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裡的一把火:把騙補瞬間燒成灰!(組圖)

2019-04-27 08:30 作者: 獸爺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7年5月1日,停放於北京蟹島度假村停車場的89輛電動大巴安凱客車被燒成灰燼
2017年5月1日,停放於北京蟹島度假村停車場的90輛電動大巴安凱客車被燒成灰燼(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4月27日訊】2017年5月1日中午,北京東部著名土味度假區蟹島,突然冒出了滾滾的黑煙。數十部消防車迅速趕來,在不斷的爆炸聲中,消防員們花了兩個小時才把大火扑滅。

這場火災,90輛電動大巴和20輛私家車被完全燒燬。電動大巴、充電樁製造商和蟹島度互相扯皮,鬧上了媒體。針對電池自燃的說法,電動大巴的製造方安凱客車表示,這些車輛根本沒有開過,電池肯定沒問題。

當時的媒體們並不知道,事發第二天,警方拘捕了一名叫彌勇的男子。後來的審判中,彌勇說當天他帶著母親和女兒到蟹島玩,給車充電的時候,覺得旁邊一輛黑色大眾汽車周圍的柳絮很好玩:我就在地上點柳絮。

玩柳絮的彌勇,很快因失火罪被判了5年。但是故事才剛剛開始。

被燒燬的90輛電動大巴屬於天馬通馳。2015年,向上市公司安凱客車採購了400輛電動大巴,每輛車標價170萬,這麼大的手筆,幾乎佔了當時北京電動大巴銷量的半壁江山。按照補貼政策,每輛車能獲得國家和北京市補貼100萬,天馬通馳只用掏70萬。

這70萬里,還包含了5年後更換第二塊電池的費用,天馬通馳告訴安凱客車,自己不要第二塊電池,從而每輛車又便宜了50萬。為了討好這麼大的客戶,安凱最後又給了5萬的優惠:算是推廣費。

就這樣,標價170萬元的大巴,天馬通馳只花15萬就買到了!

安凱拿走了國家4個億的補貼,並以每輛70萬的價格給天馬通馳開了發票。皆大歡喜,天馬通馳的董事長紀開平甚至還放出豪言,2017年他們還要採購2000輛安凱電動大巴。

那些車買回來之後,就被放在停車場,從沒使用過。如果不是彌勇放了春天裡的那把火, 6000萬撬動6.8億的故事也不會為人所知——能買一張2.8億的發票,還能撬動4億補貼。

1914年12月的一個夜晚,愛迪生位於新澤西的一個實驗室起火,他的兒子在濃煙中發瘋似地尋找自己父親。當他最終找到愛迪生時,老爺子把一家三口攏在一起,欣賞了壯觀的大火,隨後說:所有的謬誤、過失都給燒得一乾二淨,感謝上帝,我們又可以從頭再來了。

火災發生時,愛迪生正和福特一起努力研發更便宜和續航里程更長的電動車,當時的媒體說,愛迪生牌電動車續航里程已經突破了270公里。很多陰謀論者說,是石油大亨們派人焚燬了愛迪生的研究成果。

100多年前很多人都能做出續航超過200公里的電動車,造電動車看起來也沒什麼難度。吉利的董事長李書福當年買汽車回來山寨的時候,就說過一句名言:「不就是四個輪子、一個方向盤、一個發動機、一個車殼,裡面兩個沙發嗎?

2017年春天的那場大火,讓新能源車騙補的繁華,瞬間成了一堆灰燼。

中國新能源汽車的故事,要從2015年說起。在一系列政策推動下,新能源汽車的銷量達到了33萬臺,同比翻了三倍多。也是在那一年,為了給旗下的知豆拿到新能源車資質,吉利幫助知豆引入了新股東。續航里程100公里的知豆,售價15萬元,國家補貼10萬,消費者只出5萬就能把車開走。

