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信嗎?冥頑不靈的歸國博士「偷吃馬糧」(圖)

2019-09-09 15:00 作者: 余習廣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右派在北大荒勞動改造。
中國有千萬個知識份子一生經歷悲慘的遭遇,圖為右派在北大荒勞動改造。(網絡圖片)

按:留美博士董時光,滿懷愛國之情回到祖國,在整風運動中給學校黨委提了點意見,被作為極右份子處理,送去勞改。由於常年飢餓,只好撿馬糞中的胡豆充飢,結果被誣為偷吃馬糧,毒打致死。這是知識份子悲慘遭遇的又一案例,但只是千萬個被迫害致死的知識份子中的一個而已。正如另一位留美歸國的教授、翻譯家巫寧坤在自己的回憶錄裡所寫的:這只是血淚大海中的一滴。

西南師範學院的老師董時光是留美教育學博士。因大量發表反對美國出兵朝鮮,支持共產黨和毛澤東的激烈言論,被美國聯邦調查局作為親共危險人物,1955年被驅逐出境。回國時,周恩來親自迎接他。他是四川墊江人,一門三兄弟都是國內外著名學者專家。當時幾所著名大學力聘,因三哥董時恆是西南師範學院體育學教授,經三哥介紹,鄉情使他選擇了西師。這個受西方民主熏陶的知識份子,對現實國情茫然無知,可偏有士大夫的傲骨,幾年來與校黨委關係搞得很僵。

5月11日,西南師範學院黨委邀請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教師座談,《重慶日報》派記者採訪。董時光發言,開口就聲明:自己「從解放前就一直為爭取民主自由而奮鬥著,現在西師的領導以為我不積極,這只能證明他們不要民主。」他就西師存在的黨群關係、高校黨的領導問題,談了自己的觀點,批評校領導有宗派主義和官僚主義。還舉例說他回國不久,和幾個學生在毛主席塑像下拍照,為校警干涉,說領導規定不准照相。雙方爭執起來,校警報告給領導。他寫信給校領導,抗議這種沒道理的禁令。院長辦公室回信責備他「不敬愛毛主席」。他說這是搞封建王朝的那一套,等等。

5月29日,《重慶日報》以煽動性語言和斷章取義、篡改拔高的手法,對他批評一些積極份子不擇手段靠攏黨組織的話,改為「投降變節分子」,「善於曲膝的人」,「喜歡拍馬屁、無恥鑽營」,對阿諛奉承者應該殺掉……並冠以《我與「宗派主義」、「官僚主義」的鬥爭》的標題發表。董發現出入很大,要求更改,報社不予理睬。他認定這是耍「陰謀」,侮辱人格,於是寫信指責報紙斷章取義,要向他賠禮道歉,說要是在美國,他還要向法院起訴……《重慶日報》毫不客氣一字不漏又登了出來。一個從美國跑回來的知識份子竟與黨報較勁,這在全國也絕無僅有,一時間把個山城鬧得沸沸揚揚。

在20多天大鳴大放期間,董時光鳴放的大塊文章、講話,先後在《重慶日報》、《四川日報》多次刊出。在西師,他幾次主持民主論壇,每次校內外幾千人參加;校內幾乎每天都有他寫的油印短文,張貼在各主要路口。

董時光成了重慶高校中大受師生歡迎的大鳴大放「重炮手」,重慶大學、西南政法學院、重慶師範等十多所高校紛紛請他去演講。

據《右派份子董時光的反黨言行錄》、《李天德日記1957—1958》和李天德及其老同學的回憶:

