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劉少奇的女兒流得什麼淚 (圖)

2011-04-12 22:53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2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04/12/20110412105448346.jpg

今年的4月8日下午,劉少奇的長女劉愛琴回到父親的家鄉,即湖南省寧鄉縣劉少奇故居祭拜。國內媒體的報導說,當天,天空下著小雨,劉愛琴以84歲高齡,冒雨趕回家鄉參加「劉少奇湖南農村調查50週年」紀念活動,並來到紀念館銅像廣場敬獻了花籃。祭拜過程中,劉愛琴不禁落淚,口中低語「我回來了,您安息吧……」,感動了在場的每一位觀眾。我想,劉少奇的愛女此時此刻,一定想到了毛澤東的獨裁和霸道,想到了其父臨死前的可憐相,想到了那個黑白顛倒,紅色恐怖盛行的文革歲月,但她悟出了深刻的社會哲理了嗎?

我是親身經歷了文革的人,但那時我才十歲,我清晰地記得有關劉少奇的罪證材料是印了一個小冊子,裡面有關於他是叛徒,內奸,公賊,走資派的細節描述,還有知情者的證詞,都打了指模和手印的,也就是說,我和當時所有的人是堅信不疑的,後來,我長大了,下了鄉,上了大學,又做了記者,慢慢地才知道了:證據也會是假的,等我入獄又獲釋了,我才徹底地想明白了:專制制度是造成枉法追訴的根本原因,所以,我想問:劉少奇的長女流得什麼淚?

如果從劉少奇和王光美及其家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我們當然同情他們,在那個無法無天的年代裡,一個國家主席被活活整死了,連個判決書都沒有,放骨灰盒的名字都是假的,的確是一件悲哀的事,但是,最近,我讀了《縱覽中國》網站刊出的蒯大富題為《歲月流沙》的回憶錄,和另一篇網際網路上宋永毅的文章《別忘了王光美作為迫害者的一面》,知道了很多富有戲劇性的故事情節,特別是有些史實是涉及劉少奇和王光美的,如果換一個角度看,從毛澤東信任和利用的蒯大富的眼光觀察,劉,王也是心狠手辣的慣於整人的傢伙,或者說,假如毛澤東不果斷地整肅他們,一旦失去權力,必將同樣慘死在他們手裡,只可能事件的細節略有不同而已,但專制政權無視人權的本質是一樣的,試問:毛澤東作為中共黨魁,在1966年的北京,不是擬發表一篇批評文章,都找不到地方嗎?所以,蒯大富和宋永毅發表的有關王光美的文章很值得一讀,並引發讀者全新的思考。

因此,與其說劉少奇是死於共產黨的內鬥,不如說是死於一黨執政,如果1949年建立的是一個多黨輪替,憲政民主的新中國,同樣有從政志向的毛澤東和劉少奇,可以分組不同名稱的黨派,在自由的媒體上公開地互相指責和揭醜,拿出施政和競選綱領,讓老百姓投票決出雌雄,就像現在的臺灣那樣,如果劉少奇敗了,就可以做專找執政黨毛病的在野黨,反對黨,何苦活受罪呢?毛澤東利用皇權思想嚴重的愚民,把共產黨多年施政缺失的罪行,一古腦地轉嫁到了劉少奇身上,使他死了還要被踏上一萬隻腳,背個莫須有的罪名,後來又翻案,成了冤死鬼。這除了說明毛澤東的權術比劉少奇高明,還說明瞭專制制度給他提供了大舞臺。

我不知道劉少奇的家人明不明白這一點,只知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他們家人又得勢了,劉源當了總後勤部的政委,劉愛琴也可以體面地祭祀父親了,可是,他父親當政時與毛澤東一起做的壞事還少嗎?據宋永毅稱,單是劉,王搞得所謂「四清」,「桃園經驗」就整死了77560人,在他們的政策禍害下死去的人們,誰去平反,誰去祭奠,誰去獻花啊!試問:你們的父親是唯一,是至親,別人的父親不是也一樣嗎?如果在流淚的時候,能想到這些,想到這個國家的不幸,不是個別現象,而是悲劇群像,是中國人選錯了政治制度,而不僅僅是毛澤東晚年犯了錯誤,可能她的心情,就會淡定一些,仇恨就會稀釋,情感就會升華,也就有了使命感和緊迫感:必須進行政治體制改革!

