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在中國及海外的命運大不同(組圖)

2019-08-07 16:26 作者: 李維娜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神韻藝術團」是一個以復興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為宗旨,具有高專業水準的,以中國舞為主的表演藝術團。(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官方網站)

我出生在60年代初的中國大陸。剛記事的時候,就碰到文化大革命。偶爾聽大人們講,哪裡有人上吊了,哪裡打人了,哪裡又發生甚麼事了,小小年紀的我,根本聽不懂大人們在說什麼,只記得出門一定要小心。

那個年代,全中國唯有的文藝節目就是為毛澤東及共產黨歌功頌德的八個京劇、舞劇等。當時稱為「八個革命樣板戲」。而其中舞劇「白毛女」的「北風吹」舞段,是我的啟蒙舞蹈,還是自學的:因為我看了無數遍「白毛女」電影和現場演出。

當時全國不管是專業文工團(現稱「歌舞團」)還是業餘宣傳隊,無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到處都在演八個樣板戲。生活中無時無刻都能聽到、看到八個樣板戲。「家喻戶曉」不是形容詞,因為不僅人人都知,更是人人都會。確切說它不是自發而是被迫的。

文革結束前,我考上了歌舞團,全職學習舞蹈。從事藝術工作,但被環境所迫而改行的父親,在那個年代,最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去跳舞。他知道,藝術就是發自內心的真實體現與昇華,沒有真實的內心世界,就沒有真正的藝術。但那個時候,不可能有從事文藝工作的藝術家:你要是發自內心的表達人性的真實情感,你不是被「打倒」,就是被關進監獄;你要是昧著良心去為黨「歌功頌德」,你也就不配被稱為藝術家。

我是在共產黨洗腦式教育下長大的:「全世界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中國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美帝國主義是我們的敵人」。我們以為沒有了共產黨,我們就完了。有一次我曾問母親:「媽媽,為什麼別人的媽媽是黨員,而你不是呢?」母親對我說:「不是黨員的人,不一定不是好人。」可是,就我這一句問話,母親不情願的申請入了黨,好讓我別感到「抬不起頭來」。多少年後,母親每每提起此事都會說:「要不是你這樣問我,媽媽是不會入黨的。」世界上只有母愛才會讓母親為自己的孩子犧牲、委屈自己。慶幸的是,《九評共產黨》發表後不久,母親就聲明退出共產黨了。

70年代中國的舞蹈訓練,是以中國古典舞和芭蕾舞(古巴式)的結合為基礎的,這幾乎是當時全中國的唯一教學模式。在中國,一切為黨服務,黨性高於人性。文藝不是表現人精神的昇華,而是給黨塗脂抹粉;體育不是為人民的娛樂與健康,而是給共產黨在世界上爭得面子。70年代初、中期,舞蹈前輩們的努力隨著前蘇聯專家的被迫撤離及文化大革命的運動,幾乎化為烏有。挨整的挨整(黨要你死,你活不了),下放的下放(到農村勞動),改行的改行。少部分不知不覺中成了黨的宣傳工具(前面提到的八個樣板戲)。

在「洋為中用,古為今用」的共產黨意識為前提下搞出來的古巴式教學,既沒有把中國舞的韻味,其豐富的表現力及高難度的技術體現在教學、創作中;也沒有把芭蕾舞中的線條的美及其表現神世界裡的飄逸感展現出來。從訓練到舞蹈作品,一切的一切,都充斥著粉飾共產黨及為其歌功頌德的內容,演員們感到戲假、人假。但是,泡在那個環境裡,既沒有能力看得清,更沒有什麼可選擇的。

其實,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的奧祕,體現在許多方面。中國古典舞也有她幾千年的歷史。中文「舞蹈」的「舞」,和「武術」的「武」,「舞」、「武」兩個字同音不同字,這本身就是神傳文化的一種表現形式。武術作為防身擊打,它的動作、技術就不能變,變了就會失去其實際作用,所以幾千年流傳下來,基本保持原樣。而武將們在宮廷表演時的動作,雖是武將,但是武戲文用,就是舞蹈了。加上中國人一舉手、一投足所帶有的特殊的味道,就是中國人所特有的韻味,也就是中國古典舞的韻。神傳文化用這種巧妙的方式,使得中國舞得以基本不走樣的保留了下來。


「神韻藝術團」以純正的中國古典舞為主體,用歌舞形式,展現出一個個的歷史人物與神話傳說,其陰柔飄逸的女子舞,美如天仙下凡。(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後來,我有幸加入「神韻藝術團」,一個以復興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為宗旨,具有高專業水準的,以中國舞為主的表演藝術團。

自2006年「神韻藝術團」成立後,每年都推出一套全新的文藝晚會,在世界上百個城市巡迴演出。「神韻藝術團」以純正的中國古典舞為晚會主體,用歌舞形式,通過短小精悍的小舞劇,展現出一個個的歷史人物與神話傳說;陰柔飄逸的女子舞,美如天仙下凡;充滿高難度技術的男子舞,不僅表現了男子的陽剛之氣,更把中國舞淋漓盡致的展現給觀眾;「神韻」的音樂,是以中國特有的樂器為主,與西方管絃樂融為一體,現場與舞臺上演員的完美配合,不僅奏出獨到的東西方聯璧的美妙音樂,同時,完美的詮釋了舞蹈與音樂那不可分割的血脈關係;靚麗的服裝,無論從色彩、款式及面料,都讓人歎為觀止;動態的3D天幕,把現代科技完全融入為傳統的舞臺服務。

「神韻」的演出賞心悅目,每年幾百場的演出,帶給觀眾的是積極、向上的精神。觀眾用掌聲、淚水,回報著神韻演職員的巨大付出。

「神韻藝術團」的成員,不但在技術上要求甚高,更在品行、道德上,都要求按照神傳文化的「真、善、忍」準則去做。演員自然的在一舉手,一投足中,都會把純真、善良的內心世界帶進舞姿、體態、音色中,並融入於表演中。而這也體現了「天人合一」、「剛柔相濟」、「內外和諧」的神傳文化。美不是裝出來的,道德不是貼上去的。

一個從裡到外都美的人,怎能不引人入勝呢。由於參與「神韻」演出,我對神傳文化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也因此有機會重新開始認識並學習「神韻」所要的純正的中國古典舞。中華五千文明太豐富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不光是題材,這裡面包含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及許多普世的價值觀。她不僅僅是中國的財富,也是世界的瑰寶。

邪不勝正,善的最終會戰勝惡的。這是神給人留下的理念。中國古典舞,她不僅僅是一種藝術形式,她內在的精神體現了神傳文化的價值。好的中國舞演員同樣需要有這種修為才能成器。我為在美國有「神韻藝術團」來展示純正的中國舞感到無限的欣慰。我也相信,「神韻」給世界觀眾帶來的不僅僅是一臺臺亮麗的晚會,更會使觀眾在充滿向上精神的演出中成為受益者。

(原標題為:〈從中國古典舞看神傳文化 在中國及海外的不同命運〉,作者李維娜為「神韻世界藝術團」團長)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