上午九時,董時光由學生會主席引領到寅初亭。董先生西裝革履,風度翩翩,妙語連珠,讓同學們傾心不已。

董時光講起了他的鳴放意見。他說,重慶是我的家鄉,我去了西師,學校只給我一個講師待遇。我沒有計較,我是回家鄉獻身教育事業的,不是來爭待遇的。中國是社會主義制度,不是講人人平等,機會均等嗎?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出成績來。可惜我的想法錯了,我碰到一個外行,是學校黨委書記兼院長方敬(時任副書記兼副院長)。他不是為教師創造自由寬鬆的學術教育環境,而是製造麻煩。幾乎每天都敲打我們,一遍又一遍喊「學習馬列主義」啦,「改造資產階級反動世界觀」啦。就像《西遊記》裡的唐僧,自己一點本領沒有,人妖不辨,只會對孫悟空念緊箍咒。方敬就是唐僧,由他這樣一個外行管理學校,注定了我們教師無所適從。他不懂教學,又高高在上放不下官老爺架子,特別是對我這樣從美國回來的人,就像周身都帶著帝國主義病毒,百般挑剔和刁難。在他看來,不脫胎換骨改造,我就教不好學生!真是荒謬之極,奇談怪論!在美國,不搞思想改造,不照樣出了楊振寧和李政道,拿了諾貝爾獎嗎?按他那一套來改造知識份子,絕對出不了諾貝爾獎得主,十年出不了,二十年、三十年也出不了!這些年來,對知識份子搞思想改造,要他們「脫褲子洗澡」,「割小資產階級尾巴」,真是無聊至極,侮辱人格嘛!知識份子盡心竭力搞社會主義建設,頭上卻戴圈緊箍,真讓人心寒。

方敬不像領導,像是唱讚美詩的,舉件小事讓同學們看看其人品。學校有一對年青人結婚,請他主婚。他卻大放厥詞,說今天兩位新人能幸福地結成終身伴侶,應該感激毛主席!托毛主席的福,你們才有今天的相愛結合,你倆要牢記毛主席的深恩大德等等。講完這些肉麻的話,他轉身對著毛主席像三鞠躬。同學們,這說明什麼?溜鬚拍馬,阿諛奉承!年青人結婚,關毛主席什麼事?當了紅娘牽了線?今天結婚托毛主席的福,明天新娘懷孕,生小孩,還是毛主席的功勞?這種馬屁精,把毛主席捧上了天,上同太陽救星,下管人間煙火,實際是搞個人崇拜嘛。赫魯曉夫對斯大林的揭露,揭示了一個殘酷的教訓:搞個人崇拜,就會把中國引向造神時代,就會產生個人獨裁!我們的歷史任務,就是要開創民主新局面。這次整風,就是要整掉這種阿諛奉承,搞個人崇拜的作風。

台下學生極為亢奮,有學生高喊:董老師,講一講美國民主是啥子樣子的吧!

董時光談起中國民主建設要借鑒美國的問題。他說,美國是兩黨制,共和黨和民主黨,靠人民的選票輪流上臺執政。台下在野黨死死盯住台上的執政者,一旦發現違背法律和民意,就起而攻之,直至把總統趕下臺。這就叫「得民心者得天下」。國家政權的本質是什麼?是協調人民利益,保護人民安全的社會權力和結構。民主是不可抗拒的世界潮流,為什麼?就因它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政治行為的革命,是以和平、有效、理性、最低成本的方法,選擇國家執政者和管理者。國家者,全體公民之國家,非一人一姓一黨之國家。民主制度是每個選民,以手中選票,來選擇真正能夠代表自己利益和意志的執政者,全體選民遵守少數服從多數的規則。中國的建設和發展,是全體公民自己的事情。「解放前」,共產黨批判蔣介石以黨代國、一黨獨裁、個人獨裁,並以民主自由為自己開國綱領。一黨執政,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毛主席真偉大啊,整風運動就是要還權於民,讓人民先擁有監督權,然後走向民主選舉的共和制度,這是根絕幾千年中國專制暴政的偉大創舉,我舉雙手贊成……

李天德回憶說,董時光關於民主的一席話,對他產生了至為深遠的啟蒙影響。

董時光還談到對學習西方,特別是美國,好的東西好的科技都可以學,不能一切只學蘇聯老大哥,「一邊倒!」他隨心所至,滔滔不絕,博得大學生們陣陣掌聲。

正當大鳴大放如火如荼之際,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什麼?》,吹響了反右鬥爭的進軍號。