從這個制度創新的意義上講,溫家寳總理確實了不起,他先後七次公開談論政改,還趕到深圳去大聲疾呼:不改革就死路一條,此後發生的中東「茉莉華革命」證明他有先見之明,而勇敢地接待進京的訪民也表明他不是光說不練,如果說,要救中國,救人民,他是明智的,真心實意的,他不是做秀,他是無能,一個無能的有良心的官員,和幾個無恥的而又僵化的官員攪在一起,同乘一艘即將沉沒的專制的木舟,試圖闖過人民燥動不安的驚濤駭浪,豈能平安抵達彼岸?首先,他們選錯了方向,不是朝著人類的普世價值,順應世界民主潮流,順應廣大的民意,而是逆流回溯,倒退到了文革,什麼「唱紅打黑」,什麼「中國特色」,什麼「五不搞」,其實,一言概之:一黨執政,一黨獨裁,只是翻了一個身子,變以前的人整你,現在變成你整人,連漠視和踐踏國家法律,徇私枉法的手段與文革時都是一樣的:文字獄,隨意侵犯公民的權利,動輒讓公民失蹤,把民眾要求社會進步和民主轉型的正義之舉,誣陷為與海外敵對勢力相勾結,等等。我不知道,劉愛琴晚年是否看到了每天都發生在身邊的事情?是否聯想到了父親,是否真的有所醒悟?

據我觀察,別看現在中南海的高官耀武楊威,動輒下令抓人,但他們心裏很清楚,說不定什麼時候點背,像劉少奇那樣難逃被誣陷和整肅的下場呢!他們應當知道,劉少奇那時還沒有什麼太嚴重的貪腐的問題,既便如此,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如果現在,哪一位政治局領導失去了權力,那就更容易被抓住把柄,因為現在是制度性,大面積,全方位腐敗,正如民間所言: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抓誰都入監,抓誰都不冤。

那麼,究竟是什麼東西擋住了劉愛琴的眼睛呢?原來,是人的本性:趨利避害,自私貪慾,現在中共給我父親平反了,我就擁護,至於不涉及個人利益的事,不必在意,這正是中共領導人抵制政治改革的原因,他們不是不知道英美式的議會民主制度好,不是不懂得三權分立,司法獨立公平,不是不知道還有絕大多數的勞苦大眾,生活在貧困線以下,而是誰都想成為毛澤東,誰都不願意,也不相信自己能再次成為劉少奇,誰都不想淌劉愛琴的眼淚,誰都想活著時 「金山銀山」,死了時「金碑銀碑」,最好是不受劉少奇那樣的罪,還能像劉少奇那樣死後留個好名,有個供人瞻仰的紀念館,但是,風水輪流轉,世界那麼大,好事怎麼可能永遠在你家?

國內的上述報導說,劉少奇紀念館開館於1988年11月24日,現在的館區面積1000多畝,是全國首批中小學生愛國主義教育示範基地、首批4A級景區、首批國家一級博物館、首批廉政教育基地、湖南省文明標兵單位,等等,我看羅列這麼多頭銜,劉愛琴沒有感悟到,其實就是一個基地:「中共一黨獨裁,內鬥惡果基地」,但願所有來瞻仰的人都知道,政治制度創新的重要性,如果有好的政治制度,就能限制和預防壞人作惡,反之,如果是壞的制度,就能使好人變成惡魔。

劉愛琴流淚之際,面對的是其父劉少奇銅像廣場,據稱它的面積8000平米,廣場正中樹立劉少奇銅像,像高7.1米,意指劉少奇享年七十一歲,以及他對中國共產黨的建設傾注了畢生精力,用黨的生日「七一」以示懷念。故居呢,共有二十一間半房間,始建於 1871年,現有建築面積300多平米。 1988年1月,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我看,它自相矛盾,支離破碎,擴建更沒有意義,劉愛琴應當明白:正是包括他父親在內的中共高官,沒有在建國後摒棄私利,致力於民主與法制制度的建立,後來才悲慘地像喪家犬一樣死去,死在沒有法制的文革年代。

劉愛琴確實應當繼續痛哭,不僅僅是為了父親,也不僅僅是為了過去,現在,在她的周圍,官員們不僅在嚴厲地製造紅色恐怖,複製文革盛行的跟蹤,盯梢,監聽,監視,逼供信,等等,在擴大 「文字獄」和各種名目的冤假錯案,而且,還在裝腔作勢地聲稱自己是廉潔的紅色革命接班人,他們接班的目的,是叫別人的父親窮困潦倒,被強拆無家可歸;是叫別人的孩子喝著毒奶粉,卻閉上眼睛和嘴;是叫別人的老婆孩子學雷鋒,粗茶淡飯,而他們自己吃喝嫖賭,留洋出國,購屋上學,富貴百年。

因此,在我看來,如果劉愛琴的眼淚只為其父和昨日所流,就是鱷魚的眼淚,不值得同情,不要以為以劉源為首的家人飛黃騰達,就高枕無憂,如果不借權勢變革制度,這就只是一個新的輪迴:在未來的虛偽而專制的一黨執政內鬥中,能否永葆強勢和走運,恐怕還是「摸著石頭過河」,其父沒過去,還葬身河底,難道兒子就那麼走運?與其寄希望於僥倖,還不如推動茉莉花革命!

2011年4月11日於多倫多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根據錄音整理,未經作者審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