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問:「憑什麼香港人可以反抗」(圖)


一位教寫作班多年的導師,在港媒上分享她到大陸之後的親身經歷,並針對「為什麼大陸人會支持鎮壓香港」表達了看法。
一位教寫作班多年的導師,在港媒上分享她到大陸之後的親身經歷,並針對「為什麼大陸人會支持鎮壓香港」表達了看法。(圖片來源:WYS/看中國攝影圖)

【看中國2019年8月18日訊】一位教寫作班多年的導師,在《立場新聞》上發表了一篇關於反送中的文章,分享她到大陸之後的親身經歷,並針對為什麼大陸人會支持鎮壓香港,也表達了她的看法。以下是她的文章內容。

七月底因事去大陸:擔心被消失

出發前頗為擔心會被盤查手提電話而過不了關,但因為香港的事本就令我極度不希望去大陸,本著「最多被你查到以後都不去」的心情。結果沒有被查手機,順利過關。

出發之前在內心說了一萬遍無論聽到什麼希望都要保持平靜,也在微信上讀過抹黑的文字(包括說示威者是目不識丁的越南難民什麼的)。

結果在高鐵上鄰座的年輕大陸人大發偉論,說香港好亂,「外國勢力真的很厲害,在亂我中華」、「香港的經濟就是被示威者搞亂」,「香港是太自由的小孩應該要多管」⋯⋯我實在沉不住就在座位上大聲跟那兩個男子說「運動裡有公務員有律師有專業人士,怎麼算是暴徒了?」

當然我有點後悔大聲駁斥,不知道會不會忽然被失蹤,但那兩個男子(主要是當中一個)說的話,事後我覺得可堪玩味,他說:「沒錯你有兩百萬人,但我們有十四億人,香港不是你的地方,是中國的,你們香港人憑什麼覺得高高在上?」

可是中國人不是去全球買奶粉、就連打疫苗都要到香港打,當你們被毒奶粉和假疫苗所毒害的時候,你們有反抗的權力嗎?

「我們不需要牆外的自由,我們不需要知道真相,關鍵是我沒有吃過毒奶粉和假疫苗。我們在國內也生活得不容易,憑什麼你們可以反抗?」

一直到下車我也很憤怒,但是我沒有再繼續爭吵,大概那兩個大陸人心裡,我便是被「外國勢力」所影響的香港廢青。

不久就接連發生了藝人護旗手、網軍到處檢舉名牌支持港獨台獨、各國的中國留學生去撐港集會踩場的事件。

想起一件早一兩年的小事:巨嬰國國情

我的女兒從六個月便開始BLW(Baby Led Wean),自小自己動手吃飯大人不餵食,當小嬰兒抓到滿臉滿手都是食物時,我在大陸的舅母每次見到都語帶諷刺地說:「我們中國的小孩絕對不可能這樣,他們做不到。」當時我的回應是難道大陸的孩子特別笨嗎?還是大陸的父母特別不信任孩子?

這件小事突然在我的腦海裡浮現,並且發現了兩者的連繫。在大陸,大概孩子全都是要「管」的,只能在大人所容許的範圍內做事,稍一脫序就會遭到打壓,一出生就是在自由的囚牢裡。

而人民,不就是「父母官」要管的孩子嗎?巨嬰國國情。一葉知秋,對孩子的態度,到什麼香港兒子祖國爸爸的謬論,甚至林鄭月娥的慈母論也是如出一轍的。

為什麼大陸人會支持鎮壓香港?

在ppt上有網民寫,為什麼大陸人會支持鎮壓香港,「這樣的人如果看到有人不願屈服,只會感到礙眼,為何不是一起反抗那些欺負人的人?因為這傷害到他們的尊嚴。明明好端端的大家都不反抗,接受了是日常就可以了,你在反抗,不就代表其實我也是可以反抗的,只是自己是個窩囊廢所以才不敢反抗,那多傷害自尊心。」

實在是最好的註腳,聲稱愛國的人並不是因為有多愛國有多滿意中國共產黨,在大陸肯定也有不滿政權的人,但不滿又可以怎樣,一反抗只會換來鎮壓,所以他們情願嘲笑我們是走狗,逼著我們下跪。

千錯萬錯都是「外國勢力」的錯,就像正如孩子千錯萬錯都不是父母教養的錯。

我母親在跟我的外公外婆解釋為什麼香港人要反抗時,忽然爆出一句:「這就是文化差異,像你們對我們是高壓的教育,父母說一就是一,但時代變了,孩子有其自由和追求,我不再用你們那一套教育我的孩子。」

我在旁邊默默鼓掌,同時明白籠中的鳥是怎樣喪失飛翔的能力。

香港對於大部分的大陸人來說,與其說是同胞,還不如說是一個手袋一件衣服,品牌不聽話隨時能用十四億人口輾過。至於香港人的死活從來不是他們關心的事,甚至我懷疑連大陸人民的死活也不是。

但我還是懷有希望的,有大陸人私訊我說他們也想為香港出一分力、曾教過的新移民學生在臉書為自由吶喊、一張張寫著支持香港的大陸身份證、來香港支持反送中運動然後被失蹤者、在港因參與示威被捕的大陸留學生、品蔥上一條條讓我落淚的留言、以及無數在國內苦苦爭取自由以生命發掘真相的人等。

在鋪天蓋地血紅中,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終將會在沒有黑暗的地方相遇。雖然不知這一天什麼時候才到來,但一定會的。我們是自己的希望,也是許多在暗夜中的人的希望。

網友反饋

「說出重點是中國人的不堪,自己沒有的、爭取不到的,其他人也不應該擁有」

「憑沒有被洗過的具有批判思考的腦袋和憑價值觀沒有被扭曲的自由的靈魂!」

「大陸人物質上富有起來,素質卻毫無長進甚至倒退,華夏文明幾乎毀於大陸人之手。」

「香港本也可如新加波般自由發達,只是中國要把其魔掌伸向那兒,以香港的富裕帶動已經亂無可亂的經濟。」

「應該要問,那麼多大陸人想盡辦法想要香港身份証、澳門身份証,外國護照都不要中國身份証,答案己經很明顯。」

「奴才跪慣了直不起腰,若身傍有人直立而起,其內心當然不是味兒。奴才的心理、生理因與生俱來的屈膝下跪,早已扭曲和甘卑甘賤。」

「說得太對了! 國內的人民習慣了只可以有一種聲音,就像飛鳥生活在鳥籠,已經喪失了飛行的能力,反過來羡慕妒忌恨 (因為被政權誤導)鳥籠外飛翔的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