安凱客車的「神話」這一刻靈魂附體了知豆,當年就賣出了2.53萬輛,隨後兩年裡,又賣了6.6萬輛。有110年歷史的勞斯萊斯一年才賣3000多輛,是知豆的十分之一。

新能源車無論是從能源安全、產業結構還是環境保護層面,都對國家有利。在政府的扶持下,2018年,中國新能源車市場領先世界,已經接近美國的三倍。2009年到2015年底,僅中央財政對新能源汽車領域的補貼資金就超過了300億。政策春風之下,很多投機的中國生意人看到的,是一些機會和空子。

2016年1月,73家企業被有關部門發現騙取新能源補貼近百億元。

2018年6月開始,續航里程在150公里以下的新能源車被取消了補貼。知豆馬上調整了售價,4萬一臺。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價格降了三分之二,知豆銷售量還不到當年的四分之一,今年一月,更是一輛也沒賣出去,員工甚至開始在社交平台上討要被拖欠的工資。

剛剛公布年報的安凱客車更慘,從年盈利5000萬到巨虧9億,他們只用了兩年!

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新能源車改善環境的初心,就這樣成了車商套利的工具。

大量的PPT車企是從2015年成長起來的。到今天,全中國已經有近500家新能源汽車生產商登記在冊。如果他們宣傳的產能全能實現,明年中國新能源車的產量會達到2000萬輛。

2018年,中國新能源汽車銷量達到了125.6萬輛,即將消失的補貼政策不僅刺激著汽車企業,也刺激著消費者,即便有11%的車當年就因為各種問題被召回,也阻擋不住大家的熱情。

今年情人節那天,巴菲特的老搭檔芒格公開表達了對比亞迪的信心:比亞迪的軌道業務時代已經到來。

要不是買不起比亞迪的股票,獸爺就會相信這個糟老頭子了。股神雖然老了,但賬還是清楚的。比亞迪的淨利潤裡四分之三是各種政府補貼,應收賬款接近500億。

過去幾年裡,新能源生產商泡在國營澡堂裡,優哉游哉,一旦澡堂關門,滿大街都是找不到內褲的老男人。

一年前,美國媒體用大數據分析了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的語言習慣,發現這人冷酷無情說話太直接,張口閉口都是數據,跟這樣的人很難合作。《華爾街日報》公開說他就是「獨斷專行的暴君」。

這兩年,中國想造汽車的公司沒少從特斯拉挖人,比如特斯拉聯合創始人艾伯哈德加入了一家重慶上市公司——小康股份。臨走前他送給所有中國車企一句話:「車想要賣得貴,記得在矽谷開公司,招白人。」

比亞迪、吉利、萬向、小鵬紛紛趕往矽谷設廠,連「下週回國」的賈躍亭也從特斯拉挖走了70個人。有的人跳槽還帶著移動硬碟,裝滿了特斯拉的保密文件。但這位暴君一點也不生氣,對中國人民特別溫油。他轉發過中國鐵路建設的視頻,說:「中國在先進基礎設施領域的發展比美國要快100多倍。」

特斯拉掌門人馬斯克和他的新款Model X SUV
特斯拉掌門人馬斯克和他的新款Model X SUV(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去年7月,馬斯克到訪中國。行程期間,他吃振鼎雞和煎餅果子的照片感動了中國人民。這是一次有重大意義的東方之旅,因為年產能50萬輛的特斯拉上海臨港工廠終於敲定了。

以前,中國從不允許汽車外商獨資建廠。五年前,上海市領導和馬斯克談過,雙方都對工廠股份問題寸步不讓。蔚來汽車本來已經和上海談得七七八八了,馬斯克發幾條推特就將李斌斬於馬下:蔚來的上海工廠必須等特斯拉的超級工廠產能達到50萬輛後才能動工。

媒體去問李斌,你怎麼看,他說:「加州溫室裡的花朵,到中國來未必能適應激烈充分的市場環境。最終,勝利一定屬於中國汽車品牌。」

今年3月,特斯拉還獲得了四家國有銀行總額5.21億美元的貸款,用於建設上海工廠。

在馬斯克頻繁來中國之前,李斌一直是網際網路造車企業家人品的高峰。媒體報導過一個故事,貝塔斯曼亞洲區的老大龍宇投資了李斌各種項目,8年前的冬天,李斌告訴她想做車,龍宇隨口說了一句:「車做出來,第一輛送給我女兒吧。」