接著,《人民日報》又發表了《工人說話了》等社論和評論,反右運動如狂風暴雨鋪天蓋地而來。

《四川日報》《重慶日報》連篇累牘發表批判文章,對董時光的批判火力尤猛。6月11日,《重慶日報》報導《董時光繼續散播反動言論,西師師生員工群起駁斥》,說董時光對「盧郁文匿名恐嚇信事件」提出疑問,認為這可能是當年德國國會大廈縱火案的翻版。董受到猛烈批判。

西師為鬥倒大右派董時光,向各大學發出邀請。重大學生會挑選了一批黨團員和口才好的學生,李天德入選其中。西師批鬥會場坐滿了人。主席台上,拉起「揭發、批判、鬥爭反黨反社會主義右派份子大會」的橫幅。

李天德回憶說,董時光被帶上臺時,失去了往日的風采,但「士可殺而不可辱」的傲然氣度,對一生逆境的李天德,具有人格示範的意義。年輕人心理成熟階段,英雄崇拜的選擇及心理積澱,必將產生長遠影響。

《李天德回憶錄》(草稿)中說:

主席台上,大會主持人同董時光爭執好久。董時光怒氣衝天,走到麥克風前,極力克制了好一陣,語氣沉悶地說道:「主持人要我交待攻擊污蔑黨和社會主義的言論。我不明白,我的哪些話是攻擊污蔑?共產黨要整風,叫大家大鳴大放提意見,暢所欲言,言者無罪,怎麼又說我是攻擊污蔑?攻擊污蔑的標準是什麼?誰來制訂?總不能隨心所欲說人是攻擊污蔑、反黨反社會主義吧?哪有這麼不講理的霸道作法!」

台下立刻喊起口號:「不准董時光繼續攻擊污蔑!」

「董時光必須老實交待,向黨和人民低頭認罪!」

董時光理直氣壯地對著麥克風大聲喊:「如果你們認為我攻擊污蔑了共產黨和社會主義,那攻擊了又怎麼樣?!執政黨犯了錯誤,難道還不准公民批評嗎?在美國,公民不但可以批評總統,還可以叫他下臺。中國到底還是不是人民共和國?我們到底還是不是公民?公民到底還有沒有權利批評執政者?!憲法明文規定的公民權力,到底還生不生效?!」台下幾千人口號驟起:

「不准右派份子囂張!」

「右派份子董時光必須低頭認罪!」

董時光蔑視地喊起來:「既然喜歡呼口號,你們就喊吧。至於說低頭認罪,我向誰低頭?向誰認罪?我有什麼罪?你們有什麼權力宣布我有罪?你們是法官?不是法官,怎麼可以指控一個公民有罪?真是豈有此理!」

主持人搶過話筒宣布:「董時光是一個頑固堅持反黨反人民立場的右派份子。在這裡,我要嚴正地警告董時光,你想抗拒這場偉大的反右鬥爭,是決沒有好下場的,到頭來只能粉身碎骨,身敗名裂,自絕於黨和人民!現在大家來揭發批判!董時光,你好好聽聽人民的吼聲吧!」

幾個人站起來高喊:「我來揭發!」有個男子不等主持人允許就上了主席臺。他滿腔激憤說:「我懷著無比憤怒的心情,揭發聲討右派份子董時光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滔天罪行。一是污蔑我國沒有民主,不如美國民主;二是攻擊偉大領袖毛主席搞個人崇拜;三是攻擊我國向蘇聯老大哥一邊倒的外交政策;四是攻擊我們教學大綱學蘇聯,是教條主義死搬硬套;五是污蔑我國不尊重人權,大肆販賣資產階級人權觀;六是污蔑校黨委獨攬大權……」

台下不少人舉手要上臺揭發。主持人不假思索地要一個女同學上臺,她就是那對新婚夫婦的女主人。她一臉激動地說:「當年我結婚,敬愛的方書記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向毛主席三鞠躬。董時光害怕我們對毛主席無比熱愛,無限崇拜,惡毒攻擊污蔑方書記是搞個人崇拜。我們就要無限崇拜我們的偉大領袖……」

小老廣來信,重慶幾千個「勞動教養」的極右派,都到大山裡修內(江)昆(明)鐵路去了,小老廣和王家炳編在一個組,還有董時光和好些有名的大右派。那裡勞動強度和生活艱苦程度,讓人難以想像。剛去不久,就有人跳懸崖絕壁自殺。

李天德感嘆不已:董時光放棄美國的高薪厚餉,回到大陸建設祖國,想不到竟落到勞動教養修鐵路的下場,真是悲劇!

