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飛隨筆】大千誰同道 溪山可獨行(組圖)

2018-11-20 11:57 作者: 軼飛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范寬早年學畫,模仿李成手筆。李成之畫輕嵐淡霧,秀色可掬,連石峰都如飛動的雲頭。圖乃李成的《茂林遠岫圖》。

繼五代之後,山水畫在北宋時期成為主流題材。且宋人不類唐人好為華麗的金碧山水,而是更為崇尚以水墨為主的高韻古意。其中宋初諸名家又以李成范寬之作為最高。可惜的是,李成的真跡在當時就不易得到,所謂的不易非是真作太少,而是偽作更多,流通於市,以至亂真。所幸的是范寬的作品在人間歷劫千年,到了今天猶有真跡留存。

范寬,字仲立,本名范中正,其人性情溫厚大度,時人遂以「寬」稱之。


范寬擅長山水畫,初與李成、關仝被稱為北方山水畫派三大主流,並列「北宋三大家」。圖是李成的《讀碑窠石圖》。

范寬早年學畫,模仿李成手筆。李成之畫輕嵐淡霧,秀色可掬,連石峰都如飛動的雲頭,這故然是一種妙想,亦是對大千世界的觀照。范寬學李成,蓋由天賦所在,一學既得精妙,然而終究是學步他人,不及原作的神韻。後來范寬大悟「師於人者,未若師諸造化」,於是他避開前人舊跡另闢蹊徑,去了終南與太華,付此一生參悟畫道真機。

惜哉並無更多記載可以令我輩與范寬同行,好在他留下了一幅《谿山行旅圖》,記錄了他這一生中不知是哪一次的遊歷。薄絹輕柔,不足盈握,其上作千仞之峰倚天壁立,使人望之駭心動目。而峰頂之上,茂密的叢生著不知是終南之表的老樹或是太華之巔的奇松,總之山頭好作密樹,這幾乎是范寬一貫的風格。


《谿山行旅圖》記錄了范寬的某次遊歷。畫中的飛瀑鳴泉,自是生機的所在。

與山峰同在的是水。所謂飛瀑鳴泉,自是生機的所在。水色明白,石隙窅黑,徘徊其處,瀑布之水氣,山骨之寒氣,萬木之清氣逼面而來。飛瀑之下煙靄如霧,彌漫山谷,而方才碩大的巨峰,到了這裡竟忽然淡作海上蓬瀛般的縹緲,此一番大開大合也真是范寬才有的大家手筆。

一段空的境界之後,跳躍而出的是一片山溪,於春光之下,亂流明滅,曲曲折折,斜出旁溢,令人有種意想不到的欣喜,頗有「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意思。

山溪之旁仍作大石突兀,依然密樹叢生,而我似乎可以聽到與溪水喧豗相應的山鳥或靈猿的啼叫。


范寬《谿山行旅圖》的放大局部圖。(以上圖片來源皆為維基百科)

如此順流而下,得一河,過河而得其岸,登岸而得一山間小徑,從通向不知何處的那一端悠悠然走來一隊商旅。旅人畫的很小,幾乎不能看清。這大概是因為天地之偉大,所以人要畫得渺小,但卻不可缺少。畢竟在那些摹寫天地的絕美的境界中,總希望留一個角色屬於自己--行於范寬的溪山,風塵僕僕卻也心無旁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