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後院失火:重慶開縣政協網發文唱反調(組圖)


2011/04/20/20110420150838119.jpg
4月19日,由政協重慶市開縣委員會主辦的開縣政協新聞網刊登了一篇「李莊漏罪案——憤怒過後猜想判決結果」,大膽叫板頂頭上司,聲援司法界專家學者對李莊案的質疑,並認為這是正義之聲,並揭露了李莊家屬申請旁聽時一度被江北法院所坑,及西紅市五毛在網路上展開對李莊案質疑人的攻擊。

2011/04/20/20110420151455543.jpg
此網站與「李莊」有關的9篇文章均和諧了

被和諧掉的原文:李莊漏罪案——憤怒過後猜想判決結果

文/譚敏濤

誰(當然,這個誰不包括重慶內部消息人士)也未曾想到李莊案還有續集,但它就是不經意間發生了,而且來得太過突然,連自認為李莊會順利出獄的辯護律師陳有西都覺得始料未及,隨即在其個人博客刊發了憤怒之作——《李莊案,還有必要陪練嗎?》,李莊案第一季的司法黑幕終被參與者揭開,但重慶的司法病態依舊浮腫。

在律師界期待理論界發出正義之聲的4月12日,賀衛方教授眾望所歸,刊出了《致重慶法律界的一封公開信》,言辭之懇切,性情之動容,無不令人感動,賀教授在刊出此文時,想到了死亡這個詞,在重慶打黑打壓律師的風口浪尖,有哪些學者還會發出正義之聲,這是對學術界的質問,也是對法學界的拷問。

在李莊親屬要求旁聽案件時,竟被江北區法院要求去戶籍所在地辦理手續,這明顯是坑人之舉,且是違法之舉,但在重慶的司法機關就會發生,法律學人的憤怒再次顯現,但卻只得藉助網路媒體來表達,而紙媒的滯後性能否到時刊登這一幕,還有待紙媒斟酌,亦有待相關部門放行。而據最新消息,李莊妻子已接到通知,江北區法院表示,將盡最大努力安排李莊親屬旁聽,這是微博的圍觀力量使然還是有關領導放話的必然?

重慶的五毛瘋狂圍攻網路,各類匿名留言極盡惡俗之語,而且註冊博客只為攻擊質疑李莊案程序違法的仁人志士,例如賀衛方、楊金柱等人博客。在當前中央下令打擊網路水軍的環境中,重慶五毛是否首先應該成為打擊對象呢?他們不僅污蔑他人,謾罵無度,混淆民意,誤導受眾,這樣的「政府五毛」,誰來監督呢?對此,能否以重慶五毛為整治對象,拿出膽識和膽量,以重慶五毛開刀,還網路一片寧靜的天空,讓民意抵達決策層,讓法治面朝良性發展,不知中央相關部門意下如何?

李莊案第一季中的公訴人麼寧曾宣稱李莊嫖娼,雖說拿不出證據,但卻使得李莊名譽受損,在李莊「深陷牢獄之災」之際,無暇顧及他人侵害自己名譽權,而今,當李莊案第二季拉開帷幕,李莊即可聘請律師起訴麼寧損害其名譽權,以進一步揭露重慶司法內幕,讓在權力指導下的司法弊端逐步顯現。

重慶江北區法院針對李莊案第二季的審判只有我們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的事情,一個連基本的法律規範都不遵照執行的司法機關我們能期望它做出何種公正裁判?堅守何種程序正義呢?在19日李莊案第二季的庭審中,我害怕再見中國式司法戲劇上演,還懼怕中國司法鬧劇重現,更後怕中國式司法悲劇輪迴。

在李莊案第二季的庭審中,注定多數司法人員都為西南政法學子,而今舉國圍觀李莊案第二季,西南政法的學子首先得一搏高低,才藝比拚,可能一些司法人員原先還聽過賀教授的講座,而今卻因職業不同而站在不同的崗位適用法律,按說,職業不同並不會導致法律理解偏差,但卻因司法摻雜了權力因素,當師兄賀教授站在辯護方的專家團時,面對師兄的人生擔當和學術品行,反觀自己的職業生涯,李莊案第二季的司法人員,內心作何思慮和思索呢?

