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考試落榜詞,皇帝讀了後怎麼說(圖)



中國古代詩人。(繪圖:志清/看中國)

在古代社會,從隋唐開始,皇帝實行科舉取士。何為科舉取士呢?科舉制,又稱科舉,是中國古代通過考試選拔官吏的制度。科舉制徹底打破血緣世襲關係和世族的壟斷:「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部分社會中下層有能力的讀書人進入社會上層,獲得施展才智的機會。考中了,就有機會入仕做官。隋唐之後,歷代文人學子們都視科舉為入仕的主要方式。其中,柳永也不例外。

柳永是宋代婉約派的代表人物,他的詞作善用俚語、雅俗共陳,以適俗的意象、淋漓盡致的鋪敘、平淡無華的白描等獨特的藝術個性,對宋詞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即使是蘇軾、黃庭堅、秦觀、周邦彥等著名詞人,也無不受惠於柳永。

年輕時的柳永,懷揣著入仕的抱負。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25歲的柳永參加禮部的考試,柳永自信滿滿,覺得自己一定會考第一名。可沒想到,此時,宋真宗下了個詔令,「屬辭浮糜」皆受到嚴厲譴責。即「文辭虛華不實的人」的都受到了嚴厲的批評。柳永第一次落榜了。

本以為能考第一,可沒想到最後卻落榜了,這對柳永來說,完全無法接受,於是,他揮毫潑墨,寫下了這首著名的《鶴衝天・黃金榜上》: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

明代暫遺賢,如何向。

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蕩。

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尋訪。

且恁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

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這首詞的上片敘述了詞人落第後的失意不滿和恃才傲物,在下片,柳永說,既然已經落榜了,我何必為此傷神,不如做個風流才子,與歌姬吟唱賦詩,豈不更好。

雖有這篇「牢騷」之作,事實上,柳永並未放棄「科舉」,他先後於公元1015年、1018年、1024年三次參加科舉考試,卻三次落第。

風流才子,享樂於酒色詩樂間,雖美其名曰附庸風雅,猶不足取也,若無節制地縱情其中,迷失於人間,恐怕連先天帶來的福分也會被毀掉。

天意難違,柳永的才華毋庸置疑,有人說,這是皇帝故意不錄用他,而這其中的原由,則跟這首《鶴衝天・黃金榜上》有關。

南宋吳曾的《能改齋漫錄》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

宋仁宗也好詞賦,也聽過柳永的許多詞作,讀過這首《鶴衝天》,其中「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讓他印象深刻。到了放榜之時,柳永本已被錄取,宋仁宗大筆一揮,把他名字劃掉,說:「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於是,柳永也「破罐破摔」,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

那麼柳永一生都沒有考中科舉嗎?也並不是。

1034年,也就是柳永第四次落榜的10年後,宋仁宗親政,特開恩科,對歷屆科場沉淪之士的錄取放寬尺度,柳永聞訊,即由鄂州趕赴京師。

這一年的春天,柳永與其兄柳三接同登進士榜,授睦州團練推官。此時的柳永,已是50歲的人了,雖是暮年及第,柳永也喜悅不已。

據說,柳永在地方任官,很有政績,受人誇讚,被稱為「名宦」。1050年,柳永改任屯田員外郎,後在此任上退休,所以,後人也稱柳永為「柳屯田」。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