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詞在香港普及 可看清誰是骨子裡的暴徒(組圖)

2019-11-19 23:40 作者: 夏聞

手機版 简体 9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1月13日,港警逮捕一名抗議女子。
11月13日,港警逮捕一名抗議女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19日訊】在香港誰是施暴的一方?暴力源起於誰?是香港的抗爭者,還是港警、港府和北京?

在北京的宣傳中,把抗爭者們描繪成暴徒,在洗腦媒體灌輸下,大陸有很多民眾不明真相,更不用說中共所組建的五毛大軍,更是在網路上極盡煽動仇恨之能事,把香港學生們污蔑成十惡不赦,為不斷升級的鎮壓做鋪墊。

其實不需要和中共網軍們去糾纏某件事情的某個細節,只要從抗爭者常用的一個詞,就可馬上區分出雙方截然不同的心態,看清誰才是骨子裡的暴徒。

這個詞就是「天滅中共」,在反送中爆發以來,這個詞被抗爭者們廣泛使用,推敲一下這個詞,就能明白大問題,尤其這個詞裡面的「天」字是關鍵。

「天滅中共」,是說中共干了太多殘害善良中國人的壞事,對之的天譴即將到來。

只要是願意使用「天滅中共」這個詞的人們,就說明他們是相信這個世界是有天理,是有善惡報應的。這樣的理念,是符合中華文明傳統的,持有這樣理念的人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他們行事必然是有底線的,絕不會是黨媒所炮製的無人性的暴徒。

11月17日,港警與抗議者在香港理工大學對峙。
11月17日,港警與抗議者在香港理工大學對峙。(圖片來源: 龐大偉/看中國)

10月6日,「反極權反緊急法大遊行」路線上的標語。
10月6日,「反極權反緊急法大遊行」路線上的標語。(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10月5日,香港人「禁止蒙面令」遊行路線上的標語。
10月5日,香港人「禁止蒙面令」遊行路線上的標語。(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10月4日,香港市民在荃灣尖咀道遊樂場集會現場的標語。
10月4日,香港市民在荃灣尖咀道遊樂場集會現場的標語。(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11月17日,在願榮光歸香港集會及祈禱會上的標語。
11月17日,在願榮光歸香港集會及祈禱會上的標語。(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對比這下,中共卻一直是無視天理的,他們只敢把「止暴制亂」喊的很響,卻從來不敢說自己所作所為是堂堂正正,能對得起天地,對得起良心。

中共在香港不斷的讓警察暴力升級,不斷的激怒香港人的情緒,被刺激了的香港學生就會激烈反抗,然後就讓警察大批量的抓捕學生,從而把香港人反抗的生力軍消失掉。在這個過程中,它還要污蔑學生們是暴徒。

不相信善惡報應的中共是沒有良心底線的。1970年12月18日,毛澤東在會見美國親共記者埃德加.斯諾時,說:「我不怕說錯話,我是無法無天,叫‘和尚打傘’,無發(法)無天,沒有頭髮,沒有天。」

作為馬克思的忠實信徒,毛澤東不信天,所以才敢害死那麼多中國人,才要砸爛中國的傳統文化,他成了20世紀害死人數最多的罪魁。

1966年8月到9月,在首都北京城,被紅衛兵活活殘酷打死的就有1772人,文革後,《北京日報》也發表過這個數字。很多老師當眾被學生毆打折磨致死,是什麼樣的團夥才能讓人變成魔,製造出這樣的暴力?

1969年1月,不滿16歲的習近平由北京下鄉到陝北梁家河,當時習近平算是出身「黑五類」,父親習仲勛已被打倒。2O04年習近平接受延安電視臺採訪時,回憶由北京出發的列車:「全部都哭啊,就是我在笑。」,「我不走才得哭啊,我不走,在這兒有命沒命,我都不知道了。」

但現在北京當局卻仍然在宣稱馬克思是千年第一思想家,把毛澤東的罪惡美化成是在「探索」,這也是「無法無天」的表現。

然而,在人類文明歷史上,還沒有誰能夠一直作惡,無法無天。恰恰相反,邪惡的政權和個人遭到天譴,才是歷史的規律。

中共的坦克車仍然開不上香港的街頭,「天滅中共」卻已經在香港普及,在強權的坦克和天理之間,被淘汰的終將是前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