但情況遠比他想的嚴重

小老廣、王家炳等先被送到戒備森嚴的轉運站,百多人擠地鋪,連高粱也不讓吃飽地待了半個月,然後送到峨邊縣沙坪農場白夾林中隊勞改。宿舍是三大間山茅草蓋的長草棚,四周牆壁用稀泥塗上,穿風透雨,還不如解放前地主的牛馬圏。山上砍下樹棒用草繩捆成長長一溜,鋪層山茅草,幾十人擠在一起睡統鋪。一日三餐喝苞谷水粥。和他們一起的幾千人,除董時光外,還有西南作家協會創作部委員劉盛亞,中國美協副主席、著名畫家汪子美,中共重慶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王匡時,民盟重慶市委宣傳部長和組織部長李康與蘇軍,諧劇專家王永梭。這些民族精英,現在卻成了豬狗不如的階下囚。由於飢餓和過重的體力勞動,很多人患了水腫,據從該勞改營出來的人反映,絕大多數「犯人」,相繼死於大飢荒,成了無棺而埋的野鬼。

為改造開除公職送勞動教養的這些「反黨反人民的右派份子」,1958年4月15日,四川省公安廳勞改局調集了全省四五千名年輕力壯的「右派」建立了四川省公安廳勞改局「四一五」勞改築路支隊,小老廣和王家炳和董時光被調入該支隊,去修築內昆鐵路。董時光被編入27隊。內昆鐵路要在崇山峻嶺中放炮炸石開山劈嶺架橋修路挖隧道,「罪該萬死」的右派當然是最佳人選。不少人因此摔下懸崖絕壁,屍骨難尋。1959年10月,內昆鐵路停工下馬,「四一五」勞改築路支隊又轉戰涼山修成昆鐵路,此時口糧下降,菜裡看不見油珠,勞動強度極大,飢餓再次向襲來,大批右派水腫,工地上經常發生猝死。

1960年3月,成昆鐵路下馬,「四一五」勞改築路支隊部分右派和反革命被送到雷波、屏山、馬邊三縣交界的「雷馬屏勞改農場」,那裡是大涼山和五蓮峰山脈交界的大山區,荒無人煙的蠻荒之地。董時光當養馬的馬倌。當時大飢荒席捲勞改農場,董時光也全身浮腫,飢餓和勞累已經把他折磨得完全脫了人形,嚴重時走路都摔跟頭。一天,他竟然有了個在他看來一定是比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更加偉大的發現:在馬糞蛋中,竟有一兩顆沒消化了的胡豆!他趕緊動手,在一堆馬糞找胡豆,然後淘洗乾淨,比人參還寳貴地放進了口中。從此,董時光最大的樂趣,就是在馬糞中尋找那比珠寳更珍貴的胡豆,並將找到的胡豆洗淨曬乾,積攢起來,以備更嚴重時充飢救命。一段時間,他竟積攢了一小袋!一天,他正吃點心似的享受那胡豆時,被「同改」發現,立即向幹部匯報,說大右派董時光偷吃馬糧。批鬥會上,幹部安排的「改造積極份子」帶頭,其他犯人一擁而上,將他當場打斷三根肋骨,口吐血沫。送農場勞改醫院後,不治而死,終年48歲。

八十年代右派平反,董時光問題仍得不到解決。家人反覆申訴,他大哥董時進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州立大學教授,國際知名農學家,美國國務院農業顧問,引起有關方面重視。1984年5月13日,西師才為他正式平反。

 

往事微痕」供稿

「往事微痕」更多故事請看﹕
http://www.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