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 讓全世界民主國家正視一個事實(圖)

2019-09-02 07:15 作者:東洲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香港網友發起8月31日在灣仔修頓球場集會,主題為「召集十萬基督徒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庞大伟/看中国)

G7峰會各國領導人26日就香港議題,發表聲明重申《中英聯合聲明》存在與重要性,支持香港自治,並呼籲避免暴力。 

早在此前,美國參眾兩院多名重量級議員已就香港問題表態,措辭強硬,凸顯美國人民對於香港市民一面倒的支持。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警告中共:對香港抗議活動的任何暴力鎮壓都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參議員盧比奧則認為,香港問題凸顯中共是邪惡的專制主義者。盧比奧說,共產黨違反了對於香港回歸的所有承諾,這代表他們即使他們和美國簽訂協約,也同樣不會講誠信。 

我個人認為,講得最一針見血的是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中國首席戰略家羅伯特•斯伯丁。他說:「美國政府會支持香港。不僅僅是來自政府,而且還有美國國會和民眾;而且不僅僅是美國,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他們都看到了中共把施加於中國大陸民眾的(惡法)強加於港人,他們也看到了港人的和平抗爭。(惡法)於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來說,這都是不可接受的。」 

羅伯特還說:「它深深地懼怕美國的憲法,因為美國憲法的創建是為了防止在我國境內的任何一個機關擁有絕對的權力。一旦這個理念在中國人民的思想和心靈中建立起來的話,它將是中國共產黨心上的一把刀。為了保護它自己,它必須壓制這些自由,不僅僅是在自己的國家,而且延申到國際上。憲法比個人或軍隊更強大有力,這個理念一次又一次地表明了人們普遍地想要獲得自由的生活。」 

我認為,有必要深入詮釋羅伯特先生的這段話。如眾所知,美國是一個憲政國家。衡量一個國家是不是現代的文明國家,就看他是不是一個憲政國家,中國顯然不是憲政國家。我指的憲法,不只是那部文字上的憲法,而是這個國家從每個人民到政府的整個運行邏輯。現代憲政國家幾乎是奉行「主權在民」,權力是分立而制衡。更重要的是,他是公民社會,公民既承擔社會的義務與責任,同時也是這個國家的主人。這樣的公民擁有自主權,都是一個個獨立的個體。 

中國並不是憲政國家,關鍵「人民共和國」幾個字都是騙人的。就說Republic這個字,字面翻譯就是「重新-公眾化」,就是說,你掛上這個字,就代表你是一個公眾治理的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由人民公眾一起治理,是嗎?中共國的是共產黨一黨專政,是一個違反憲政精神的政權。連招牌都是假的。 

美國人的世界觀其實也簡單,就看你是不是普世價值所認定的憲政國家,就在價值觀上,你是不是一個文明國。如果是你文明國,那我們就是朋友與夥伴,可以合作與協同。前提是我們運作的邏輯是相同的,所以我們可以互相信任。如果你不是呢?那就看你這個政府是不是危害到美國的國家安全與利益,甚至會看你是否違背美國的價值觀。 

中國人講了幾千年的天下為公。可是,真正天下為公的並不是當今的中國,反而美國在其內部的確是一個「為公」的社會,不只是制度,而是來自於每個國民的心性與素質。從美國政府與人民的表態支持香港來看,美國的確是「天下為公」的國度,對於遠在亞洲的香港,能夠關注他們的人權,這就是「公天下」的表現。 

香港反送中運動,讓美國與全世界民主國家正視一個簡單的事實:就是中共國並不是一個文明的國家,距離現代普世文明的均標甚遠。其次,中共在美中貿易談判中所表現出來的屢次背棄前約的行為,各種說話不算數,以及國家級的專利與知識產權的竊盜,再再凸顯中共的確遠不是個文明國家,雖然美國一直「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中共為了打擊香港人民的反送中運動,其手段也被看清。除了繼續抹黑反送中運動,其他如動用黑社會,還有在海外搞大外宣,宣傳反送中運動為港獨。其留學生還大罵髒話,凸顯其素質之低劣。就在這兩天,他們逮補了幾名年輕的代表性人物,無非是製造恐怖氣氛。他們全面鋪天蓋地的打壓,就是不肯走出來和市民理性對話。可以理性和平解決的問題,為什麼非要搞得這麼腥風血雨? 

羅伯特先生說得精彩,中共領導人就是害怕美國憲法所代表的意義,就是國事為大眾所共同治理。 

記得一百多年前,孫文先生就說過一樣的話,政治乃眾人之事。他要建立的是一個合眾國,就是Republic of China。孫文先生是廣東人,當年的革命志士多是廣東人。孫文說,香港給了他革命思想的啟蒙。這位廣東人看見美國英國的憲政,心嚮往之,於是推翻滿清,建立民國。可是,中國人豈是那麼容易被啟蒙?時值今日,中國人還是奴隸思想居多,很難讓憲政思想生根,讓人民從奴隸變為公民。這個質變不完成,中國人如何改?如何真正富強? 

我個人以前寫過多篇文章,我認為美國的文明根基在於基督信仰。他們對於人的尊重來自於聖經。孫文先生也是基督徒。台灣的李前總統,也是基督徒。他們都信神,都有天下為公的精神。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我們也可以看見這批具有真正公義精神的人,不畏中共的威嚇,硬是捍衛正義。 

班農先生說,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年輕人表現出來的勇氣,讓他想起了美國1776年獨立運動中那些堅韌不拔的愛國者,沒有這些愛國者就不可能有今天獨立的美利堅共和國。我則想起當年那些推翻滿清的先賢先烈,只是他們推翻了滿清,現在中國人還在共產黨的洗腦與統治下,無法真正獲得自由。 

今日香港的年輕人一樣英勇的與共產黨搏鬥。香港雖彈丸之地,卻是革命的原鄉。美國已經不袖手,英國也有正義聲援。憲政國家都會維護這種合眾國之精神,維護一地之民的自主呼聲。當香港爭到自由那天,全中國會被喚醒,十五億人也將獲得自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