「 2011年4月18日23時20分,楊金柱尚在機場,還未走出候機廳,受到一群不明身份、操重慶口音的人的圍攻,手舉「打倒黑心律師楊金柱」、「還我130萬」的牌子」,對此,我表示:重慶如此整治楊金柱律師,我真的沒想到,我雖然說重慶的伎倆只有我們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但是,在旁聽人員楊金柱剛一抵達,重慶就掀起污蔑和攻擊之舉,這種惡性和劣跡只會在重慶發生,當重慶這樣的「文革」之風繼續上演之時,終究會是重慶再次淪陷之際,讓法律學人共同悼念三天——法治正在淪喪,你我怎能只是旁觀?

法律學人在李莊案的庭審中只有憤怒和不滿,但在權力的威懾下只得以生悶氣解愁,一些仁人志士已經抵達重慶旁聽李莊案第二季的精彩紛呈,一些記者業已抵達重慶審視中國司法界的一個經典案例,最終,司法擅斷和司法甘受行政指導的窠臼必會付出慘痛的代價,收穫的是司法鬧劇在領導人的指示下排練完畢,喪失的是法治進一步倒退,失去的是司法威信和尊嚴淪落殆盡。

那些遊走在重慶司法界中的棋子們,當他們回憶起法學院中的程序正義,當他們遙想起法學院中的司法公正,當他們領悟法學院中的司法獨立,再看看自身經歷和參與的司法環境和司法現實,我不知這些堅守在李莊案庭審第一線的司法人員作何感想,是無奈還是欣喜?是全力以赴還是半推半就?是逢迎權力還是崇尚法治?是忽然放話不幹了直接走人還是堅持將李莊案演練到底…….不同的選擇決定法律學人的使命和責任,而歷史終會做出公正的裁判,到底是在違法辦案,到底是誰在戕害法治,到底是誰在甘做權力的走狗卻還聲稱依法裁判?

憤怒是我們表達不滿的一種方式,無論在任何案件中,法律學人對中國司法的淪喪都有切膚之痛,行政權染指司法權在影響性案件中再平常不過,這次的李莊案第二季如同第一季一樣,權力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我們從「我爸是李剛」案件中便可窺見一斑,更何況這是一起舉全市之舉督辦的案件呢?那麼,權力指導司法人員為全國人民排練一場司法鬧劇,且律師界聚集了重量級專家團隊,以和重慶一決高低,這場鬧劇到底會有輸贏嗎?李莊案第二季,恕我多言,再猜猜判決結果:

1、李莊無罪,律師辯護獲勝,但是,重慶司法威信喪失,重慶司法人員難獲領導人賞識,重慶當局在中央顏面殆盡,至此難獲高升,由此導致司法在重慶的的威嚴旋即降低,司法在民眾心目中的良好形象立馬沖抵,而重慶司法現實尚且如此,那全國又會怎樣呢?

2、李莊被指控罪名成立,辯護律師辯護意見不被採納,專家團成員之後聯名發出倡議書,在全國範圍內為司法淪喪悼念,舉國掀起質疑司法公正之運動,全國再掀整治律師之風潮,多數律師放棄辯護業務,轉而從事非訴業務,在當前犯罪率並未減少的情況下,刑訊逼供日趨增大,冤假錯案持續增多,進而惡性循環,舉國陷入恐慌之境地;

3、李莊被判緩刑,在原判刑期期滿後被釋放,重慶以緩刑緩解輿論壓力,好讓自己有台階下,但是,辯護律師依舊不依不饒,專家團成員死活不予答應,堅持做無罪辯護和無罪論證,至此,重慶尋找相關人員協商和平息此事,能否讓輿論降溫,能否讓圍觀散去,以防事態擴大化,到時,誰都無法收場,不如盡早收手,盡早給雙方台階下,你們不是想讓李莊出來嗎?我們判其緩刑,讓李莊出獄,此時,辯護律師和專家團能否接受呢?而舉國律師和法律學人能否接受呢?民眾能否接受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