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桃花與悟道(圖)

2019-08-25 10:00 作者: 蘇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春日盛開的桃花最爲艷麗。
春日盛開的桃花最爲艷麗。(圖片來源:Pixabay)

宋朝大文豪蘇軾說,在隋唐時有位僧人累年不曾悟道,一日外訪,偶睹桃花,竟然大悟了,這真是見桃花的另一好處。

元末翰林院編修宋景濂學士,在他的《桃花澗修禊詩序》一文裏,言與諸賢士大夫在桃花澗上,繼春秋鄭國之俗,招魂續魄,秉蘭草以祓除不祥,追浴沂之風徽,法舞雩之詠歎。其論山水之清絕、解衣般礡之風流真讓人豔慕。

以當時之諸賢,景濂文名最高,傳聞有高麗、安南、日本至出金爭購其文集者,峨然為上國文運之冠。惜乎後來,受明太祖猜疑見禍,不久輾轉病死夔州,卻也讓後來人唏噓不已。

十年前,在一朋友處見過一紙本山水人物長卷,署名是「文徽明」,後面有一段清人繆荃孫的小跋,大意就是寫的宋學士這一段桃花澗修禊的故事。

離我現在所住約十里的地方也有一處桃花澗。雖無《桃花澗修禊詩序》所說的女蘿與陵苕之勝,卻也自有幾分它天然的佳處,特別是因為地居深山而白雪未化,似乎更饒有山林間神秘與種種變換的清趣。

此地之名「桃花澗」,也確因有桃花的緣故。但現在的這些桃樹歷史未免太悠久了。在我來的路上農夫說有些桃樹有的已經有三百歲了,我亦以為。因為我看見大都老枝如虯,還有一農夫指示著一棵老樹說在某年某月某日被天上雷火所殛,所以中間之如黑炭云云。

我不知道道家為什麼喜歡桃樹?好像是從中國的六朝文獻記錄中開始,那些修道的真人們就喜歡隱居在桃林了。有的解釋說,按道家的方術認為桃木是凝天地正氣之所化,結廬在此,便可致長生而退人間穢氣。

現在的桃花澗的水仍然是碧綠的,中間山石磊磊,有的還有幾處山雪。我在其中的一塊石頭上站立了一小會兒,看見在遠處有一個瀑布,下面有一個水潭,上有巨石環抱。潭之左右雖然諸多矮小之箐叢雜以白雪兼青紅老樹縱橫其間,而境色幽邃望之卻如神人的所在了。

桃花澗的水是冰冷的,我禁不住它純潔的誘惑,用一張大葉子掬了一兩口雪沁過的澗水放在嘴裏,竟感到一種近來從沒有過的快樂。難怪以前好風雅者,總愛在一些沒有受到污染的地方去汲水,把它用來烹茶藉此調出茶之三昧呢。

想來,大家聚在一所山間草堂,去如此的汲水,去如此的烹茶,或論松下野狐,或說坊間故事,或話廟堂平章,雖然無金紫光祿之位,紫金魚袋之賜,然而世間的紅塵不到、人類的濁勞不及,一任自己的脫去形骸放浪到不知東方之既白,這是一件多麼賞心悅目的事情!

我不知道這裏春日的桃花開得怎樣?但在一般的豔陽天,或者在空山新雨之後,那時的桃花最為美麗,這也是最能體現出中國文化精髓的一個地方。

桃花澗的這些桃樹也有結蟠桃的,但具體是哪棵沒有人知道,路上的農夫說也許早枯死了,早在五年前還有,祗是個兒小,但是甜而且脆。

我在那兒徘徊了半天,沿著原路回去,來了一大群不怕冷的山鳥在那桃林間嘰嘰喳喳噪起來,好像今天也是它們跑出來遊春的日子似的——但是這樣的地方,卻是越來越少,不由又想起中共這個老貨來了,唉!算了!面對這些清異的風景,現在暫時不提這個敗物也罷。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