猛烈攻擊,敵軍逃跑至瓜山一帶,又被何應欽東路軍和起義的海軍陸戰隊前後夾擊,張毅敵軍糧彈斷源,只得投降,敵主帥周蔭人率殘部逃回浙江。12月2日,北伐東路軍不費一彈而收復福州,平定福建大部。

至此,蔣介石統率北伐革命軍,經過三月餘連續艱苦作戰,克復重重困難,終於攻克南昌,殲滅孫軍五個方面軍主力大部,肅清江西全境和福建省大部,軍威大盛。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