2017年,龍宇收到了李斌的簡訊,「李斌在蔚來給你註冊了一輛汽車,限量特邀號是0003。」媒體評論道,這是他的常規操作。

這輛價值千萬的EP9,李斌給每個投資人都送了一輛。其實,這樣的做人方式美國有一部專門的典籍描寫了很多方法論,名字叫:《反海外賄賂法》。

 

北宋初年,朝廷攻下了四川, 把吳元載派去做省長。這個山西人把鹽、鐵、茶葉、布匹全部收歸國營,而且他看不慣四川人每天游手好閑,尤其是小姐姐晚上在街上逢人就說「save the people」。

吳全面禁止這種吃喝玩樂的行為,狠抓了幾個典型親手送進監獄:國家在西邊還有敵人,你們別玩了!

收入下降老百姓還能忍,不讓娛樂,成都人就終於爆發了,有個叫王小波的茶商揭竿而起,建立了「大蜀」政權,跟朝廷頑強鬥爭了很久。

起義被鎮壓之後,朝廷派財政部長到四川安撫企業家,邀請了很多茶葉企業來座談。企業家們在這個座談會上很不友好:按政府的方案我們一毛錢也賺不到!

企業家們的意見被部長全盤接納。至今,高中課本還以此為例,證明北宋商人的地位。

2017年春天的那把火,讓很多人現了原形:它燒掉了中國2000輛電動大巴的訂單和20億的補貼款。安凱客車的大股東江淮汽車,也一定非常不高興——對,就是替蔚來汽車代工的那個江淮。但是,新能源製造商們幾乎沒有反思,他們繼續孜孜不倦地索要優惠政策。

去年11月9日,中國全國政協雙週協商座談會又一次召開,主辦方邀請了很多新能源汽車領域的企業家。新能源汽車的補貼大幅減少,像安凱這樣的公司已經ST了,新能源車自燃失火的事件越來越多,很多企業家有話要說。

李斌高舉「民族工業」大旗,說自己只要給蔚來汽車一個「叫自己名字」的機會。虧掉幾百億不是什麼大事兒,李斌最「痛心疾首」的是,是蔚來車主們提車之後第一件事兒就是蹲下來摳掉車屁股上的「江淮」倆字。

李斌做夢都想拿到汽車生產牌照,即便他說過「保時捷的工廠肯定比不上江淮的工廠」。

許老闆的要求就更實際了,他列舉了很多恆大項目的數據,一直在講充電樁,建議把夜間充電的電價打個八折,還說要在很多城市建智慧充電停車樓。

幾個月後,四部委下發聯合通知,新能源補貼轉向了充電基礎設施。

許老闆是從不打無準備之仗的。雖然和賈躍亭的合作頭破血流,但恆大健康那時候的股價最高漲幅達到了250%,分手之後還拿到了南沙工廠。政策宣布後,許老闆直接宣布天津基地6月份投產,3年內年產新能源車100萬輛:「我干了10年的車間主任,還是有製造業基本功的。」

這製造業基本功真的太強了。要知道2018年,中國新能源汽車總共賣了125萬輛。

許家印可能做夢也沒有想到,在新能源車行業,他成了保守派。

「帶頭大哥」王傳福說,他說新能源汽車產業正在爬坡過坎,建議盡早明確禁售燃油車時間表。寧德時代的董事長曾毓群在旁邊不住點頭:應給燃油車一個禁售時間表。

網友們對王傳福和曾毓群發起了群嘲。筆者老家駐馬店的人民靠燒煤發電,中國的企業家都要推動電動車取代燃油車了。

最大的新能源汽車生產商和鋰電池生產商要求禁銷燃油車,一點都不奇怪。一直在國貿攤煎餅的獸爺,天天數著指頭盼望國家宣布:油條、包子、饅頭、熱乾麵是違禁品……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